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天人关下相逢
    大风起兮,扶摇而上。

    老龟背上有九甲,造化无尽,一甲便如一世界,天元百万大军齐集于龟甲之上,足可占据三千里,但在这老龟背上,却尽数容之,各方势力落定坐好,便随着老龟冲向了无尽苍穹。

    在老龟进入了青天白云的一霎,他们眼前一层一层的世界便忽然被破开,好像是一扇又一扇的门户在他们眼前接次打开,眼前景色瞬息之间,变化无尽,一隙之间,便像是已经经历了无穷无尽的空间,待到眼前景象稍定之时,他们便已经来到了寂静璀璨的星空之中。

    身在龟甲之上,他们只能感受到这一切,却不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能够领悟这种变化的,惟有立身于龟甲最前方的仙道十尊等人。

    在这时候,他们也皆面面相觑,神情各异。

    到了他们如今这等境界,修为造化,早就已经达到了一种十分玄妙的境界,只是为了天元,便一直只能留在人间,某种程度上,天元是他们的庇护之所,但随着他们的修为越来越高,却也成为了他们的囚笼,让他们有了一种无法直舒胸臆的感觉。

    直到这一次,他们随老龟离开天元,进入无边寰宇,才忽然感觉心上压力消失。

    就在老龟进入了星空之后,有无数人都发现了仙道十尊身上的变化,他们身上的气息,本来像是烛火,静静跳动,但一离开了天元,反而像是某种被压制的力量忽然升腾了起来,烛火成为了火把,而后成为了火炬,鼓鼓荡荡,直扬了起来,像是要照亮整片星空。

    “这便是,跳出了天地的感觉?”

    东皇道主微闭双目,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变化,良久才轻声开口。

    “若用一种老话来讲,这其实便是飞升!”

    至尊邪皇平静的开口,只是目光缓缓扫过了龟甲之上的话多,言语里也似有些淡淡的疑惑:“不过除了我们这些已经领悟到另一层力量的人,对普通大乘修士而言,飞升之后,失去了天地大道的庇护,他们的修为,应该比之前还弱了一些才是,为何却感觉……”

    他说的很有道理,也是其他诸位仙尊所在思索的。

    如今的天元,历经三千年战乱,一代一代天骄战死,但因有着无穷典藉开放,各种资源也不再藏私,更有人曾经打破了化神境界必须仙源才可晋升的死路,反而磨砺出了愈来愈多的高人,立身于天元巅峰的仙道十尊且不必说,他们是最早成就了大乘之人,传说中他们里的很多人,更是已经在这三千年岁月里,参悟大道,触及到了超脱于大乘境界的力量!

    而除仙道十尊之外,天元大乘境界的修士,还有不少。

    如今的天元,本来就是历史之上,仙道力量最为强盛,前无古人的一代。

    在东皇道主与至尊邪皇的猜测里,他们离开了天元,力量只会更强,那是因为他们早就领悟到了超脱大乘的力量,只是身在天元时,不敢施展那种力量,反而束手束脚而已。

    可普通的大乘修士,离开了天元,只会变得更弱。

    因为他们的力量,本就来自于天元,离开了天元,便等若失了本源。

    但如今,他们转头看去,却只见龟甲之上,气息轰鸣如海,战意袭卷,如渊如瀑,许多人的气息,并没有变得弱小,反而更为旺盛,甚至更为汹涌。

    “原因其实很简单,他早就将不属于人间的仙典送到了人间了!”

    在这时候,倒是平时最不擅言语的忘原城女仙金寒雪缓缓开口,似乎早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她淡然道:“仙道典藉本不属人间,所以在人间修炼,虽大有裨益,却显露不得真正的优势,直到离开人间,才会发现真正的威力,这,才是他最初赐仙典于人间的用意吧!”

    这本就是一层窗户纸,一句话说了出来,所有人便都明白了。

    于是便不再有人多说什么,只是东皇道主轻声道:“那时候开始,他便在等我们了!”

    所有人闻言,都向着前方的无尽星空深处看去。

    那个人早就在等了,而且一等便是三千年。

    ……

    ……

    “呼……”

    老龟跳出了天地,便于星空之中,喷出了一道气机。

    那一道仙光,飞向了无尽星空深处,仿佛隐隐与某种道蕴生出了联系。

    再之后,老龟身形前冲,又有无尽空间被一层层揭开。

    这便是天元众修必须有老龟引路,才能进入三十三天的原因,三十三天距离天元,无比遥远,若无人引路,便是修为再高,在星空里乱撞上千万年,也不见得能够找到三十三天,可若是有人引路,便可以施展修为,穿越无穷壁障,借着飞升通道,直接赶向三十三天!

    众修再一次感觉到了那种世界无穷变幻的感觉,只是这一次经历的已与之前不同。

    他们时而感觉自己正在穿越星河,时而感觉自己位于一片死寂荒凉的星辰之上,时而感觉自己正在绚烂而瑰丽的星环之间,仿佛有某种通道洞穿寰宇,他们正沿着这一条超脱了时空的通道前行,有很多修士,已经受不了这种景象不断变化的感觉,急急闭上了眼睛。

    但更多修为到了的修行中人,则急急趁着这个机会,印证着自己心间所学。

    甚至有不少在仙典之上下了足够的功夫,只是在天元无法领悟其妙的修士,在进入了这么一条通道之路,许多关窍忽然都变得清晰,心念无阻,修为已节节暴涨了起来……

    ……

    ……

    轰!

    说不清过去了多少时间,仿佛只是几个弹指,又像是千百万年。

    人类感受时间的能力,在这样的旅程之中失去了作用。

    众修的感觉之中,只觉得最后忽然碰到了最后一层巨大的壁障,直震得心神摇晃,坐立不稳,像是在一场奇绚的梦里沉醉良久,忽然醒来,眼前的景象,终于在这时候清晰并稳定了下来,不知有多少人,尽皆抬头,有些迷茫的看向了自己最终来到的地方……

    ……在他们面前,无尽的星空里,有着一扇巨大的关口。

    那一座关口,玄妙无尽,也不知是如何炼成,静静的飘浮在了星空之中,似乎非常渺小,但又给人的感觉无比之大,所有看到了这扇关口的人,都不约而同浮现出了一种感觉,那关口立在了那里,便阻断了偌大的星空,只要那关口存在,寰宇之间,便被永远阻断。

    而在关口周围,皆是漂浮着无尽的大山。

    那是一座又一座,犹如星辰大小的山峰,就这么漫漫漂浮在了星空里。

    定睛看去,便可见那山峰,居然皆是一只又一只魔物残骸堆积了起来,每一座山都代表着数之不尽的魔物残骸,而这所有的山,又都一片一片,仿佛形成了无尽的海洋……

    “怎么会……”

    有人失声开口,不知是在害怕还是惊愕。

    身在天元,征战三千年,他们都看到过,斩杀过无尽的魔物。

    但这么多的魔物的残骸……

    ……那是想也无法想象的!

    “呼……”

    老龟继续向前游去,群峰之间,有风吹来。

    龟背之上,众修齐齐汗毛直竖。

    他们在这风里,感受到了浓郁到可怖的黑暗魔息!

    这等浓度的黑暗魔息,比天元魔地之中的,还要浓郁了无数倍。

    而在这样一片残破的世界里,居然无穷无尽,到处都是这等可怖的魔息……

    该如何形容这样的世界?

    荒凉到了极致,死寂到了极致,没有半分的希望与光明。

    只有某一方龟甲之上的神族大军,在这时候眼神变得痛苦而愤恨,他们是可以认得出来的,如今他们所在的,便是曾经天外天所在的位置,这里曾经是他们的故土,可是如今,这曾经生机勃勃的地方,也已经与三十三天没有什么不同,变成了死寂一片的绝地!

    “这,便是破灭之后的世界啊……”

    有人念及了这个事实,浑身都在发抖了起来。

    这无穷无尽的绝望,难道就是大劫的源头,是自己要征战的地方?

    老龟还在继续向前,巨大的身躯震散了一些飘浮在星空里的山峰,使得那山峰之中挤压着的魔物尸骸被震散了开来,就像是复苏了一般,可以看到它们狰狞而可怖的面孔。

    绕过了这无穷无尽也似的山海,老龟来到了那关口前。

    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关口,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巨大,像一方世界,悠悠镇于星河之间。

    关口之上,写着三个大字:天人关!

    关口左面,廊柱之上,缠绕着一条浑身黑鳞,长达百丈的神龙,如今似乎正在沉睡,可以看到它肉身之上,道道可怖伤疤,哪怕是沉睡之间,依然有无尽凶气激荡四方。

    关口右面,则卧着一只白虎,正无聊的甩动着尾巴,目光懒懒扫了过来。

    而在关口之下,则有一方石台。

    老龟背上的众修,来到了这里的第一时间,便齐唰唰看向了那方石台。

    然后他们便也看到了如今在那石台之上,正有两个人在弈棋,其中一个,乃是身穿白裙,容颜娇美的女子,手托着下巴,似乎盘算着是不是要耍赖,而在女子对面,则是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他容颜清峻,气虚缥缈,周围不见道蕴,只有种与天地万物融入了一起的感觉。

    察觉到了众修到来,他正慢慢起身,目光看向了龟背之上的人……

    不知有多少人,在看到了那黑袍男子的面容时,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尤其是一些红颜白发的女子,眼中更是露出了几分惊喜,乃至于惶恐的情绪。

    三千年过去了,他果然还活着……

    ……而且,他似乎没变过?

    东皇道主收拾心绪,从老龟背上跃起,远远向着石台掠来。

    他双手施礼,一揖到底:“方道友,一守天关三千年,辛苦了!”

    黑袍男子迎了上来,揖手还礼,道:“应为之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