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九十章 最后一座神碑
    这一场关乎人族与鸿蒙生灵气运之争的大战,结束了!

    太皇天仙帝宫帝池之内,道息已然种下。

    有了这一缕道息,便引动了偌大帝池,里面滚滚无尽的黑暗魔息,都在转变着性质。

    很快的,整个帝池都会转化成为鸿蒙道气,真正的鸿蒙道气。

    而帝池之中源源不断的鸿蒙道气,又会弥漫在整个太皇天,再向着周围诸天弥漫,于是,整个三十三天……残存的那些天地,有朝一日,都会回到曾经仙意无限的繁荣光景!

    帝虚眼见得大势已去,又深知如今的自己不是方原的对手,说罢了最后的话时,便已悄然离去,如今的诸天,尚是无尽黑暗魔息弥漫,他在黑暗魔息之中遁走,谁也拦不下他。

    就算拦下他,也没用,因为魔息不净,他便永远杀不死!

    而换句话,想要杀他,惟一的办法,便是清除三十三天所有的魔息!

    到了那时候,不杀他,他也死了。

    所以方原也没有留他,只是回头看向了远处。

    眼见得帝虚遁走,那些与东皇道主等人大战的鸿蒙生灵也不傻,尽皆急急逃窜,天元一方的人本就势弱,根本无力阻拦他们,倒是其他无穷无尽的黑暗魔息与天魔,如今察觉到了太皇天内那一缕道息,仿佛感应到了某种发自本源的恐惧,拼命向太皇天涌了过来!

    “所有残存之人,皆入太皇天!”

    方原神念激荡,一道神识远远传去,落入了诸天元修士心间。

    于是,如今幸存了下来的天元生灵,便尽皆支撑起了伤重残躯,鼓起力气,一瘸一拐的向着太皇天遁了过来,好歹到了这时候,所有的魔物与天魔,只是疯了一般攻向太皇天,又被太皇天壁障所阻,倒是一时顾不上他们,凶险少了许多,一个个互相搀扶着过来了。

    方原如今便在太皇天被自己一剑斩出来的通道之前守着,眼看着一个一个的幸存之人进入太皇天,眼神却微显黯淡,他在这些幸存之人里,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但这也表示着,更多的熟悉面孔,可能就再也看不见了!

    这一战,赢了,但是代价……

    ……

    ……

    待到所有幸存之人皆进入了太皇天,便也很快稳定了局势。

    如今的太皇天内,尚有许多厮杀正在激烈的进行,只不过,那一缕道息出现,已使得太皇天内魔息不纯,这些魔物也大受影响,再加上太皇天一方天地里的魔物,本来就力量不强,最多也只与天元魔地里面的魔物相当,虽然这时候的天元众修也损伤严重,但清剿这些魔物并不困难,便如关门打狗,诸位高手赶向了四方,齐齐冲杀了一阵,也就料理的差不多了。

    方原最后一个进入了太皇天,然后将那一道剑痕抹去。

    如今的外围,无数魔物都在围噬着太皇天,只是它们无力打破这太皇天的壁障。

    待到太皇天的道息温养出了足够的力量,这些魔物自然会避如蛇蝎,急急退走。

    众修入得了太皇天,都在等着方原,方原便在前引路,向着仙帝宫方向掠去,沿途之上,接上了如今已化作一人大小,满身是血的蛟龙,又接上了白猫,玄龟,还有一众为了保护洛飞灵留在了路上与魔物厮杀的各方幸存之人,不急不徐,慢慢的赶到了仙帝宫前!

    一道长长的白玉石阶,通向了高高在上的仙帝宫。

    石阶之上,洛飞灵正托了下巴坐着,看到方原过来,兴奋的挥舞着手。

    而在洛飞灵身后,帝宫的廊柱后方,有一道黑影躲在后面,若隐若现,不敢现身。

    方原拾阶而上,愈走愈高,来到了洛飞灵所在的位置,与她并肩而立。

    转过了身来,向仙帝宫之下的太皇天看去。

    四面八方,都正有稀稀疏疏的人流赶来,渐渐汇聚在了仙帝宫之下。

    望着那些疲惫而伤重的人,方原的目光,微有变化。

    便在不久之前,众天元高手赶赴天人关,助自己一臂之力,那时候,高人无数,强者如云,各方势力与道统、圣地之人加了起来,前后足有数百万之巨,可是如今呢?

    ……数千人?

    在方原身后,帝宫之内一缕道芒,正微微生长,映亮了无尽夜空。

    那是一缕奠定了希望的光芒!

    只是为了这一缕光芒,付出的代价似乎也……

    ……

    ……

    “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东皇道主如今半身道袍都染满了鲜血,身形显得有些颓然,似乎多了许多苍老的气息,他同样也在看向了四周,一双眼睛显得有些黯淡,但他神情还是十分平静,与方原相似。

    待到周围诸修都赶到了仙帝宫前,抬头看向了方原,他才轻声开口,与方原商量。

    “一点一点来吧!”

    方原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休养生息,清剿魔物!”

    下方众修皆是一片寂然。

    他们都知道,如今虽然胜局已奠定,但这一场战场,还远远没有结束,无论是逃走的帝虚,还是那些鸿蒙生灵,他们都在躲藏在了无尽的黑暗魔息里,需要一点一点的清剿,一点一点的斩杀,不将他们完全除去,太皇天便算不得安全,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夜长梦多!

    这会是一场非常漫长的战争!

    然后方原便说出了第二句话:“温养道息,重塑三十三天!”

    这话更使得众修心间又激动,又有些沉重。

    道息已然开始逆转,三十三天也开始了重新回到曾经仙气弥漫之时。

    只是这一片片残破的天地,还能恢复曾经的荣光吗?

    方原没有多作解释,因为他说的本来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无论难度如何,需要多少时间,多少代价,这些事情都必须要去做!

    他只是说到了这里之后,微微沉默。

    “然后便是最重要的!”

    他心念一动,东皇道主手里的往生神山忽然飞了起来,落在了仙帝宫前,扎根于大地,然后开始不停的向上生长,直长到顶着苍穹一般高,化作了一座顶天立地也似的神碑!

    方原看向了下方各方道统残存之人,声音有些沉重。

    “修英烈榜,立碑以记之!”

    在这台阶下方,许许多多的目光微亮,看向了那一座神碑,眼神凝重。

    ……

    ……

    “大劫历十一元三千一百一十一年春,天元仙道昌盛,覆魔地,养道息以逆鸿蒙,应天元圣师方原之邀,七圣地、三百道统、世家千数,九州万国,联神族、妖脉,计仙尊、大乘、化神、元婴、金丹诸修三百万众,齐赴天外一战,败鸿蒙帝虚,种道息于帝池,挽狂澜于既倒,奠胜机于太皇。渡世舟横贯诸天,敬吾辈同道之血战不退,怜吾同族道友献道果于天!”

    “历史浩瀚,正道长存,今特修碑以记之,以祭吾辈英灵!”

    “琅琊阁主太浩长生白悠然,献生魔息,养一缕道息,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至尊邪皇李太一,刀斩鸿蒙不朽者七人,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八荒城主白甲战仙韦龙绝,双枪绝灭鸿蒙三不朽,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忘情岛主吴妃仙主,血战不退,力敌鸿蒙不朽,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易楼之主班飞鸢,身护大阵敌御鸿蒙,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魔边仙尊苦海云舟,战三大鸿蒙不朽,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黄沙老怪宋龙烛,恶战鸿蒙不朽,至死不退,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

    “……”

    “仙盟七脉,率众万余,赴天一战,斩敌无数,其功永记之……”

    “天元中州,计王、秦、陆、赵……等三十二古世家,联合中州数百世家,率众族人三十万赴天一战,血洒星空,斩却魔物无数,护渡世舟入太皇,其功永记之……”

    “天元雷州十万炼宝师,献九龙离火罩,屠灭天魔千余数,其功永世记之……”

    “天元云州青阳道主陆青官,率四大长老,八百真传战天外,其功永记之……”

    “东海三十六洞府七千众,皆战死天外,其功永记之……”

    “大日、长月、殒星三大神族,率众战于天外,沥血无尽,其功永记之……”

    “吞天,青丘,逐日三大妖脉,率众战于天外,沥血无尽,其功永记之……”

    “霸下乌迟国、云州金卫国……”

    “散修……”

    “……”

    “……”

    很快,那高抵苍穹的往生神碑之上,便已布满了名字。

    数百万之人,血洒星空,战功累累,很难说得清楚,能够单个名字留在了这神碑之上的,也只有一些成名许久,威名赫赫的大修,哪怕是他们,在这碑上,也只能留下小小的一行字迹,更多的人,甚至连一个名字也无法留下,只能随着他们的道统与传承,占一席之地!

    从上到下,每一个字迹里,都似乎染着鲜血。

    而在这一方神碑之前,方原率众而来,手持长香,躬身相祭!

    在这一霎,往生神碑金光灿灿,似乎比苍穹还要高,永立于寰宇中心!

    洛飞灵立身于方原身后,方原左首边乃是东皇道主,再后些便是九重天女帝,洗剑池白狐剑首,雪原城白发女仙,大自在神魔尊、女神将董酥儿等在这一战里残存了下来的天元高人,更后一些的地方,便是天元各道统之主与世家之主,还有一片残存的仙军与妖族、神族。

    更远一些的地方,吕心瑶身上笼罩了一片黑暗,躲在了廊柱之后。

    “八荒城旁边,有一座神山!”

    洛飞灵抬头看着这一座高耸入云的神碑,低声道:“上面记载着的,便是一代又一代为对抗大劫而亡的先辈英烈,没想到,如今我们也亲自立下了一方神碑,还立在了这里!”

    方原抬头,看向了这高耸入云的神碑,道:“只希望这是最后一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