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 第三十四章 你要说这个我可不困了
    “安全屋是什么?”

    哈利不由得问道。

    “你这个笨蛋,安全屋当然就是安全的屋子!”

    达力趁机又给了哈利一拳,却被哈利敏捷的躲开了。

    夏尔打了个哈欠,实在没有精力阻止这两个蠢货,他敷衍着说道。

    “差不多,在那里我们会很安全,是的,安全。。应该?”

    夏尔的潜意识似乎在发出某种警告,但疲倦越来越强烈,有些跄踉的后退了一步,在赫敏的搀扶下夏尔才没有摔倒,昏睡感也越来越强,甚至强烈到好似他随时一闭眼睛就能睡过去。

    四人很快开始继续转移,达力跑在最前面,哈利和赫敏俩人拽着夏尔,他们撒丫子跑向那两堵钢铁墙壁,天空中的黑雾云团紧紧跟着他们,颇有一种今天就是要把雨落到你们头上的感觉。

    怨念娃娃没有什么特殊的攻击机制,虽然说攻击高,等级高,可毕竟只是地图中的常规怪物,就像是史莱姆一样。

    它的攻击手段也和史莱姆很像,发现目标,聚集起来,然后缓缓靠近,利用接触攻击不断扣除对方的血量,如果玩家可以开无双,那么它们就会如割草一般的倒下。

    但夏尔现在做不到。

    天空中,越来越多的怨念娃娃汇聚过来,它们是被同伴吸引过来的,进而发现了地面上的夏尔四人。

    夏尔抬头看了一会,觉得它们的数量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该开始向他们靠拢进入攻击,或者说,强制扣血的进攻阶段。

    “进去。”

    但钢铁墙壁的缝隙距离他们也不远,一分多钟的时间,四个人就跑了过来,推了一把犹豫不决的达力,夏尔催促着他不要浪费时间。

    这里的密道可以直通安全屋。

    对于蒸汽城的各个安全屋,夏尔其实并不熟悉,因为他的实力刷到这张地图时基本上已经可以全程开无双了,根本不需要安全屋休息。

    但安全屋的地点他还是清楚的。

    安全屋。。安全屋就是安全屋,和绝大部分游戏中的设定机制一样,只要进入安全屋当中怪物就不会再发起进攻。

    仙境中的安全屋是非常具有仙境特色的,那是一间缩小的房子,入口与猫和老鼠中杰瑞老鼠洞的房门一模一样。

    想要进入安全屋,首先要喝下缩小药剂,这种药剂爱丽丝也喝过,缩小的房子和爱丽丝就是仙境的经典剧情,安全屋只不过提取了这种特色。

    放大与缩小药剂安全屋附近都有标准配置,需要经过解密才能够找到,算是一个小游戏。

    三人在夏尔的带领下冲进了狭窄的通道。

    “哒!哒!哒!”

    刚踏入钢铁墙壁之间的缝隙,所有人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扎进某种密室一样,周围的空气瞬间安静下来,某种浓稠的感觉捂住了他们的耳朵,就如同落入了深海里。

    空荡荡的脚步也骤然清晰起来,带着一种水滴般的冰冷,清晰的回荡在几个人的耳边。

    蒸汽城中虽然不安,但仍然充满着带着生机味道的工业废气,可在这里,似乎一切的生机都被抹除,只剩下冰冷,死寂。

    好似连废气都被净化了,连呼吸到的空气都异样的仿佛冰块一般。

    狭窄的空间,的确会令人感到不安。

    “这里好狭窄!”

    哈利深吸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再一次回到了楼梯下那狭窄的碗橱中,可是与碗橱不同的是,在哪里他多少还能够感觉到家的气息,而这里,只有冰冷。

    异样让所有小家伙都感觉到一种不适,他们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上空,更是骤然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两侧是高耸冰冷的钢铁城墙,它们仿佛国王王座前最忠诚的士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他们两旁,一眼望不到尽头。

    它们直至云霄,连天空都被墙壁所遮挡。

    墙壁本身是笔直的,没有丝毫倾斜,但正因为这种狭窄与笔直,越往上看去,墙壁的倾斜角度似乎就越大,直至尽头,似乎只剩下了一条线。

    赫敏有些发抖,她感觉这里令人发毛。

    “别往上看。”

    疲倦撕扯着夏尔的脑袋,但是关于姑娘们的事情,夏尔还是非常清晰的记忆着。

    比如西海岸的某位小女巫爱慕虚荣和惊喜,忘记了她的生日她会让你睡好久的沙发,而且她的胃口很糟糕,忌冷忌辣,却又非常贪吃。

    另一位遭受到自己虔诚信徒母亲折磨的小女巫,则是非常非常的没有安全感,醋劲还很大,和别的女人关系太好会让她发狂,她喜欢吃甜食,对花生过敏,有着很严重的过敏反应。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

    而赫敏。。毕业之前没有这个习惯,毕业之后她热爱上了喝红酒,家中的酒柜里更是放满了世界各地的红酒,闲下来的时候她就喜欢喝一杯。

    并且,夏尔记得赫敏似乎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和轻微的恐高症,和她一起经历摩天营救这个剧情时她突然爆发,失控的魔咒几乎炸掉了半栋大楼。

    事后夏尔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摆平后续影响,险些没让他累的放弃那个存档,也正是在那时夏尔才知道,全知全能神学霸赫敏竟然还有这种心理问题。

    想到这里,他提起精神,用手按住赫敏毛茸茸的小脑袋,把她的脸往下一压。

    “呼!”

    目光直视地面的赫敏立刻感觉自己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好了很多,以她现在的知识储备当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当这是某种魔法,或者像是晕车一样的不良反应。

    接下来她肯定是不敢往上看了就是。

    “到了!”

    正当小姑娘气喘吁吁的低头往前跑时,夏尔突然再次伸手按住了她。

    赫敏抬头,就看到夏尔带着他们在墙壁缝隙的中间部分停了下来,前方是无限延伸的狭窄缝隙,后方也是,还有上方。。

    眩晕感再次来袭,她连忙再次低头。

    也就在这时,夏尔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一跳。

    “啪!”

    他伸展手臂,仿佛扣篮一般,在起跳的最高点,下落的最后一刻,用手掌狠狠的拍在了铁板一角的铆钉上,铆钉出一声脆响,似乎它的后面是空心的。

    “咔咔!咔咔咔!”

    这是一处机关。

    随着夏尔精准的打在机关的开启位置,上方的墙壁开始不断发出咔咔的声音,像是齿轮的绞盘在转动。

    “酷!”

    很快,在哈利以及达力的注视下,一侧墙壁上的铁板不断后退,翻转,折叠,收缩,最后露出了一条大约只能容纳一人的狭窄通道。

    但通道在距离地面大约三米处的位置。

    “我们该怎么上去。。”

    哈利看着黑漆漆的洞口下意识的说道。

    “这样上。”

    而这个时候,夏尔已经贴着墙壁半蹲好,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达力第一个。

    达力当然不想第一个上去,鬼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东西,黑漆漆的,看上去就让人感到害怕。

    可没等达力往后缩,早就摸清楚这家伙在想什么的夏尔一瞪眼睛。

    “你最胖,如果你不在最前面,有的地方我们能钻过去,你。。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