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六十八章 亏你还是个教授
    休息室外,夏尔重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费利克斯突然追上来,他就知道这家伙要搞事,事实上,就算费利克斯不出声,夏尔都在防备着他在后面给自己来上一下。

    不需要怀疑,斯莱特林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而且别说斯莱特林了,这本身就是几个学院,学生们之间互相伤害的必备手段。

    背后放魔咒。

    不过那大多都是恶作剧性质的咒语,像是门牙赛大棒,塔朗泰拉舞之类的。

    在意识到费利克斯释放的是统统石化之后,夏尔就没有躲避,而是用套装上的铁甲咒抵消了这道咒语,又装作被石化的样子,摔在了地上。

    有来有回才是斯莱特林,就像回合制游戏一样,收下了费利克斯的好礼,夏尔才好给出回应。

    毕竟,事不过三吗。

    。。。

    现在夏尔考虑的是,自己还要不要去斯内普的办公室,因为这整件事看上去就像是费利克斯把自己骗出来,再用石化咒让自己在外面躺一晚上。

    可想了想,夏尔觉得斯内普可能是在找自己的。

    因为白天的那些事情,也因为斯莱特林很会抓住时机。

    费利克斯应该不是突发奇想将自己骗出来,应该正是斯内普在找自己,他才想到借这个机会动手。

    这样一来,自己就会既在外面冰冷冷的地面上躺一整晚,吹着冷风,第二天,又要面对被放了鸽子而暴怒的院长。

    一举两得。

    玩了这么久的游戏,夏尔了解这群斯莱特林们,这就是他们的思维方式。

    “叩叩!”

    果然,随着夏尔敲响斯内普办公室的大门,大门慢慢打开时就可以确定,斯内普果然是在找他的。

    夏尔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的内部和游戏中与原著中描述的一样,贴着墙壁摆放着的是高耸的木架,木架上是密密麻麻的各种魔药材料,几乎堆积到天花板上。

    阴冷,潮湿,再配上各种自取魔法生物不同部位的魔药材料,还有一些像是蜘蛛眼球之类的东西,斯内普的办公室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怪不得他在霍格沃茨风评这么差。

    夏尔更好奇的是这些魔药材料是怎么保证质量的,他的私人储藏室也在办公室,但不是所有的魔药材料都需要潮湿阴冷的环境,或许是恒温魔法?

    很快,夏尔的目光就找到了办公室中的斯内普,他正伏在一张办公桌前,羽毛笔被他写出了挥动魔杖的气势,巫师袍一挥,就是一个“T”极差,被他写到了羊皮纸上。

    办公室中的灯光很暗,或者说除了漂浮在他办公桌上的一盏悬空魔法火烛,就没有其他的光源了。

    斯内普肯定会熬制治疗近视的魔药,但他就是不给哈利用。

    “请?”

    就在夏尔没拿自己当外人,自顾自的四处打量时,一直没说话的斯内普终于忍不住了。

    他用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声音很轻,带着一股子盛满魔药的坩埚味,如果不是办公室中只有他们俩人,除了羽毛笔落在羊皮纸上的沙沙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恐怕夏尔还真不一定听得见。

    他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斯内普的羽毛笔微微一顿。

    虽然只挤出一个字,但以夏尔对这位老蝙蝠的了解,他想说的估计是,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难道还要我请你坐下吗?

    要是一般的学生,听到斯内普的发问,估计就要开始打哆嗦了,可夏尔毫无反应,这让斯内普有一种一拳打在了魔鬼网上的感觉。

    俩人的气氛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斯内普批改着他的作业,夏尔目光空洞,似乎在发呆,可他其实已经用掉了大脑封闭术开始保护自己。

    时间大约流逝了一两分钟,斯内普一口气给十几张羊皮纸打上了不合格,他的心情似乎才好了一些,接着,他的羽毛笔再次微微一顿,他又开口道。

    “你知道曼德拉草吗。”

    斯内普的声音低沉而平静。

    夏尔没有说话。

    “我对此深表怀疑,因为一个人的脑袋里面如果塞满了草蛉虫,就不会再容得下其他的东西。”

    斯内普抬起头,用一种空洞的目标盯着夏尔。

    也是大脑封闭术。

    两句莫名其妙的话,但夏尔听懂了。

    斯内普这是在嘲讽他像是一个曼德拉草一样,被埋在土里一句话也不说,当然,他可能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因为他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没有丝毫智慧可言。

    说真的,夏尔一点也不想懂一个该死的,老男人,老傲娇的潜台词。

    一点!也!不想!

    这不是他想要的霍格沃茨!

    所以他决定尽快结束这场越来越糟糕的对话,并且,要明确以后俩人的交流,是要以他为主导的。

    所以在稍作停顿之后,夏尔露出一个笑容,笑眯眯的反问道。

    “那您知道,莉莉伊万斯吗。”

    。。。

    夏尔感觉地窖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一个等级。

    他甚至觉得斯内普下一刻就会对着自己释放某种不可饶恕的咒语。

    事实上,斯内普的确是这么做的。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猛然后退了一步,拉开和夏尔的距离,同时魔杖已经被他紧紧捏在了手里,以一种非常警惕的姿势面对着他。

    但斯内普仍然目光空洞,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但你今天晚上都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斯内普的声音仍然慢吞吞的,可这一次,他却像是从牙缝中一个个将单词挤出来似的。

    他很警惕。

    事实上,以他多年卧底的心理素质,就算有人当面提起莉莉伊万斯,他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不是一个卧底该有的素质。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在哈利波特记忆中,看到的夏尔默然者时展现出的力量,太让他震惊了。

    他不得不警惕。

    因为无论夏尔说出这个名字有什么打算,他在硬实力上,恐怕就干不过一个默然者。

    “放轻松,教授。”

    夏尔声音平静。

    “你不想再见见她吗。”

    斯内普仍然没有放下魔杖,可他似乎冷静了下来,果然不愧是双面卧底,心理素质就是够好。

    “我现在不想再看到你。”

    “出去。”

    他冷冷的说道。

    “这可真是无情。”

    夏尔笑道,他站起身,这个动作让斯内普再次后退了一步,就好像他随时会化身默然者似得。

    “明明是你叫我来的,为了表示诚意,我还为我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

    “莉莉伊万斯。”

    “这份礼物,难道还不够吗。”

    “死人是无法复生的。”

    斯内普目光空洞。

    夏尔顿了一下,像是愣住了。

    然后下个瞬间,他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

    “当然不能。”

    “真是有趣,西弗勒斯,亏你还是一位教授,魔法当然不能让死人复活,你该不会相信这种事情吧。”

    “并且,你恐怕没有仔细听我说的话。”

    “我说的是,莉莉伊万斯。”

    “而不是莉莉波特。”

    斯内普的目光似乎终于有了一丝晃动,但他仍然言简意赅。

    “什么意思。”

    “我可以给你一份莉莉伊万斯的画像,她年轻时代的,还在上学,还没有和詹姆波特结婚的时代的。”

    “这不可能!”

    斯内普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的目光似乎出现了某种神采,但只有一瞬间,就又重新变得空洞起来,速度快的,就像是错觉。

    事实上,在莉莉死后,他研究过很多魔法,令人复生的,让人的灵魂归来的,其中就包括魔法画像。

    他不知道画像的制作有多么繁琐,有什么工序,只是最基础的一点,人只能在活着的时候留下画像,就让他彻底绝望了。

    莉莉死了,并没有留下任何画像。

    “她已经死了。”

    斯内普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我知道。”

    夏尔摊开手。

    “但魔法就是能够带来奇迹的,亏你还是一个教授,你该不会不相信这种事吧。”

    斯内普没有追究夏尔的阴阳怪气,他仍然保持着慢吞吞的语气,可夏尔却能听得出来隐藏在其中的,那一份迫不及待。

    “怎么做。”

    他问道。

    就仿佛已死之人,在地狱里看到了一根从天堂垂下来的蜘蛛丝。

    夏尔的笑容愈加的灿烂与友好。

    “这样吧,空口无凭,仅凭我的一张嘴,恐怕很难让你相信,让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在斯内普疑问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他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股炙热,这种感觉就像是阳光穿透了英伦常年不散的雾霾,直接浇在了他的身上。

    他瞬间侧身向后望去,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因为在他的后方,出现了一个旋转着的,散发着灿烂火花的圆形光圈,在光圈内部,则是一片完全不同于霍格沃茨,不同于他办公室的景象。

    那里,是一片沙漠,荒土与沙漠构成的辽阔沙漠。

    “就是这里。”

    夏尔从斯内普的身边走过,他一脚踏入传送门的另一侧,从霍格沃茨的魔药地窖,踏入了另一个世界当中。

    他遥望着坐落在沙漠中的那座繁华城池,扭过头,对再也绷不住脸上那空洞与平静的斯内普说道。

    “阿格拉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