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改天易道
    “你以为,我只是执着?”

    整个九天十地如今都在关注着十九天,听着那两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对话。

    他们心间抱着某些念头,也因此不敢错过他们二人对话的一个字。在他们想来,这样的两位高人时隔万年再次对话,许是每一个字都蕴含大道至理,但出人意料的,这两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对话听起来却非常的简单,就像是两个很长时间没见的老朋友,在平静的讨论着某个小问题!

    “你向来执着!”

    东皇老祖听了太皇天传来的声音,笑着开口,道:“我也曾经执着,我们那一代的人,都很执着,也正因为执着,才有了后来的九天十地,尤其是因为你的执着,才让我们不曾断了那惟一的希望,现如今的小辈们,大概很难理解我们曾经坚持的事情了……”

    东皇老祖的声音不大,带着一种浸满了岁月沧桑的劝慰之意:“但总不能一直这样执着下去,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我们曾经面对大劫,面对强敌,我们屡次要败,便是因为执着才能撑得下来,但如今已经不一样了,我们面对的是九天十地,是人间,也是人心……”

    说到了最后时,东皇老祖的声音里已满是看破一切的解脱之意,他的声音,也带着一种奇妙的力量,传遍了九天十地,每一个正在凝神关注着九天十地,或是潜心修行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万载时光,已可以看透很多事情。人心的变化,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或许你可以压制这种力量,却无法一直压制他,这种力量的强大,已经超越了所有的神通法则!”

    他的目光看向了太皇天,仿佛穿透了无尽的天地壁障:“就像是当初的帝氏一脉,力量何其强胜,三十三天共主,诸天万界,皆非其敌,但就算是他们,也无法阻止大劫的到来!”

    说到了这里之后,东皇老祖稍稍沉默,停顿了片刻。

    太皇天没有声音落下,似乎便是太皇圣尊,也认可他如今说的话。

    东皇道主沉默了片刻,才苦笑道:“我以万载光阴,看人世变化,才参悟了这个道理!”

    他平静的说着:“就算当初的帝氏一脉,没有主动去逆转鸿蒙,大劫也一定会出现,或许是道气自发逆转,或是人间不甘与愤怒引动道气逆转,无论何种形式,大劫一定会来!”

    “这是阻止不了的!”

    “因为……”

    他长长叹了口气,才低声道:“大劫,本就来自人心!”

    ……

    ……

    周围诸天修士,皆在此时一片寂然。

    东皇老祖说的话并没有多么深厚的道理,只像是在讲一些旧事,并通过这些旧事说明一些问题,而对他们来说,这些旧事或许已经太过久远,但有些学识渊博的老修,仍然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因为关于九天十地的前身三十三天,以及祖地天元的一些过去,在九天十地里并不是一个秘密,那些故旧过往,早就被人整理了出来,埋在了故纸堆里,等人参研。

    他们只是觉得,东皇老祖的话,看似简单,却总有些很难听懂的地方。

    太皇天的圣尊无疑是听懂了的,所以他轻声开口:“这就是你劝我放下执着的原因?”

    “不错!”

    东皇老祖袍服荡荡,带着些洒脱,笑道:“既然终究无法改变,何不任他去?”

    他转身看向了周围,看向了十九天魔息之中浮沉的仙军,也看向了那无数望着他,或是祈求,或是野心勃勃的目光,眼底似乎也有些厌恶,但终究,只剩了些无奈,道:“人心是改变不得的,更是无法压制,你今日斩了三王,他日便会有十王,甚至百王,便如当初的帝氏阻止不得大劫降临,你也阻止不得,或许即便是我们,也该给人心一定的尊重,既然大道有其自己的规律,我们又何必强要压制,开了万世太平,剩下的,便由小儿辈们闹去吧!”

    他这一番话,多多少少,说得一些人眼睛亮了起来。

    更有无数人期待的看向了太皇天,只等着太皇天那位表达他的意见。

    “时隔多年,总算有个可以论道的人了!”

    太皇天的声音,慢慢响了起来,众修看不到太皇天发生的一切,但却能够感觉到有目光穿透了天地障壁,落到了他们的身上,那目光先是看向了三位仙王,道:“这些小辈,自以为悟透了不朽之力,便参悟了大道,但他们没有资格!”然后他又看向了那些老怪物,道:“这些朽烂之人,自以为掌控了世事如棋,便有了论道的资格,但他们也没有……”

    最后那目光看向了东皇老祖,似有些欣慰:“只有你,勉强能说一些!”

    东皇老祖听了这句“赞赏”,脸色多少有些难堪,苦笑道:“只能说是勉强?”

    太皇天传来的声音,似乎也有了些笑意,变得有些轻松了起来,道:“人心所指,无可更易,也是事实,不过,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真个顺其自然,什么也不做了么?”

    东皇老祖苦笑道:“又是教化那一套?”

    他这话里,多少有些自嘲的意思。

    对人心变化,教化自然有用,但用处又有多少?

    人心便是人心,即便是教化,也只是一定程度上改变而已,人心的劣势,哪怕是得到了教化,也会以另外一种形式表现出来,所以到了他们这等境界,说这些着实有些多余了!

    “是大道!”

    太皇天的声音传了下来,九天十地之内,听到了这话的人皆是一怔。

    就连东皇老祖,脸色也出现了片刻的迟凝。

    太皇天圣尊话说的简单明了,甚至近乎直白,道:“宇宙洪荒,星河寰宇,皆有着他自己的规律,人心再如何,世事再如何,也只在这规律之内,而这规律,便是大道,既然人心无解,那又何必去解,只需改变了规律,人心自然便走向了该走的方向,便如天元三千年一度大劫,人间最为绝望之时,反而会诞生出许多让人钦佩的英雄与美好的传说来……”

    太皇天这一番话,已是九天十地无数修士所听不懂的。

    大部分人听到了这话,只是一脸的茫然。

    只有东皇老祖忽然心里一惊,感觉到了某些惊恐之事:“你想说什么?”

    太皇天传来的声音很简单:“人间需要大劫!”

    “……”

    “……”

    东皇老祖在这一刻,不知有多少话想说。

    他心间的惊滔骇浪,也绝非这九天十地之内,任何人可以理解。

    但在东皇天那位圣尊说出了这话时,却已经不准备再给他说话的时间了!

    “咻!”

    那一道早就已经在十九天外温养的剑光,气机本来在东皇老祖出现之时,便已收敛了敌意,却在这一霎,剑光再次大盛,瞬间斩进了十九天之内,那一道剑光之快,便是连东皇老祖都来不及阻止,或说他是根本没有想过阻止,因为他急着去阻止一些更严重的事情……

    归神仙王,中极仙王,东皇仙王三个人的脸上,还凝滞着万分不解之意。

    然后他们便看到那一道剑光飞了出来,再之后飞起来的是他们的头颅。

    鲜血向天空喷出,染红了片片详云!

    直到眼前天旋地转,景色变幻,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堂堂太皇天圣尊,为何一定斩自己这三个小角色?

    至于那些野心勃勃的老怪物们,在这时候更是战战兢兢,已失去了所有的念头。

    他们只是祈祷着,那一道剑光不要落在自己头上。

    反倒是这十九天里隐居的那位老妪,在这时候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期待之意。

    “你究竟想做什么?”

    东皇老祖飞身之上,袍袖荡处,便已破开了天地壁障,来到了太皇天之中,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端坐在太皇天之上,身穿青袍的人,那个人看起来很是年青,与他记忆里的模样几乎没有分毫差别,他面色平静,没有任何情绪,只有一双眼睛,在这时候深邃异常。

    而在他身后,则有一道巨大无比的道卷展了开来。

    那道卷之上,写满了字迹,又有无尽道蕴显化,似乎可以从中看到天地生灭!

    看到了东皇老祖过来,那年青人向着他笑了笑,仿佛旧友之间的招呼。

    然后他回答:“改天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