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八十六章 一指定乾坤
    这是数十万年来,绝灭的三十三天里,最为绚烂的一战。

    在这死寂的三十三天,哪怕是大神通者的生死之战,也显得勃勃有生机!

    而这一战之强,甚至还超过了当初天外天一战!

    只可惜,这一战注定没有观战之人!

    参与了这一战的天元大修,也无人想过会有人看到这一战,记住这一战,甚至没人想过自己能从这一战里活着离开,他们只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阻住这些鸿蒙生灵!

    于是,东皇道主手持往生神山,镇压了一方世界,一身道蕴澎湃不已,身形像是融化在了这一方天地之中,又像是已经化身为整座天地,自天而击,无尽法则仿佛化作了道道浪潮,直从九天坠落,向着那无尽的黑暗生灵卷了过去,而在这无尽法则之中,他身形幻化,摧动了在他手中成长,犹如数座天地一般沉重的往生神生,将整座世界,都震得晃动不已!

    于是,大自在天魔尊一身红莲业火,自黑暗之中走来,手中狂刀挥舞,斩却世间无尽事,就连他怀里抱着的黑色花瓶,都在这时候流出了丝缕光芒,弥补着他的一身气血!

    于是,至尊邪皇怀抱邪刀,斩断时空。

    于是,天魔军军师孙十两神出鬼没,剑刺鸿蒙。

    于是,黄沙老怪宋龙烛引动周围无尽残墟,黄沙席卷这一方残缺天地。

    虚空之中,可以看到忘原城白发女仙挟着弥漫了一片天地也似的风雪,与一位手持竹杖的老者大战,那无尽大雪,从茫茫无痕,再到掺杂了血气,再到化作了鲜血一般的红色,在这黑暗的天地之中,带着一种瑰丽的美,而她则始终面无表情,一身鲜血,如同花开。

    可以看到三大神主联手恶战,悲狂之中,身形崩碎,但却不甘就死,一身血气直接献祭给同伴,让他们继续作战,不愿与天元修士联手的他们,在这大战里悲狂而孤独……

    也可以看到白狐剑首以天地为剑,一剑接着一剑向跛足剑痴逼去,满眼失望之色。

    更可以看到,九重天女帝满血鲜血,傲然抬足踏在了对手身上……

    ……

    ……

    为了不让这些鸿蒙生灵有逃脱出来,向渡世舟出手的机会,东皇道主借往生神山镇压了那一方天地,将他们自己与鸿蒙生灵,都困在了里面,不分生死,天地不开。

    但也正因此,这一战的过程与结果,无人能够看到。

    就算是如今身在渡世舟舟首的方原,也看不到那一战的展开,只能想象。

    想象之中,他保持着沉默。

    一直立身于舟首,身形从未动摇过。

    他目光看着前方,但身后的渡世舟之上战况,却也无比的明了,鸿蒙生灵极多,被东皇道主等人困住的,也只是其中一大部分,还有数尊残留,只不过,如今在渡世舟上,三大护舟之灵,白虎、青龙、老龟,也都已经施展了一身神通,死死的护住了这渡世之舟!

    因此,鸿蒙生灵极少有再影响到渡世舟的机会。

    而在渡世舟上,还有无尽的天元修士,在与那疯狂扑来的魔物死斗着。

    巨大的渡世舟,一刻不停,破开了一方一方的天地。

    每破开一方天地,便距离太皇天更近了一分。

    希望,也就更大了一分!

    看只看,是渡世舟在抵达太皇天之前战尽了最后一人,还是撑到抵达太皇天。

    ……

    ……

    不仅立身于舟首的方原在盘算着,无尽黑暗之中,也有别的人在盘算着。

    那一尊存在,黑暗鸿蒙之中诞生的第一尊生灵,他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等待着渡世之舟被黑暗魔物撕碎,等待着那些被自己点化的鸿蒙生灵可以惹得渡世舟大乱,甚至是缠住方原的一幕,可是他等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只是看到,这一艘似乎早就该被阻止的法舟,屡次被魔物淹没,但却始终从重重尸骸之中冲了出来,继续向前驶来……

    “这些人是不死的吗?”

    就连帝虚的心里,都忍不住生出了这种荒唐之念。

    但他很快也意识到,这些天元修士,当然不是不死的。

    在这无尽黑暗魔息之中,自己才是不死的。

    于是,他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了。

    他不想亲自出手,尤其是舟首那个人一直在如此平静等着自己的情况下。

    可既然这一片片的天地,都拦不住他,那自己也只能出手。

    于是,在渡世舟又一次突破了一方天地,轰隆作响,驶向了另一片魔物汪洋之时,前方的无尽黑暗里,忽然有魔息涌动,形成了一个人巨大的面孔,他一张面孔,便如一方世界,俯视着对他而言,似乎十分渺小的渡世舟,天地开始凝固,渡世舟第一次停了下来。

    立身于舟首的方原,也终于抬起了头来,带着分毫不出意外的目光。

    “你真以为自己能赢?”

    那一张巨脸开口,声音震荡着诸方天地。

    “这就是我们和你们不同的地方!”

    方原撩起了长袍,一步踏出了法舟,道:“我们不去想能不能赢,只是不能输!”

    在他这一句话说出之时,他已身形暴涨,背后忽然展开了一副道卷。

    那是一副不知道有多长多宽的道卷,与天元琅琊阁主白悠然的道卷有些相似,但却更宽广无限,仿佛直接写在了天地之间,上面的字迹会让渡世舟之上的修士感觉很熟悉,因为那都是一些道元真解里面的文字,只是这些文字已经变化,每一个字,都蕴含了无尽道理。

    在看到了这一副道卷之时,渡世舟之上的修士,也不知为何,忽然间都有种神魂一颤,茅塞顿开的感觉,仿佛自己的一身修为,都在这时候运转如意了许多,修为都要突破!

    这使得渡世舟上,本来已经有些疲乏困顿的诸修,又凭空生出了无尽的气血。

    所存已不多的仙军修士,再度虎吼,攻向了那些数量越来越多的魔物。

    而在这一副道卷之下,方原的身形仿佛变得虚无缥缈,他双臂一振,身边便已有无尽雷电显化,裹挟在青色地雾气里绕身旋转,而他本身,则在这时候变得异常邪异,仿佛整个的变了一人,就连他身后的道卷,都在这时候变得半黑半白,偏又有种大道混沌的气息!

    他抬手捏起道印,向着前方按了过来。

    道印一出,天地颤抖,足以崩碎天地的力量,直接镇压向了帝虚!

    “你已经达到帝境了?”

    无尽黑暗里,帝虚那一张巨脸忽然厉喝。

    而后,所有的魔息尽在这时候收敛,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从这漩涡里,帝虚真身飞扑而来,左边飘浮着一株神树,经脉皆是天地法则之力,右手边则飞旋着一片汪洋,仿佛可以葬灭一切,正是当初最后一位仙帝遗留下来的太初古树与无渊苦海两大异宝,如今同时将仙力加持到了他的身上,狠狠奔向方原!

    “喀……”

    道印与帝虚硬碰一击,肉眼可见的圆弧扩散了开来。

    这一方天地,忽然间便被巨大的力量撑爆,像是一口倒扣在地上的烂锅。

    帝虚的身形后退数步,脸上带着一种冰冷到了极点的神情,沉声低喝:“我已有了足够时间成长起来,堪比帝境,又有两大仙宝相助,如今的你,又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帝境么?”

    方原也后退了一步,然后掸掸长袍,继续向前走来。

    他在这三千年里,除了剑守天关,便是在与帝虚竞争。

    三千年前,他赢了帝虚一次,但终究无法斩他,从那时候,他们二人便一直在争,看究竟是帝虚先成长到黑暗鸿蒙生灵的极限,还是方原先修炼到帝境,如今三千年过去了,帝虚无疑已经做到了他想做的,他自身便已经堪比帝境,更是保留了仙帝遗留的两大仙宝!

    所以,最初他自己才是这一战里最大的底牌!

    他只是以前败在方原手里过,所以一直不愿冒这个险与方原斗而已!

    “我不是帝境!”

    而迎着帝虚的话,方原则是大袖飘飘,继续向前走来。

    声音很平静,身周气息却是一节一节的暴涨了起来。

    每暴涨一次,都震动了周围的魔息,又震动了周围的天地,而他的声音,则仿佛有着穿透世界的力量:“便是曾经的仙帝,也不曾化作黑暗魔物,所以他的境界,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的境界,他却无法理解,我当然不能用他的境界,来衡量我自己……”

    感受着方原身上的气机,看着他身后的道书已超越天地,铺展进寰宇,帝虚的脸色大变,双眼之中,第一次露出了无尽形容的惊恐之色,失声大叫了起来:“不可能,这不……”

    “今人定比古人强!”

    方原的声音,显得理所当然,出手之时,声音也穿透了天地,甚至传进了那一方已经被封印,正有无数天元高手和鸿蒙生灵大战的世界,点破了某种永远都颠扑不破的道理:“你们是开辟鸿蒙最早的生命,而我们是一代文明最后的生命,所以我当然会比你更强……”

    在这声音沉沉落下之际,他一指点向前方,像在下棋:“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