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二章 再现
    “放过我,求求放过我。。安琪拉还在等我回家!我还有一个女儿!她还小!”

    “抱歉。”

    夏尔藏在墙壁的后面,魔杖竖在身前。

    “可是你没有女儿。”

    对方被夏尔拆穿之后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又说道。

    “你想要什么,只要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带走!我家里最值钱东西就是的冥想盆了,还有十几个金加隆,你都可以拿走!”

    “只要别杀我!”

    他在哀求道。

    可事实上呢,他正一边大声回应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向着夏尔发出声音的墙壁那一侧摸过去。

    这里是他的家,他对这里熟悉无比。

    一步,两步,三步。。

    他很快就来到了墙壁的背面,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猛地转身,代表着不祥的绿色光泽顺着魔杖喷涌出去。

    “死吧!小混蛋!”

    “阿瓦达索命!”

    “嘭!”

    但是猛烈地索命咒只是打在了墙壁上面,一个拳头大小的深坑出现,碎石飞溅间,夏尔的声音出现在这个家伙的背后。

    “抱歉,在副本里抢走的东西我可不能用,所以。。”

    “什么。。”

    夏尔魔杖快速划过,三道锋利的红色咒语一闪即逝,下个瞬间,鲜血喷涌,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

    【勇者的试炼】:

    独来独往的黑巫师(伦敦郊区东部): 1/1(5天)挑战等级10 (特殊掉落:冥想盆)

    【你消灭了黑巫师(boss)】:经验+250,白银袋(10)*1,金币+100,幸运硬币+1

    【开启】:白银袋(10)*1

    【获得物品】:冥想盆(稀有)

    今天又到了副本cd刷新的时间,夏尔挑选了两个比较有价值的副本,掉落大脑封闭术的陶瓷王国军团,以及掉落冥想盆的独来独往的黑巫师副本。

    前者顺利的给夏尔提供了一个消耗品的魔法,15级的大脑封闭术,后者则是在掉落轮空了五周之后,终于再给他爆出了一个冥想盆。

    并且是稀有级别的,比他手里的高级级别高了一个档次。

    夏尔拿出两个冥想盆比较了一下,前者的造型明显更加华丽,复古,并且观看记忆的时候也要比后者更加清晰,就像是240和480的清晰度差距。

    有些遗憾的看着黑巫师的尸体,夏尔最终还是放弃了去现实世界找他真人麻烦的打算。

    他想提取这家伙的记忆,可以他现在的魔法水平,杀死或击败对方很容易,可要控制住对方,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夏尔不想去冒这个风险。

    和卡玛泰姬的传送术一样,冥想盆的用处也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教学。

    提取巫师的记忆,去学习咒语的释放要点,使用要素,提取普通人的记忆,去学习各种技巧与技能。

    夏尔的以前存档中有很多记忆,可是都没有带过来,如果他想要满足自己的收集癖,那就只能从头再来了。

    副本中的生物能提取记忆,但带不出副本。

    当然,冥想盆可以用来学习,但只是观摩,和看录像没有什么区别,能够学习会多少完全看个人的水平,并不是像虚拟学习机那种功能。

    冥想盆还做不到这一点,否则要什么霍格沃茨。

    很多纯血家族都留有古老的记忆,因为魔法这东西因人而异,并不是谁,都一定能够学会家传魔法的。

    若是哪一代没学会,岂不是断了传承,可如果有冥想盆,有那些老祖宗的教授记忆,情况就会好很多。

    夏尔退出了副本。

    他重新回到了仙境的废墟小镇,尤尼格尔。

    夏尔很确定,自己在仙境中,他本身的时间是流逝的,因为他就感觉自己和哈利等人相比发育的快了一些。

    哈利还好奇的感慨过,一段时间没见,他的身高就增长了这么多。

    游戏中的设定也是如此。

    但他不确定副本里,他本人的时间是怎么样的,游戏中,副本里的时间是停止的,可这个世界谁知道呢。

    所以夏尔放弃了所有副本全刷全通的打算,这本来就是一个肝帝型的剧情向游戏,所有副本全刷,估计也要刷好久才能把等级提上去,一旦时间是共用的,夏尔就麻爪了。

    不如紧跟各种剧情,无论是主线剧情还是直线剧情,经验奖励都十分丰富。

    然后他再挑选比较重要的副本刷掉落,等到解决了寿命的问题,再去刷高级副本。

    低级副本,本来意义就不大。

    夏尔打开传送门,离开仙境,重返霍格沃茨。

    。。。

    从赫奇帕奇附近的废弃教室走出来,夏尔前往图书馆,然后果然在那里找到了赫敏。

    每次前往仙境的时候,夏尔都会找一间比较隐蔽的教室,避开画像,布下隐喻魔法,所以几乎没人能够找到他,再说他现在是独来独往,行踪堪称神出鬼没。

    但赫敏就很好找了,她不是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就是在图书馆。

    夏尔留意到她正在抱着一本魔咒相关的书籍看着,而不是在寻找尼可勒梅的线索。

    也对,现在才开学第三天,距离后续剧情还有很远。

    而且德拉科现在还没个人影,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飞行课,没有了飞行课,他怎么后续挑衅哈利,完成午夜决斗。

    没有午夜决斗,几个小家伙就不会误打误撞的闯入路威看守的禁地,然后也不会有后续这一系列的事情。

    但夏尔并不担心原著的剧情,毕竟是主线,无论如何,邓布利多都会给他们引导过去。

    俩人和默契的一人抱着一本书,又是这样一下午的时间混了过去,夏尔已经看完了大半的魔法理论,可仍然对魔力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没有太好的答案。

    傍晚,夏尔照例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吃过晚餐,现在格兰芬多的新生已经对夏尔这个蹭饭的斯莱特林完全习惯了,除了赫敏,哈利,纳威,甚至连爆炸狂魔和其他几个新生偶尔也能和他说上几句。

    与之相反的,则是斯莱特林那里的气氛。

    夏尔回到休息室就发现了。

    如果说早上,斯莱特林仍然是一片正常,中午的时候,已经有人察觉到级长费利克斯的失踪,那么傍晚的时候,消息就已经彻底传开了。

    夏尔注意到有很多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敌意,疑惑,猜疑,犹豫。。他们已经开始对自己的态度不加任何掩饰。

    但斯莱特林原本就是一群喜欢谋定而后动的家伙,就算是在之前,他们也都更喜欢在背后玩弄阴谋诡计。

    有了费利克斯这个不明不白的例子,在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他们恐怕只会更加谨慎和猜疑。

    扫了一圈休息室,夏尔并无任何畏惧感的一一回应着他们的目光。

    而这一次,除了孤立和排挤之外,还有很多人在看到夏尔的眼睛之后,则是不自觉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但不包括缪勒斯卡罗,因为这家伙竟然给夏尔抛了一个媚眼,引得她周围那群舔狗对夏尔怒目而视。

    自己才上一年级,还是个孩子啊!

    穿过休息室,回到自己寝室的路上,他被女级长桑德拉拦住了。

    “关于费利克斯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什么。”

    她很直接的问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知道什么。”

    “你只需要回答知道,或不知道。”

    桑德拉完全没有和夏尔兜圈子的意图,语气很是强硬。

    她和费利克斯五年级的级长一贯都是这样,六七年级忙于考试和毕业之后的事情,基本上不管事,说是每个学院六个级长,但其实只有五年级的级长是经常出现的。

    “不知道。”

    夏尔平静的答道。

    桑德拉定定的看着他,周围一些四年级生和五年级生开始紧张起来,就在他们以为桑德拉下一刻会勃然大怒时,她却突然退开了。

    “我知道了。”

    她淡淡的说道。

    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夏尔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回到了寝室,接着一开门,他就看到了一个惊喜。

    “噢,看看是谁回来了,我的老朋友。”

    “德拉科。”

    正在床位旁桌子前写信的德拉科猛地一个哆嗦,整个人就像是被扔进了冰窟里一样,浑身都颤抖起来。

    。。。

    同一时间,斯内普也对着校长办公室外的丑陋石像说出了口令,然后顺着旋转楼梯来到了办公室外。

    “叩叩叩!”

    他轻轻敲响办公室的大门,低沉的声音如魔药般粘稠浓郁。

    “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说,邓布利多。。关于夏尔迪埃莫先生。”

    。。。

    “叩叩叩!”

    木板门没有回应。

    “叩叩叩!”

    木板门仍然没有回应。

    银舞鞋的主人有些不耐烦。

    她洁白的手臂顿了一顿,语气温婉,但却言语恶毒。

    “你们是准备将门打开,还是准备让我把你们统统烧死在房子里。”

    “吱嘎-”

    木板门终于被打开了。

    门后面是典型的童话式一家四口,农夫打扮的男主人,还有穿着破旧补丁衣服的女主人和一个小男孩与小女孩。

    “滚!滚出去。。你这个邪恶的女巫!”

    “很好,女巫都变成邪恶的了,她干的可真棒。”

    “不过现在我不想管这些事情,告诉我,正东方向的那座城堡哪去了,我知道她经常会搬家。”

    “你这个邪恶的女巫!滚出我的房子!”

    农夫挥舞着铁叉,似乎想要把银舞鞋的主人打出去,但这却只是让银舞鞋的主人彻底暴怒起来。

    “蠢货就是蠢货,你难道认不清现在的情况吗。。来来回回这几句话,我都听烦了。”

    “滋!”

    她猛地伸手一指,一道刺眼的绿色光泽闪烁,铁叉掉落在地。

    “咣当!”

    农夫消失不见,而在原本农夫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丑陋的癞蛤蟆。

    “嘎!”

    “嘎!”

    它叫道。

    “现在告诉我,它在哪。”

    女主人的眼睛里充满着愤怒和惊恐,但在发现对方的目光移到自己孩子身上时,她还是屈服了。

    她挡在孩子们的身前,哀求道。

    “大家,大家都在传她去了魔法森林,求求你,将他变回来吧!”

    “求求你!”

    “很好。”

    银舞鞋的主人上前一步,来到癞蛤蟆面前,就在女主人的目光中重新充满期颐时,她突然狠狠的一脚踩下。

    “但很可惜,邪恶的女巫可不会做好事,你觉着呢。”

    顷刻间,血肉模糊。

    “爸爸!”

    “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尖锐而张狂的笑声,银舞鞋再次轻轻叩动了三下地面,带着它的主人,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