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八十八章 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一重接着一重天,砸到了方原的身上。

    如今方原立身于虚无寰宇之中,单手托天,已足足撑起了七八方天地,但已经发狂的帝虚,还在接连不断的将一重一重的天地砸了过来。

    每多一方天地,方原身上的压力便增大无数倍,但他还却还是稳稳的立着,双膝都没有屈下半分,只是这么定定的立身于虚空里,身影在这时候直显得无比的高大,稳稳撑住了这一方一方的天地,给渡世舟留了空隙。

    “快走,快走……”

    渡世舟上,有着无数的人在大喊大叫。

    如今随着周围诸方天地掀起,被方原一人撑住,他们反倒获得了难得的机会,在此天地大变的时候,周围的魔物都感受到了由衷的恐惧,凶狂之意稍减,对渡世舟的扑杀也没那么强烈,他们稍稍得了喘息之机,便急急大吼着,目光直直的看向了最前方的一方世界!

    那是一方位于三十三天最高之处,也是最核心处的一方世界。

    帝虚如今已经掀起了无数世界砸向方原,恨不能将三十三天尽皆压到方原身上,但却不敢动那个世界分毫,原因很简单,那里便是三十三天的核心,帝宫所在的上善太皇天!

    上善太皇天,便是三十三天之主,亦是三十三天之基!

    更重要的是,上善太皇天有仙宫存在,而仙宫里面,则有一方帝池存在!

    帝虚便是诞生于帝池,因此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动摇那处根基。

    不必他们提醒,白虎、青龙、玄龟三位存在,早在这时候推动了渡世舟,趁着方原单手擎天,给他们创造的一线生机,急急破开了周围的无尽扭曲空间与混沌,直向前驶去!

    “尔等……何敢!”

    帝虚眼见得渡世舟一步一步,愈发接近了太皇天,那种恐惧与愤怒之意,也达到了极点,怒吼之声,从无尽扭曲世界里传了出来,与此同时,更多的天地,被他从非常遥远的地方扯了过来,然后像是一座一座的大山,接连不断,向着方原身上压了过去,一波接着一波!

    如今的方原身上,已承受了十几座世界的重压,他却还在苦苦支撑。

    一方世界之重,何其可怖?

    大仙界有三十三天,这三十三之数,并非巧合与偶然。

    寰宇之间,三十三天便为极数!

    当初的大仙界,也未尝不想炼化更多的天地,化作自己的领域,只是他们不能。

    因为三十三天,便已近乎于道,再多一方天地,都超过了寰宇的承载。

    所以,在这时候的帝虚,也根本不相信方原能够真的单手托起这么多的世界,诚然,如今能够手托十几方世界的方原,便已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但是这才到了哪里,方原修为境界再高,如今毕竟还只是人,孤身一人,难道他真的可以将三十三天完全托起来不成?

    “喀……”

    一方世界降临,方原身周道蕴,便暴涨一节。

    在他身边,道书也好,道蕴也好,一身法力也好,都已达到了极限。

    那无穷世界镇压了下来,哪怕对于他而言,也是极大的压力。

    帝虚当然不能真个将三十三天全数压到方原身上!

    如今的三十三天,早就已经不够三十三之数了。

    当初的大仙界末世浩劫到来之时,诸族大战,便已经有七八方世界,在那一场场大战里崩碎,化作了残破的世界碎片,漂浮在寰宇星河之间,而且位于三十三天最核心位置的上善太皇天,又是连他也不敢去动摇的根基之处,所以,他充其量也只能掀动二十几方世界!

    但看起来,似乎也够了!

    方原如今手托十八方世界,便已达到了极点,周围的道蕴,都有了崩溃之兆!

    可帝虚还在狞笑,他疯狂的继续掀动了世界,向着方原镇压了过来!

    如今,已经不是斗法,而是在拼命!

    无论如何,只要压垮了方原,渡世舟便绝无进入太皇天的机会!

    虽然这样一来,鸿蒙生灵,最后得到的,也只是残破的三十三天,但那也值了。

    毕竟,他们争的是最后的气运!

    “轰隆隆……”

    又是一方世界凭空飞来,在无尽黑暗魔息的裹挟之下,犹如无尽的星辰,结结实实砸落到了方原一掌托起的混沌之上,那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在这一方世界砸落下来之后,就算是方原,也一时气机大乱,身形动摇,周围道蕴都已彻底崩毁,惟剩了他在三千时间里写就的道书,还在勉强支撑,那道书之上,无数的字迹都散发出了金光,流转着诵经之声……

    “道可道,非常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惜……”

    “……”

    “……”

    在那无尽的诵经之声里,仿佛有无数道金色身影浮现,从道书之中冲了出来。

    他们齐齐飞向了高天,与方原一起托着那无尽世界。

    “你终究,还是有着极限的……”

    帝虚望着方原周身金光大作的模样,发出了森然笑声。

    “一切早就已经注定……”

    “魔息出现的一霎,便已注定你们的消亡……”

    “人心有缺,天欲灭之……”

    到了他这等境界,自然可以感知到如今方原的状态,看起来他似乎金光裹身,犹如天地之间的巨神,但实际上,却已经达到了力量的极限,再多一分一毫,也已支撑不住……

    而那一艘渡世舟,在这时候还距离上善太皇天有些距离!

    方原就像是手托重关,给同伴留生机的勇士,但如今,这重关他已托不住了。

    便如帝虚所言,方原也是有着自己的极限的!

    十九方天地,便已是他的极限!

    可如今的帝虚,却仍然在狂笑着,双臂一振,引动了更多的魔息!

    遥远之处,又有诸方天地在震动,被他的魔息吸引了过来。

    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再看到了如今手托十九方天地,立身寰宇,身形笔直,但分明已经达到了极限的方原,渡世舟之上的生灵,也在这种感觉到了一丝绝望,无论是手掌道息的洛飞灵,还是在全力推动渡世舟向前赶去的白虎与青龙、玄龟,面上都露出了担忧之色!

    方原即将撑不住了。

    而在他撑不住的时候,便是一切希望,灰飞烟灭之时!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时候谁也无法苛责方原。

    他没有败给帝虚,他只是败给了三十三天,败给了这无尽破灭之力!

    便如同当年的仙帝一般!

    两人败的方式或有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

    寰宇无敌又如何?

    谁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破灭的三十三天?

    “喀”“喀”“喀”

    那诸方天地,如今已经被帝虚引动,向着此处飞来。

    而那绝望的影子,也即将笼罩在方原和渡世舟上诸生灵的头顶!

    但也就在此时,那剩余的五方世界之中的一方,忽然剧烈晃动了起来,那一方世界,正是之前东皇道主等人留下与鸿蒙生灵大战的世界,本来那一方世界,已经用往生神山镇住,彻底封闭,除非他们与鸿蒙生灵的大战完全的分出胜负,否则永远也不会打开……

    可是在这时候,那一方世界,仿佛终于承受不住内部涌动着的神通力量,忽然在这时候剧烈颤抖了起来,就像是一座终压制不住内部岩浆涌动的火山,有一道裂隙出现,从里面冲出了耀眼的神通光华,像是初生于天地之间的利剑,瞬间搅入寰宇,劈开了黑暗!

    “咻”“咻”“咻”

    随着那一道裂隙出现,更多裂隙出现在了那一方世界周围。

    无数道被压抑了许久,早就将那一方世界内部毁得不成样子的神通力量,终于在这时候得到了发泄,倾刻之间,那一方世界崩毁,而那无尽的神通力量,还在蔓延向四面八方。

    轰!轰!轰!

    周围的世界没有往生神山的镇压,在这时候显得更脆弱一点。

    尤其是这些世界已经被帝虚引动,动震了世界根基,承受能力更更弱。

    随着那一方世界崩溃,里面的力量疯狂外泄,这些世界也倾刻之间,受到了波及,被那狂暴的力量摧动,不受控制的向外飞了过去,彼此之间相撞,暴发出了无尽狂乱法则。

    在这寰宇之间,这些世界仿佛成了无根的浮萍,漫无目的飘飞了出去。

    而在另一个方向,从那一方崩溃的世界幸存了下来的诸人,无论是天元一方的东皇道主,还是鸿蒙生灵一方的黑暗道君等等,尚是一脸的茫然,他们那一战,虽然惨烈,但尚没有分出最后的胜负,这一方世界便已经被他们的力量打爆,他们跌落了出来,眼里仍是只有自己的对手,尚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打爆的这一方世界,已经对战局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怎么会……怎么会如此?”

    无尽扭曲的世界之中,传出了帝虚的悲呼。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自己引动的世界,因着这个变数脱离了自己的掌握。

    对此,他甚至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毕竟打爆了那一方世界的人里,他点化的黑暗生灵,也尽到了自己的一份力……

    “人心确实有缺……”

    “但道心足够坚定时,天意也会感应到……”

    而看到了这一幕,手托十九方天地,已然达到极限的方原,却忽然低低自语,说了一句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话,已然枯竭的体内,凭空爆发出了多一丝的力量,忽然间单臂微弯,狠狠向前推了出去,在他手上的十九方天地,颤巍巍飞向了寰宇深处……

    腾出了手来的方原,骤然间转身,看向了前方。

    在他的前方,便是那三十三天的核心,至高无上的上善太皇天!

    诸方世界的壁障极其难破,而上善太皇天无疑是壁障最难攻破的一方,尤其是太皇天作为帝虚诞生出来的老窝,已然彻底被他掌控,打造成了一方几乎毫无破绽的坚实天地……

    而如今,推走了十九方天地,已是强弩之末的方原,瞳孔猛然瞳了起来。

    单掌张开,向前按了出去。

    在他的掌心,渐渐凝聚出了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出现的一霎间,便已夺去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光辉!

    远处崩溃的世界残墟之中,有一位已经被斩成了重伤,但却尚未死去的鸿蒙生灵,他跛了一足,眇了一目,虽然是黑暗生灵,但却有着另外一个人记忆,只是他毕竟不是那个人,所以在他与白狐剑首的大战之中,他等若是大败亏输,几乎被白狐剑首大卸八块……

    而白狐剑首看着他,也是心情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一战里,算不算是赢了那位前辈……

    然后也就在这时候,他们同时察觉到了那一道光彩夺目的剑光……

    不只是他们,无数双眼睛,同时看向了那一道剑光!

    “咻!”

    那一道剑光凝聚到了极点,陡然飞出。

    “唰”的一声,那一道剑光超越了渡世舟,结结实实斩在了太皇天壁障之上。

    三十三天核心,坚不可摧的上善太皇天,便忽然间被斩出了一道口子!

    到了方原等人这种境界,或许打破上善太皇天不难。

    但想破开这一方世界,却不伤及这一方世界的本源,则难到了极点!

    可这一剑,却是做到了!

    那一剑,斩开了太皇天的壁障,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犹如一道门户,出现在了渡世舟之前。

    “快走!”

    在这一霎,渡世舟之上,洛飞灵猛得站起了身来,手里的那一缕道芒,在黑暗之中显得十分飘乎,但却又像是在渐渐的明亮了起来,诸天万界,在这时候都看着那一缕道芒……

    而在法舟左右与后方,白虎与青龙、玄龟,都拼尽了一切力量,推动渡世舟!

    世大的渡世舟在这时候迸发出了无尽的力量,轰隆作响,硬生生从周围尚且数量不少的魔物群里,挣脱了出来,也不知碾死了多少黑暗魔物,从一层一层的残骸之上滑过,像是一枝离弦的箭,承载着舟上那天元及人族惟一的希望,飞快的从那一道门户里冲了进去……

    “怎么会……还是走到了……”

    “……这一步?”

    遥远的寰宇之间,无数叠加在一起的扭曲世界里,帝虚的声音,无力响起。

    痛苦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