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空间之大佬的农家妻 > 605 大结局(十)
    对方如果得知阿成就在这里,说不定会提前动手。

    “我们是尽快离开这里。”门朝听着小凤的话,脸色一变,对方如果真的想毁灭证据,现在动手才是最好的时机。

    “来不及了。”兰水仙苦笑一声,没有想到那天最后还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走。”顾烨成却是不管这些:“快,赶紧疏散人群,能避免多少伤亡就是多少。”

    “你这里有没有大喇叭,有的话,赶紧通知一下,让你的员工赶紧离开这里,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员。”小凤问着兰水仙。

    兰水仙这会也有些懵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死在这里,她想好好的活着,风光的活着。

    听到小凤的提醒,她点头:“有的,你等一下。”

    兰水仙打开一间小房间,里面应该是一间广播室,她打开广播,开始喊话:“所有员工请听令,请你们立即离开会所,请你们立即离开会所。”

    这个扩音系统是她在建立会所之初就建了的,不过一直没有用上,没有想到现在用上了。

    因为今天休整,来上班的员工们都在休息,闲的很,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先是疑惑,接着就是慌张。

    “让我们赶紧离开会所,我们赶紧离开呀。”

    有人没有反应过来,有人反应过来。

    在大家都反应过来之后,大家齐冲冲的往外冲,老板都说让大家离开,现在不离开更待何时。

    兰水仙刚说完,门朝进去一把拉起她就往外跑。

    “走。”

    “姐。”兰智慧追上去。

    “快点。”兰水仙拉着他,一块朝楼下去。

    “我这里有逃生通道,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跟我来。”兰水仙想到搞这坐会所的设计时,单独留了一条逃生通道,这条逃生通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兰水仙带着他们齐身往一条密道去。

    进入密道不到半分钟,就听到外面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炸开了一般。

    站在大马路上的员工:“……。”

    很多人看着平时上班的会所,突然之间夷为平地,平时关系好的,关系不好的,此刻看着熟悉的地方一时间夷为平地,心有余悸。

    天哪,好恐怖。

    大家站起来看着这一切,而后又紧紧的抱在一起。

    是老板救了她们,要不是老板喊话,她们很有可能被埋在了下面,成了一堆泥土。

    ……

    不远处一辆车子,停在路边,看着会所成为了一堆烂泥,拿起电话:“爷,这里搞定。”

    “撤,不要让人发现。”

    “是。”

    车子刚启动,发现前面的路和后面的路都让车子给堵住了。

    叶飞从车上下来,走到车子跟前,与车子道:“下来吧。”

    然后对着后面的人挥了挥手:“带走。”

    一帮畜生,这样的事都干得出来,简直不是人。

    ……

    在会所爆炸的一瞬间,兰水仙和小凤还有烨成她们,都被躲进了兰水仙事先设计好的消防通道里。

    爆炸虽然对通道有所销毁,但影响不大。

    因为会所发生了爆炸,消防大队的人,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

    顾烨成一行人从消防通道里出来。

    他们之所以能活,和兰水仙有很大的关系,在最后关头,兰水仙的心还是善良的,没有抛下他们自己逃生。

    “这里有地下室,还有化学实验室以及武器实验室。”事到如今,兰水仙也没什么好瞒的,把自己所知道的都交待清楚:“我只负责武器的贩卖这些,至于化学方面的实验成品,我是不管的。”

    对方是搞哪方面的研究,有什么用,或者用来干什么,这些她都不清楚。

    ……

    王老坐在书房,好一会儿又站起来看了一眼窗外,把管家叫起来:“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我一会要去国外参加个紧急会议。”

    事情搞得越来越大,他得出去避避风头了。

    “是。”

    王洁羽穿着一条花裙子惊慌失措的闯进来:“爷爷,你听说了吗?我和妈妈经常去的那家会所,爆炸了。听说会所的地下室还死了好些人。”

    这可是大案,要案。

    王老听着孙女的话,眼皮一跳:“有人员存活没有。”

    “有,听说顾少爷一行人当时也在,不过躲进了消防通道,这才没事。爷爷,这顾少爷夫妇还真是命大,遇上这样的事情都死不了。”

    “洁羽,发生这样的事情,上面肯定要查的。这样,我去开个会,你在家里待着,哪里也不要去。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去开会了,要下午才回来。”顾烨成一行人即然没事,还真是命大。

    王洁羽看着爷爷的态度,觉得不对,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不过她也没多想,本市发生这样的大事,爷爷心里着急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老连衣服都没有换,叫上司机送他去会议室。

    刚到门口,就有几辆车子包围了他的车子。

    他看着眼前的这些车子,眼神黯了黯,该来的还是来了。

    顾烨成身穿制服大衣,从吉普车上下来。

    他站在车前,看着车里的王老,抿唇。

    顾烨成也不希望是眼前的老人。

    眼前的老人,在他的心目中,是一位很有正义感的老者。

    王老坐在车里,久久的不下来。

    他看着顾烨成,顾烨成也看着他。

    跟出来的王洁羽看到这个阵仗,吓了一跳。

    缩回家,开始给雷小军打电话:“表哥,你快过来,那个顾烨成要找爷爷的麻烦,现在把爷爷堵在家门口,不让爷爷出去。”

    在她的观念当中,爷爷是一位好爷爷,是不可能犯事的。

    所以,绝对是顾烨成他们来找事。

    雷小军一听,心中那个火气呀,磳磳的往上升。

    好呀,你个顾烨成,我没找你的事,你倒好,找我外公的事去了。

    大手一挥:“叫上人,跟我走。”

    这个时间,他可不能认怂。

    要是怂了,还以为他们怕了顾家呢。

    顾家有什么了不起,在这帝都,暗中有势力的人多了去了。

    雷小军风风火火的带着两卡车的人朝王家去了。

    王老慢慢的从车上下来,车上下来的他,对于顾烨成的到来哈哈大笑:“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阿成呀。阿成呀,你这是要上哪办案去,你小子,穿上这一身还挺唬人,比你爸当年威风。”

    “王老,您这是要上哪去呢。”

    “这不临时有个会,要去开个会。阿成,你可是有事,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

    “王老,就在刚刚,帝都的一栋建筑楼被不法分子夷为平地,这件事王老听说了没有。”

    “对,我就是听到这个消息,才想着去开会的。阿成呀,你对这件事上心我可以理解,但你这个架势我就看不懂了,你这个架势过来找我,是想做什么呢。”王老的气势同样不弱。

    人到一定程度,并且占据高位久了,自然会有一种特别的气势。

    王老虽然退休多年,但当年当领导时的霸气还在,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相比的。

    “王老,我为什么过来找您,您心里应该清楚。在我心里,您一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领导。我从心里尊敬您,这件事出了之后,我心里也非常不愿相信,可是大量的事实和证据告诉我,您并不是无辜的。王老,您的身份已经这么高了,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您这么做,对得起公家,对得起您的子孙后代吗?”

    雷小军开着大卡车杀过来,一过来就听到顾烨成的这番话,他从卡车上跳上来,威风凛凛的与顾烨成道:“顾烨成,你想干会,你作威作福作到我外公头上来了可是。”

    雷小军身上带着一股杀气。

    “雷小军,你是王老的外孙,真的对你外公的所作作为一点都不知?”顾烨成挑眉。

    雷小军这人的脾气虽然不好,但雷小军的确是个好苗子。

    “什么事?”雷小军粗眉拧在一起:“我外公退休后,一直在家过着安稳的退休生活,对于他的一切,我是知晓的,除了爱弄些小鸟,打打牌,也没别的爱好。顾烨成,你就是想搞王家,你也找个正经理由,这样无缘无故的要搞我外公,谁服。”

    外公是一位很好的人,退休以来,一直过着安稳的,安静的老年生活。

    现在,顾烨成突然杀到这里,说是外公犯事了,还是大事,反正他是不信的。

    “王老,您自己怎么说。”顾烨成懒得与雷小军解释那么多。

    “小军说得不错,退休后,我一直过着安静的老年生活,本本分分,这些,你爷爷也是知道的。阿成呀,这件事你怎么会怀疑呢,也有可能是别人诬陷我的。我在位那么多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有些人早就想看我的笑话了,把这些诬陷到我头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呀,这种可能性非常大,有人就是看不得人好,报复性心理非常大。”

    顾烨成笑笑。

    拍拍手:“把人带上来。”

    叶飞从车上押下来一个人,正是刚刚接受命令去炸会所的那个人。

    “王老,我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您的人吧。”顾烨成淡淡的勾唇。

    对方耷拉着脑袋,显然是办事不力,被人捉住了。

    王老看着对方,一下子气愤起来:“李亚南,你以前虽然是我的副手,但我已经退休多年,与你没有多大的联系。如今,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一把老骨头了,一只脚已经埋进了黄土,你还让安生吗?”

    叫李亚南的副手,只是低头,并没有接话。

    “王老,据我们所知,李亚南一直在帮你做事,这次的任务,也是你亲口所说。”顾烨成也不急。

    人都是一样,在干了坏事之后,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承认。

    只在当所有证据都拿出来之后,才会承认。

    所以,他不急,他就等着这一刻,就像洋葱一样,先一层一层的先剥.

    “李亚南,自从你跟着我外公,我外公待你也是不错,你为何要这样对他,我外公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诬陷他。李亚南,你直接跟顾烨成说,你背后的主人是谁,说之前最好先想想,如果让我查出你在撒谎,有你好看。”

    李亚南这才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王老,又看了一眼雷小军,最后才小声说:“没有人指使,是我自己想这么干的。”

    “李亚南,你要大胆的说,你怕什么。”顾烨成冷笑一声:“你放心,他们现在威胁不了你。”

    “顾少爷,没有人能威胁得了我。这些事,的确是自己干的,跟任何人没有关系。顾少爷,当年的案子也是我做的,是我勾结了外国的人,才有了139那场特大案。这次的爆炸案也是我干的,因为怕你们查出什么,所以决定毁了。”

    李亚南没有看任何人,自顾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