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输了,你也没赢
    众人的视线里面,渡世舟轰隆作响,驶入了太皇天之中。

    无论是帝虚,还是其他的一众鸿蒙生灵,大批的魔物等等,如今都尚在太皇天外,因此众修也来不及多作思索,便齐齐向着太皇天冲了过来,守在了这门户之前,以免被外面的无尽魔物与黑暗鸿蒙生灵冲了进去阻止那些人,一场场大战,立时再度生于虚无之间!

    “走!”

    冲进了太皇天之后,渡世舟之前也立时涌出了无尽的魔物,以及身披重甲,气机凶狂的鸿蒙生灵,直迎着渡世舟冲了过来,这些却都是帝虚提前留在了太皇天的最后一道防线,守卫仙帝宫的力量,虽说帝虚这一次全未想到天元生灵真的可以攻到太皇天来,因此留在了这里的力量并不如何强悍,更强者都带去了攻打天人关,但这些力量,却也不容小觑!

    而迎着这些魔物,渡世舟之上,洛飞灵与白虎、青龙、玄龟以及残存的天元生灵等,也皆厉声大吼,都顾不得再于渡世舟之上消磨,齐齐从舟上冲了下来,直奔仙帝宫而去!

    “唰!”

    仿佛是一道利剑斩开了层层黑幕,他们从魔物群间横穿。

    无论是白虎还是青龙,又或是平时最懒,打着守护天元气运的名义睡了数万年之久的玄龟,在这时候都拿出了最强横的气血,守在了洛飞灵周围,护送着她一路前行。

    这太皇天里的魔物,也仿佛察觉到了最后的凶险,凶狂可怖,冲上来拼命。

    “当初一时心软,谁想到要拿这无尽岁月来赎?”

    青龙魔昂眼见得前方魔物无尽,冲杀起来困难,又知道如今守在了天外的方原等人不可能进来助自己一臂之力,也是心间凶急,蓦地一声长吼,身形急剧暴涨,肉身竟有数千里之长,也顾不得什么章法,悲嚎一身,便直向前卷了过去。

    一时之间,只见一道青龙从西至东,将那蜂拥而来的魔物,袭扫一空,也硬生生帮着洛飞灵荡清了身前大片区域……

    至于他自己,更是落得鳞片剥落,血肉模糊,像剥了皮的蛇。

    “干咧忒漂亮……”

    洛飞灵大步向前迈出,头顶之上,红鸾之影显化,还不忘了回头赞扬青龙一声。

    “妥!”

    青龙昂起鲜血淋漓的脑袋,发狠的笑着回了洛飞灵一声。

    “喵!”

    白虎在这时候也猛得抬起了头,观察着周围的局势,一双漆黑的眼睛里迸发出了狠厉之声,忽然闷声大叫,但叫出来的却是猫叫之声,听得洛飞灵为之一乐,白虎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嫌弃的看了洛飞灵一眼。

    背后长长的尾巴扬了起来,在空中灵活抖动,画下了道道符纹,随着这些符纹出现,天地虚空,倒像是无穷变幻,一道一道的空间之门打了开来!

    “白大爷,我向你道歉啦,当初踩你尾巴真是不好意思……”

    洛飞灵大声赔着不是,然后与剩余的天元修士,遁入了空间之门。

    这三千年里,她与白虎谁也不服谁,谁看谁都不顺眼。

    如今三千年过去,还是她先低了头。

    白虎听得这话,倒是有些得意之色,十分傲娇的哼了一声,然后看着洛飞灵冲进了空间之门,自己则猛得转过了身来,身形变幻,犹如白色大山,死死守在了空间之门前!

    从那空间之门里出来,洛飞灵等人面前,便已出现了那高高在上的仙帝宫,一排洁白如玉的台阶,仿佛是从天上延伸了下来,仙帝宫已近在眼前,但在这时候,也有着无数凶狂的气机从仙帝宫上传了下来,更是道道魔息迸发,犹如巨大的法阵,笼罩在了仙帝宫前!

    “小丫头,今天让你看看老龟翻身的霸气……”

    玄龟于此时越众而出,四爪拍地,周围大地,便不知出现了多少可怖的裂痕,它借着这拍地之力,身形翻滚,跳到了高天之上,背后忽有片片龟甲脱落,每一片龟甲,都蕴含着大道气机,金色光芒从龟甲之上显化,可以看到许多精妙的纹络,仿佛蕴含着大道至理!

    那些龟甲于空中飞浮,渐次接连,居然化作了一道长桥,直伸向了仙帝宫内。

    笼罩了仙帝宫的魔息大阵,在这时候像是毫无玄妙可言,直接被穿透。

    似乎也只有到了这时候,才会有人想起,这老龟,本就是世间最精通阵理的存在之一。

    曾经的阵道老祖,都是从它背上,明悟了阵道之理!

    “就差这一步了……”

    随着青龙扫荡魔物,白猫打开空间之门,老龟破去帝宫魔息大阵,洛飞灵身前已是一片坦途,她也不及多言,手捧道息,跑的飞快,踏着龟甲化作了神桥,直往仙帝宫内冲来,而在这时候的仙帝宫里,也不知有多少守御帝宫的魔物蜂拥而出,半空中向她杀来……

    只是到了这一步,不必她多言,那些随着她冲到了仙帝宫前的残存天元生灵,也都拼了命的迎上前去,将无数的魔物拦下,一路冲去,她距离帝宫愈来愈近,身边人也愈来愈少!

    “嗖!”

    在她身边已经几乎不剩几个人之时,她也冲进了帝宫之中。

    头顶之上,红鸾之影展开,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轻轻盈盈,遁入了帝宫!

    在这一霎,太皇天内,不知多少正在拼死征战的修士,都抬起了头来看着这一幕。

    ……

    ……

    “逆转鸿蒙,真以为这么容易?”

    “世事造化,才教我等出世,你们却想夺了我们气运?”

    但也就在洛飞灵冲进了仙帝宫的一霎,里面忽有阴瘆瘆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这声音,却只见帝宫最深处,那一方弥漫着无尽魔息的帝池之中,有一道黑影飞扑了出来,随风暴涨,张开大手直向着洛飞灵抓来,听其声音,观其模样,居然与外面的帝虚全无差别……

    “居然还在这里留了一缕残灵……”

    洛飞灵在这时候,都忍不住吃了一惊。

    如今她掌御道息,不敢分神,因此这一路走来,只以道息为重,从未出手。

    可是好不容易冲进了帝宫之中,眼见得希望在前,却不曾想,帝虚居然留了一道残灵在这帝池里面,虽然这一缕残灵,远远比不得太皇天外的帝虚那般强大,但也是他的一缕念头,不容小觑,自己若是平时放开了手脚,未必不能一战,只是在顾着道息的情况下……

    洛飞灵脸色急变,决定祭起大招。

    她没有与那一道残灵硬碰硬,而是飞身后退,同时大叫:“你还不出来?”

    她的身边已没有人存在,但随着她声音响起,却偏偏有人冷冷回答:“凭什么?”

    洛飞灵歪脑袋想了想,道:“许你做个小的?”

    那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冷哼道:“看不上!”

    只是随着这声音响起,周围的虚空里,却同样也是魔息急转,有一道身影显化,只见得她一头黑发,脸色苍白,仿佛毫无血色,只有一双红唇,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现身在了这帝宫之后,她神色似乎也有些犹豫,像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面临着这个选择……

    如今,洛飞灵似乎已经到了绝途,只有自己能帮她。

    而自己若是帮了她的话,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帮了整个天下……

    但是,自己凭什么帮呢?

    ……毕竟,自己不是人!

    ……

    ……

    轰隆隆!

    那一道残灵从帝池之中飞出,引动了无尽魔息,里面挟杂着难以形容的法则碎片,海啸一般向着洛飞灵涌了过来,仅此可怖气机,便像是要将洛飞灵直接撕成碎片一般……

    而双手捧着道息的洛飞灵,在这时候根本不敢正面接战!

    “我知道你怕,但你应该相信他!”

    身形急急避开的洛飞灵,察觉到了那妖异女子心里的想法。

    她忽然急急转过了头,很认真的向那女子说了一句。

    也就在这一霎,帝池之中冲了出来的残灵,已挟着无尽魔息,冲到了她身前来,看起来,她似乎已经避无可避,只有与那残灵交手,只不过,那妖异女子听了她的话,也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脸上带着些满不在乎的冷笑,一边开口说着话,身形却直向前方迎了过来。

    那一句话是:“他又算什么?”

    在这一句话落尾之时,她已迎上了帝池之中的残灵。

    双臂鼓荡,引动的魔息,居然与那残灵相差仿佛,正是势均力敌。

    两人之间的胜负,当然没有这么快分出来!

    可是随着她接下了残灵的攻袭,洛飞灵也已抓住了机会,身形飞快游走,犹如一道红芒,横穿过了帝宫之中复杂的区域,直直的来到了帝池之前,双手高高将那一缕道息托起!

    “嗡……”

    一缕道息,坠入了帝池之中。

    看似虚无缥缈的气息,却响起了一阵悠远沉厚的诵经之声。

    ……

    ……

    这一方帝池,魔息滚滚,仿佛深不见底,里面有着无尽的魔息涌出,永恒不尽,但随着这一缕道芒落入了帝池之中,却使得这无尽黑暗的帝池里面,出现了一缕耀眼的白色光芒,周围的魔息,也像是被这一缕白色光芒所引动,彼此碰撞,湮灭,它们相互交织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在诵经,而且这声音,仿佛可以穿透天地,远远的扩散了出去……

    于是,太皇天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诵经之声。

    无论是青龙,还是白虎,或是玄龟,又或是那些正与魔物拼命厮杀的天元修士。

    每一个人都急急抬起了头来,看向了帝宫。

    然后他们便看到,魔息滚滚的帝宫之上,忽有一点光明浮现。

    远远看去,像是黑暗里的一座灯塔。

    在太皇天外,正全力防御,不教任何黑暗鸿蒙生灵接近的东皇道主等天元大修,也都听到了那诵经之声,然后他们心里皆齐齐一震,哪怕已经身受重伤,如今只剩了一缕道息尚存的人,在这时候都眼睛亮了起来,凭空多了许多力气,静听着那道蕴,忘了周围的厮杀。

    那些残存的鸿蒙生灵,也忘记了厮杀……

    每一个人的脸上,在这时候都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之色……

    ……

    ……

    “我们做到了……”

    在这时候,哪怕一身道蕴都已崩溃,周身现出了无数道裂痕,看起来整个人都像是有些破败不堪的方原,仍然在面对着那一片叠加在一起,扭曲混乱的天地,他仍直直的守在了太皇天前,不让那片扭曲天地里的存在接近太皇天,神经一直紧紧的绷着,直到这时候,他听到了那诵经之声,也感应到了太皇天里的某些变化,才慢慢抬起了头来,面露笑意。

    左手大袖一荡,有无穷阵力流转,涌入了太皇天之内。

    那无穷阵力冲到了太皇天帝宫之前,层层旋转,丝丝垂落,将原有的魔息大阵尽数崩毁,取而代之,守在了帝宫之前,正是他从原来的天人关位置带了过来的六道轮回大阵!

    道息已种入帝池,再有此阵守御,才算大局已定!

    “那又怎么样呢?”

    帝虚的声音,过了很久才响起,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虚弱与疲惫之意。

    不知他是如何看待这个结果,但在道息种入帝池的一霎,他也像是失去了精气神!

    “道息会越来越强,而你会越来越虚弱!”

    方原望向了那一片扭曲世界,轻声回答:“总有一天,你会死,所以……”

    他大袖荡荡,轻轻笑了一声,道:“还是我赢了!”

    ……

    ……

    帝虚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过了很久,才有声音传来:“我输了,你也没赢!”

    方原微微挑眉,看向了声音传来之处。

    帝虚说罢了这话,又过了很久才低低笑了起来,道:“赢的不是你,而是人间,你自己也知道,你早就已经是一个异类了,你与我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这一战,或许我输了,但你也没有赢,你消弥了魔息,能够将我斩杀,可是你自己,也会越来越虚弱……”

    “而人心,总是会变化的,你确定他们不会将目标指向你?”

    “哈哈……”

    帝虚的声音在扭曲世界里响了起来,越来越低,像是在渐渐远去。

    “你我都很明白……”

    “……他们早晚会都会攻向你的,不是么?”

    仿佛是从天边,传来了他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