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四章 斯内普:呵
    魔咒学,坐在赫敏给他预留的位置旁,看着德拉科已经十分克制,但仍然明显非常糟糕的脸色,夏尔不由得感叹他还是太年轻。

    以后的德拉科多风轻云淡,哪怕被阿斯托利亚直接抓包在床他也丝毫不怂。

    如果不是接下来就被打的满头包顺便被变成了一条白鼬的话,夏尔就真的信了他的邪。

    用一些魔药材料来换取未来可能是最强巫师的友谊,这显然够他吹一辈子,他竟然还不满意。

    如果不是看在多年僚机的份上,夏尔现在就让他提前尝一尝变成白鼬是什么滋味。

    德拉科的存在的确能给夏尔省了不少麻烦,毕竟马尔福家族人脉很广,很多不在对角巷出售的东西他都有门路,这能给夏尔省下不少的时间。

    魔咒课之后,夏尔就又和德拉科这些斯莱特林新生分开了。

    德拉科也没有凑过来,他还是难以忍受和格兰芬多,甚至是泥巴种在一起。

    好在夏尔也没有叫他,不然德拉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魔咒课结束就是中午,午饭结束,就是下午的飞行课,虽然有夏尔的插手,但名场面还是一个没少。

    夏尔用漂浮咒接住了纳威,避免了他的断臂之苦。

    他的漂浮咒可是很厉害的,赫敏知道这一点,如果接不住,事后赫敏追问起来,夏尔怎么都解释不过去。

    赫敏可不是那么容易哄骗,这是夏尔多年累积的经验。

    可虽然霍琦夫人没有送纳威去医院,没有离开课堂这件事,但还是被德拉科趁机捡到了纳威的记忆球,然后不顾暴怒到跳脚的霍琦夫人,和哈利来了一场追逐战。

    这两个人果然还是天生的不对头,德拉科也终究是没忍住,彻底放弃了获得哈利这个疤头的友谊的打算。

    后来的情况就和原著差不多了。

    而对于德拉科的手欠,赫敏一直在夏尔的耳边碎碎念,尤其是在知道了德拉科是夏尔的室友之后,她对于夏尔深表同情。

    她倒不是觉得德拉科会欺负夏尔,她觉得,有这么一个讨厌的室友就已经够糟糕了。

    对于这一点她深有体会,因为赫敏觉得她那几个室友,似乎就都不怎么太喜欢她。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周五。

    。。。

    早饭期间,夏尔目睹了另一个名场面,面对德拉科的挑衅,哈利和他定下了午夜决斗。

    并且罗恩也算是说出了整个主线中最无形装逼的一句话,在这一刻,夏尔表示愿称罗恩为最强。

    同样,面对德拉科不知疲倦的挑衅,哈利和其他几个新生开始对斯莱特林学院以及斯莱特林学生们的讨厌程度,终于有了一个亲身体会。

    但这不关夏尔什么事情。

    他是先来的,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扭转的,如果不是夏尔亲自动手做了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敌意一般都不会波及到夏尔身上。

    这种耿直,甚至是固执,也算是格兰芬多的特点之一。

    剧情还是走上了正轨。

    这样一来,赫敏很快就会因为阻止哈利等人的午夜决斗,而误入了看守着魔法石的路威房间。

    有些刺激,但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样也好,第一个大剧情即将到来,赫敏怎么也躲不过,她应该提前适应一些魔法世界的真正生活了。

    利用上午连续两节的魔药课,夏尔整理着脑袋中的思绪和最近发生的事情,这让他在课堂上有些走神。

    “我若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波特。”

    耳边突然传来了斯内普的经典发问。

    夏尔在心中长舒一口气,他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哈利,收回目光,继续思索。

    神灯是不能让死人复生的,希望斯内普能够接受这一点,他记得他已经说明白了。

    名场面很快就结束,分组的时候,赫敏把夏尔拽了过去,哈利仍然和罗恩一族,纳威则是在他们的旁边。

    夏尔仍然有些心不在焉。

    这导致了他差点把没有碾成粉末的一整颗水仙直接扔进艾草浸液里,多亏了赫敏眼疾手快捏住他的手腕,这才避免了一场坩埚事故。

    不过夏尔感觉自己手腕被赫敏抓的有些生疼,小姑娘的身高个头要比同龄的男孩,成长的更快一些。

    夏尔怀疑,赫敏的四维属性是不是已经暂时超过自己了。

    就在他无聊的准备看看赫敏的属性面板时,无声行走技能似乎点满了斯内普,不知何时仿佛滑行一般,出现在夏尔和赫敏这一组的旁边。

    说真的,哪怕经历了无数存档,夏尔还是被斯内普吓了一跳。

    这种在班级前后门,窗户旁,自己的身边突然出现的瘦长身影,简直是写在基因里的恐惧。

    “哼。。巨怪的手脚。”

    他瞥了一眼夏尔的动作。

    “现在,我大概知道问题的答案了。”

    夏尔翻了个白眼,问题,什么问题?斯内普指的当然是那个改良后的增龄剂配方,他现在可以确定,这肯定不是出自夏尔之手。

    因为一个连这么简单的魔药配置工序都能做错的人,是改不出那么高深的配方的。

    好吧,夏尔得承认,他并不是什么魔药大师,这东西不像化学,有着严格的配比,并且每种魔药都有最重要的一道工序。

    用魔杖搅拌!

    换句话说,这也是一种唯心产物!

    可他的魔药学也不算很差,毕竟熟能生巧,他只是有些走神罢了,夏尔懒得和这个老蝙蝠解释。

    面对斯内普喷洒的冷空气,赫敏显然有些担忧,但她还是太不了解斯内普了。

    果然,在用鼻音发出重重的哼声之后,斯内普话锋一转。

    “因为你的愚蠢。。哼,格兰芬多扣五分!”

    原本一脸担忧的小姑娘变成了一脸懵逼。

    别说是她了,就连远远的看着这里的哈利和纳威都是一脸震惊,罗恩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直接僵住了,扭曲的不成样子。

    这也直接造成了下一刻纳威的坩埚。。“轰!”的一声完美的炸开了。

    “纳威,隆巴顿!”

    斯内普发出断头台上,刀刃互相剐蹭的低沉嗓音。

    然后仿佛一只踩着滑板的大蝙蝠似得,贴着地面滑走了。

    下课。

    小姑娘仍然是一脸愤怒难平的表情。

    “这简直!这简直!”

    “不可理喻!”

    或许五分在夏尔眼中不算什么,他根本不在乎学院杯,可对于认真的赫敏而言,这就是天塌下来的一件事。

    夏尔明智的开始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受欢迎了!”

    “他实在是太糟糕了!”

    可即便如此,战火还是燃烧到了夏尔的身上。

    “带上坩埚。”

    暴躁中的赫敏突然转身,她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夏尔,而后者只敢默默的点点头。

    “你教我魔法,我教你魔药。”

    赫敏指的是周末去仙境学习的事情。

    夏尔张张嘴巴,他其实很想说,自己的魔药其实不差,只是刚刚走神了,但下个瞬间他就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回答。

    并且仔细想一想,他的魔药虽然不差,其实可能还真赶不上赫敏。

    毕竟她可是二年级就能抱着小坩埚熬制复方汤剂的学霸。

    赫敏在魔药学其实很有天赋,婚后俩人去了新大陆,那里的魔药稀奇古怪,和英伦的魔药不大相同,再加上夏尔手中还有很多稀有的改良魔药配方,也根本没有卖成品的。

    有需要的时候,基本都是赫敏熬制魔药。

    所以夏尔最终没有反驳。

    见状,赫敏很是满意的扬起下巴,蹬着小鞋子就走了。

    旁边,见到了完整过程的哈利深有体会的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夏尔,你真应该来格兰芬多,如果你也在休息室的话,写作业的时候,赫敏肯定就不会只盯着我们了。”

    纳威和罗恩也是连连点头。

    夏尔转头,虚着眼睛盯着哈利。

    才几天的时间,这家伙就油滑了起来,果然,救世主回到了魔法界,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么。

    事实上,哈利的内心也在感慨,因为他觉得这才过了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夏尔怎么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

    “叩叩。”

    傍晚,斯内普办公室。

    霍格沃茨的教授都很忙碌,因为要教七个年级,基本上课程都是全满的,只有傍晚才有少许的时间。

    见到夏尔推门而入,斯内普并不感到意外。

    “说真的。”

    夏尔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

    “因为你这五分,格兰杰小姐可是唠叨了我一下午。”

    “见到我们两个,你就没有触景生情的想起什么?”

    斯内普头也不抬。

    “魔药已经做好了。”

    “现在,滚出我的办公室。”

    在他的办公室桌上,并排的摆放着三个拳头高的小瓶子,正是夏尔需要的增龄剂,这东西一般是长一年喝一口,三个瓶子,足够夏尔用上一段时间了。

    想必斯内普也是省得麻烦,才一次熬制了这么多。

    “这东西没问题吧,我会让我的好朋友。。德拉科同学先喝一口的。”

    夏尔将魔药收起来。

    斯内普终于抬起头,他目光盯着夏尔,大概是在思索夏尔究竟是个什么混蛋玩意,过了好半晌,他才缓缓地吐出两个单词。

    “你放心。”

    夏尔转身就走。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又问道。

    “邓布利多和你说了什么。”

    斯内普批改作业的羽毛笔顿了顿。

    但没说话。

    见状,夏尔再次说道。

    “我总要知道邓布利多的情况,你们对我很好奇,我对他也很好奇,整件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西弗勒斯。”

    “这一次不成功,就会有下一次,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最好尽早告诉我。”

    斯内普目光空洞的盯着眼前的羊皮纸,似乎准备用目光把它灼出一个洞。

    过了好半晌,他才缓缓说道。

    “他知道神灯。”

    夏尔皱起眉头。

    “是摄神取念吗。”

    “没有感觉,但我不确定。”

    斯内普是大脑封闭术大师,并且也对自己很有信心,他不觉得自己的大脑被入侵了。

    可邓布利多同样也是摄神取念大师,并且是当世最强的白巫师,万事没有绝对,就算是他面对邓布利多,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见到面露思索的夏尔,斯内普脸上似乎闪过一丝报复般的快感,就像是,你也有想不明白的这一天?

    他重新挥动羽毛笔,并不留情面的开始喷洒毒液。

    “那么现在,我们有着诸多秘密的,霍格沃茨第一聪明人,迪埃。。”

    “嘭!”

    夏尔已经推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