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六十一章 今天的斯莱特林
    在霍格沃茨混了这么多年,夏尔自然知道一些隐秘的地方,当然,肯定不是像有求必应屋那么隐蔽神奇,但起码没有无处不在,作为邓布利多眼线的画像。

    夏尔之前担心的,是被邓布利多误会,成为下一个黑魔王。

    但他发现自己其实搞错了一件事情。

    他好像过于在意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过于在意,所以约束。

    但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游戏,其实没什么区别,无论在哪,他都是他,他,即天灾。

    他不需要太过在意邓布利多,即便他暂时不能动用默然者,40级的变形术,同样足以让老邓喝一壶。

    所以他为什么要害怕,是因为一旦动了手,所谓“平静的正确日常”就会被打破?

    但,平静的日常,就是正确的吗?

    赫敏欺负自己没有问题,他忍了,甚至潘西帕金森,桑德拉亚克斯利,乃至于缪勒斯卡罗。

    他都可以忍。

    毕竟他又没有什么野心,也不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只有一直很明确的,那么一丢丢纯洁的小目标。

    可是高尔,克拉布,费利克斯。。

    希望邓布利多可以原谅他和同学之间小小的打闹,毕竟,他又不是什么恶魔,邓布利多也不是。

    虽然他的教育方式一直都很错误,但即便是面对年轻时的汤姆,他也一直希望他能够回归正途呢。

    。。。

    “就这里了。”

    带着高尔和克拉布穿过两层回廊,夏尔很快就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一件废弃教室。

    这里靠近拉文克劳的天文台,倒不是真的荒废了,只是没什么人来,而且走廊中一个画像也没有。

    夏尔在附近的墙壁上用魔杖画下了一道印记,那是一个左拐箭头。

    隐喻魔法,指向。

    地图已经被画了出来,向左拐,那么,这里肯定不是目的地了,它的效果是会避免其他人误入这里。

    夏尔带着高尔和克拉布俩人在教室中站定。

    他一挥手,周围的桌椅板凳就被推到了两边,然后露出了一片空地。

    高尔似乎发觉到了不妙,他想要开溜,但转而一想,他们是两个人,怕什么!反倒是克拉布想的更多一些,他觉得。。嗯,夏尔的魔法好像挺厉害的!

    转向俩人,夏尔长出一口气。

    他觉得现在内心中有一股火焰需要发泄一下。

    他伸出左手,紧握成拳,然后又伸出右手,捏着魔杖。

    “拳头,或者魔法。”

    “你们可以选一个。”

    说道这里,哪怕是高尔这样的蠢货,也知道了夏尔了意思,这明显是不服啊!两个小胖墩对视一眼。

    “啊!”

    他们怒吼一声,向着夏尔冲了过来。

    。。。

    大约五分钟后。

    “呼!”

    “呼!”“呼!”

    夏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一边竭力的平息急促的呼吸,保持优雅,一边擦拭着拳头上的鲜血。

    在他的脚前,克拉布和高尔已经瘫软成了一滩烂泥,俩人哼哼唧唧的,脸上到处都是泪眼拌着鲜血,与地面沉积了不知道多久的尘埃混合的脏斑。

    “呜呜呜。。”

    “妈妈,我疼!”

    高尔的哭声断断续续,倒是克拉布还算硬气,当然也有可能是被夏尔打失声了。

    夏尔精通很多格斗技巧,但以十一岁的身躯对抗两个同龄的小胖墩还是有些费力气。

    肌肉还没发育好,夏尔不想涸泽而渔,并且很多残酷的技巧也不能用,因为他手里没有针对殴打的特效药。

    送到庞弗雷女士那里,她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喘息了半天,夏尔顺过了气。

    他掏出魔杖。

    “别在哪里哭哭唧唧的!”

    他低吼道。

    “拿起你的魔杖,像一个巫师一样!战斗!”

    但高尔和克拉布当然拿不起来,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而言,一顿殴打其实就已经足以让他们听话,何况还是一顿见血的毒打。

    “快!”

    夏尔催促着。

    这让高尔一哆嗦。

    小胖墩蠢是蠢,聪明也是真聪明,大概是不想再挨揍,他竟然真的哆哆嗦嗦的掏出魔杖来。

    哪怕他其实一个魔法也放不出来。

    “没错,就是这样。”

    “像个巫师一样!”

    夏尔突然一甩手,一股闪电顺着他的魔杖挥洒出去,正好打在高尔的手臂上。

    “啊!”

    某种糊味传来,高尔小胖墩发出一声惊天惨叫,魔杖瞬间脱落,他抱着手臂在地上滚来滚去,不住的哀嚎和干咳着。

    “我的手!我的手,呜呜。。”

    这惨叫听上去就像是他的手臂已经和他分离了一样。

    夏尔下意识的向教室外看去,他还不会大面积静音的咒语,这种守护咒看似简单,其实是高等咒语,和平安镇守是一个级别的。

    他比较担心斯内普在暗中观察。

    如果老邓知道他是一个默然者,那么斯内普肯定也知道,俩人或许会放任默然者在学校中学习,但绝对不会放任默然者遭受欺负。。而不管。

    谁都知道默然者是十分不稳定的。

    不过在带着高尔和克拉布来的时候,夏尔并没有发觉斯内普的身影,毕竟他要教七个年纪的魔药学,也是很忙的。

    邓布利多大概率也不会来,他应该通过画像看到了夏尔带着俩人离开,他很清楚夏尔在仙境中展现出的力量。

    与其担心夏尔,不如担心担心高尔和克拉布俩人。

    似乎注意到夏尔的走神,克拉布突然眼中一狠,他猛地抓起高尔掉落的魔杖,直接对准了夏尔。

    “呃,门牙。。”

    他卡壳了一下,这才绞尽脑汁的想起了一个恶作剧咒语,也是他唯一掌握熟练的恶咒。

    可是要比他反应更快的是夏尔的回击。

    “呲!”

    一道红光闪过。

    锋利的魔咒贴着克拉布的脖子飞了过去,直接将他的脖子割开了大半,大股大股的鲜血喷射似的涌现出来,他无力的瘫软在地,几乎眨眼之间,就开始出气多进气少。

    高尔的惨叫停止了,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而且别说是他,就连夏尔都愣了一下。

    “见鬼。”

    他说道。

    。。。

    之前在仙境当中,夏尔要面对的是怪物,它们其实很好懂,正面刚啊谁怕谁啊,而且那时候他没有魔杖,多数需要技巧和额外手段来取胜。

    后来有了魔杖,面对的又是剧情结束后,自由游戏中大后期副本神之试炼,正面刚,还真有点刚不过。

    夏尔一直都没怎么使用魔法。

    这并不意味着他的魔法战斗经验很弱。

    别看现在夏尔连魔法用的可能都不熟,但拥有无数存档的他,在战斗经验上绝对超过已知的任何一个巫师,哈利,邓布利多或者伏地魔都不行,哪怕是格林德沃也没用。

    毕竟夏尔一直很喜欢格林德沃的战斗风格。

    所以刚才,克拉布对他举起魔杖,夏尔察觉到了危险,几乎一瞬间,切割咒就顺着克拉布的脑袋飞了过去。

    如果不是夏尔最后时刻反应了过来,现在的克拉布就已经彻底没气了。

    克拉布不能死在这里。

    会有些麻烦。

    夏尔冷静的从空间袋中,掏出了最适合现在情况的白鲜香精,这是在开学之前早就准备好的,毕竟。。战斗哪里都少不了。

    他蹲下去,将白鲜香精洒在克拉布的脖子上。

    伤口开始缓缓愈合,克拉布的呼吸也逐渐恢复,不再像是风车拉风箱一般的嘶哑。

    所以其实没什么可慌张的,巫师就是这样神奇,有魔药在,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

    白鲜香精针对幻影移形带来的分体有特效,治愈一般的切割伤势也很好用,但如果是不知道反咒的恶咒效果就会很差,伤口几乎会无法愈合。

    好在夏尔用的不是什么恶咒。

    克拉布的呼吸逐渐平稳,他睁开眼睛,脸色无比的苍白,他捂着脖子,咿咿呀呀的,像是变得不能说话了似得。

    夏尔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判断他只是受到了惊吓,不是声带坏了。

    那么就是没事了。

    然后他继续将目标转向了高尔。

    “现在,捡起你的魔杖,像一个。。”

    夏尔的话还没说完,高尔已经两眼一翻,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