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为何而战
    “痴心妄想!”

    巨大的渡世舟轰隆作响,直向前驶了过来,冲破无尽魔息,舟上各方道统与天元修士气机如炬,举火焚天,黑暗之中的帝虚脸色也变得一片铁青。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他居然没有太过愤怒,好像之前的轻浮与张狂都是装出来,眼见得动摇不了天元众修的道心,在这时候倒是冷静了下来,目光只是冷冷向前看了过来,而后在黑暗里,缓缓捏起了拳头。

    轰!轰!轰!

    仿佛是海潮拍击海岸的声音,在这无尽黑暗里,显得尤为惊心动魄!

    黑暗之中的三十三天鸿蒙旗暴涨,气机摧动到了极点。

    而在这无尽黑暗里,那数之不尽,铺天盖地也似的黑暗魔物,也同样狂暴到了极点。

    哗啦啦!

    一片一片的向着法舟扑了过来!

    无法形容那一刻的绝望,无尽的魔息将法舟都遮住了,视线从魔物里看了过去,需要穿梭足有大半天的时间,才能来到一处魔物稍少一些的空白之地,可见这无尽魔物之多,之乱!

    而在这无尽魔物里,更有变幻无穷的天魔夹杂其间,时时变化成各种形状,向着法舟之上吞噬而来,在这无尽天魔里,还有帝虚身边的鸿蒙生灵,他们皆有灵性,于半空之中寻隙抵缝,紧紧盯着这一艘承载了天元最后希望的法舟,也在寻找着自己出手的机会……

    难!难!难!

    方原的计划无疑是没有问题的。

    天元众修也表现出了正确的态度,没有被帝虚影响道心!

    这本就是惟一的路!

    但这一条路,仍然是无比艰难的,难到让人看不见希望。

    便如同这时候渡世舟之上的人,无法透过铺天盖地的魔物,看到一丝干净的天光!

    ……

    ……

    “护舟,死战!”

    在这渡世舟之上,哪怕再绝望,也有人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

    八荒城诸关神将,皆在这时候各率一部,护在了渡世舟的关键位置,手持仙旗,厉声大喝,一排一排,一片一片的八荒城神将便皆列于舟舷处,手持仙戈,向着魔物厮杀起来!

    凶狂的魔物一波接一波的袭来,不停撕扯起了舟舷之上的仙兵,将他们扯入黑暗之中。

    但后面的仙军,立时补充了上来,不让法舟出现任何破绽。

    ……

    ……

    “杀……”

    渡世舟前首,乃是大自在天魔尊率领的天魔军。

    他们各自祭起了魔宝,坦露了胸膛,跳在了半空之中。

    四下纵横,扫荡着从半空之中落下来的魔物,所过之处,魔光显露,血腥扑鼻,与仙道不同,他们的力量明显带着无法形容的邪气,可在这时候,邪气之中,仍然能够显露出足够的浩然正气,哪怕他们气机再邪,毕竟这时候的表情,是大义凛然的,无异于仙……

    ……

    ……

    “龙魂落入吾族,便是为了这一日……”

    更往后些,可见龙魂纵横,像是群龙乱舞,撕碎了所有接近渡世舟的魔物。

    那些皆是继承了龙魂的修行世家与天骄,他们有些人根本就已经不记得这龙魂是如何得来,却并不防碍他们在这时候拿了命去护着渡世舟,而且,也不知是否因为这一战牵系到了太多因果,就连那些分明早就没有了灵性的龙魂,都在这时候苏醒了过来。

    它们于半空之中纵横飞舞,张牙舞爪,满目战意,像是苏醒了某种灵魂深处的血性。

    ……

    ……

    “中州世家,何曾落于人后?”

    而在另一侧,中州古世家联盟同样展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血气与底蕴,他们各自占定了一个位置,诸般神通显露,像是钉子一般定在了舟上,他们没有去倾占更多的地域,只是牢牢守定了自己的一片,没有过多的承担责任,可是该自己承担的,却也没有逃避半点。

    ……

    ……

    再之后,则是妖域大军。

    他们来到了这破灭的三十三天,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不像是仙道修士那般知道自己是过来做什么的,又为什么这么做,只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莽……

    ……管他做什么,该做就做了!

    既然眼前有魔物冲来,既然别人都在杀,那我还等什么?

    杀!

    杀他妈的!

    因此这时候看起来,妖域大军一侧,反而是最热闹的,比起凶狂向着法舟之上冲了过来的魔物,他们甚至显得更凶。

    一个接一个嗷嗷叫着,有的赤裸了上身,有的变成了半妖,直向无尽的魔物扑去。

    别的人都只是在法舟之上迎战,他们倒好,战意一起,直接便扑到法舟下面去了,有的在无尽魔物里厮杀良久,终于将身边最后一只魔物撕成了碎片,然后一转头……

    ……妈的,舟呢?

    ……咋不等我?

    ……

    ……

    而与其他诸部相比,神族大军则是显得更为沉默。

    他们的心思最复杂,想的最多,对方原也最不信任,甚至仇视!

    可如今登上了渡世舟,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守定了法舟一域,巨大的大天罗旗展了开来,将一层一层的魔物荡开,只是大天罗旗虽好,却终究无法在这巨大的渡世舟上护住所有区域,所以当魔物冲到了他们人群之中,这些神族将士,也只能咬着牙迎了上来。

    “天外天已毁了,天元也即将被毁……”

    “我们,从来都没有过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选择活下去,拼着活下去!”

    “……”

    “……”

    渡世之舟,穿梭了黑暗,向前艰难的行进。

    整艘舟上,承载着惟一的希望,也承载着无尽的杀戮!

    如今的方原,负手立身于舟首,目光向前看着虚空,没有理会身后的杀戮与死亡。

    他如今将后背,甚至整艘法舟的命运,都交给了其他人。

    自己惟一能做的,便是盯紧黑暗之中的那个人!

    而天元众修,也没有让他失望!

    一场前所未有的气运之争,也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命运之战!

    每一个人,都在这时候站在了自己该站的位置!

    ……

    ……

    哗!

    渡世之舟前面,有数之不尽的魔物涌了过来,他们一群一群,成片成海,堆积在了法舟之前,使得这一艘巨大的渡世舟,像是陷在了冰河之中,前进不得,任凭渡世之舟的力量再强,可是当四面八方,都已经被无尽的魔物彻底堵塞之时,也不可能继续向前行驶!

    “诸位同袍,到了吾等献身之时了!”

    有魔边的不知名神将,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现出了毅然之色。

    他双手握紧了手里的神枪,忽然厉吼一声,率先跃下了法舟,直接冲进了舟舷周围的魔物群里,放开手脚撕杀了起来,拼尽一身力气,将靠近了自己的魔物搅碎,而在法舟之上,他所有的部曲看到了这一幕,也都立时红了眼眶,有人暗自咬牙,紧跟着跳了下去。

    然后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数之不尽的魔边仙军,跳下了法舟,用肉身去清剿那些於泥于法舟周围的魔物。

    他们的命运,在跃下法舟之时,便已经注定,但却无人生出悔意。

    ……

    ……

    巨大的法舟,在魔物与魔边仙军的尸骸与血肉之中,艰难前行,但是周围无穷无尽,皆是汹涌而来的魔息与魔物,遮天蔽日,上空最为难守,于是便有易楼阵师,在这时候成群结队冲到了半空之中,施展一身阵道修为,将无数的阵旗洒落到了法舟周围,护着了上空。

    但如此急切间布下的阵法,固然可以守住法舟上空,却守不住他们自身,不知有多少人被飞扑而来的魔物擒去,撕成了碎片,鲜血淋漓落下,犹如暴雨,可是每殒落一位阵师,便立时有更多的阵师冲向了半空,他们祭起更多的阵旗,将这一艘法舟更好的护在了下面。

    一个接一个的阵师死去,但愈来愈完整的大阵却出现在了法舟上空。

    ……

    ……

    “魔崽子们,来啊……”

    有白须白发的老修手持大刀,冲杀无数魔物,伤痕累累,满身是血。

    在他身边,尚显得十分稚嫩的年青人抱住了他的胳膊,哭道:“老祖,我们本可以好好躲在天元,好好享受那清静世界,为何非要跑到这绝望之地来拼命,我们是在为何而战?”

    白发老修以刀拄地,沉声大喝:“说为何而战太过矫情……”

    然后他狠狠的看向了那年青人的眼睛:“……我只问你,这一战来了,你要逃么?”

    年青人狠狠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死死抓住了手里的刀!

    ……

    ……

    无尽的征战与厮杀,像是烟花绽放在了法舟周围。

    无论神通多么绚丽,武法多么精妙,厮杀由来都是丑陋的!

    断肢残骸,鲜血腥臭,一层一层的血浆,铺在了渡世之舟的地面之上!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一幕又是异常的美好!

    立身于舟首的方原,负在了身后的拳头,已慢慢的捏紧。

    这一世,自己经历了很多事,也做了很多事。

    见过无尽的人心丑恶,可起码在这一刻,他觉得人心异常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