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三章 这令人感动的友谊
    校长办公室内,斯内普很快就将夏尔对他说的事情,向邓布利多复述了一遍。

    包括费利克斯如何偷袭,他又如何反击,最后费利克斯用了昏迷咒,结果咒语折射回去打到了自己的脑袋,最终失忆。

    听着有些鬼话连篇,昏迷咒是如何折返回去的,就算折返,为什么昏迷咒会造成这种程度的失忆。

    拉文克劳的那个女生为什么也失忆了?

    这些话估计只有洛哈特听了会相信。

    可夏尔自己也说了,他着实说就行了,所以斯内普一点也不客气。

    但同样让斯内普惊讶的是,在听完了明显漏洞百出的描述之后,邓布利多却似乎一点也没有怀疑。

    “我知道了。”

    他一如既往的平静,浑浊的眼睛藏在月牙镜片后面,看不出任何东西。

    斯内普不想和邓布利多打哑谜,他转身就准备离开,不过在这个时候,邓布利多还是叫住了他。

    “那孩子,就没和你说什么?”

    斯内普转过身。

    “没有。”

    他目光空洞,表情和以往一模一样。

    “他找到了我,并展现出了强大的控制力,控制默然者的力量。。那股力量几乎可以摧毁一切。”

    “然后他告诉我,不需要担心他会失控。”

    “就是这样。”

    “滴答,滴答。”

    不知名的星象盘在校长办公室悬浮着旋转着,福克斯懒洋洋的站在架子上,似乎无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

    历任校长有一些恰好待在相框里,他们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斯内普与邓布利多的交谈。

    但是面对这一切,斯内普没有任何迟疑与动摇。

    因为他说的就是真话。

    邓布利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斯内普话不多,说完之后,再次黑袍一甩,仿佛化作滚滚黑云向外走去,可就在他即将踏出办公室的时候,邓布利多的声音却再次传了过来。

    “西弗勒斯。。神灯或许真的会实现你的愿望。”

    “不要拒绝。”

    “这是你应得的。”

    。。。

    就在斯内普与邓布利多进行了一次短暂的夜谈时,夏尔也和自己的老朋友,德拉科同学来了一次彻夜长谈。

    德拉科的确没有学到马尔福家传统的见风使舵,也没有得到他父亲的几分真传,嘴臭的不行。

    可是人在社会飘,在来自不可抗力的毒打之下,他的进步飞快,才过了一天,就已经学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道理。

    从心。

    。。。

    周四。

    今天的课程是拉文克劳院长弗利维教授的魔咒学,下午则是飞行课。

    早上的时候,整个斯莱特林学院的气氛变得更加古怪,尤其是在猫头鹰乱飞的早餐时间过后。

    因为基本上每个纯血都接到了家里的来信,纯血的圈子小,消息传递也快,他们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费利克斯身上发生了什么。

    不可逆转的记忆破坏,人虽然没傻,记忆却已经被损坏到了只有幼童的程度,一切都要重新学习。

    事情似乎和夏尔有关。

    面对受到了不可逆转的咒语伤害的费利克斯,普威特家自然暴怒。

    他们原本是准备通过霍格沃茨学校董事会,给这件事情讨一个说法,可不知道为何,邓布利多突然横插一手。

    身为五年级的级长却袭击一年级的新生,甚至使用了大量的恶咒和危险咒语。

    各种证据被邓布利多拿了出去,情况逆转成了对费利克斯十分不利。

    原本十二校董中的几个纯血家族都认为,夏尔这个混血会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纯血基数的增多使得他们对魔法界的掌控有了进一步的增加,对付一个没有跟脚的混血还是很轻松的。

    尤其是这个混血犯下了如此明确的罪行之后。

    袭击同学,并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咒语伤害,就算不被关进阿兹卡班,但折断魔杖,勒令退学却是肯定的。

    结果邓布利多的出手让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大量指向费利克斯的不利证据让事情开始反转。

    更重要的是,邓布利多的突然出现,让他们看不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个意外,还是邓布利多在沉寂了很多年之后,突然想要做些什么。

    没有人想要面对这位魔法界最强的白巫师,尤其是在他后继无人,年龄很大的情况下。

    乖乖等他死了不好么!

    所以几乎所有斯莱特林纯血学生都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在一切彻底清晰之前,不要做任何出头的事情,就当那个混血不存在。

    并且尽量收集一切关于他的情报,以及邓布利多的动作,最好实时反馈回来。

    这件事情甚至都没有登报,就重新压了下去,因为预言家日报的股东之一,也是一位纯血二十八家。

    。。。

    在前往魔咒课的路上,夏尔终于不是独来独往了,因为他的身边有了德拉科,而德拉科的出现也让他的小迷妹潘西,和他的跟班高尔两人凑了过来。

    几个人的气氛很是古怪。

    高尔和克拉布不用说,这两个小胖墩刚从校医院出来,看到夏尔就打哆嗦。

    潘西一直用狐疑的目光隐晦的打量着夏尔,她也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她怀疑的是,夏尔只是个一年级生,怎么可能打赢费利克斯这种五年级生。

    费利克斯在身高上就比夏尔高出两个脑袋。

    但其中心态最炸裂的,还是德拉科。

    他也收到了自己父亲的来信。

    老马尔福,卢修斯是校董之一,德拉科还在信中写清楚了他的经历,所以卢修斯可以说是目前情报最多的人,给德拉科的回信也更多。

    他详细的给德拉科讲述了费利克斯身上发生的事情,并着重询问了那种可以突破霍格沃茨反幻影移形咒语的特殊魔法。

    然后卢修斯告诉德拉科,要和夏尔打好关系,但同样,也要和其他斯莱特林中的纯血同学打好关系。

    最重要的是,如果可能,还要获得哈利波特的友谊。

    这让德拉科忍不住陷入绝望,这也太难了!

    但德拉科很快就意识到,第一点好像很容易完成,夏尔对他似乎并没有太多恶意,虽然对方是个可怕而又疯狂的家伙,竟然敢直呼黑魔王的名字。

    可对方却是一个合格的斯莱特林,因为他对费利克斯下手,是谁也没有找出证据的。

    哪怕是校董会与普威特家族,也只是利用人脉和纯血的势力试图强行让对方认罪,只要对方认罪,那么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这也是大部分斯莱特林对于夏尔的看法。

    第二,获得斯莱特林其他学生的友谊也不难,马尔福家族本来就很有人脉,德拉科相信这很容易。

    最麻烦的反而是哈利[连城 www.wsx5.cn]波特那个疤头,卢修斯还不知道德拉科已经搞砸了事情,哈利波特已经拒绝了他的友谊。

    这让德拉科很难办,尤其是哈利还被分进了一贯和斯莱特林不对付的格兰芬多。

    “我需要一批火龙血,还有大量的独角兽为毛,如果有可能,还需要一支独角兽褪下的完整的角。”

    大背头,又紧锁眉头,看上去凭空老了好几岁的德拉科突然听到夏尔说话,他微微怔了怔才意识到夏尔是在和自己说话。

    “我?”

    “不然呢。”

    夏尔的语气理所应当,“以马尔福家族的人脉和财富,总不至于连这点魔药材料都买不到吧。”

    “当然没有问题。”

    德拉科下意识的扬起下巴,露出了经典的马尔福立!

    但紧接着他就觉得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对。

    “可是我为什么要。。”

    “想想你父亲的来信。”

    “你怎么知道?!”

    德拉科惊讶的发胶似乎都要崩开了。

    “你真应该学学我们的院长。”

    德拉科不说话了,昨天晚上他已经学会了什么叫从心,从心就可以少挨揍。

    马尔福家不缺这点金加隆。

    他想到了他父亲,还有夏尔都提到过的所谓投资,他的父亲告诉他,金加隆只有花出去才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金加隆。

    这种程度的“友谊”,他马尔福家还能承受住,相信他父亲也会同意。

    可夏尔却没有完。

    “对了,过两天我会弄到一批魔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所以决定让你先帮我尝尝。”

    “你一定没问题吧。”

    德拉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