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五十八章 晚宴
    “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在哈利与斯内普的对视,邓布利多的开学警告等等一系列名场面结束后,随着邓布利多的经典发言,霍格沃茨的晚宴终于开始了。

    家养小精灵们瞬间将丰盛的食物铺满长桌,整个礼堂立刻喧嚣起来。

    不过斯莱特林学院的长桌仍然是最安静。

    关于霍格沃茨四学院的设定有很多,原著中的,电影里的,甚至还有同人二设,而毫无疑问,游戏里,也就是这里,是一个综合体。

    夏尔对此很熟。

    他对四个学院都熟。

    “欢迎来到斯莱特林,混血小子。”

    正在夏尔优雅而专注的吃着晚宴的时候,他对面的马尔福突然出声,说完了,还用一种充满看笑话的目光盯着夏尔,似乎很期待他的反应。

    但夏尔只是淡然的切碎牛排,将一小块放进嘴里,轻轻的咀嚼咽下,然后开口。

    “谢谢欢迎,德拉科。”

    听到夏尔叫他叫的这么亲密,德拉科的表情不自觉有些扭曲,他活像是看到了一只巴掌大的鼻涕虫朝自己脸上扑来。

    低下头,德拉科咬着牙,在牛排上撒着气。

    夏尔的动作很娴熟,一点也没有失礼的感觉,这让附近试图看笑话的斯莱特林老生们多少有些失望。

    毕竟他连身体技巧都不知道为什么带到了这里,何况只是一套用餐礼仪。

    所谓的用餐礼仪也没有多么神奇,纯血圈子就这么大,还是封闭的魔法界,也就是自娱自乐的水平罢了。

    当然,还是要比格兰芬多那些双手双持鸡腿的,矜持的多。

    夏尔吃着晚餐,斯莱特林的其他人则在窃窃私语着。

    与大吵大闹的格兰芬多,气氛总是一团和睦的赫奇帕奇,和一直自己忙自己的拉文克劳的不同,明明是一张很长的长桌,但斯莱特林硬是把这场晚餐吃出了贵族的家庭宴会的层次感。

    每个人都只是窃窃私语,左右交流,一点也不显得混乱。

    当然,没有人和夏尔说话,夏尔也没有自找没趣的和周围其他人说话,甚至连血人巴罗都没有和夏尔有所交流。

    在韦斯莱双子的歌声中,晚宴很快就结束了。

    “新生们,跟紧我。”

    四个学院的级长纷纷起身开始带人,斯莱特林长桌的中间部分站起来一个高年级生,他看着新生群体,笑着说道。

    霍格沃茨的级长是从五年级开始选的,男女各一个人,换句话说,每个学院,会同时存在六名男女级长。

    夏尔认识站起来的这位,他是五年级男级长,费利克斯普威特,来自普威特家族,纯血二十八家之一。

    在原著和电影中,斯莱特林的学生很少,但在这里,因为巫师基数的增多,学生们也跟着多了起来。

    并且毫无疑问,都是纯血。

    普威特家族其实在原著中出现过,卢克丽霞普威特嫁入了布莱克,直到明年才会去世。

    在伏地魔时期,有两名普威特家族的人是凤凰社的成员,亚瑟韦斯莱是他们的好友。

    这两个普威特分支被屠虐一空,所以在原著中的哈利时期,普威特已经灭亡了。

    现在,普威特的族谱得以被补足,费利克斯应该是隶属于普威特的另外一支,在伏地魔期间并没有投靠凤凰社,这才存活了下来。

    但同样,为了和凤凰社划清界限,他们只能投靠伏地魔,并且表现出足够的忠诚,才能不被伏地魔算账。

    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父辈曾是食死徒,并且是最疯狂的那一批。

    费利克斯普威特外表很高大,五年级,十六岁,从外表上看,出了还有些青涩几乎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

    在电影和原著都没有具体原型的缘故,所以他的建模取自某个不知名的男模,也因为夏尔并没有选择女游戏角色,也没有打上什么奇奇怪怪的mod。

    为了凸显主角,男性角色的建模,普遍要低于夏尔的标准。

    费利克斯还算英俊,但不比夏尔,属于中等偏上,看起来有一种量产型的,欧洲炮灰球星的那种感觉。

    “别走丢了。”

    “斯莱特林不需要蠢货。”

    又是一名高年级女生站起来,她说话细声细气的,但言语之间却很刻薄,并且夏尔留意到她的目光一直扫向自己这里。

    她是五年级的女级长,桑德拉亚克斯利。

    也是纯血二十八家之一。

    这个家族听上去比较陌生,似乎从未出现过,但如果硬要追溯,其实也是有的。

    校长室悬挂着的,来自布莱克家族的,最不受欢迎的校长,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的第三个儿子,阿克图勒斯布莱克的妻子,就是一位亚克斯利,她的名字叫做莱桑德拉亚克斯利。

    桑德拉的名字,可能就是为了纪念她。

    阿克图勒斯布莱克和莱桑德拉亚克斯利有三个女儿,一个嫁给了隆巴顿,一个嫁给了纯血叛徒韦斯莱被除名,另一个则嫁给了克劳奇。

    所以说,纯血的圈子就这么大,谁也离不开谁。

    桑德拉亚克斯利的颜值就要比费利克斯高得多了,她也没有原型,所以她的建模抓取自某个ins排名前百的模特小姐姐。

    金发碧眼,嘴唇单薄,唇红齿白,面部轮廓柔和,是一个典型的西欧美人。

    夏尔对于人种学毫无研究,他只是一个狗策划,策划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他管,他只能看出来这是典型西欧人的样貌。

    反正ins前百的不是日耳曼,就是斯拉夫,要么就是新大陆的【删除】!

    他也不会去深入研究,点赞就对了,管那么多干啥。

    夏尔知道男女级长的名字并不奇怪,在斯莱特林这个阶位分明的学院中,小巫师之间的关系其实远比其他四个学院更加紧密。

    哈利可能在霍格沃茨上了七年,都不知道莫西他家住在哪,但斯莱特林这地方,别说同学的家庭地址了,说不定上两辈还是亲戚呢。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四大学院的学生生涯的攻略,侧重点也有不同。

    格兰芬多不用说,最大的重点就在于主角团,拉文克劳的重点,是可以找到很多在不同领域都有顶尖潜力的小巫师,游戏线属于重现魔法辉煌那种。

    赫奇帕奇重点是人脉,他们偏向温和,靠的是数量取胜,从赫奇帕奇毕业就会发现,上到魔法部,下到服务员,全都是学长。

    斯莱特林的重点也是人脉,不过这里显然更加紧密,也更加。。排外。

    夏尔斯莱特林开局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别说男女级长和同学的名字,甚至就连他们的背景事迹,习惯爱好,乃至一些见不得人的小秘密,他都一清二楚。

    来到斯莱特林,其实也蛮有趣的。

    。。。

    正在夏尔回忆着来自冥想盆中的记忆回放时,窸窸窣窣的新生队伍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们已经来到斯莱特林地窖了。

    这一届的新生仍然人数不多,男女对半,加在一起也不过十几个人。

    “记住我们的口令。”

    费利克斯仍然挂着笑容,但这只是贵族客套式的标准微笑,微笑的面具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副面孔。

    “荣耀至上。”

    新生们纷纷点头,夏尔注意到旁边的德拉科侧过脸,用口型对自己默念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小眼睛里透露着不怀好意。

    见到新生们记住口令,费利克斯点点头。

    “开学之后,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玷污了学院的荣耀。。斯莱特林,不需要废物和蠢货。”

    他的目光比桑德拉还要直接,甚至已经不加任何掩饰的,直接盯着夏尔。

    费利克斯一字一顿的,迟缓的问道。

    “你们明白了吗。”

    在场的斯莱特林小巫师们其实都知道费利克斯的意思,他们并没有多少担心的答道。

    只有高尔和克拉布紧张的咽咽口水,因为他们觉得费利克斯是在说自己,他们两个是借着纯血统,混进来的蠢货。

    随着费利克斯说出口令,墙壁上缓缓浮现出一到石门,就像是破釜酒吧天井通向对角巷的那种,小巫师们跟在费利克斯的身后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