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四十三章 只要我把章节合二为一,剧情就会被缩短(n合一大章)
    “看在梅林的份上!”

    “你按它做什么?”

    夏尔用力一挥魔杖,将旁边的一个怨念娃娃狠狠的推到冰冷的钢铁墙壁上,就仿佛这个怪物是达力似得。

    后方的小胖墩一缩脖子,藏到自己小表弟哈利的身后。

    “。。但按钮不就是用来按的吗?”

    合情合理,达力的反问让夏尔哑口无言。

    好吧,左右不过是个非酋和欧皇的区别,这些都是封【删除】信,不过是心理作用,夏尔好歹可以这样安慰自己。

    “但你为什么要按那么多下?!”

    可他实在是忍不了。

    “。。我以为它没按下去,还特意多按了两下。”

    达力用弱弱的声音答道。

    现在可以确定了,这家伙的确是个白痴,真应该庆幸他还知道按三下,而不是按四下。

    “啪!啪!嘭!”

    “都靠过去!”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夏尔又不能扔下谁一个人出发。

    他风卷残云的魔杖一阵挥动,已经颇有几分boss的风范了,毕竟随着咒语不断使用,夏尔的施法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熟练。

    到了现在,他已经找到了一丝存档中那些满级角色的感觉,那种随心所欲的魔法力量。

    “夏,夏尔。”

    “夏尔!”

    但就在这个时候,后方突然传来哈利等人的尖叫,夏尔意识到不妙,他猛地侧身,利用小腿和脚踝的特殊发力技巧,强行平移了半米多的距离,这才转过头。

    可预想中来自背后的偷袭并不存在,引起小家伙们惊叫的,是一只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侧方的。。巨大兔子。

    “该死的。。”

    夏尔喃喃的说道。

    游戏突然更新了一个版本,更新到了异地球OL,他的魔法被削了大半,但他的战斗素养一直都在,他就说,怎么可能会有怨念娃娃不被他发现的靠近过来偷袭他。

    原来,不是怨念娃娃。。但还不如是怨念娃娃呢。

    【发现目标:战争巨兔】

    [姓名:能源蓄满的微型战争巨兔]

    [挑战等级:31]

    [力量:900]

    [铭记:你能告诉我现在的时间吗?]

    [铭记2:我。。想念家里的萝卜汤了。]

    这是一只巨大的兔子,再次强调它的巨大,是因为它真的很巨大。

    完整版战争巨兔的高度大约有十五米,如果算上抬起来的脑袋和兔耳朵,高度能够达到惊人的二十五米。

    是之前独眼巨人高度的三倍!还多!是真正意义上的巨型造物。

    造物,而不是生物。

    因为这只兔子通体都是由某种不知名的合金打造而成,表面异常光滑明亮,散发着不可思议的折射光芒,仿佛水晶般美丽,夏尔几个小家伙甚至可以通过它表面的金属看到自己的倒影。

    在兔子的背部有一个巨大的怀表,怀表的指针指向的并非是时间,而是一种能源刻度。

    而在它的两旁,则悬挂着两尊极具科技感和怪诞风格的枪械,看造型,有些像是古老的火神炮。

    不过这只兔子不是完整版的战争巨兔,它的名头上挂着微型,所以它的体积也要比正常版的小很多,目测,可能只有五六米。

    可其他的配置却是一个不少。

    夏尔紧紧盯着它两侧悬挂着的武器。。那是蒸汽连发激光步枪。

    别问蒸汽是怎么打出激光的,蒸汽枪还能打死邪神呢。

    “嗡-”

    战争巨兔的两颗眼睛是某种红宝石般的晶体打造而成,晶体的后方似乎隐约放射出某种红色射线,像是红外扫描一样帮助它视物。

    夏尔后退了两步。

    然后又退了两步。

    “安静。”

    他比划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赫敏没有说话,这一次小姑娘嘴巴捂的死死地,一声不吭,也不怕把自己憋死,哈利反应也很快,他闭着嘴,黑框眼镜后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上去十分的震惊。

    夏尔最关注的是达力,但他好像被吓得彻底呆住了,连尖叫都忘了。

    战争巨兔一定会对他们发动进攻,可传送按钮发动传送的速度更快,可能就是在现在。

    换句话说,他们并不需要去战争巨兔进行战斗,只需要拖延一秒,两秒。。或许几秒钟的时间就足够了。

    “盯-嗡!”

    战争巨兔发现了他们,步枪开始蓄力。

    粘人的怨念娃娃们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靠近它们的机会,它们一直都在悄悄靠过来,有了这几秒钟的缓冲,距离最近的怨念娃娃甚至已经可以摸到赫敏的头发。

    夏尔不能再等了。

    “障碍重重!”

    “障碍重重!”

    他挥杖打飞两个怨念娃娃,然后深吸一口气,魔杖一挥,像是要将前方的一切,都尽数覆盖一样。

    “霹!雳!爆!炸!”

    然后,夏尔低吼道。

    “轰!轰轰!”

    巫师的破坏力很强,即便是两三年级的小巫师。

    猪头人亨克提供的掉落咒语在这个瞬间发挥了它应有的威力,它一瞬间将夏尔等人前方的地面爆破的四分五裂,大片大片的金属不规则的竖立起来,蔓延的冲击力也将怨念娃娃们瞬间炸飞出去。

    并且炸伤了它们,虽然可能只是蹭掉了一个血皮。

    也就在这是,来自战争巨兔的攻击到了。

    “嗡-滋-”

    那是一种空气被贯穿的声音。

    要用默然者模式么,一直紧盯着战争巨兔的夏尔,捕捉到了空气中那一闪而至的深紫色激光。。不,再等等,还不上默然者模式,他一样能够保护住身后的所有人。

    夏尔没有放下魔杖,他再次抬手,高喊出声。

    “盔甲!护身!”

    一定能!

    “锵!”

    仿佛金属长剑出鞘的声音,无数的光泽浮现在夏尔等人的身前,光芒仿佛银河,闪烁着点点星光,并且在银河的最中心位置,似乎隐隐约约的凝结着一面星辉组成的盾牌。

    是铁甲咒。

    准确的来说,是夏尔的铁甲咒,一种融合了变形术与守护神咒的,铁甲咒的魔法变化。

    “轰轰轰轰!”

    没有给小家伙们欣赏的时间,因为下个瞬间,紫色的激光已经一闪即逝,它轰然打在了光辉组成的盾牌与光幕上,戛然而止。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却也是狂躁的将四周的一切都尽数撕碎。

    并且激光远远不止一道,作为连发步枪,瞬息之间,就是十几道激光爆发出来。

    它们聚合在一起的威力几乎撕碎了一切,大片大片的地面金属被爆炸砸的四分五裂,到处飞溅,无数怨念娃娃被气浪冲散的七零八落,甚至有一个倒霉蛋直接被激光贯穿,当场化作了一个白银袋子。

    维持着铁甲咒的夏尔,更是感觉自己仿佛被卡车正面撞了一下,口中一股腥甜就涌现上来。

    但他还是挡住了。

    【提示:当前生命值 50/100】

    【你消灭了怨念娃娃】:经验+200,白银袋(30)*1(待拾取),金币+200

    “啊!”

    身后终于传来小家伙们的叫喊。

    这不怪他们,战争巨兔的武器绝对是重火力级别的,几乎在一瞬间,他们就像是落入到了战火纷飞的战场上一样。

    硝烟,激光,弥漫的尘埃,纷飞的建筑。。不怪他们惊慌失措。

    但好消息也传来了,因为就在同一时间,一股庞大的扭曲力和吸引力从后方传来,这是按钮的传送。

    它开始了。

    战争巨兔的攻势并非连绵不断,作为蒸汽枪,它需要打一枪歇一下,虽然打的是激光。

    作为刷过无数战争巨兔的夏尔自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趁着它的第一波攻击间隙,他瞬间放弃维持铁甲咒。

    “白银袋子飞来!”

    他一挥魔杖将那个怨念娃娃的掉落勾到手里,下个瞬间,他就和哈利三人,仿佛被抽水马桶冲走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是战争巨兔的下一波洗地攻势。

    “轰轰轰轰!”

    暴躁的激光瞬间炸烂了一切,它们贯穿钢板,贯穿墙壁,让附近好几个区域的万能机器人都哇哇乱叫着这里需要帮助,狂奔过来。

    眨眼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被撕毁,就仿佛遭遇了一场轰炸。

    只有那红色的按钮仍然停留在原地。

    分毫不损。

    。。。

    “啊啊啊!”

    高空中,快乐三重奏在继续。

    果然,他们重新回到了高空上。

    熟悉的高空,

    “啊啊啊!”

    尖叫在继续,但这是独属于达力的单人经典三重奏再次出现,他接过了三人的接力棒式尖叫,一个人就能力压全场。。夏尔觉得他和某虎肯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

    哈利和赫敏已经停止尖叫,俩人在下落中颇为无奈的看着达力,几次传送,几次被扔到高空,然后往下摔落,就算是他们两个都习惯了,但达力竟然还是会被吓得像是一个小姑娘似得。

    如果不是担心把自己变成一个白痴,夏尔真想对自己释放一个闭耳塞听。

    默默地将口中的鲜血咽回去,夏尔掏出一块补血巧克力啃了起来。

    终于摆脱那见鬼的战争巨兔了。

    看着尖叫不止的达力,夏尔无奈的摇摇头。

    他最终没让达力长出猪尾巴,让他长长记性,因为他的变形术被砍了大半,贸然使用不熟练的变形术,说不定真会把达力失手变成一只猪,变不回来那种。

    毕竟变形术是最危险的,也是最困难的魔法之一,不经过练习就使用,就算是夏尔也没有把握。

    而且。。虽然是达力按下的按钮,不是他心目中最好的人选赫敏,但夏尔其实并没有那么担心。

    因为幸运小天使赫敏给他抽到了一个默然者形态。

    夏尔没有耐心去马戏团蹲过这个天赋,却也好奇的尝试过,在开局的时候选择压制自己的魔力,在霍格沃茨开学之前,变成默然者。

    玩家嘛,总是什么都要尝试一遍。

    虽然接下来就是剧情杀,但不得不说,默然者形态的确很强。

    当一名应该进入霍格沃茨的小巫师变成默然者,于情于理邓布利多都会出现。

    然后。。邓布利多也会暂避默然者的锋芒。

    小巫师化身的默然者并不比邓布利多来的弱,并且后者已经老了,他只能从侧面去迂回引导。

    换句话说,默然者至少一瞬间将玩家的等级拉满到30级以上,起码和邓布利多是同等级的存在,甚至在破坏力上可能更盛。

    夏尔体验过了默然者模式,这个存档就结束了,因为他炸了。

    默然者的破坏力是真的强,可惜就是时间太短了。

    对于魔法原理什么的,夏尔不知道,但根据攻略组的分析,他看小说得来的云理论,以及身为狗策划的多年胡编乱造的经验,这东西更像是巫师,打破了人体自我保护机制的产物。

    人体是蕴含着自我保护机制的,换句话说,人体能够爆发出的力量,速度,可能要比想象中的更强,比如极端愤怒的情况下。。

    但如果彻底爆发,很有可能引起脱力,骨折,肌肉痉挛等等人类无法承受的副作用。

    所以人体才会存在自我保护机制,它从心理和生理两方面进行潜意识级别的限制。

    巫师可能同样如此,因为巫师也是人,那么魔力就也是属于人体的一部分的。

    并且魔力要比单纯的肌肉组织更加复杂,它更像是身体,心灵,灵魂,思维,多种概念的结合物。

    小巫师也蕴含着庞大的魔力,这点毫无疑问,因为魔力爆发是踏入巫师行列的标志,然后这种魔力,可能就被压制了回去,成为了小巫师的潜力。

    随着小巫师的年龄增长,这种潜力才会被一点点的解锁,就是为了避免过早的接触庞大的魔力,导致身体和心理发育都不完整的小巫师失控。

    而默然者,很大程度可能就是打破了这种保护机制,换句话说,就是他不做人啦!

    默然者不仅一次性爆发了小巫师未来的所有潜力,更是最大限度上的,将一切都化为了魔力,比如巫师的身体,心灵,思维等等。

    这很符合默然者的特征。

    它没有身体,是一团黑雾,还处于不理智的失控状态,而哪怕只是一个小巫师,成为默然者之后,也可以瞬间比拟成年巫师,甚至是更强。

    默然者是夏尔的杀手锏,它不仅瞬间能够将夏尔的战斗力拉满,单纯以破坏力而言,默然者形态表现出的挑战等级,可能已经超过了满级。

    所以夏尔一点也不慌。

    根据他对仙境的了解,仙境这张地图,没有什么boss是满级了还打不过的,就算是红白皇后,默然者也能重伤她们,带着赫敏等人离开。

    boss有杀手锏默然者形态,普通的情况有魔杖应对,不管传送到哪,其实问题都不大。

    并且夏尔已经决定了,传送结束,他就老老实实等传送cd,然后一个门,直接开到出口处。

    他一点也不想再带着这几个家伙到处乱跑了!

    虽然有杀手锏,但默然者形态还是最好能省则省,毕竟一年的冷却。

    如果是在之前,拿到这种强力技能,夏尔说不定就要找个boss刷掉落了,他知道很多堪称极品的掉落。

    但现在,有了被追的鸡飞狗跳的经历,夏尔觉得还是先稳一手比较好。

    游戏可以重来,但在这里,命可是只有一条。。嗯,赫敏也只有一只。

    所以还是先苟住,随着等级的提升,装备,技能,天赋统统早晚都是他的,前期还是平稳发展最重要,留个杀手锏总能让人安心许多。

    。。。

    啃完了巧克力,夏尔感觉自己好了很多,他重新取出魔杖。

    随即传送可没有出入口的加护魔法,掉下去摔死了可就真的摔死了,所以要用漂浮咒来接一下。

    嗯,又是高空,下方又是河流,而且这个河流怎么看起来。。

    “河水的颜色为什么是黑色的?”

    随着几人不断下落,下方也看得越来越清晰,对于高空坠落已经没有害怕感的赫敏看着河流,不由得发出了好奇的疑问。

    “因为。。”

    夏尔将下方的一切尽收眼底。

    天地的尽头,是湛蓝的天空与清澈的绿草地,天空的颜色很蓝,像是蓝莓的口味,点缀着纯白的棉花糖。

    青草地应该是艾草口味的,或许不会有太多人喜欢。

    平原上凸起的山丘下,其实是一块块庞大的巧克力,将上面的草地铲平,应该就可以吃到它们。

    山丘上生长着果树,果树如棒棒糖一样结出鲜美的果实,摘下果实,里面流淌着浓郁甘美的糖浆。

    在旁边还点缀着各色口味的蘑菇,口感像是软糖,也有怎么嚼也嚼不烂的指示牌,它应该是泡泡糖。

    原来是这。。

    “因为它是一条巧克力河。”

    夏尔道。

    【发现:巧克力工厂】:经验+2、幸运硬币+1

    “什么?!*3”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魔杖挥动,正在急速下落,距离黑色的河流越来越近的三人骤然一停,顿了半秒钟,他们才噗通一声摔了进去。

    等从浓稠的河水中浮起来,几人都成为了落汤鸡,就像是去泥浆里打了一个滚,所有人浑身上下都被粘稠的黑色液体覆盖,滴滴答答的流淌着。

    “是巧克力河?!”

    小姑娘都爱干净,赫敏瘪着脸,还没等她把小脸擦干净,耳边就传来达力那听上去几乎惊喜到爆炸的尖叫。

    “咕嘟咕嘟咕嘟!”

    就见这个小胖墩猛的半沉了下去,不知道在干什么,只能见他嘴边喷出一堆堆的气泡。

    “扑!”

    过了好几秒钟,他才从浓郁的巧克力浓浆中破浆而出。

    “真的是巧克力!唔。。”

    已经喝了满满几大口,喝了个肚圆的小胖墩惊喜的叫道。

    “唔,唔。。呕!”

    但是他喝的太快太急,嗓子里面咕噜了几下,又是哇的一声,把一大口的黑色巧克力浆汁重新吐了出来。

    “喔!”

    夏尔三人一致露出嫌弃的表情,也打消了尝两口的念头。

    “这里。。”

    对于一整条巧克力构成的河流,哈和赫敏自然都是十分好奇的,可还没等哈利开口,一股他们已经熟悉无比的吸引力就重新冒了出来。

    传送仍未结束。

    “巧克力!我的巧克力,我的巧克力!不!。。”

    熟悉的旋转感传来,就连达力这个小胖墩都意识到了什么,或者说,在巧克力的诱惑下他的脑子难得的快了几分。

    他发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凄厉惨叫,可惜,这并不能阻止传送的继续进行。

    下一刻,四个人从巧克力河流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

    就在四人消失没多久,一个脸色苍白,刷着浓浓的荔枝味糖果面霜的男子,从糖果丛林里走到巧克力河的旁边。

    他摘下礼帽,探头探脑的望向巧克力河,问道。

    “是有几只专偷奶酪的小老鼠钻进来了吗?”

    “没有!”

    男子的腿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小矮子,他板着脸吼道。

    “那就好,我可不想我的巧克力中混进什么讨厌的脏东西。”

    扶了扶心脏,男子大松一口气。

    “那在我的客人们面前,就太失礼啦。”

    。。。

    “美妙的下午茶!就在下午!”

    三月兔举着怀表,大声的和睡鼠碰了一下茶杯。

    “好极了,下午茶的时间我永远都不会嫌多,哈,哈欠。。”

    “玫瑰和糕点”

    胖胖的双胞胎兄弟对视一眼。

    “又香又脆。”

    一唱一和的接着话,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这一幕,柴郡猫露出笑容,一口惊悚的牙齿裂到嘴角尽头,它的身体逐渐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趴到了疯帽子的高礼帽上。

    疯帽子面带笑容的看着这场茶话会,他手里折着两个漂亮的丝绢手帕,动作灵活,几次翻转对折,一个惟妙惟肖的大礼帽就被他做了出来。

    他取出一张被涂掉原有的数字,重新写上10/4的扑克牌斜插在大礼帽上已作点缀,一顶崭新的小帽子就做成了。

    肯定会有人喜欢它的!

    芬芳的糕点,精美的鲜花装饰,漂亮的陶瓷茶杯,凌乱又不失美感的餐桌,还有周围那充满了童话风的植被。

    这就是快乐的茶话会时间!

    “啊啊啊!我的巧克力!”

    但是很可惜,因为下个瞬间,这种快乐就被打破了。

    高空中传来经典的达式三重奏,声音由远至近,在快速的坠落。

    “我的天哪!一群孩子们!从天上!”

    三月兔吓得茶杯都掉了,它手忙脚乱的打翻了茶杯,灰棕色的甘美茶汁洒到桌子上,肆意的流淌,被崭新的白色餐布吸收,勾画出一个柴郡猫的笑脸。

    “完蛋了!”

    睡鼠锵的将骑士剑插回腰间的剑鞘,它抓住一个茶杯的把手躲在后面,只敢偷偷露出一只眼睛的往上瞄。

    “他们要被摔成一块一块的了!就像又香又甜的小甜饼!”

    它尖叫着。

    “叮!”

    双胞胎举起茶杯轻轻一碰。

    “可怜的孩子。”

    “叮铃咣啷。”

    猎犬蒂莫西嗅了嗅它的大鼻子,用无神的大眼睛看向桌子的另一头,“疯帽子。。”

    疯帽子没有说话,而是保持着笑容,他高礼帽上的柴郡猫也在笑,裂开的大嘴看上去有些惊悚,又有些意味深长。

    “嘭嘭!嘭嘭!”

    没有漂浮咒,没有任何缓冲,四个小家伙直接从天空中摔了下来,但预想中四五分裂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因为他们每人都落到了一把椅子上,就像晚来了一会的老朋友,半路入场拉开椅子坐下那么自然而然。

    【发现:茶话会】:经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