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最强的弃子
    无数道黑影裹挟着激烈虚无法则的力量,自各个方向冲向了渡世舟。

    而在渡世舟内,则也同时出现了无数道神光,直迎着这些黑影堵截了过来!

    “嗡……”

    那些黑影之中,有一位身穿黄袍,气机淡然的男子,他踏着虚空而来,直奔向了渡世舟中段的一方仙军,人还未至,身上的气机已然碾压虚空,在他身边出现的一切,都在接近了他身上的气机之后,变得沉重万分,星辰一颗颗坠落,就连呼啸的劲风,都在这时候悄然下垂,而那渡世舟之上的仙军,更是在此人接近之后,感觉膝盖忽然变得无比的沉重……

    他们似乎一接近了此人,便有一种要下跪的冲动!

    非但是要下跪,而且要低到尘埃里,肉身与神魂,尽皆碾作肉泥,摊在地上。

    只是,也就在那黄袍男子距离他们越来越近,这种力量几乎将他们完全笼罩之时,忽然间他们身后,金光大作,同样也有一种强横无比的力量滚滚而来,那种力量与黄袍男子身上的力量碰撞,嗡嗡作响,便像是两种领域交织碰撞,生生将那种气机推出了渡世舟外。

    身穿红色皇袍,身周九龙缠绕,头顶之上,皇威形成了一座华盖的九重天女帝李红枭,慢慢自渡世舟之内走了出来,正是她身周宛若实质一般的力场,消融了黄袍男子对仙军们的气机碾压,使得这些仙军们得到了片刻的喘息,而她自己则毫不犹豫,一步步走向前来。

    “穿这身袍子的,不应该是你才对……”

    那身穿黄袍的男子见到女帝走来,双手背负手身后,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她。

    “这就是鸿蒙生灵?”

    九重天女帝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让她很眼熟,从她记事起,便知道九重天有一位皇叔祖,他本是最有资格成为九重天仙皇的一位,只是他淡于名利,选择了潜修,后来又进入了昆仑山推衍化解大劫之法,再之后消失在了昆仑山天谴之中,如今看到了眼前这人,她自然也就想了起来。

    然后她的目光变得有些森然:“我很敬佩你,所以必须杀了你!”

    那黄袍男子微微一笑:“哦?”

    九重天女帝向前走出了九步,一步气机强似一步,最后一步踏出之时,身周忽然间无尽道蕴显化,弥漫天地,使得她有种睥睨四方之意,声音也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震荡天地:“你不过是一只肮脏低贱的黑暗生灵,又如何敢以吾九重天皇族之相行走于世间?”

    铮!铮!铮!

    在这声音脱口之时,她头顶之上,已有一道皇印浮现。

    在空中翻了几翻,掀起无尽仙威,然后重重的砸向了黄袍男子的头顶。

    ……

    ……

    渡世舟之上,有一个身穿卦袍,身材佝偻,生了一双漆黑眼睛的中年男子,他飞身而来,信手向着渡世舟上空的大阵某一处抓去,看起来浑不着意,但这一把抓去,却恰好抓向了整座大阵最脆弱之处,似乎可以信手一抓,便将这整座大阵直接毁掉。其分明是一位黑暗生灵,但对阵理的掌握与力道的拿捏,却像是胜过了天元任何一位阵师,已臻至高宗师之境……

    “哗啦啦……”

    不过也就在此时一把抓向了大阵之时,周围响起了竹筹交织之声。

    大阵之下,忽然有数千道竹筹飞上了半空。

    这些竹筹一动,便也引动了渡世舟上方的大阵变化,使得那中年男子抓向的弱点,便不再是弱点,这中年男子,便也轻轻收手,饶有兴致的看了下来,目光落到一人的脸上。

    如今的易楼之主班飞鸢,盘坐在七星台上,慢慢向着空中升来。

    “你便是如今的易楼之主?”

    那身穿卦袍的中年男子打量了班飞鸢几眼,笑吟吟的开口。

    班飞鸢也在看着他,过了半晌,他忽然轻轻揖手,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身穿卦袍的男子微微一怔,眼底的兴致浓厚了些。

    班飞鸢直起身来,道:“别误会,我只是敬你的皮相,该动手还是要动手的!”

    身穿卦袍的中年男子脸上笑容多了一些,慢悠悠道:“真不敬老啊……”

    ……

    ……

    数百道气机可怖的黑影,尽皆在这时候冲向了渡世舟各处,有些成功,将渡世舟上众修重创,但也有许多,刚刚赶到了渡世舟周围,便已被渡世舟上的人给拦下了,只不过,相比起渡世舟上的高手,这些黑影明显数量更多一些,来的亦是神出鬼没,无法被尽皆拦下。

    但好在,如今渡世舟之上,左右与后侧,在感觉到了这些黑影接近之时,也接连有神光暴发了起来,左首边乃是一条身形数百丈的青龙,一身狂暴气机起在了半空之中,幽幽荡荡,袭卷四野,荡起了层层凶威,瞬间逼退了打算从左侧接近渡世舟的数道黑影。

    右首边,则是白芒芒的雾气,每一缕都蕴含了锋锐劲气,雾气裹挟之中,白虎身形百余丈高,扑将了出来,在它守着的渡世舟一侧,已经有三道黑影接近了渡世舟,即将一步踏入舟中,却被它一身可怖力量横推,不得不于半空之中向后跌来,没能冲到了渡世舟上。

    而在渡世舟后首,老龟同样祭起了一身神通,后背之上的龟甲都飞了出来,一甲便如一方小世界,接连不断的封印在了渡世舟后方,使得后方黑影,没有半分接近法舟的机会。

    到了最后时,虚空里出现了一道虚影,东皇道主手持往生神山而来,重重向前砸出。

    “哗……”

    像是洗去了一身的尘埃,渡世舟周围,无论正在与人交手的,还是已经寻隙踏上了渡世舟的黑影,都被这狂暴无边的力量扫中,身形难御,被迫向着渡世舟之后退去。

    而在渡世舟上,则有近百道神光同时冲了出来,拦在了渡世舟之后。

    “诸位道友,该我们展露作用的时候了!”

    东皇道主手托神山,率先开口,抬步向前走去。

    在他身后,跟了无数的人,面上皆带着一种沉默而坚定之意,迎向了前方。

    看似很随意的走动,但愈来愈接近,却也都盯住了自己的对手。

    大自在天魔尊关傲,手持大刀,踏着虚空而来,阻住了身穿儒袍的书生去路,他不擅言辞,只是一双凶目,死死的盯住了对方,身周的红莲业火,像是雾气一般的波动了起来。

    忘原城白发女仙金寒雪,则拦住了一位手持竹杖的老者。

    洗剑池白狐剑首,盯上了一位跛足持剑的年青人……

    ……

    ……

    仙道十尊,在这时候尽皆出现,迎向了这些来自于黑暗中的鸿蒙生灵。

    而除了仙道十尊之外,一些身怀绝技的老修,便如黄沙老怪宋龙烛,魔边女神将董酥儿,还有一些平日里在天元也以清修为主,很少抛头露面的隐修等人,也尽在这时候迎了上来,再之外,便是神族三大圣主,妖域四怪,仙盟七大长老,林林总总,约百余人……

    这些人,无疑都已经是当世天元修为最强的人。

    只是他们面对的对手,同样也是天元的敌人里,最可怖的存在。

    黑暗之中,人影浮现。

    这些人里,立身于最前首,道貌岸然,与人族无异的,共有三十六人,这些人都是最早被帝虚点化的鸿蒙生灵,也是寿元最久,实力最强的一批鸿蒙生灵,他们都有着昆仑山诸修的模样,甚至是记忆,看着这些天元的修士,便如同长辈看着晚辈一般,一脸的笑意。

    而除他们三十六位之外,再之后,还有百余尊魔头。

    他们却是生得模样各异,有的额生独角,有的一身黑鳞,有的四足四爪,有的妖尾如勾,有的一身诡异眼睛,这些人便都是帝虚从天魔之中随意点化了出来的,乃是第二代鸿蒙生灵,虽然没有第一代鸿蒙生灵看起来气机深厚,但狂暴与诡邪之处,却犹有胜之……

    他们像是两方沉默的阵营,立身于虚空之中,悄然对立着。

    而在他们身后,渡世舟正轰隆作响,渐渐远去。

    周围虚空里的无尽魔物,也尽随着渡世舟赶去,像是一窝黑色的蜂群,一时间,倒使得这一片虚空里空空寂寂,只剩了他们这些人,沉默相对,气机像是浪潮一般碰撞起伏!

    “舟走人留,你们像不是像是被抛弃的棋子?”

    黑暗鸿蒙生灵一方,有位宽袍大袖,气机浩然如同道君也似的老者,缓缓越众而出,面带微笑,轻轻开口,哪怕是在这一群鸿蒙生灵之中,他也显得气蕴莫测,犹如天地的中心,更关键的是,有人拿着他与对面的东皇道主相比,便发现他们的气质出了奇的相似!

    “你有着我师尊的模样,不知可有他的记忆?”

    东皇道主看着对面那位越众而出的道君,轻轻皱眉,开口问道。

    黑暗道君看向了东皇道主,缓和的笑了笑,道:“有便如何?”

    “有便说明了一件事!”

    东皇道主单手托着往生神山,脚步没有停留,一直在向前走来,口中轻轻说道:“你们果然和我们是不同的,哪怕你有着我师尊的相貌与记忆,也绝对不是我师尊,因为我师尊从很小的时候便教导我,东皇一脉,守正道,证道心,倘若可以庇佑人间气运,乾坤大道……”

    他抬起了头来,笑的没有丝毫遗憾:“那便做了弃子又如何?”

    在他身后,百余位天元大修听了此言,同时有一身气机暴发了出来……

    到了他们这等修为,道心澄明,又岂能不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

    为了给渡世舟一线生机,他们只能离舟而战!

    或许他们便是拼尽了性命,也不是眼前这么多鸿蒙生灵的对手,但却必须拦住他们。

    这当然是一件很让人绝望的事情,却无法躲。

    因为他们是天元最强的人!

    天塌下来时,弱者可以逃,但强者必须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