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人关前
    一剑守天关,三千年不教大劫降世,辛苦吗?

    也只是应为之事而已!

    东皇道主与黑衣男子的应答,直显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听在了众修耳中,却似掀起了无尽狂澜!

    这黑衣男子,便是东皇道主所言,一剑守天关三千年时间的人?

    在赶到这天人关之前,还有很多人,并不明确的晓得这剑守天关三千年的概念,直到来到了这关门附近,看到了那堆积成了一座一座大山,这些大山又在星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大海的魔物尸首时,感受到了这一片寂灭的世界里,那浓重如绝望的黑暗魔息时,才略略的对这剑守天关三千年的概念有了那么一丝明悟,也对这个人生出了某种仰望之意……

    不错,正是仰望!

    什么钦佩,尊敬之类的词汇,代表不了他们此时的心情!

    倘若没有这个人,那尸堆成山,山堆成海的魔物,侵入了天元,又会是什么景象?

    倘若没有这个人,这里的无尽魔息,流入了天元,又会是什么景象?

    天元众修,在人间征战三千年,战魔地,战神族,无尽厮杀,可歌可泣,期间不知涌现出了多少英雄人物,为后世流传,可眼前这个黑衣人呢?他只是守在了这里,凭一己之力抵住了这三十三天的破灭之力,悄无声息护佑了天元三千年,没有让任何人知晓……

    哪怕如今众修已经赶来,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应为之事罢了!”

    天元众修擅算功德,争功德!

    只是他做的事倘若也要算成功德,那又功德几何?

    ……

    ……

    就在大部分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黑衣男子的人还沉浸在那无尽的震惊与仰望之中时,却见在龟背上,已经有许多人……大部分都是已经得道成名,威镇一方的大人物,在这时候按捺不住心间的情绪,从人群里越众而出,纷纷赶上了前来,与那黑衣男子惊喜相见。

    “青阳宗主陆青官,率青阳弟子三千众,拜见太上方长老!”

    首先越众而出的,便是青阳宗。

    无论如何,青阳宗与这黑衣男子的因果最大,乃是其出身师门。

    因此,以宗主陆青官为首,背后跟着四大长老,尽皆赶上前来行礼,后面的长老与执事、真传等人,甚至都没有上前来行礼的资格,而作为青阳宗主,对此人行晚辈之礼,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在如今的青阳宗宗主尚未成为宗主时,此人便已经是青阳宗长老。

    “青阳宗在你们手里,很好!”

    黑衣男子轻轻还礼,目光缓缓从他们面上扫了过去,最后落在了乔长老与凌长老的脸上,平静的眸子里,看到了这两位故人如昔的容颜,却又一头的白发,似乎也不免有些感慨,但最终,还是没有特别的说些什么话,只是与她们的目光相交,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乔长老与凌长老在这时候,也微微动容。

    心里不知有多少话想说,但又觉得,似乎点点头,也就够了。

    “拜见师尊!”

    在这时候,魔边仙尊苦海云舟,与另外一位银甲女神将,也皆赶上前来拜见。

    “你们二人修为不错!”

    黑衣男子向他们点了点头,抬手之间,将他们扶起,苦海云舟与银甲女神将脸上也不知是什么表情,略略动容,抬起头来,看向了那容貌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的男子,不知有多少话想说,而那黑衣男子,看着他们两人,表情也有些复杂,低声道:“就你们两人了么?”

    苦海云舟点了点头,道:“白师兄他……”

    黑衣男子摆了摆手,道:“我知道!”

    苦海云舟与银甲女神将董酥儿起身,站在了他身后,都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黑衣男子,心里却有种极难形容的心情,似乎想起了另外的几个人,比如乌迟国那个一直在修行上不怎么用心的小皇帝,比如琅琊阁那个聪明绝顶却又心志大变的小阁主……

    ……见不到了!

    毕竟三千年过去了!

    “方小哥……”

    有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身材高大,比别人几乎要高出一倍的大自在天魔尊,抱着黑色的花瓶,来到了黑衣男子身前,他嗡声嗡气,生铁一般黝黑的脸上,看起来面无表情,但眼底却自有些浮动之色,代表着他如今心里的惊喜与激动,便这么直愣愣的走了过来。

    而在他身后,被他结结实实挡住的枯瘦老者,探出了一个脑袋,咧着嘴笑。

    “你现在变得很强!”

    黑衣男子轻轻张臂,与大自在天魔尊抱了一下,赞许了他一句,然后看向了后面的枯瘦老者,脸上露出了几分由衷的笑容,道:“孙师兄,这么多年时间里,倒是辛苦了你!”

    枯瘦老者咧嘴笑了起来,道:“当师兄的当然要照顾师弟,这不赶来帮你了?”

    大自在天魔尊很自然的站在了黑衣男子的身后,将他的两个弟子都挤到了一边。

    再之后,洗剑池白狐剑首走上了前来,身周有剑音颤动,仿佛带着某种韵律,那已经很多年没有笑过的脸上,如今也出现了几抹淡淡的笑意,道:“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剑道!”

    黑衣男子细细听着那剑音,钦佩点头,道:“这一次,该由我为你斟酒!”

    白狐剑首听着这话,忽然便笑的意气风发。

    “哈哈,哈哈,老朋友,多年未见……”

    话犹未落,却见一个脑袋上头发都没剩几根的老头子张开双臂,迎了上来,正是宋家老祖,他满面欣喜赶上了前来,黑衣男子也只好转过身来看向了他,没想到宋家老祖对他并不理会,直从他身边走过,向着天人关右首卧着的白虎赶了过去,抱着虎爪一个劲的摇。

    黑衣男子:“……”

    转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只见九重天女帝立身虚空之中,身上披着殷红如血的皇袍,一身皇威,便是在这绝望的世界里,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那高高在上的傲慢之意。

    她察觉到了黑衣男子的目光,脸颊微扬,看向了另一个地方。

    黑衣男子笑了笑,道:“这身袍子,很适合你!”

    九重天女帝并不爱搭理他,只是脸上倒是露出了些笑意。

    不远处抱着刀的至尊邪皇,闻言似乎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

    天人关前,已经显得有些热闹了起来,忘情岛一脉的人已经赶了过去,与洛飞灵相见,叙旧,其余众修,也纷纷打量着这天人关周围的地势,纷纷议论猜测,三千年时间里,究竟在此关前,曾经生出过何等样的大战,自己这些人赶了过来,又能做些什么,一时间倒是盈盈沸语打破了此间的寂静,这种热闹,使得天人关周围永恒不灭的绝望,淡化了很多。

    而黑衣男子,则依叙与魔边、中州、雷州、妖域、神族等相见,与其说相见,某种程度上,倒也是在清点这一次赶来的援军,毕竟到了这时候,能够见到的故人,已经很少了。

    一张一张的面孔看过去,能够看到些熟悉的脸色。

    但更多的,却是只存在于脑海里的影子。

    在最后时,方原才来到了一方虚空之中,这里是热闹圈子的最外围,这里有一个白发如雪的女子立在这里,众修尽皆赶上前去与黑衣男子相见之时,她一直没有动过,只是在最外围静静的看着,一身气机,像是雪原上的风雪,清寒,冷漠,带着一种孤寂清冷之意。

    看到黑衣男子与诸位故旧相见,她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但看到黑衣男子向自己走了过来,她却眼神微动,身边的裙裾被轻风扬起。

    心里隐隐的,似乎有种想要退开,不与他相见之意。

    察觉了她心间的情绪,黑衣男子也微微驻足,即便修为之高如他,在这时候,居然也有种不知道该不该走上前来的感觉,有这样情绪的也不只是她,白发如雪的女仙,在这时候同样心绪微乱,并不知道,如今的自己,是希望他走上前来,还是就此远远的站着……

    好在就在此时,天人关之前,忽然有狂风刮起!

    本来就已经浓重到可怕的黑暗魔息,忽然在这时候更浓重了几倍。

    仿佛是在黑夜里,有更深的夜色卷来。

    一层一层,将这无边的黑暗,渲染成了更深的黑暗。

    而在那无边黑暗之中,可以感应到一片一片,漫漫不见边际的魔物涌动,那是一片魔物的大海,大海上空,还可以看到有无数变幻不定的乌云袭卷而来,那是天元提之色变的天魔,而在天魔之上,还可以看到无数道傲然立于夜色之中,只有森冷眸子闪动的存在……

    “哗……”

    一见到这种景象,天人关前的热闹,忽然便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

    “那些……都是魔物吗?”

    有不知名的某个道统长老,颤抖着问了一声。

    与他抱着同样疑问的不知有多少……

    魔物谁都见过,但这么漫漫无际,铺天盖地,淹没一片星空的魔物……

    ……怕是天元这三千年里所有的魔物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啊!

    “来了便战就是了!”

    一片沉寂的恐慌里,白发女仙忽然脱众而出,来到了与黑衣男子并肩而立的位置,清冷的眸子看着那无尽的魔物,身边飘起无尽大雪:“毕竟我们此来,也不是为了叙旧的!”

    黑衣男子也抬头看向了那一片魔物,笑了笑,道:“对,我们是来并肩作战的!”

    转头看向了白发女仙,道:“雪寒师妹,对么?”

    白发女仙沉默了很久,轻轻点头,道:“方原师兄,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