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六十七章 这很斯莱特林
    夏尔俯身,在墙壁上做了一个倾听的动作,然后抬手,像是在扭动着某种齿轮一般。

    “咔!”

    下一刻,虽然没有口令,但是斯莱特林休息室的大门还是如以往一样,默默地从墙壁里浮现了出来。

    隐喻魔法,开保险柜。

    。。。

    夏尔从公共休息室的入口走进来时,仿佛散发着靡靡之音的休息室顿时为之一静,像是有人释放了大面积的石化咒语。

    游戏中四个学院的设定很有趣。

    拉文克劳的学术氛围很重,更像是在玩一款研究类型的解谜游戏。

    格兰芬多剧情多,有很多原著里的小彩蛋,就像是在看游戏电影。

    赫奇帕奇的人脉在霍格沃茨之外,和对角巷魔法部以及各个巫师聚集地挂钩,更像是生活类游戏。

    而斯莱特林,凭借着出色的建模数据与纯血的贵族范特色,更像是注重人际关系的养成类游戏。

    真正的哈利波特世界到底是怎么样,夏尔不知道,但这个世界,这种氛围,可真是一点也没变。

    他已经感受到了。

    夏尔在休息室的门口停下脚步,目光平静的扫过整个休息室。

    休息室中聚集着很多的人。

    靠近壁炉附近的沙发上,是四年级的缪勒斯卡罗一伙人,四五个年轻的男孩巫师围在缪勒斯身边,讨好的说着好话,好像一群狗。

    见到夏尔进来,他们也是反应最平淡的。

    靠近黑湖窗户附近,是整个休息室最为冰冷的地方,那里坐着五六年级的高年级生,费利克斯普威特就在其中,他正用某种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夏尔。

    和他在一起的,基本都是食死徒的铁杆,就算是在斯莱特林中,也不是很受欢迎。

    最后则是女级长桑德拉亚克斯利,她和一些人在休息室的中间位置,各自有着高背椅和几张圆桌,像是一场小型沙龙,但其实是在学习和写作业,注意到夏尔的出现,他们也将目光转了过来。

    除此之外,还有些零零散散的斯莱特林小团体或者情侣。

    所有人都在看着夏尔,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颇有种恐怖片的氛围。

    夏尔觉得自己在东瀛的某些支线剧情中,曾经经历过这一幕。

    死要面子活受罪。

    夏尔太了解这些斯莱特林了,别看他们心里烦他烦的要死,可他们肯定不会动手,起码不会在这里动手。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传出去都丢人。

    他们更喜欢背地里下黑手,搞阴谋诡计,而且,如果用背后手段就可以搞定,那为什么要直面对方,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他们还美其名曰,这就是斯莱特林,斯莱特林的风度。

    当然,夏尔也很清楚,如果自己这么悠哉悠哉的天天去格兰芬多蹭吃蹭喝,估计很快这群斯莱特林小蛇们就会忍不住了。

    到那时候,他们才不会管什么斯莱特林风度呢,估计会直接动手,给自己这个不识好歹的混血一点教训看看。

    希望那一天来的不要太早,因为夏尔存档无数,进入斯莱特林学院也不在少数。

    就像之前在谁都不知道时,夏尔突然对德拉科和高尔俩人动手,便能看得出来,他也是个老斯莱特林呢。

    他并不介意陪这群小家伙们玩一玩,以斯莱特林的方式。

    。。。

    夏尔的脸皮自然很厚,他无视掉斯莱特林老生们的目光,无视掉新生看疯子的眼神,平静的穿过休息室,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大门一关,休息室怎么样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当然,夏尔也没有忘记在房门前,用两块枕头搭出一个简易的城墙。

    隐喻魔法,枕头被子墙。

    这是每个小孩的梦想,他们试图用厚厚的棉被与四四方方的枕头搭出一个城堡来,将自己藏在其中,并幻想它坚不可摧。

    斯莱特林们的学生虽然不会像某些国度的大学中的兄弟会,姐妹会,做出半夜冲进新生寝室把人抬出去扔在外面这么没品味的事情。

    但也不得不防,阴沟里翻船就太蠢了。

    并且巫师的手段远比麻瓜更加危险,稍有不慎,可能就是无法逆转的咒语伤害。

    夏尔找了一张椅子住下,往旁边的床铺一看,果然没有了德拉科的身影,八成是斯内普将他给带走了。

    喝下生死水睡上一晚上,估计他的精神就会恢复过来,夏尔准备再找他好好谈谈,可是看来,斯内普是不放心他。

    这不奇怪。

    也没关系,非德拉科直接转到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否则早晚还要回来。

    “叩叩!”

    刚准备起身洗个澡的夏尔突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他将枕头踢到一边,打开了的宿舍门。

    门外是费利克斯。

    “院长找你。”

    看到夏尔,他露出一个笑容。

    笑容很温和,就像是露出阴冷目光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他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就是现在。”

    费利克斯的笑容就像是假惺惺的面具,整个说话的过程都没有变动,话音落下后,他就这么在门外直勾勾的看着夏尔。

    印在校服长袍上的灰绿色斯莱特林徽记在昏暗的火光下,像是活了过来,徽记上的小蛇似乎在扭曲盘旋,似乎在对夏尔吐着信子。

    夏尔移开目光。

    这还真不是错觉。

    因为他见识过这种魔法,这是一种普威特家族特有的迷幻魔法,通过一些符号和图案的暗示来进行诱导。

    不需要咒语和魔杖,但需要提前在图案与符号上洒下一种特殊的魔药,魔药的材料夏尔也大致知道,需要用到犰蜍胆汁,毒芹香精,黑色甲虫眼珠还有一些草药。

    配置起来也不麻烦,可想要使用,必须具有普威特家族的血统。

    这魔法阴人很难被发现,但用的多了,大家也都知道普威特家有这么一手,平时也都会小心一些。

    那些在休息室,大庭广众之下被诱导,然后做出丢人举动的男巫女巫们,可是亲身经历给后人演示了教训。

    这种手段很斯莱特林。

    不过夏尔觉得以费利克斯潜在食死徒的身份,他想要利用这个魔法去做的,可能并没有恶作剧这么简单。

    但无论如何,这些东西对夏尔来说都不是秘密,攻略里写得明明白白。

    眼见着夏尔没有中招,费利克斯也没太多惊讶,毕竟普威特家的魔法在纯血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大家也都多少会一两手绝学。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俩人对视一眼,突然很有默契的无视掉了这条小插曲,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夏尔走出宿舍,准备去斯内普的办公室,在他经过休息室的时候,休息室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没有人再盯着他,但也没有人再关注他。

    这是一种无声的孤立。

    夏尔无所谓。

    接着,就在休息室的大门重新打开,夏尔甚至半只脚已经踏出去的时候,费利克斯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

    “迪埃莫。”

    他喊道。

    “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更换了休息室的口令。”

    费利克斯停在通往外界的休息室走廊中,他看着已经走出去的夏尔的背影。

    “现在的口令是。。”

    平静的举起魔杖,一边用波澜不惊的语气继续说着话,一边默默的,用魔杖释放出了一道咒语。

    “纯血统。”

    统统石化!

    “咔!”

    休息室的大门开始缓缓关闭,费利克斯看到夏尔身体一僵,摔在了地上。

    他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果然是不知所谓的肮脏混血,一个咒语就能轻松解决掉。

    就让他在外面静静的躺上一整晚,好好反省反省他的错误,并且想想,明天该怎么去面对院长的怒火。

    转身,费利克斯重新走回了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