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一章 斯内普:我就知道!
    注意到夏尔的目光,她猛的一个哆嗦。

    这个时候,她似乎才想起来自己也是一个女巫,她抓住自己的魔杖,双手抓住,像是举着一把剑似得举着它。

    “你不要过来!”

    她大声叫道。

    夏尔不耐烦的哼出一个鼻音。

    他有些记不住这个拉文克劳高年级女生的名字了,她也是个纯血,不是二十八家,在纯血中算是比较落魄的那种,所以才会与费利克斯这个预备役食死徒混在一起。

    毕竟费利克斯再落魄,普威特也是纯血二十八家之一,这意味着金钱,古老的魔法,还有魔法界中的各种产业以及人脉。

    当然,作为父辈都是食死徒的普威特家,随着伏地魔倒台,他们肯定大出血一波,即便如此,也还是超过了普通的落魄纯血。

    而且不是这个原因,估计这个拉文克劳的女生也没什么机会。

    费利克斯肯定会在斯莱特林的内部联姻,父辈是食死徒,不意味着子辈也是,虽然费利克斯的确是,但魔法界可没有连带罪行。

    夏尔并没有记住她的名字,她的外表还行,但是年级有些高,现在夏尔才十一岁,等到他过几年成长起来,这一届五年级以上的都毕业了。

    所以他基本没怎么记五六七年级的名字。

    “别叫。”

    夏尔不耐烦的说道。

    拉文克劳的高年级女生声音戛然而止。

    夏尔有些无奈,弄得他就像是什么恶魔似得,然后。。

    “昏昏倒地!”

    他突然说道。

    。。。

    当夏尔重返斯内普办公室的时候,这位魔药大师还没有睡下,事实上,他正在翻看那本天方夜谭。

    等着夏尔将事情和他说明白之后,斯内普的脸色变得就像是用活地狱汤剂冲了个澡。

    活像是下一刻就会在夏尔耳边,窃窃私语的念出一百个阿瓦达索命。

    他就知道,这个小混蛋果然是个麻烦!

    “我该怎么说。”

    斯内普用一种嘲讽般的低语问道,真是难为他了,明明是嘲讽的语气,结果他硬是说成了平叙。

    “照实说就是了。”

    那种看白痴的目光又一次在斯内普的眼睛里浮现。

    夏尔耸耸肩。

    “我相信你。”

    “你会处理好的,否则。。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黑巫师,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怀疑过你。”

    对于夏尔时不时爆出来他的一些小秘密,斯内普没有任何震惊,身为表情管理大师的他就像是没有听见似得,只是甩出一个鼻音。

    “对了,我这里有一份魔药配方,你看看,需要多久。”

    夏尔递给斯内普一张早已写好的羊皮纸。

    “这是增龄剂。”

    “或许你应该打开中级魔药第一百七十。。”

    借过羊皮纸,目光一扫,斯内普就开始用鼻子发音,那种浓郁的不屑,几乎填满整个房间。

    “改良版的。”

    斯内普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拿着配方,反复的查看着上面的材料和计量,似乎在计算着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问道。

    “我不相信你这塞满了芨芨草的大脑能够。。”

    “好用就行了。”

    夏尔也被这位魔药大师固有的嘲讽天赋弄得有些不耐烦,这家伙的嘲讽简直就像是被动技能似得,说话不夹枪带棒就难受。

    “需要几天?”

    “三天。”

    思索了一下,斯内普给出了回答。

    。。。

    周三的黑魔法防御课,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夏尔照例坐在赫敏的身旁。

    带着一身大蒜味的奇洛说起话来都磕磕绊绊的,更不要说上课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知识,不过赫敏听得还是很认真。

    夏尔在旁边直打瞌睡。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规划一下日常生活,不然早晚要猝死。。而且发生了这么一大堆的事情,但事实上呢,这才开学第三天呢!

    瞌睡的点着头的夏尔突然被赫敏用手指头捅醒,转头看去,赫敏正用目光瞪视着他,提示他好好听课。

    上午的时间终于过去了。

    在格兰芬多那里蹭过了饭,夏尔重新找了一个废弃的教室。

    早上没有看到德拉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目前为止,夏尔仍然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上午的时候,整个斯莱特林氛围仍然风轻云淡,保持着对他的冷暴力,看来费利克斯出事的消息还没有被他们获知。

    但这用不了多久。

    不过,确定是夏尔动的手,以及弄清楚整个事情的缘由,还会需要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没有了费利克斯这个激进预备役食死徒,相信其他的预备役食死徒,也会安分一些。

    不过冷暴力和孤立肯定还是会一直持续下去。

    并且随着夏尔不断在格兰芬多蹭吃蹭喝,和赫敏混在一起,早晚有一天,整个斯莱特林学院都会对他爆发不满。

    就是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来临。

    斯莱特林学院暂时不是什么问题,冷暴力什么的,对于夏尔都无所谓。

    其实,唯一的麻烦就是费利克斯普威特。

    在原本的游戏剧情中,他应该是在七年级,也就是哈利波特三年级,小天狼星剧情的时候跳出来,作为预备役的食死徒,还是七年级生,的确有些难对付。

    而这个世界,显然缺少了游戏里,那种尽量做成真实世界,可为了避免剧情杀,仍然有少许的剧情保护的这种机制。

    这才造成了夏尔一进入斯莱特林,他就十分针对他这件事。

    斯莱特林学院这面。。就这样僵着吧。

    其实夏尔也不想过早的一个人对上整个学院,那些四年级以下的学生还好说,都是一个魔咒的事情,但是四年级以上。。

    他们已经接近成年巫师,魔力更强,会的魔法更多也更复杂。

    如果夏尔有伏地魔,不,哪怕只有普通成年巫师的程度,哪怕凭借他的战斗经验和掌握的魔法,来多少学生巫师都是送,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一年级生,或许因为他成熟的心灵力量让他在魔力上稍强一些,但还不够。

    对于现在的夏尔,想要一个人对抗一群,仍然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

    夏尔也不想投入太多的精力在斯莱特林学院当中,接下来的随机大剧情,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即便夏尔熟知攻略,有一些剧情也是十分困难的,毕竟这就是dlc的意义。

    为此,他不得不借助斯内普这个魔药工具人的帮助,并且,如果能摸清邓布利多的情况就更好了。

    借助费利克斯。

    他没有死,只是忘记了很多东西,情况有些像是失忆后的洛哈特,那么邓布利多该如何去面对,只剩三两个人,还被关押在阿兹卡班,人丁稀少的普威特家族呢。

    又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自己。

    这很让夏尔拭目以待。

    。。。

    仙境。

    尤尼格尔废墟中的临时基地。

    随机大剧情的到来,让夏尔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紧张感,在邪恶永恒剧情中会很有价值的神秘棋盘已经到手,很顺利,也很简单。

    但是能够帮助其他大剧情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好拿了。

    接下来夏尔要寻找的那种生物,藏身在纽约郊区的一个废弃教堂中,它本身并不是很难对付,可它衍生出来的。。

    所以,现在夏尔觉得自己对上他们还没什么把握,他要等斯内普把增龄剂熬出来。

    增龄剂的配方掉落于伦敦郊区的某个魔药店,这是魔药老板的招牌配方,在游戏中获取的方式有很多,毕竟是个开放式游戏,但最简单的莫过于还是。。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只知道我要大开杀戒。

    或者刷副本。

    可夏尔都不需要,因为这个配方他看过,只要看过,有冥想盆就完全没有问题。

    原著中的增龄剂究竟是什么效果,夏尔也不知道,霍格沃茨课本上的增龄剂,只能让人增加年龄而非外表也跟着增长,想要改变外表,还是要靠复方汤剂。

    这位魔药店老板改良后的增龄剂,会让人的外表和年龄一起提升,甚至就连所谓的魔力都会略微增长,但只是略微。

    魔力的增长程度或许不尽人意,但肌肉和其他身体素质的提升却是实打实的。

    面对接下来那种特殊的魔法生物,夏尔觉得,暂时找回成年之后身体的他,或许才更有把握一些。

    除了等待斯内普的魔药之外,夏尔决定开始刷一些更高级的副本,顺便在副本中好好练习一下魔法。

    低级魔法他使用的已经很娴熟了,甚至在游戏里,他成为最强巫师之后,反过来着手改良低级咒语的那些魔法变化,他也能顺利使用出来。

    魔法变化其实就是改良咒语,具体有两种,一个就是单纯的改良或创造,另一个就是组合魔法,当然,更细节的东西更多。

    但简单来说,伏地魔能把厉火喷出蛇形,那就是变形术和厉火咒的结合,邓布利多的铁甲咒能够将锋利的玻璃碎片化作水珠,就是对防御咒语的改良。

    之前夏尔搅乱费利克斯记忆的魔法,就是他的魔法变化。

    他的各种记忆咒使用的很熟练,为了安全的提取出自己的记忆在冥想盆中观看,夏尔假期时间除了刷副本,就是到处抓人抓小动物练手了。

    可低级魔法娴熟,还是有很多需要在这个世界重新学习和唯心的魔法,他用不出来。

    比如说幻影移形,守护神咒,这些咒语不像是低级魔法,知道咒语,魔杖的角度就可以直接用,而是就算知道,也很难成功,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有很多。

    就像是索命咒,成年巫师很多高年级的小巫师都知道,但是却用不出来,或者用出来也无法杀死对方,因为缺少内心中那种所谓的邪恶杀意。

    索命咒中者必死,的确是这样,但类似小巫师释放的索命咒无法杀死对方,是因为那根本不算是索命咒,只能算作一次失败的魔法。

    所以夏尔决定,接下来就是主要刷副本,并将幻影移形找回原本的熟练度,这个技能可是必备技能,无论是战斗中,还是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