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九章 隐藏地
    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三个月后。

    熙攘的街头上人来人往,和平鸽了化作漫天的图案,许愿池旁挤满了对未来憧憬不已的情侣。

    街边的咖啡馆中,女服务员正面带笑容,正午的阳光洒下,将地面的石板仿佛炙烤出了黄油般的灿金色,这里充满着一股懒散的气息,也有人喜欢将它叫做浪漫。

    “我喜欢这里的浪漫。”

    咖啡馆的露天圆桌旁,年轻的男孩正坐在阳伞下,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对着冲他眨眼的女侍应生露出一个腼腆而羞涩的笑容。

    金发碧眼的年轻女侍应端着咖啡壶走上来,俯身为男孩续上一杯,可惜,她最终还是面露遗憾的离开了。

    少年的穿着打扮虽然非常成熟,可从那青涩的面容轮廓上看,他的年龄还是太小了,真是可惜。

    他正是夏尔。

    没有留下号码的夏尔并不遗憾,就像女侍应看到的,他还太小了。

    距离霍格沃茨开学,眨眼已经是三个月过去,时间来到了万圣节的前夕。

    虽然仅仅只是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但因为仙境与霍格沃茨时间的双重叠加,再加上这个年纪正是成长的时候,夏尔的身高增长的飞快。

    已经到了接近一米五的程度。

    直追当年体型超标的达力同学,在斯莱特林中,只有高尔和克拉布这两个蠢货身高与夏尔持平,就连德拉科同学都矮了夏尔半个头。

    早年一直吃不好也吃不饱而营养不良的哈利,更是矮了夏尔一个脑袋。

    有了勉强够格的身高,稍微收拾打扮一下,夏尔看上去就变成了一个小大人,不过仔细看他的面容和轮廓,仍然看得出他十分年轻,甚至只是一个孩子。

    夏尔将咖啡饮尽,起身离开。

    。。。

    这段时间以来,夏尔的霍格沃茨生活非常平静,基本上不再有哪个不长眼的斯莱特林高年级生找他的麻烦。

    虽然那些预备役的食死徒似乎仍然看他很不爽,但没有了费利克斯带头,他们也一直没有什么行动。

    夏尔知道他们不会就这样平静下去,他们肯定打着什么鬼主意,只等着哪一天,突然爆发出来。

    这两个月的时间夏尔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在熟练各种曾经掌握,却在这个世界用不出来的那些高等咒语。

    尤其是比较重要的那几个,比如幻影显形。

    分体,愈合,分体,愈合..

    幻影显形的练习并不顺利,尤其是最初的时候,夏尔凭借感觉强行幻影显形,结果身体未动,胳膊却动了。

    他和左臂直接分体。

    夏尔倒是很冷静,反倒是赫敏被吓得手忙脚乱,拼接左臂洒上白鲜香精,等夏尔的手臂重新痊愈的时候,赫敏已经满手满脸都是猩红的鲜血。

    ..夏尔还以为是嘉莉来索命了呢。

    这种鲁莽吓坏了小姑娘,在夏尔痊愈后,她半是生气半是惊吓的狠狠锤了他好几拳,现在这个时期的赫敏的确非常暴力,并且雷厉风行。

    她义正言辞的制止了夏尔的继续尝试,甚至搬出了教授和校长。

    但这当然没用,在夏尔的软磨硬泡下,赫敏最终还是拗不过夏尔,让他继续练习,并决定好好看着他,以免他再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接下来也没有什么意外,幻影显形最危险的也就是第一次。

    有了第一次的感觉作为铺垫,第二次尝试,夏尔立刻就找到了一些在游戏里的感觉。

    然后逐渐熟练起来。

    这件事情也给他提了一个醒,魔法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即便他有着游戏经验,也仍然要保持一定的警醒。

    同样,在这三个月期间,赫敏的进步也是飞快。

    从最初只能放出一捧烟花,直到现在,甚至已经不需要很标准的动作,就可以快速的用出盔甲护身。

    她已经有合格的自保能力了。

    这都是反复练习的结果,任何一个人三个月内,每个周末都只练习这些咒语,都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哪怕是纳威。

    不过为了练习魔法,陪赫敏练习魔法,夏尔就没有太多精力去下副本了,这导致他的等级和属性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无所谓,初期的副本,本来就没有什么好东西,等局面打开之后,各种丰富的副本奖励与掉落才会随之而来。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夏尔也告诉赫敏,练习咒语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几个常用魔法她都已经彻底掌握,当然,只是基础运用。

    稍微将魔法延伸与组合,她就用不出来,比如赫敏可以将一根木棍变为弓箭,也可以释放出熊熊烈火,可让她将火焰变成箭矢的形状,她就做不到。

    但没关系,这已经足够了。

    很多关键剧情都发生在圣诞节前后,所以夏尔决定将这段时间重新空出来,每周反复练习同样的魔法本来就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赫敏能坚持三个月已经不容易了。

    同样,他也要趁着这个时间去做些最后的准备。

    比如去纽约附近寻找那只特殊的魔法生物。

    比如来法国魔法界逛逛街。

    。。。

    夏尔很快就融入了街头,他并没有引来太多的关注,巴黎街头人来人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汇聚,他并不起眼。

    巴黎的绅士们浪漫诙谐,淑女们热情奔放,说白了就是懒和油嘴滑舌,又没脑子,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小家伙。

    夏尔从怀中勾出一个小指粗细的锥形瓶,这是老蝙蝠给他熬制的改良增龄剂,有着斯莱特林院长与马尔福家下任族长的联名保证,它很安全。

    三大瓶子被夏尔分成了十几个小瓶,保证了每次不会喝多或者喝少,一小锥形瓶的量恰好可以增长六年。

    穿过铺满了方形石砖的宽阔广场,夏尔在路过一个高耸的罗马石柱时,一口饮下了锥形瓶中的魔药,同时用魔杖在衣服上轻轻一点。

    光影斑驳,在宽大的罗马柱撑起的阴影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下一刻,当夏尔从罗马柱后走出来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名英俊的,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

    棕色仿佛黑色的碎发,精致立体却又不失柔和的面庞,嘴角挂着看上去就令人感到心情愉悦的微笑。

    夏尔抓抓头发,不愧是自带的顶级建模,就这照片以后上了ins,都不用p图。

    重新回到广场的夏尔果然立刻吸引来附近几名女孩的注意,巴黎的小姐姐们也果然热情而又奔放,虽然没有说话,但她们的目光其实已经诉说了一切。

    可惜,夏尔只能回应给她们一个腼腆而又遗憾的笑容,因为这种增龄剂并不稳定,只有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可不够用啊。

    但没想到,夏尔的腼腆反而更加引来她们的嬉笑,

    在同伴的推搡下,一名身材高挑,看上去二十岁左右,面容有着典型北欧风格的金发女孩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她就喜欢这样的小奶狗,今天她就要。。

    嗯?人呢?

    金发小姐姐突然发现怎么人不见了,她的视线中丢失了夏尔的身影,可是,明明刚才还在的。

    她看了看四周空荡荡,和平鸽飞舞,街头小提琴艺术家拉着悠扬曲调的空旷广场,又回头看了看同样茫然的同伴们,突然脸色苍白起来。

    听说最近不太安全,总有些稀奇古怪的传言在到处流传,自己该不会..

    打了个寒噤,一行人连忙匆匆离开。

    而与此同时,夏尔已经来到了广场另一侧,一处喷泉的旁边。

    这处广场贴近旁边的商业大街,在寸土寸金的巴黎中心开辟出这么一片广场可不容易,所以它小巧而又精致,到处都是拎着奢华购物袋的人群,时不时有人将硬币丢进喷泉,许愿好运可以降临到自己身上。

    “巴黎果然是浪漫之都。”

    夏尔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对吧。”

    他靠在一尊低矮的方形石台旁,石台的上方,则是一个长发女郎的金属雕像,她穿着一件简单却又得体的连衣裙,手中拎着印有各种奢饰品名牌标志的购物袋。

    听到夏尔的问话,她有些羞涩的瞥了夏尔一眼,然后扭过头,笑嘻嘻的点了点头,接着,她手臂一撩,就对着夏尔敞开了她的金属裙摆。

    夏尔冲她眨眨左眼,一扭头就钻了进去。

    法国的魔法商业街,隐藏地,到了。

    【发现:隐藏地】:经验+2、幸运硬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