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六十九章 达成了共识
    夏尔没有带着斯内普在哪里过多的停留,因为他无法确定童话世界,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时间点上。

    接下来的三个大剧情都不好对付,一旦不幸碰上刚好成为世界最强巫师的贾方,别说夏尔和斯内普,就算是邓布利多来了都是送,估计巅峰时期的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联手才能与其一战。

    重返霍格沃茨的斯内普表情变得阴晴不定,再也不是一副死人脸的样子。

    他腰板笔直的坐在办公桌后的高背椅上,目光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漂浮在上方的魔法蜡烛似乎察觉到主人的内心,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光线在跳动,阴与暗的光影在阴森的魔药材料上雀跃着,仿佛聚光灯一样,打在一罐子的老鼠脾脏上,又来到满满一坛子的嚏根草糖浆上,然后是一大盒河豚鱼眼睛。

    夏尔懒得去研究斯内普的心理历程,他正饶有兴致的四处张望着魔药材料,时不时的顺走一两件揣到自己的背包里,比如非洲树蛇皮,如尼纹蛇蛋。

    就在夏尔已经将罪恶之手伸向八眼巨蛛毒汁时,好像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斯内普,终于重新开口了。

    “那是哪里。”

    他的声音中似乎被注入了一些不一样的颜色,就像是一潭死水里,被人扔进了一只能掀起鲨卷风的双头大白鲨。

    但听到他的问题,夏尔却险些从货架上摔下去。

    “你竟然都不知道我们刚刚去了哪。”

    亏他这么一脸专注的在这里思索,夏尔还以为这家伙知道那是神灯的所在地呢。

    斯内普递给了夏尔一个眼神,那意思大概就是,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看上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什么地方。

    夏尔从货架上爬下来,当着斯内普的面,将一支八眼巨蛛毒汁收进背包,然后又掏出一本书扔给了他。

    “这或许会对你有些帮助。”

    斯内普的目光一扫,发现这是一本英文版的天方夜谭。

    这位可是一个聪明人,或者说,他已经在漫长的痛苦中学会了聪明,斯内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用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夏尔,像是在表达,是我想的那样么。

    夏尔露出一个笑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向后退了两步,便要离开办公室。

    就在这时,斯内普忍不住再次出声道。

    “你需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

    夏尔笑道。

    他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的表达并不准确,于是又解释了一遍。

    “你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需要做,教授。”

    斯内普用和夏尔一样的方式进行了回应,那就是既不答应,也不否决。

    夏尔推门离开,刚走几步,门外夏尔的声音便再次悠悠的飘了进来。

    “德拉科同学似乎生病了,这让我很担心,你觉得,他明天会好起来吗,教授。”

    办公室内,斯内普的神情在火烛的笼罩中愈发的阴晴不定,他仿佛在梦游一般,用一种呓语似的声音挤出了一个字。

    “会。”

    夏尔满意的退去了。

    。。。

    斯内普邀请自己见面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在回去的路上,夏尔如此的想着。

    毕竟,斯内普或许会失去私人珍藏的稀有材料,会失去作为斯莱特林院长的公正,甚至是失去时间和精力,去帮助夏尔熬制很多魔药。

    但他收获的可是一整只莉莉啊!

    夏尔觉得斯内普还是赚了。

    斯内普的地窖办公室距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很近,没用上五分钟,夏尔就重新返回了休息室。

    不过在念出新口令之前,夏尔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哦对,是他亲爱的小费利克斯同学。

    夏尔脚步一转,转而向拉文克劳的天文台走去。

    。。。

    夏尔绝对不是馋拉文克劳的小姐姐,比如珀西的绯闻女友佩内洛之类的,这事真是一个巧合。

    费利克斯此时不出意外,应该也在拉文克劳的天文台附近。

    在来到霍格沃茨之前,夏尔借助冥想盆好好复习了一下攻略和记忆,尤其是四学院的人际关系很部分隐藏剧情。

    其中人际关系又以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最为复杂。

    但有冥想盆的存在,就像是反复看了好几遍电影一样,很多夏尔其实一直都没留意到的情节都被他重新捡了起来。

    比如费利克斯很喜欢吃黑巧克力这样不起眼的细节。

    更不要说普威特家族特有的迷幻魔法,以及费利克斯在拉文克劳,有着一位同年级纯血女友这些重要关系。

    现在,夏尔就在前往拉文克劳天文台的路上。

    不去正面交锋,反而背地里对别人的女朋友下手?不不不,这么没品的事情就算是一般的斯莱特林都做不出来,何况夏尔了。

    夏尔其实是,他全都要!

    因为根据记忆,现在这个时间点,费利克斯应该偷偷从休息室溜了出来,然后和他的女友在天文台附近幽会。

    说起时间,夏尔从背包中掏出来一个怀表。

    【兔子先生的怀表】

    品质:普通

    效果:它的时间是准确的。

    铭记:要晚点了!要晚点了!

    仙境副本中爆出来的小玩意,它的掉率存在于任何副本之中,但仅限于仙境副本,也没什么特殊效果,除了看时间,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都晚上十点多了,上午上课,下午泡图书馆,傍晚时刷副本开荒新地图,深夜前又要和斯内普斗智斗勇。

    现在午夜即将到来,他又要去促进同学之间的团结友爱。

    这一天可真是充实忙碌。

    而且,这才是开学第二天呢!

    夏尔觉得自己应该平衡一下自己的生活,不然早晚会猝死。

    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夏尔的脚步突然一顿,目光狐疑的盯向旁边的一张墙壁画像上。

    画像上是一个带着缠头帽的中年男子,颇有些像是奇洛教授,他正在脑袋一晃一晃的打瞌睡。

    他真的在打瞌睡?

    夏尔慢慢凑过去,目光紧紧盯着这个家伙,在夏尔的注视下,他的瞌睡动作似乎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夏尔不断地注视着这个家伙,直到整整五分钟过去,夏尔的身影才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第六分钟,画像中的人睁开眼睛,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他松了一口气。

    可惜这口气还没有喘匀,他就突然感觉到一片黑影从上方弥漫下来,画像中的人抬头,发现正是之前紧盯着他不放的那个小巫师。

    他不知道怎么跑到上面去了。

    “啊!”

    画像中的人似乎被吓了一跳,他发出一声大叫,然后一头向后栽倒,再也没有出现在画像当中。

    夏尔解除了倒挂金钟。

    他应该是邓布利多在城堡中的眼线之一。。城堡中发生的事情,其实很少有能够瞒过邓布利多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老蜂蜜打的是什么算盘。

    。。。

    拉文克劳的天文台附近很快就到了,夏尔使用了套装技能幻身咒,隐去自己的身形,避免碰到抓夜游的教授与费尔奇。

    他根据自己的记忆在走廊中寻找着,很快就在霍格沃茨最佳的几处约会地之一,找到了费利克斯和他的小女朋友。

    俩人在黑暗中窃窃私语,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夏尔也没有急着进去,他首先取出了一个看上去就很劣质,可能只值半个英镑的塑料护身符项链,戴到了脖子上面。

    隐喻魔法,护身符。

    护身符具有保护的寓意,的确是这样。

    然后又从背包中拿出一大团棉花,寻找着墙壁和门缝的缝隙,往里面塞。

    隐喻魔法,隔音。

    只要我把门缝塞得够严实,就没人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三年级的魔咒教材中其实有教到静音咒语,但这个咒语夏尔用的还不熟练,他怕一会声音太大引来巡夜教授的注意,所以还是用隐喻魔法更放心一些。

    最后,他脱下巫师袍,取出一面小巧的镜子,贴在了巫师袍背后的位置。

    隐喻魔法,折射。

    很多人都以为镜子中还有另外一个自己,但事实证明,镜子就是镜子,可。。真的是这样么?

    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之后,夏尔重新披上巫师袍,然后一脚踢开教室的大门。

    “嘭!”

    声音很大,但传播的范围却只到教室门口处便戛然而止,深邃的城堡回廊中,根本没有传来一丝的响动。

    隐喻魔法已经在开始发挥作用了。

    黑暗中的俩人被吓了一跳,费利克斯的女朋友以为是教授找了过来,虽然紧张害怕,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可费利克斯就不同了,他直接拿起了魔杖对准门口处,低声喝问道。

    “是谁。”

    “是我,弗利维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