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间妄谈 > 第九十八章 苏尼
      话说到了这里,朱瀚文不想再继续下去了。面对着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而讨论怪力乱神,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地上的年轻人,顺便用真气封住了他身上的各处大穴。

      “朋友,能听懂普通话吗?我们没有恶意这次来,是代表当局过来请诸位苏尼出山的。”年轻人被他拍醒,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冷声道,“不是坏人一进山就伤了我们的护山精怪,还封住我的行动?”

      见这年轻人可以沟通,朱瀚文笑嘻嘻说道,“都是误会,那精怪袭扰我们的人,我们只是自卫,至于你,见面二话不说就动手,我没确定你没有恶意之前,留点后手不算过分吧。”

      说着解除了他手脚的大穴,但是气海还是封着,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暴起伤人。方才他召唤出来的那个大能,鼻子喷口气都够自己这些人喝一壶的,不得不防他还有别的后手。

      年轻人活动了一下手脚,站起身也发现自己无法调动体内的真气,看向朱瀚文的眼神多了几分忌惮,

      “你怎么证明你是代表当局来谈判的?”

      “刚才里面的前辈不是也传音让我到里面一叙嘛,你还不相信你们长辈吗?”

      年轻人似乎刚刚想起来,确实他们是大苏尼邀请他们进去的,没再言语,转身向峡谷深处走去。朱瀚文跟麟五交换了一下眼色,跟上了他的步伐。

      天门峡并不长,走了没多远便能透过山缝看见里面的情况,出了一线天,又有两位年轻人把守在峡谷的出口,带路的年轻人用当地方言喊了两句,两个年轻人警惕的上下打量着朱瀚文二人好一会,似乎确定他们没有恶意,这才把身子一让,二人才得以进去。

      这苏尼们隐居的村落规模着实不小,比外面的很多小镇都更具规模,土楼,竹楼,房舍整齐有序,村道宽敞整洁,可以看出治理的非常出色。只是少了很多现代人应有的基本设施,上下水,卫生,教育,都非常原始,更不要说电了,活脱脱一个当代桃花源。

      在年轻人的带领下,朱瀚文和麟五来到了整个村落的中心,也是这里最大的建筑前——一个独门独院门前。还没等年轻人跑进去通报,一位身穿彝族正装的老人便迎了出来。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朱瀚文二人,呵呵一笑,随手拍了年轻人一下,“去把龙图喊来。”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拍便将朱瀚文留在他体内的禁制尽数化解。

      年轻人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上的禁制被解开了,冲朱瀚文得意的一抬下巴,随后转身一溜烟跑向村落后面的深山当中。

      “请进吧,大长老等候多时了。”老人的模样跟随和,乐呵呵的示意二人进去。

      朱瀚文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跟随老人迈步走进了院内,等麟五也跟了进来。老人猛得将院门一关,接着双手凭空画了一个奇怪图案整个院子都被一种奇异的能量包围,仿佛被隔绝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麟五一看这架势便飞快掏出对讲机想与外界联络,可是不管他怎么调试,对讲机都没有一点反应。麟五心中也是十分震惊,这怎么可能,这台对讲机是目前研制出来的最先进的卫星通讯装置,在任何地方都能保持通讯,抗干扰性、保密性都是世界领先的,怎么可能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就失去了作用。

      朱瀚文怜悯的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看一看周围的环境,麟五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整个院子非常宽敞,足以容纳数百人活动,院子中心是用不知名的大型兽骨搭建的祭坛,祭坛后面是一个两丈多高的大屋子,屋子门前站着几位年纪很大的老人,男女都有,均穿着彝族的传统服饰,往脸上望去个个面色冷峻,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一般。

      “莫非各位苏尼放我们进来就是为了瓮中捉鳖不成?”朱瀚文一看气氛如此严肃,连忙上前想打个圆场。

      “哼,本以为当局来人是终于愿意帮助我们这些可怜人重见天日,没想到却是帮着那些毕摩来赶尽杀绝的!”最中间的一位苏尼冷声说道。

      “大长老,还跟他们废什么话,事已至此,不如先拿下他们做个人质,也好跟当局有回旋的余地!”最左边的一位老妪说话的声音好像一把快刀一般尖锐冷戾,可见这人平日是何等的杀伐果决。

      见大长老没有说话表示默许,脚下一顿,身子好似一柄利箭一般向麟五激射而去。麟五也不亏是经受过严酷训练的高级特工,反应一点不慢,飞快掏出电击枪向老妪开了一枪。

      那老妪眼睛一眯,在半空中伸手一捏竟然直接讲飞射而来两根细针捏在手中,脸上不屑的表情还没有完全露出来,就感觉全身一震,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不时电光闪过还要颤抖一下。

      这下将一众老人惊得目瞪口呆,那位老妪是什么身手他们最是了解不过。当年有一次狼群夜袭狩猎队,刚好轮到她负责狩猎队的安全,硬是一个人在几十只野狼的围攻之下手刃了狼王,又毫发无损的将几十只野狼尽数诛绝,这是何等的身手何等的狠辣。她也是凭此一役才被选入长老会的,可是在这当局的女娃娃手下竟然连一招都过不了。

      几位长老的表情都凝重了起来,又有两位老人想要出手,朱瀚文见状连忙大喊道,“误会,我们就是当局派来请你们出山对付毕摩的!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听到朱瀚文这么一说,几位老人的身子都顿了一下,中间的大长老再次开口问道,

      “既然是来请我们出山的,为什么要在我们村子周围设下埋伏?”

      听大长老这么一说,朱瀚文哪里还能想不到,一定是让麟五安排的后手不小心被人家发现了,这不是弄巧成拙嘛。

      麟五也是俏脸微红,知道是自己没有安排好漏了马脚,给了朱瀚文一个歉意的眼神。

      朱瀚文讪笑着摆了摆手,“真的是误会,我们这么安排,完全是因为太久没有跟你们联络过,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想法,为防万一才出此下策。”事到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坦诚一些,毕竟他们此行确实没有恶意,也不怕把计划告诉他们。

      几位长老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微微点了点头,大长老说道,“既然如此,还请说清楚你们的来意。”

      朱瀚文就这样隔着祭坛扯着嗓子将整件事情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听他说完,几位长老示意他们二人稍等一会,这边将老妪救醒一起回到屋内商议了起来。

      “你这玩意,威力当真是不俗,以那老太太的身手,要是真打起来,你肯定是不行,我也就能对付两个,还不包括那个高深莫测的大长老。”朱瀚文低声跟麟五嘀咕道。

      “他们掌控的能量跟电波,电信号极为相近,这才能阻隔我的卫星电话,但是要说实际战斗力,外面的连队收拾他们问题应该不大。”麟五此时反倒再次找回了自信,言语间又恢复了坚定。

      朱瀚文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家伙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真应该找个机会让她知道知道修道之人的可怕,对,不用别人,就让她知道知道侯烈的可怕就行了,想到这一个拉唯物主义姑娘下水的计划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成型。

      这时候大长老再次来到院子当中,高声说道,“有请两位当局特使到屋内详谈。”

      走进才发现,这大屋是少见的由砖石砌成的,上有房梁,下有地基,建筑技术比那些主楼土楼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屋内几张板凳围在一张巨大的方桌桌前。

      看到这几把板凳和方桌,朱瀚文基本可以确定,绝对有外人跟他们保持联系,而且跟他们联系的人应该就在外面的连队当中。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些,两步来到方桌前,大马金刀往板凳上一坐,问道,

      “看来诸位是愿意相信我们了?”

      大长老轻轻点了点头,“嗯,能说出罗氏鬼主与龙头琴的渊源足以证明你所说的话不假。”说着一双昏黄的老眼发出两道精光打在朱瀚文的身上,“一身玄门正宗的真气,还有儒家文气加身,绝不是宵小之徒。”

      “大长老的普通话学的真不错。”朱瀚文咧嘴一笑,玩味的跟大长老对视了一眼。

      大长老面容一肃,“我准备让我们这年轻一代修为最高的苏尼随你出山。事成之后,我只希望当局能够让我们安全的重新回到族人当中。”

      “这个没有问题。”大长老话刚说完,麟五便迫不及待的答应了下来,朱瀚文刚想趁火打劫再提个条件,被一个声音打断。

      “大长老您找我?”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着声音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精壮汉子。

      “龙图,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当局派来的特使,想请我们出山协助罗氏鬼主的后人重夺龙头琴。”大长老说着一指朱瀚文和麟五。

      龙图对朱瀚文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照顾,当他看向麟五时整个人都好像被雷劈了一下,全身都是一震,随后二话不说冲出了门外。

      在场众人都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见过?有过过节?他不会是回去拿刀去了吧?”朱瀚文说着手已经放在了后腰,准备随时把上宝沁金耙掏出来对敌。

      “不认识,没见过。”麟五也是满脸的疑惑。

      这时大门再次打开,龙图身穿着一身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西服,手里捧着一束一看就是刚刚摘的野花,脸上还带着一副劣质墨镜,一脸烧包的来到麟五面前,用一种十分低沉的嗓音说道,

      “你好,美丽的小姐,我叫龙图,是这里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能有幸与您共进晚餐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家伙雷了个外焦里嫩,再看大长老此时老脸上已经气得由红转黑,太阳穴的青筋崩崩之跳,所有人都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只有龙图还没有意识到气氛的严峻还在那捏着嗓子对麟五说着。

      “怎么了?我美丽的姑娘,是我的真诚不足以让你赏脸吗?。。。。。。”

      “孽畜!受死!”

      院外所有还在劳作的百姓都听到长老会院子当中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接着一个身影被扔到十几丈的高空,又自由落体摔出了数十丈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