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颜策 > 第八十八章(一更)


    花颜自从那日被统领从后梁皇室陵寝里带上马车,被他劈晕后,便沉沉地昏睡了过去,一连昏睡几日不醒。无论是马车走平路,还是走山坡低洼不平之地,她都依旧睡着。

    即便冬天已过去,到了初春时节,但天气不会一下子回暖,大地下了一场雪后还僵冻着,风刮着车厢帘幕,呜呜地吹,哪怕是厚厚的帘幕遮掩,冷气依旧透进车厢。

    花颜自从灵力武功尽失后,身子本就弱,再加之怀孕,身子骨更是弱极了,这般昏睡着,有暖炉暖着时还好,没暖炉时,她不止手足冰冷,整个身子都是冷的,就连脸色,都挂着霜白。

    统领喊了几次花颜,花颜都昏沉地睡着不醒,他喊人来给她把脉。

    大夫给花颜把过脉后,谨慎小心地说,“太子妃伤了心肺……”

    “什么太子妃?”统领一个凌厉森然的眼神看过去,打断了他的话,“这里哪里来的太子妃?”

    大夫一惊,惶恐地连忙请罪改口,“夫……夫人心中郁结重伤,这般睡下去,虽也无大碍,但因她体质太弱,若是睡得久了,恐怕有性命之忧。”

    统领脸色难看,看着他问,“喊不醒她,当该如何?”

    大夫琢磨片刻,小心翼翼地建议,“一般这种情况,是有不想面对之事,不愿醒来,只能每日喂着参汤,养着身子骨,方能不败了身子骨……”

    统领冷声喊,“来人。”

    有人现身,“统领。”

    “去弄参汤。”统领吩咐,同时补充,“上好的人参汤。”

    那人应是,立即去了。

    在行路中,弄参汤不容易,但手下人还是在一个多时辰后弄来了参汤,汤放在铜制的保暖壶里,倒出来是温热的。

    统领倒出参汤,盛在碗里,用勺子搅拌着喂花颜。

    花颜死活不张开嘴,即便统领用手指捏住她下巴硬灌,但她也牙关紧咬,就是不松开。

    统领瞧着,冷声冷气地说,“你若是死了,一尸两命,我虽不想你死,但不想整日里侍候个半死人。这是参汤,你喝不喝?不喝就等着睡死。”

    花颜没什么动静,昏睡得沉,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统领又将勺子放在她唇瓣,粗鲁地用勺子戮了戮她有些干的起皮的唇,等了一会儿,她似乎有了些意识,牙关松动,任由他将参汤通过勺子喂进了她嘴里。

    统领冷笑,声音森然,“果然是个不想死的。”

    一碗参汤喝下肚,不知是不是错觉,花颜的脸色似乎好了些。

    统领扔了勺子和碗,又摸了摸放在她身边的暖炉,对外吩咐,“换热的暖炉来。”

    有人应是,不多时,拿了热的暖炉递进了车厢,换了已经凉了的暖炉。

    就这样,每走一段路,统领都会检查花颜脚下怀里搁着的暖炉,若是暖炉凉了,就吩咐人换掉,每日喂花颜三次参汤。

    随行的护卫默不作声的跟着,藏下眼中的惊异,从来不觉得统领有人情味,似乎近日来,有了人情味,这般对待车中的女子,倒不像是恨不得她死,反而更像是怕她死了。

    一连走了七日,这一日,来到了一处四面环山的农庄。

    花颜昏迷了七日,依旧在昏睡着,因有参汤滋养,脸色虽说不上好,但也没那么苍白难看。

    有管家模样的人站在门口,见马车来到,恭敬地见礼,“统领。”

    统领“嗯”了一声,下了马车,看了一眼面前的管家和随他等候在门口迎接的几个人,冷声说,“闫军师可到了?”

    “闫军师昨日刚到,说有十分重要的事儿与统领您面禀。”管家回话,“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统领点头,抬步向里面走,同时冷声吩咐,“将马车里的女人找个屋子安置。”

    管家应是,看了一眼马车,对身后几人摆手示意。

    几个人上前,一人刚要挑开车帘,统领忽然回转身,冷声打断,“罢了,不用你们了,我自己来吧。”说完,他又转回身,来到车前,挑开帘子,探进手去,将车厢内昏迷着的花颜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下了马车。

    管家睁大了眼睛,这一刻,呼吸都停了。

    统领向里面走,冷着面色说,“带路。”

    管家回过神,连忙应是,不敢看统领,快步向里面走,进了前院。

    前院的前厅门口,一人立在房檐下的台阶上,正是闫军师,闫军师听到动静,显然要迎出来,但当看到统领抱着一团锦被,锦被里一个女子,他脚步顿住,也惊异地看着。

    统领自然看到了闫军师,冷眼扫了一眼,对他说了一句,“等着。”

    闫军师连忙应了一声,“是。”

    统领见管家走慢了,不耐烦地催促,“快点儿!”

    管家连忙又加快脚步,同时挣扎着小声问,“知道您一早来,将您的房间收拾出来了,但其余的还没收拾,您看……”

    统领脚步一顿,森然地看着管家。

    管家顿时一个哆嗦,转身就跪在了地上,“统领恕罪。”

    统领抬脚踢了他一脚,“我看你这个管家做到头了!”话落,怒道,“滚起来,带路。”

    管家不敢躲,着实地挨了一脚,连忙连滚带爬地爬起来带路,自然是去往给统领收拾好的院子收拾好的房间。

    这处农庄不小,绕过前院后,后面便是廊桥水榭,再过去,便是几个院子,其中一个院子在一片梅树后,是个十分清幽的院落。

    进了院子,便可看到窗明几净,收拾的十分干净,院中亦有几颗梅树,地上有几片零落的梅花瓣,不见杂草尘土。

    管家连走带跑,不敢气喘,进了院子里,直奔正中一间主屋,对院中侍候的人说,“统领来了,快侍候着。”

    这一处院中七八个人,从各处出来,见到统领,都齐齐跪在了地上。

    管家打开了房门,躬身立在一侧。

    统领迈进门槛,穿过画堂,进了里屋,管家惊醒去打里屋的珠帘,可是已经晚了,统领已来到里屋门口,挥手打开,珠帘一阵噼里啪啦脆响,管家的心又提起来,不过统领这回没再怪罪,径直走了进去,将花颜扔去了床上。

    他手里轻松后,看也不看花颜一眼,对管家冷寒地吩咐,“侍候着,她少了一根毛发,唯你是问。”

    “是!”管家大气也不敢喘。

    统领转身走了出去,脚步极快,没多时,便出了院子。

    管家这才敢仔细打量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花颜,统领将她裹着被子抱下车,一路抱来这里,扔在床上,她依旧裹着被子,只露一张脸,这张脸,着实是绝色。

    他不敢多想,便招来人,“玉漱。”

    “奴婢在。”外面有个女子应声走了进来,她膝盖上有尘土,是因为刚刚在院外跪的,还没来得及拍掉。

    管家指了指床上,吩咐,“从今日起,你就跟在这位……这位的身边,仔细侍候,若是少了一根毛发,你我都不用活了。听到没有?”

    玉漱盯着花颜看了一会儿,点头,“是。”

    管家转身走出去,到门口时,又转回头来说,“你一直负责这院子,稍后带着人将这房间隔壁的房间尽快收拾出来,万一……”他说着,看着花颜又住了口,顿了一会儿,又道,“你让人收拾,我去前面看看统领和闫军师可有吩咐。这处庄子虽闲置的太久,但如今主子来了,万万不可再懈怠了,否则我们都不用要小命了。”

    玉漱点头,面无表情,“是。”

    管家转身走了出去,又对院中侍候的人严厉地嘱咐了几句,快步出了院子。

    玉漱在管家离开后,看着床上的花颜,将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后,转身走了出去,对外面吩咐,“将隔壁的房间收拾干净了,务必纤尘不染,再烧了水搁在净房里,动作快点儿。”

    外面的人应是,立即忙了起来。

    玉漱又进了屋,扯开裹着花颜的被子,看了一眼她身量,拿了米尺,将她从头到脚丈量了一遍,记好了尺寸,又喊来一人吩咐了下去。

    净房的水准备好后,有人来报,她点点头,扛起了花颜,去了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