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废话少说,皆斩
    对啊!凭什么?

    如今十九天的仙军皆这么想!

    他们都是如今大仙界的精锐仙军,隶属三大仙王麾下,南征北战,不知经历多少战火,向来都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可是如今一入十九天,便遭魔物袭击,死伤惨重,更有不知多少同袍被魔物浸染,直接堕化成了怪物,被同伴含泪忍重的杀掉,其间损失难以计数,而这一切的起源,不就是因为有人在这十九天之内藏下了这等邪恶的魔息与魔物所导致?

    太皇天那位高高在上,没有人不敬重。

    虽然如今随着时间流逝,太皇天那位的传说,也已渐渐被人遗忘,但对大仙界的修行者来说,对太皇天的敬畏与尊重已深入心底,太皇天出来的仙诏,大仙界之内无人敢不遵从!

    可若是别的也就罢了,你居然让我们退出十九天?

    难道要放任这些魔息与魔物图谋不轨?

    哪怕是太皇天出来的仙诏,我等也要问你一声:凭什么?

    ……

    ……

    十九天内,偌大仙军气机显得有些压抑了起来,人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想着那一道无论怎么看都有些不合理的仙诏!

    而在十九天黑海之上的小岛上,那灰发老妪,则是露出了一抹冷嘲。

    分明这偌大仙军都是朝着她来的,但她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像是一个看戏的人。

    而三大仙王在这时候也神情平静,内心绷紧。

    他们乃是一众仙军之首,可在这时候,谁也没有急着开口说话,反而只是平静的立身于此,静静的感受着自己身后偌大仙军之中压抑的怒意与暗流,静静看着这事态的发展!

    “凭什么?”

    “对啊,便是太皇天圣尊,也不该下这等无理的仙诏!”

    “十九天内暗藏魔息,其祸可怖,圣尊难道不知道?”

    “……”

    “……”

    随着一声“凭什么”响起,越来越多的人义愤填涌,愤然大喝了起来,太皇天的圣尊当然可怕,可是法不责众,当有人开始带了头时,便有更多人跟上了,他们愤怒无比,气机压抑,满心委屈,像是一条条小溪汇聚成了河流,都大声向着那太皇天来的仙使喝问……

    “嗯?”

    听得一众仙军如此大喝,那位执诏而来的青衣童儿微微皱眉,目光向下扫了过来。

    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小童儿,如今微生不满,也似有无形的压力,目光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下意识低下了头去,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但那内心压抑的怒火,显然也没这么容易消去。

    “凭什么?”

    那童儿的目光最后落到了三位仙王的身上,三位仙王都没有抬头看他,皆眼观鼻,鼻观心,但无疑,他们也知道那童儿的话是对他们说的:“圣尊知道你们会问,所以提前嘱咐了我回答你们,你们谁都没有资格过问这里的事情,也没有资格对这个人做什么,因为她虽然是转生之身,对大仙界与天元的功劳却远远大过了你们,万载之前,若没有她瓦解天外天,天元便早已彻底崩溃,哪里还有如今的大仙界,又哪里还有你们来聒噪的机会?”

    灰发老妪听得了这话,微微一怔,似乎有些出神。

    而三方仙王里面,那位归神仙王,在这时候则是目光微冷。

    在三位仙王身后,那偌大仙军也皆是微微一乱。

    如今距离万载之前的事太过久远了,久远到许多细节都已经被人遗忘,他们这些人,更是有大部分都是在那一场浩劫过去之后近万年才出生的,连那场浩劫对他们来说都遥远的不够真实,更何况是那一场浩劫之中的某些细节?可毕竟这话是青衣童儿代太皇天圣尊说出来的,他们也下意识的不敢去怀疑,像是一下子亏了道理,鼓噪之声登时小了许多……

    “万年之前的事情,谁也说不清了……”

    眼见得一众仙军,气势似有混乱低靡之兆,在这一方仙军里,也有一些早就安排好的修士越众而出,一派仙风道骨,大义为先的模样,向着那青衣童儿大声道:“还请圣尊明鉴,就算此人曾对我大仙界有功,但她毕竟是转生之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何况她还收敛了这么多魔息在此,更是可怕至极,誓问大仙界亿亿生灵为重,谁又能忽视了这件事?”

    他这一番话,又立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这话着实说进了不少人的心坎里!

    对啊!

    或许圣尊说的是事实,这老妪曾经对大仙界有功,但她毕竟不是人啊!

    再大的功臣,也不能留在九天十地,万一因此生出某些变故,结果谁能承担?

    一旦浩劫再临,遭殃的可是整个九天十地啊!

    “浩然兄说的不错,大局为重,绝不可放任十九天在此……”

    “功归功,过归过,再大的功劳,也不能让这十九天成为大仙界悬顶之剑啊……”

    “看样子这件事圣尊早就知晓,难道不该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

    “……”

    众怒再起,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对于黑暗魔息的恐惧仍然烙印在了每一个大仙界修行者心里,万载之前的功劳根本抵消不了这种恐惧,甚至万载之前的功劳在很多人眼里根本就不算功劳,见有人带了头,便有无数的声音大喝了起来,甚至已经有人已经想到,既然太皇天那位圣尊早就知道这件事,而且诸天都是由他来分封的,那是不是说这些都是他来安排的,他留下魔息究竟是何用意?

    “尔等胆敢对圣尊不敬?”

    那青衣童儿毕竟年幼,似乎也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

    这些人已得了圣尊仙诏,非但没有退去,反而在质问圣尊的用意?

    听那言语里,居然还有怀疑圣尊的意思?

    他这一发怒喝问,下方的激愤之声少了许多,但就像是将一方浪花按下,便立时有更可怖的浪花掀了起来,仙军之中,稍稍压抑了片刻之后,立时便有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就算是圣尊,也不可拿大仙界冒险,这等魔物,真要放任她留在了九天十地之中不成?”

    “大仙界是亿万万生灵的,不是圣尊一个人的!”

    “圣尊为何会留这么多魔息在九天十地,难道说他……”

    “……”

    “……”

    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响了起来,有些已经很不客气。

    那青衣童儿毕竟年幼,尚压不住这么多人,也无法敌得过这么多嘴,他脸色怒红,忽然转过了身来,直向着那三位一直在沉默的仙王问道:“三位尊者,你们又是何意?”

    三位仙王在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像是观战之人。

    但如今被青衣童儿问到了,自然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三人对视了一眼,却是那归神仙王率众走了出来,他双臂微抬,扫过了身后群情激愤的偌大仙军,然后才向着那半空之中的青衣童儿作揖行礼,道:“圣尊老前辈在上,且恕晚辈无礼,十九天之变,着实可怕,消息一旦走露,怕是整个大仙界都会引发恐慌,到了那时候,局势便不是吾等可以掌控了!”

    说到了这里,他微一沉默,才又继续道:“十九天乃是圣尊亲手分封,这里的魔息与这转生之人,想必圣尊也是知道的了,本尊身为晚辈,不敢揣测圣尊的用意,但形势到了这一步,却也不可视而不见,大义为先,世人为先,十九天不可再留,魔息之祸须除根……”

    他说到了这里,看向了另外两位仙王。

    三人对视了一眼,略略点头,然后才由归神仙王继续说了下去,道:“我们三人的意思是一致的,哪怕圣尊一定要留下这魔物的性命,也需另寻稳妥之地,好生关押起来……”

    “别行关押?”

    青衣童儿闻言,脸色已是大变。

    而那草庐前的灰发老妪,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三位仙王皆昂首向半空之中的青衣童儿看了过来,神色平静却坚定。

    青衣童儿像是想了一想,然后又道:“那这十九天呢?”

    三位仙王对视了一眼,显然也早就想好了对策,中极仙王道:“此地魔息涌动,可谓魔源,自然要一力荡清,然后派谴诸方仙军进驻,镇压一天,以免生出了不必要的麻烦……”

    说出了这番话后,他们三人便沉默了下来。

    不仅是他们,之前在仙军之中,一直都在鼓噪大叫的人,也都沉默了下来。

    反倒是一些不明真相的仙军,听到了三位仙王的提议,虽然觉得三位仙王太过软弱了些,居然还要留那魔物的性命,着实不该,但毕竟三位仙王也提出了相应的意见,因此在无人压制的情况下,情绪愈发的激奋,一片一片,浪潮也似的支持之声响彻了这一片天地!

    任是谁也无法强行压下这么多人的声音!

    尤其是如今大势已成,仿佛已经袭卷大仙界,无人可阻……

    那青衣童儿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局势的发展与他想象的着实不一样,于是他也只能沉默了好久,才终于摇了摇头,道:“圣尊没有交待过,我只能先问他老人家一声……”

    听了这童儿的话,十九天内,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三位仙王在这时候都已神色淡然,气机平和,不焦不躁,极有耐心的等着。

    而那灰发的老妪,则不声不响,抱了一只肥肥的魔物幼崽,轻轻抚着它头顶的钢毛!

    天地都沉寂了下来,连魔息似乎都压抑了许多。

    整片天地,无论是明面上的,还是一些暗中窥探着这里的目光,都在等。

    都在等太皇天那一位的回答!

    “终于还是等到了这时候……”

    不知有多少暗中蛰伏了太久太久的人,都在压抑不住内心激奋的想着,他们心里都有一股念头,这种股念头被压了太久,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太皇天那一位,所以他们再不甘,也只能压抑着,好在,等了这么久,他们终于有了足够的底气,去正面面对太皇天那位了……

    ……结果如何,就看这个回答!

    ……

    ……

    好在,那个回答很快就来了。

    得到了圣尊传音的青衣童儿,脸色变得有些错愕,但很快便调整了情绪,目光看向看来。

    他的目光与三位仙王交织,仿佛引动了无形的轰鸣。

    “斩了吧!”

    青衣童儿轻声开口,却让整个天下都听到了。

    不知有多少人,脸上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圣尊居然真的低头了?

    本来只是想将这魔物关押起来而已……

    但很快,那青衣童儿接下来的话,便使得他们一个个脸色大变,青衣童儿认真的看向了那三位仙王,道:“圣尊有命,中极尊者,东皇尊者,归神尊者,心怀祸胎,图谋不轨……”

    “……皆斩!”

    PS推本老朋友的LOL新书《我不是五五开》,写的挺好的,不是无脑蹭热度,目前成绩火爆,在强推上,感兴趣的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