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七十章 打成了共识
    昏暗的教室里,费利克斯的表情很是奇怪,因为大概他觉得这句话槽点太多,他一时都不知道从哪吐起。

    弗利维教授的个子很矮,真的很矮,哪怕和一年级刚入学的新生相比,身高上首先就不符合。

    其次是弗利维教授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尖锐,很有特色,是直接能够让人辨别出来的那种特色。

    夏尔既没有掩饰身高,也没有掩饰声音,这简直就是睁着眼在说胡话。

    “你到底是谁。”

    费利克斯一晃魔杖,荧光闪烁就已经被他用了出来,因为他判断来者并不是霍格沃茨的任何一个教授,教授没有这么矮的,而弗利维教授又没有这么高。

    借着些许的光亮,费利克斯看清了来者的容貌。

    夏尔迪埃莫。

    “是你。”

    可以看得出来,费利克斯很诧异。

    夏尔走了没多久,费利克斯就溜出来约会,他自然发现应该倒在门口处的夏尔不见了。

    费利克斯并没有在意,他只是以为,或许是那个肮脏混血在格兰芬多的泥巴种朋友恰好给他捡走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没错,惊喜。”

    夏尔露出一个笑容。

    “的确很让我惊讶,迪埃莫先生。”

    费利克斯一边说着,一边将魔杖下垂,似乎在表示他没有恶意。

    “或许你已经用运气证明了你是一个合格的斯莱。。”

    “除你武器!”

    但一边说着话,一边话还未说完,费利克斯就魔杖一抬,红色的咒语瞬间飞出去,打向夏尔。

    “嘭!”

    看似出其不意,可并没有用处,夏尔的魔杖也同时出现,他轻轻一挥,费利克斯的攻击就被抵消掉。

    咒语像是打在了某种光幕上一般,在空气中泛起阵阵波澜,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掉了。

    费利克斯脸色变了一变。

    “除你武器!”

    “粉身碎骨!”

    接着,费利克斯不再做任何掩饰,他上前一步,魔杖对准夏尔,一道又一道疯狂的魔咒被他释放出来。

    瞬息之间,整个教室都弥漫着五颜六色的咒语光泽。

    “费利克斯!”

    那个五年级的拉文克劳女生发出一声尖叫。

    她的战斗素养显然不比费利克斯,或者说,霍格沃茨的学生哪有什么战斗素养,也就是费利克斯这样的预备役食死徒,才会把各种恶咒和危险咒语用的这么娴熟。

    下手也这么果决。

    可面对费利克斯来势汹汹的攻击,夏尔仍然只是风轻云淡的挥舞了几下魔杖,便将它们纷纷尽数拦下。

    他的动作很轻松,甚至看上去连手臂都没有彻底抬起来。

    费利克斯的攻势看似激烈,但其实他会的咒语也不多,来来回回就是昏迷咒粉碎咒除你武器这么五六个咒语的使用。

    或许他的年级更高,咒语的威力更强,可他只是比夏尔高了几个年级,也不是什么特殊的血脉,夏尔抵挡起来并不吃力。

    魔法是一种很唯心的力量,虽然夏尔还没弄清楚魔力究竟是什么,但他也能感觉到自己还是比同龄小巫师,在纯粹的咒语力量上更强一些。

    他怀疑这是因为他内心并不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巫师的缘故,是心灵的力量。

    这样一来,他和费利克斯的差距其实就不大了,再加上他战斗经验丰富,就造成了风轻云淡中,就将费利克斯的咒语全部化解的情形。

    五颜六色的咒语在夏尔的面前爆开,它们在空气中化作一道道斑斓然后彻底消散,就像是有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网挡在夏尔面前,为他挡住一切攻击。

    费利克斯脸色难看起来。

    他开始更加疯狂的挥舞魔杖,甚至是指挥着周围的桌椅砸向夏尔,但却被夏尔轻易的将它们分开了。

    就像是在搬一块积木。

    “这不可能!”

    如此激烈的攻击,他竟然一次也没有击中对方。

    他可是五年级的学生,而对方只是一个一年级的新生!

    惊惧和愤怒出现在费利克斯的内心,让他脸色涨红,狰狞的表情使他看上去十分可怕。

    再也不复那种斯莱特林式傲慢与高高在上。

    “昏昏倒地!”

    他再次释放出一道凶猛的昏迷咒,却又一次被夏尔拦住,并且与此同时,一道同样凶猛的粉碎咒也被夏尔回应了回来。

    “嘭!”

    费利克斯的反应也不慢,他抬手就是一道铁甲咒,但他并没有夏尔那么丰富的咒语对轰经验,释放的时机非常生疏。

    并且夏尔的咒语也不只是一个,下个瞬间,接连数道咒语紧跟着飞了过来,瞬间将费利克斯的铁甲咒轰的一干二净。

    “嘭!”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无形的气浪似乎在费利克斯的脚下爆开,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他甩了出去,也将旁边那个只顾着尖叫的拉文克劳高年级女生冲击到一旁。

    战斗停止了。

    。。。

    “吱!”

    夏尔挥动魔杖,将挡在面前的桌椅推到一旁,然后看见了躺在地面上的费利克斯。

    他的魔杖掉在一旁,嘴唇的一圈都是鲜血,看来粉碎咒同样将他炸的不轻。

    “干得不错!混血!”

    “现在,杀了我吧,这将会是你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因为,你杀了一个来自二十八圣族的伟大纯血。”

    “哇哦。”

    “听起来不错。”

    夏尔表情淡淡。

    “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不这么做,我就会对你这样做。”

    “嗬嗬嗬嗬。。咳咳!”

    费利克斯大声的笑着,血沫从他的口中涌出,似乎他的笑声牵动了他的伤势,他猛地咳嗽了两声。

    夏尔对费利克斯这样的决定并不意外,纯血不是疯子,但食死徒是。

    跟他们讲道理是讲不明白的,打不过他们,他们自然不会客气,打得过他们,他们就会搬出自己的主人,伏地魔,然后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马尔福估计是食死徒里面唯一还算明智的。

    早期的食死徒也并不是这样,他们是为了利益凑到一起,当发现伏地魔是个疯子,他们也会反水。

    可是现在,在伏地魔失势之后仍然保留下来的食死徒,基本都是铁杆了,他们只能跟着伏地魔一条路走到黑,相信他能够再次崛起,因为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了。

    夏尔盯着费利克斯,盯了他良久,而这期间,费利克斯也毫不畏惧的瞪视着夏尔。

    半晌之后,夏尔突然摇摇头。

    “你不会的。”

    费利克斯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然后夏尔也没有拿他怎么样,就站起了身,似乎准备转身离开了。

    见状,费利克斯脸上轻蔑的笑容更重,胆小的混血,他根本不知道巫师的生存规则。

    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夏尔踏出三步之后,他的身后果然再次传来一个声音。

    “昏昏倒地!”

    费利克斯重新抓起了他的魔杖,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夏尔释放了一道昏迷咒。

    “轰!”

    红色的光泽一闪即逝,但随即就像是在半空中撞上了什么东西,骤然一个折返,最终打在了费利克斯自己身上。

    费利克斯被魔咒的力量再次原地冲击出去了两三米远的滑行距离,这一次,他似乎彻底昏了过去。

    旁边那个拉文克劳女生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似乎被吓到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女巫这件事情。

    夏尔转过身。

    “蛮让我失望的,我还以为你会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用出索命咒。。那样,可不是我杀死了你。”

    “可惜。”

    夏尔重新走到费利克斯的身边,他果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既然没死,也就算了。

    夏尔本来想用费利克斯的死亡来对邓布利多做出试探。

    这家伙开学之后一直没动静,又在礼堂,明显的表现出知道自己存在的提示,这让夏尔摸不清他的情况。

    大剧情即将来临,他不想身边有太过不可控的因素,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他是担心的,邓布利多肯定算一个。

    可仔细想想,用学生的死亡来试探邓布利多,其实风险也很大。

    因为夏尔知道,学生死亡是邓布利多的底线,即便是一个斯莱特林,即便是一个预备役的食死徒。

    这可能会让他和邓布利多的关系迅速恶化。

    所以既然没死成,那就算费利克斯运气好。

    夏尔并没有打算再补上一个索命咒,事实上,他在摸清楚这个世界的魔法到底是什么原理之前,他完全不打算用索命咒这样可能具有副作用的杀戮咒语。

    能杀人的魔法又不止它一个。

    并且,一旦有学生死亡,邓布利多势必调查整件事情。

    但根据原计划,夏尔是不担心的。

    他的记忆邓布利多读取不了,死人是没有记忆的,那个拉文克劳女生的记忆也会被他破坏掉。

    作为当世最强白巫师,邓布利多的手段肯定不止这些,他会重返现场,就像是利用闪回咒一样,开始重塑当时的情况。

    夏尔也不担心。

    做戏要做圈套。

    费利克斯的恶意,石化咒背后偷袭夏尔,夏尔不幸中招,为了复仇,他在拉文克劳天文台附近的废弃教室与费利克斯打了起来。

    夏尔赢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费利克斯却用杀戮咒偷袭,但却杀死了自己。

    这将会是邓布利多看到的。

    是夏尔利用隐喻魔法让他看到的,当然,面对这位白巫师,夏尔也不敢确定,隐喻魔法就绝对万无一失,虽然这是另一种魔法体系,邓布利多也不熟悉,可他也不需要熟悉。

    他在自身的魔法之路上已经走到了极致,根本不需要去了解其他体系的魔法,

    邓布利多利用自身的魔法,完全就足以解决大部分问题。

    所以夏尔才会如此谨慎的,将真正的情况与隐喻魔法混合使用,真真假假混合,让邓布利多无法分辨具体的情况。

    他看到的,只会是一个完全无辜的斯莱特林混血,面对纯血的打压,而不是一个混血在游刃有余的情况下,仍然残忍,放任的,杀死了自己的同学。

    进而也不会联想到这可能是夏尔利用费利克斯,对他做出一次试探。

    不过现在,费利克斯没有死,那么这些也都用不上了,因为误杀和直接杀害完全是两回事情,很容易被看出来,原定的计划中,夏尔就没有打算强杀费利克斯。

    叹了口气,夏尔拿起另一只魔杖,对准了费利克斯的脑袋。

    “记忆混淆。”

    他低声念道。

    某种银白色的光芒,像是某种物质,被夏尔从费利克斯的脑袋中抽了出来,它们如柳絮般在空中飘飘荡荡,看上去很脆弱。

    下一刻,夏尔魔杖用力一搅,顿时让所有的一切都被彻底打乱,然后他重新将费利克斯的记忆塞了回去。

    “就像我说的,你不会的。”

    “因为如果你还能想我是谁,想起。。你是谁。”

    可就算不杀死他,夏尔还是要完成自己的承诺,除了死人之外,失去记忆的傻子,也是无法再去挑衅他的。

    “呜!”

    解决完了费利克斯,夏尔听到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涰泣声,他转过头,发现是那位拉文克劳的高年级女生,她竟然还没有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