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248:看清赵雪吟的真实嘴脸,一刀两弹!
    赵雪吟就这么看着司律。

    剩下的高层们也都看向司律。

    司律这些年来的努力都被众人看在眼里。

    他要是没点能力的话,能坐上理事长的位置?

    司律不紧不慢地抬头。

    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赵雪吟。

    可现在......

    一方面,是因为叶灼对他有恩。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叶灼的方案非常优秀。

    如果按照叶灼的方案施行下去的话,一定会给顺羲财团带来可观的利益。

    稍稍犹豫了下,司律抬头看向赵雪吟,“我、我也支持叶会长的方案。”

    支持叶灼?

    赵雪吟愣住了,脸色变得有些白。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律怎么会支持叶灼呢?

    司律明明那么讨厌叶灼。

    怎么回事?

    难道......

    连司律也被叶灼套路了吗?

    渣女!

    叶灼就是个渣女!

    “既然司理事长也赞同叶会长的方案,以多数服从少数,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

    “我赞同刘经理的话!”

    “我也赞同!”

    听着众人的话,赵雪吟几乎反应不过来。

    带着质问的目光从司律身上划过。

    触及到赵雪吟的目光,司律有些心虚的垂下眼皮。

    赵雪吟现在对他肯定非常失望吧......

    须臾,赵雪吟收回视线,笑着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叶会长的方案来实行!”

    闻言,众高层们满意地点点头。

    赵雪吟接着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散会吧。”

    说完这句话,赵雪吟整理了下文件,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司律看着赵雪吟的背影,心里非常难受。

    现在还不行。

    等赵雪吟稍微冷静一点,他再跟赵雪吟解释。

    赵雪吟来到办公室,气得头疼。

    眼前‘嗡嗡’的一片。

    叶灼才回财团几天?

    就让大家对她信服不已。

    居然让司律都倒戈了!

    长久下去还得了?

    不行。

    她不能再让叶灼这么嚣张下去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助理安妮回头,“是姜小姐。”

    换成平时,安妮肯定会直接让姜小羽进来。

    可今天不一样。

    赵雪吟正在气头上。

    听到‘姜小姐’这三个字,赵雪吟的眼睛亮了亮,“让她进来。”

    “好的。”安妮点点头,“姜小姐,赵小姐让您进去。”

    姜小羽走了进去。

    “雪吟。”

    赵雪吟站起来,“小羽来了。”

    姜小羽道:“你现在忙不忙?要是不忙的话,咱们一起下去逛街啊?”

    赵雪吟摇摇头,“还是不了。”

    姜小羽看向赵雪吟,“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没事。”

    一旁安妮借机插话,“还不是被叶会长给气得!”

    “叶小姐?”姜小羽有些疑惑。

    同时也想起了叶灼的那番话。

    她说,她只是赵雪吟手里的棋子。

    姜小羽脸上神色不变。

    叶小姐?

    赵雪吟不着痕迹地蹙眉。

    就在昨天晚上,姜小羽还一口一个叶灼,一口一个不要脸的......

    怎么今天就变了?

    难道,就连姜小羽也倒戈了?

    想到这里,赵雪吟心里慌得不行。

    怎么会这样?

    “叶小姐怎么了?”姜小羽问道。

    安妮接着道:“刚刚开早会的时候,也不知道叶会长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财团所有的高层都支持她!就连司理事长都站在了她那边......姜小姐,你说这算是什么事?怪就怪我们赵小姐太善良了,不愿意跟她计较......”

    这算是在煽风点火吗?

    姜小羽咬咬唇。

    似乎昨天晚上也是这样。

    在安妮的一番煽风点火之下,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去找叶灼的麻烦了。

    最后反倒自取其辱。

    这招叫什么?

    杀人不见血?

    姜小羽的思绪陷回了好多年前。

    记得她们一起上学的时候,赵雪吟也是这样,她自己看不惯的人,她就在她耳边煽风点火。

    姜小羽又是个见不得好朋友受欺负的,每次都为赵雪吟挺身而出。

    最后赵雪吟却以一副温柔大方的样子,代替她原谅了对方。

    最后却让她惹了一身骚。

    以前的姜小羽还没觉得赵雪吟心机这么深。

    结合叶灼昨天晚上说的话,在加上赵雪吟今天的反应......

    她觉得,叶灼说的挺对的。

    或许。

    一直以来。她就是赵雪吟手里的一颗棋子吧。

    姜小羽抬头看向赵雪吟,“雪吟,安妮说得都是真的吗?”

    “嗯。”赵雪吟点点头。

    下一秒,姜小羽肯定会义愤填膺的要去给她报仇。

    姜小羽接着道:“雪吟,是不是你对叶小姐有什么误会啊?”

    有误会?

    难道姜小羽不应该是先把叶灼骂一顿,然后再去给她报仇吗?

    说有误会,可不像姜小羽的风格!

    “不是误会,”赵雪吟叹了口气,“公司的高层们,包括司大哥在内,他们全都被叶灼收买了,小羽,我很可能马上就要被叶灼赶出财团了......”

    姜小羽拉着赵雪吟的手道:“雪吟,肯定是误会!其实叶小姐是个很优秀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你昨天晚上不是也说了吗?如果你和她不是竞争对手的话,你很希望能跟她成为朋友。”

    优秀?

    善良?

    这两个关键词跟叶灼沾边?

    姜小羽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小羽,你变了。”赵雪吟不可思议的看着姜小羽。

    变得好陌生。

    明明以前的姜小羽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姜小羽非常讲义气。

    指哪儿打哪儿!

    可现在的姜小羽,居然学会反抗了。

    真正的好朋友会像姜小羽这样吗?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赵雪吟看向姜小羽的目光里,全是失望的神色。

    “我没变,”姜小羽就这么看着赵雪吟,“变得人是你?赵雪吟我问你,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一颗棋子?一颗任人拿捏棋子?”

    棋子?

    闻言,赵雪吟眼底全是惊愕的光。

    她怎么会把姜小羽当成棋子呢?

    她一直都把姜小羽当成是最要好的朋友。

    好朋友就应该两肋插刀。

    现在她人生道路上遇到了绊脚石,姜小羽在前面为她扫除障碍,铺桥造路,又算得上什么呢?

    她又没让姜小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赵雪吟根本就没想到姜小羽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

    除非,姜小羽根本就没把她当成朋友!

    怪就怪她看错了人。

    交错了朋友!

    赵雪吟看着姜小羽,痛心疾首的道:“不是!小羽,在我心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说我把你当棋子?怎么可能呢!”

    姜小羽道:“从小到大,我都挡在你面前当恶人,你永远都是那个站在前面的好人!导致大家都觉得我的品行有问题!”

    “可咱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赵雪吟的眼眶都红了,“我从来都没想过,你会计较这些事情!”

    赵雪吟是真的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她觉得这都是好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雪吟。

    姜小羽脸上说不清楚什么表情。

    二十多年了。

    姜小羽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蠢的时候。

    蠢到可爱。

    “好朋友?”姜小羽看着赵雪吟,脸上全是自嘲的笑:“好朋友就应该给你挡刀吗?算了,怪我太蠢!识人不清!”

    赵雪吟非常着急,“小羽!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真的拿你当好朋友的!”

    姜小羽从椅子上站起来,“赵雪吟,以后咱们一刀两断,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一番话说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语落。

    转身便走。

    看着姜小羽转身离去的背影,赵雪吟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羽!”

    姜小羽并没有理会赵雪吟,头也没回的往前走去。

    事情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赵雪吟从未想过,有一天姜小羽会跟自己决裂。

    不过,赵雪吟也不担心。

    因为,很快姜小羽就会哭着回来跟她道歉的。

    这些年来,姜氏集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没有她出手帮忙的话,姜氏集团只有破产的份。

    换成以前。

    她大可以看在姜小羽的份上,帮姜氏集团一把。

    但现在。

    不可能了!

    既然姜小羽不知好歹。

    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到时候,就算姜小羽给她跪下,她也不会原谅姜小羽的!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拨通秘书的内线,“琳达,上来一下。”

    很快,秘书长琳达就上来了。

    “赵小姐,您找我。”琳达恭敬的道。

    赵雪吟按了按太阳穴,“查一下,昨天晚上在皇庭酒店有没有发生什么。”

    虽然赵雪吟没有亲身经历,但她总觉得,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司律不会那么快就被叶灼征服!

    还有姜小羽。

    姜小羽突然倒戈,肯定也是在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好的。”琳达点点头。

    昨天晚上在皇庭酒店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当时被困在电梯里的人都是金融界的大人物,就算是酒店想把事情压下去,也根本压不住。

    半个小时后,琳达就把事情查清楚了。

    琳达将查到的资料递给赵雪吟,“昨天晚上被困人员名单里有姜老太太的名字。”

    赵雪吟接过琳达递过来的文件,居然在资料里也看到了司律的名字。

    赵雪吟抬头看向琳达,“所以说,当时司律也在现场。”

    琳达点点头,“是的。”

    赵雪吟勾了勾唇角。

    原来是这样[笔趣阁 www.sbiquge.info]的。

    怪不得司律在一夕之间会对叶灼这么好。

    电梯事故?

    说不定电梯事件就是叶灼本人做的手脚。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叶灼和司律恰好都被关在里面了?

    海王就是海王。

    果然是手段层出。

    让人意想不到。

    居然连电梯事故都能搞得出来。

    寻常人能想到电梯事故?

    也怪司律蠢。

    居然连这点手段都看不清!

    就这种人,哪里有资格给她当备胎?

    思及此,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嫌恶的神色。

    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

    须臾,赵雪吟摆摆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琳达微微弯腰,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赵雪吟紧接着开口。

    “赵小姐,您还有其它什么吩咐吗?”琳达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赵雪吟。

    赵雪吟道:“我让你查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我知道的。”琳达点点头。

    下午四点多。

    在百般犹豫之下,司律终于敲响赵雪吟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赵雪吟的助理,“不好意思,司理事长,赵小姐现在不方便见客。”

    “好吧。”司律眼底闪过失望的神色。

    看来,赵雪吟是真的生气了。

    正欲转身离去,赵雪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司理事长进来吧。”

    助理这才做出‘请’的姿势。

    司律心下一喜,快步往里面走去,“雪吟。”

    “赵大哥。”赵雪吟抬头,朝司律笑了笑。

    司律接着道:“雪吟,上午的事情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觉得叶小姐的方案可行,财团已经连续走了五年的下坡路,万一叶小姐真的能力挽狂澜呢?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对司律来说,他只是认可了叶灼的方案而已,并没有认叶灼这个人。

    语落,司律顿了顿,接着道:“雪吟你放心,我还是跟从前一样,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别说了,我都知道。”赵雪吟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就像昨天晚上的撞衫一样,叶灼本来就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我只能给她当陪衬!”

    这句话说的司律心疼不已。

    光顾着叶灼救过他,如果赵雪吟不说的话,司律都快把撞衫事件忘记了。

    司律微微蹙眉。

    赵雪吟紧接着道:“司大哥,如果叶灼的方案真的是她自己做出来的话,你觉得我会反对吗?我是财团的代理首席,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财团能重现往日光辉!”

    “那份方案,分明就是张老在背后策划的,我这么做,就是想把张老从叶灼身后逼出来。”

    说到这里,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失望的神色,看着司律道:“司大哥,我原本以为我们心有灵犀,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毫无条件的支持我。”

    “现在看来,应该是我想多了。”

    赵雪吟的嘴角全是自嘲的笑。

    听完这番话。

    司律的心都要碎了。

    是他不好。

    他误会了赵雪吟。

    司律现在非常后悔。

    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说出支持叶灼的话。

    他不应该支持叶灼的。

    他更不应该让赵雪吟伤心难过。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赵雪吟接着道:“其实你会站在叶灼那边并不奇怪,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叶灼那么优秀,长得又那么好看,换成是我,我也会跟你们做出同样的选择。”

    你们?

    为什么是你们?

    难道除了他之外......

    还有其他人吗?

    司律非常疑惑,但此时,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赶紧解释道:“不是这样的!雪吟,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站在叶灼那边,上午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我对不起你,我给你道歉......”

    赵雪吟直接打断司律的话,“司大哥,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雪吟!”司律不想出去。

    “安妮,送司理事长出去。”赵雪吟背对着司律,忍住泪意,声音都在发抖。

    安妮走到司律身边,“司理事长,今天赵小姐遇到的糟心事已经够多的了,您就让她一个人冷静下吧。”

    司律只好跟上安妮的脚步。

    来到外面,司律看向安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安妮看了眼司律,“您、您还是别问了。”

    “说。”

    安妮犹豫了下,接着道:“上午的时候姜小姐来了。”

    “姜小羽?”

    安妮点点头。

    “姜小羽欺负雪吟了?”司律问道。

    “倒也不是。”安妮摇摇头,接着道:“姜小姐和您一样,因为叶会长的事情跟赵小姐发生了争执,最后还因为叶会长跟赵小姐决裂了,说出了一刀两断的狠话。”

    司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怪不得那会儿在办公室里,赵雪吟会说出那样的话。

    原因赵雪吟口中的‘你们’指的是他和姜小羽。

    姜小羽和赵雪吟是多年的好朋友。

    为什么连姜小羽都跟赵雪吟决裂了。

    而且。

    就在这时,司律突然想起什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被困在电梯里的人,也有姜老太太。

    难道,姜小羽是因为这个跟赵雪吟决裂的。

    他也是因为电梯事件才对叶灼有好感的。

    难道说......

    电梯事件不是偶然?

    司律紧紧皱着眉,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安妮接着道:“本来赵小姐因为姜小姐的事情心情就已经很糟糕了,没想到您......唉......”说到最后,安妮深深地叹了口气。

    司律现在非常自责,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我、我不知道......”

    早知道这样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在会议上支持叶灼。

    安妮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司理事长,现在不光是赵小姐对你很失望,我也对你很失望!”

    司律没说话。

    安妮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看了眼司律,就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

    王嫂把药方带回去之后,第二天上午就利用休息时间,跟女儿一起去把药方上的中药买了回去,按照药方上的说明,在厨房里开始熬药。

    中药和西药不一样。

    此时,两室一厅的屋子里,飘着浓浓的药味。

    “你们娘俩儿在厨房熬什么呢?这么大味儿?”丈夫苏强从客厅走进来。

    苏小青笑着道:“我妈在给你熬药呢!”

    “熬什么药?”苏强问道。

    “治疗糖尿病的药。”王嫂笑着道:“这个药方是我从周家带回来的!周家是大户人家,据说这还是顺羲财团的叶会长开的呢!我相信这个药方,肯定能治好你的病!”

    无论是周家,还是顺羲财团的叶会长,都是他们普通人家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从他们上流社会拿过来的药方,肯定没问题。

    王嫂很很相信这个药方。

    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的就把药买回来了。

    “真的能治好我的病?”苏强眼前一亮。

    他得糖尿病已经很长时间了,因为太严重,平时不但要忌嘴,身体还非常虚弱,干不了重活。

    他又没什么文化,只能干些体力活,自从得病之后,就一直休养在家,幸好妻子贤惠,这些年来一直在赵家做佣人补贴生活,从没有抱怨一句!

    苏强做梦都想治好自己的糖尿病,为家里出一份力,承担起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应该承担的责任!

    可惜,目前还没有可以治疗糖尿病的特效药。

    如今听到这个药方可以治好糖尿病,苏强激动的不行。

    仿佛病入膏肓的人,突然看到希望。

    “真的!”王嫂点点头,“我看这个药方上,一天喝三次,连续喝七天,就能看到效果!”

    “好,那我要试试,一定要试试!”

    王嫂将熬好的药倒进碗里,“趁热喝。小青,去给你爸拿颗糖来。”

    “好的。”苏小青跑到外面去拿糖。

    苏强接过药碗,“其实不用糖的,我能喝得下。”这些年他吃过的苦,可比这碗中药苦多了。

    王嫂听出了苏强的言外之音,笑着道:“吃颗糖吧!以后咱们的生活,肯定会像糖果一样,甜甜蜜蜜的。”

    “嗯。”苏强点点头。

    咖啡厅。

    赵雪吟走进咖啡厅,来到预定好的位置,“二姨,您这么着急的把我叫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坐在赵雪吟对面的不是马嘉悦又是谁?

    马嘉悦笑着道:“今天这杯咖啡,雪吟你得请我喝!要不然,都对不起我帮你的忙!”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二姨,你侄女我笨,有什么话,您直说就行,别跟我绕弯子。”

    “你笨?”马嘉悦看了眼赵雪吟,“你要是笨的话,金融界就找不到聪明人了!”

    赵雪吟要是笨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二姨,”赵雪吟笑着道:“您就别跟我绕弯子了!”

    “好好好!不跟你绕弯子!”马嘉悦接着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跟赵雪吟说了下,“叶灼这回可算是摊上大麻烦了!我刚刚打电话过去,王嫂已经开始让她家那口子吃药了!等着吧!早晚得出事!”

    “您就那么确定会出事?”叶灼出事,她求之不得。

    就怕又出现什么意外。

    马嘉悦有些无语的道:“你还不相信你二姨的医术?就算你不相信你二姨的医术,你也应该相信你外公!”

    马嘉悦的父亲叫马大斌。

    之前在世的时候,大家都叫他赛扁鹊,是金融界赫赫有名的神医。

    马嘉悦虽然不从医,可医术却一点也不输给正经中医。

    赵雪吟笑着道:“我不是不相信您,我就是觉得,按照叶灼的性格,她应该做不出来这种不靠谱的事情。”让病人吃有问题的药,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叶灼又不蠢!

    她会干这种自毁前途的事?

    马嘉悦眯了眯眼睛,“她要是靠谱的话,就不会吹出建造出航天母舰的牛了!她以为她是谁?她是那个治愈癌症的叶神医吗?我看她就是爱出风头!”

    叶灼怎么跟叶神医比?

    根本没有可比性!

    闻言,赵雪吟觉得马嘉悦说的有点道理。

    叶灼这么做,应该是为了站稳脚跟。

    她刚回到金融界,根基尚浅。

    她需要别人的支持。

    目前,她已经得到了司律和姜小羽的支持。

    如果不是马嘉悦熟读医理的话,周家人恐怕也要被叶灼骗了。

    对!

    肯定是这样的。

    赵雪吟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接着道:“二姨,叶灼的那个药方,会让人加重病情吗?”

    马嘉悦道:“加重病情还算轻的!再严重点儿的话,能要人命!”

    这话马嘉悦还真没有乱说。

    就叶灼乱加在药方里的那两位药材,恐怕连马老爷子在世,都不敢轻易尝试。

    叶灼以为自己是在做实验?

    拿人命做实验?

    赵雪吟立即放下杯子,“这么严重?”

    “当然,”马嘉悦点点头,“要不然我也不会为了这件事,专程跑一趟!”

    马嘉悦为人谨慎,从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她这么说,肯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的

    思及此,赵雪吟勾了勾唇角。

    好!

    真是太好了!

    天道有轮回,报应不爽。

    像叶灼这种海王渣女,就连上天都看不惯她了!

    人命关天。

    叶灼又是无证行医!

    这几条罪证加一起,叶灼就准备做一辈子的牢吧!

    赵雪吟看向马嘉悦,接着问道:“那病人大概会在什么时候病情加重?”

    马嘉悦道:“看个人身体情况,正常情况下,7-10天左右。”

    7-10天?

    闻言,赵雪吟心里有了数。

    她等着叶灼得报应。

    须臾,赵雪吟抬头看向马嘉悦,“二姨,真是谢谢您了。”

    马嘉悦笑着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你要不是我侄女的话,我会帮你?”

    赵雪吟从包里拿出两张卡,“二姨,我也没什么好谢您的!这两张购物卡您收着。”

    这两张卡都是高档奢侈品品牌的购物卡。

    换成以前的话,马嘉悦肯定会收的

    但现在,到底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马嘉悦笑着站起来,“搞得二姨就稀罕你这两张卡一样!你收起来,到时候别忘了二姨就行。”

    什么都好还。

    唯有人情债难还。

    赵雪吟收起卡,笑着道:“瞧二姨这话说的,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您啊。”

    “好,有你这句话二姨就放心了。”马嘉悦接着道:“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您慢走。我去结账。”

    “去吧。”马嘉悦点点头。

    看着马嘉悦消失在前面的背影,赵雪吟眼底全是得意的光。

    另一边。

    姜小羽从顺羲财团出来之后,心情非常郁闷。

    和赵雪吟二十多年的感情,说一点也不在意,那是假的。

    她是个人。

    有血有肉的人!

    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回到姜家。

    姜夫人看到这样的姜小羽,被吓了一大跳,“小羽,谁欺负你了这是?”

    “没人欺负我,”姜小羽有气无力的,“就是心情不太好。”

    姜夫人接着道:“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快跟妈妈说说!”

    “我想睡一觉。”姜小羽往楼上走去。

    姜夫人看着这样的姜小羽,心里头非常着急,知道姜老太太,“妈,您说咱们小羽是不是失恋了?我怎么感觉那孩子浑身不对劲?”

    姜老太太的思想还有些保守,听到姜夫人说姜小羽失恋了,心里有些不太高兴,“瞎说什么呢!咱们小羽刚回国,哪里来的男朋友!估计就是心情不好吧!孩子三年没回过,这突然回来,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说的也是。”姜夫人点点头。

    姜小羽一觉睡到晚上八点钟才醒。

    看着窗外已经暗下去的天色,姜小羽原本就丧的不行,现在更丧了。

    出国三年。

    除了赵雪吟之外,她和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此时,想找个人倾诉一下,都找不到人。

    她的人生,可真是够失败的!

    要不.....

    去找叶灼吧?

    思及此,姜小羽眼前一亮。

    说干就干!

    姜小羽立即从床上起来,往试衣间走去。

    须臾,姜小羽从试衣间走出来。

    她从小就喜欢中性打扮。

    姜小羽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脸上没化妆,素面朝天的,下身穿着一条破洞牛仔裤。

    齐耳的短发染成了栗色的。

    这么看上去,还真有些雌雄难辨。

    出国留学之后,就更加放飞自我了。

    但赵雪吟不喜欢。

    觉得这样不男不女的,昨天为了顾及到赵雪吟的感受,她特地带上了假发,穿上了裙子。

    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去迎合任何人!

    姜小羽来到楼下,姜夫人看到她,脸色变了变,“小羽啊!你怎么又变成这样了?白天那样不是挺好的嘛?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你这样,以后谁敢娶你?”

    “没人娶正好。”姜小羽冷哼一声,“反正我也不想嫁人!”

    “你这丫头!”姜夫人戳了戳姜小羽的脑袋,“我让厨房给你留了饭菜,快去吃一点。”

    “我不饿。”姜小羽走到玄关处开始换鞋。

    “这大晚上的你还要出去?”姜夫人疑惑的道。

    姜小羽点点头,“我先出去走走。”

    “太晚了,要不你明天再出去吧?”姜夫人有些不放心。

    “没事的,”姜小羽一点也不在意,“我在国外经常这样,难道国内的治安还不如国外?”

    姜夫人无奈地叹口气,“那你注意安全。”

    “知道了。”姜小羽摆摆手,往外走去。

    刚走出门外,姜小羽立刻就恢复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她现在有些担心,万一叶灼不理她怎么办?

    毕竟,她之前那样对过叶灼......

    “小姐,您要出门?”司机迎上来问道。

    “嗯。”姜小羽点点头,“我要去海城路526号。”

    “好的,您上车。”

    姜小羽恍恍惚惚地上了车。

    司机瞧她好像有心事,便主动搭话,“小姐,您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没有。”姜小羽摇摇头,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一家正在营业的甜品屋,“刘叔,麻烦您靠边停车,我要去买点甜品。”

    “您想吃甜品?”刘叔问道。

    “嗯。”姜小羽点头。

    刘叔笑着道:“您想吃吹甜品的话,我知道有一家的甜品非常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味道绝对让您吃了第一回,还想吃第二回,您要不要试试?”

    “好,那就去刘叔您说的那个地方吧。”

    “好嘞!”下一个路口,刘叔打方向盘左拐。

    这家甜品店开在一个很偏僻的巷子里。

    老板是一对年轻的夫妻。

    店里所有的甜品都是手工制作的。

    价格也不贵。

    但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欲罢不能香味。

    姜小羽深吸一口气,“好香啊。”

    “小姐,您想吃些什么?”

    姜小羽道:“把你门店所有的甜品每样来一份吧?”

    “这么多您能吃的完吗?我们店的甜品不添加任何添加剂,所以保质期非常短。”

    闻言,姜小羽很认真的思考了下。

    从叶灼的行动中能看得出来,她是个很节约粮食的人。

    如果造成浪费的话,就适得其反了!

    须臾,姜小羽接着道:“那、那就把你认为好吃的甜品每样来一份吧!两人份的打包!”

    “行。”美丽的老板娘点点头。

    加上买甜品耽误的功夫,姜小羽一直到九点多才到叶氏公馆。

    站在叶氏公馆门前,姜小羽非常忐忑。

    犹豫了十分钟之后,她终于鼓足勇气,摁响门铃。

    很快,门便开了!

    “尊敬的客人,你好鸭!”

    “小白白!”姜小羽惊讶的道:“你还认识我?”

    “当然认识啦!你昨天晚上不是来过嘛!”小白白一副【你是白痴】的模样。

    “是我是我!”小白白接着道:“不过你下次再叫我之前,一定要在我的名字前加上‘可爱的’这三个字哦!”

    姜小羽笑着道:“可爱的小白白!”

    “你快进来吧!”

    姜小羽跟在小白白身后。

    “那个?叶小姐不在家吗?”

    “叶小姐?叶小姐是谁?”小白白奇怪地挠了挠脑袋,须臾才反应过来,“哦!你说的是大灼灼吧?”

    “对!”姜小羽点点头。

    小白白接着道:“大灼灼在洗澡呢!你先坐会儿。”

    “好的。”最让嘴里说着好的,但是姜小羽并没有坐下。

    她冒昧来到这里,还是等叶灼出来再说吧。

    小白白忙着去给姜小羽倒水。

    就在这时,屋里响起了脚步声。

    叶灼来了。

    姜小羽立即站直身体,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

    下一秒,叶灼走到客厅。

    刚洗完澡,她的身上还裹着白色的浴巾。

    一双腿又白又长。

    腿型完美到让人惊叹。

    纵使姜小羽这个女人看了,也觉得完美到不行。

    须臾,姜小羽快速地反应过来,接着道:“叶小姐不好意思啊,这么晚还来打扰你!这是我给你带的甜品,我们家司机说,这家甜品虽然位置偏僻,价格也不贵,但是味道绝对是顶级的!保证你吃了第一回,还想吃第二回!”

    叶灼的目光落到姜小羽手里的食品袋上,“先坐吧,我去换件衣服。”

    得到叶灼的指令,姜小羽立即在沙发上坐下。

    须臾,叶灼换好衣服从屋里走出来。

    “狗子,给客人倒水。”

    小白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正在泡茶呢!”

    “给我也泡一杯。”

    “知道啦!”

    姜小羽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渴,不用倒水的。叶小姐,我是过来谢谢你的,多谢你提醒我,才让我看清了赵雪吟真面目......”

    “看清楚了就好,人都有失误的时候,重要的是以后不要再犯。”叶灼的语调淡淡的。

    虽然姜小羽认识叶灼的时间不长。

    但在姜小羽眼中,叶灼似乎一直都是这么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

    “叶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再犯了!”

    “嗯。”叶灼微微点头。

    空气好像陷入了一股尴尬的诡异之中,姜小羽立即拿出甜品,“叶小姐,你快尝尝我买的甜品味道怎么样?”

    叶灼拿起一块千层糕。

    轻轻尝了一口。

    入口即化。

    满嘴留香。

    味道确实不错,叶灼转眸看向姜小羽,“这是在哪家甜品店买的?”

    姜小羽笑着道:“我昨天刚回国,具体地址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家司机知道,明天我帮你问问我们家司机!然后发微信告诉你!对了,我好像没你微信,要不咱俩加个微信吧?”

    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

    “好啊。”叶灼拿出手机。

    同意了!

    叶灼同意了!

    天哪!

    她居然加上叶灼的微信了。

    姜小羽比中了五百万大奖还要高兴,立即拿出手机,“叶小姐,我扫你!”

    叶灼调出二维码。

    滴!

    添加好友成功。

    姜小羽在微信备注上,打上了‘女神’这两个字。

    就在姜小羽备注的时候,叶灼已经吃完了三块甜品。

    “你不吃吗?”叶灼问道。

    “我、我不饿。”姜小羽有些不好意思。

    “咕噜。”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肚子的叫声。

    姜小羽:“......”

    就在这时,小白白把泡好的茶端上来。

    叶灼道:“我有些饿了,你去煮两碗牛肉面过来。”

    “好的。”

    姜小羽惊讶的看了叶灼一眼。

    叶灼买了很多半成品的牛肉面放冰箱里,只要加热下,再放些辣子和香菜就行。

    很快,小白白就端着煮好的牛肉面过来。

    香喷喷的问道直往姜小羽的鼻子里钻。

    惹得姜小羽直吞口水。

    香。

    实在是太香了!

    叶灼拿起筷子吃牛肉面。

    姜小羽有些不好意思。

    叶灼微微抬眸,“快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听到这句话,姜小羽放下所有的坚持,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面。

    吸溜吸溜。

    最后连面汤都喝下去了。

    “叶小姐,你家的面真是太好吃了!”

    “要是没吃饱的话,可以再让小白白煮一碗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姜小羽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我已经吃的够饱的了!”

    这天晚上之后,一连几天,姜小羽都回来叶氏公馆。

    叶灼如果在忙的话,她就跟小白白说话,或者撸猫。

    转眼,就过去一星期。

    苏强这边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中药。

    这些天,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

    以前他走两步都会喘。

    现在走路都可以小跑了。

    力气也恢复了很多。

    眼见着苏强一天比一天好,王嫂道:“要不我今天请假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苏强笑着道:“不用请假,我自己去就行。”

    “你自己去怎么行呢!”说着,王嫂就打电话请假。

    因为马嘉悦之前交代过,所以在接到王嫂的请假电话之后,管家就第一时间通知了马嘉悦。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马嘉悦正在和赵雪吟逛街,“真的吗?王嫂真的请假去医院了?”

    “千真万确,王嫂亲自打电话跟我说的,我听她语气,应该还挺急的!对了,她还找我要了叶会长的地址。”

    马嘉悦问道:“那你告诉她了吗?”

    “我也不知道叶会长住哪儿,所以我就把顺羲财团的地址给她了!”

    “好的,我知道了!”

    直至挂完电话,马嘉悦还是一脸喜色,转头看向赵雪吟,“雪吟!这下叶灼完了!”

    “怎么了?”

    马嘉悦将王嫂请假去医院的事情说了出来,“你说要是不严重的话,去医院干什么?而且,管家还说,王嫂还要了叶灼的电话号码!她肯定是想找叶灼讨个说法去!”

    毕竟,马嘉悦当时把话说得明明白白的。

    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叶灼是全责。

    闻言,赵雪吟也是满脸喜色难掩。

    马嘉悦接着道:“报警!咱们快报警!在财团来个守株待兔!以免王嫂到时候被叶灼收买!”

    穷人家,一条人命算什么?

    到时候,叶灼给王嫂几百万,说不定王嫂就不追究了!

    赵雪吟也想到了这点,紧接着道:“我马上联系王警官!”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