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七十五章 邀同道,天外一战
    “成了……真的成了么?”

    魔地上空,经历了这么一番异常可怖的魔息炸裂,场间几乎已经没有活人。

    那一道大阵已经被摧毁的半分不剩,地面几乎被刮去了三层,天地之间,虚空不稳,像是濒临破碎的冰面,一触即溃,周围的魔息则是鼓鼓荡荡,搅起了无尽狂风,在这狂风里,可以嗅到浓烈的血腥气,那是之前那些为了稳固大阵,而甘愿舍弃了性命的阵师等人……

    虚空之上,只有两道身影还能动弹。

    左边的是东皇道主,右边的是至尊邪皇,但在这一片乱流里,修为高明如他们,也身受重伤,血染了半边身子,道息更是运转不宁,只是如今,他们什么都顾不上了……

    四只眼睛,只是盯着下方魔息之中的一缕白芒!

    这便是琅琊阁集合玄天盏、大天罗旗、邪皇妖刀与转生道书,潜心推衍三十年所得之物?

    居然真的成了!

    虽然,这代价,或许大了一点!

    但相比起这天地之间的魔息,三十三天里的破灭,这代价又似乎……

    想到了琅琊阁主临死之时平静的脸色,东皇道主知道自己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这代价值得!

    这世间,也惟有琅琊阁主这等曾经生在光明之中,又因仇恨坠入黑暗三千年,最终又因着先生的教诲于临头一步收手,幡然悔悟之人,才能最懂得人心变化吧!

    某种程度上说起来,或许也惟有他,才真的有资格做到这一步。

    想必,他自己也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将自己当成了最后的祭品,飞身扑入了魔息之中,以自己的心,点化了这一缕白芒……

    这一缕白芒,或说道息,便是希望!

    “快快……”

    东皇道主忽然着急了起来,急着催促。

    他似乎想要冲着那一缕白芒掠去,将这烛火也似的光芒护住。

    但临动了一动,却又一脸的迟疑。

    因为就算他这等修为与见识,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如何去护那缕白芒,琅琊阁主死的轻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但你倒是先告诉我们后面应该怎么做呀……

    “莫急……”

    但也就在这时候,至尊邪皇忽然心间微动,低声提醒。

    东皇道主在这时候也看了出来,只见那一缕白芒出现之后,居然没有被周围的无尽魔息淹没,恰恰相反的是,这一缕白芒周围,倒是刮起了微小的旋风,一层一层将魔息卷了过来,围绕着它旋转,这个漩涡渐渐扩大,大有笼罩整片魔地之意,而在这漩涡的中心,那一缕白芒周围,竟有越来越多的魔息在慢慢转化,化作了那一缕白芒的一部分。

    远远看起来,便像是一个微弱的生命,正在逐渐的成长!

    琅琊阁主没有告诉他们后面应该怎么做,原来是因为他们不必再做什么了。

    这一缕白芒出现,便代表着魔息逆转的开始……

    不必做什么,它自己便会逐渐生长!

    望着那一缕渐渐生长的白芒,东皇道主与至尊邪皇两个,脸上皆有了些惊喜之意。

    斗了一辈子的两人,倒是在这时候有了些默契。

    而在广阔无边的天元大陆上,也有不少心生感应之人,远远朝着这里看了过来。

    那一缕白芒的出现,便使得整个天元都不一样了。

    有常年闭关的老修,忽然诧异的睁开了眼睛,细细体悟着天地的变化。

    有勤练剑法的少年,抹去了额头的汗滴,微微迟疑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剑……

    高山之上,有古松凝结出了一颗露珠。

    幽谷里,有小草拔高了枝叶。

    有残存的魔物,悄然遁入了地底。

    有苦读的老儒,忽然明悟了道理!

    ……

    ……

    “成功了,魔地间的那件事真的成功了……”

    “自今日起,大劫真的不再可怕了吗?”

    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惊喜无限,纷纷传书相告。

    这确实是值得天元大书特书的好日子。

    如今三十年过去,已经越过了易楼的高人对大劫降临最晚时间的推算,大劫仍然没有降临的迹象,这便代表着大劫已经不再降临人间了?

    而天元祸患的源头,魔地里面的黑暗魔息,也已经被成功化解,就连神族,如今都龟缩一隅,乖的像只小老鼠,那还愁什么?

    三千年一大劫,天元的诅咒,已经结束了……

    像是脖子上的枷锁,终于被解去,直落得一身轻松!

    整片天元,都已是一片喜悦的海洋……

    ……

    ……

    但也在这时候,有些人心里却也凭空多了一抹惆怅。

    便如霸下州某位女仙!

    青阳宗里的两位长老。

    九重天的一位女帝。

    雪原之上的一代剑首。

    东海碧波之上沉默饮酒的两位奇人……

    他们在最初的喜悦褪了去时,便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上去。

    大劫不会降临了,那个人呢?

    ……

    ……

    一片清朗无云的天空之中,忽然多了几道黑色的痕迹,像是天空里出现的波纹,那波纹缓缓旋转,渐渐化成了黑色的漩涡,极清极浅,但却分明的出现在了高天之上。

    察觉到了这一异象之人,尽皆脸色大变,抬眼看去。

    “难道是大劫?”

    有人失声大叫,满面皆是惊怖之意。

    “不对,这不是大劫降临的征兆……”

    有人喃喃自语,不知多少目光向着高天之上看了过去。

    那漩涡渐渐变得清晰,犹如形成了一条通道,忽然间从那通道里面,有一缕青气飞了出来,飘飘摇摇,自九天之上慢慢展开,两道金色的字迹铺在了虚空之中……

    “剑守天关三千年,不教大劫落天元!”

    “而今诚邀诸同道,天外一战守人间!”

    那两行字迹,写的非常简单,直白。

    仅仅只是这么几句话而已,却忽然在天元掀起了轩然大波。

    世间大部分的修士,则是看到了那些话之后,心间生出了无尽的疑惑,他们不知这八个字是谁写的,更有些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天元已经没有大劫降临了,那还要御什么劫?

    而这话里所说的御劫于天外,又是什么意思?

    更让许多小辈不解的是,这人是谁,他的同道又是谁?

    相比起他们的迷茫,老一辈的人反应更为激烈一些。

    东皇道主与至尊邪皇两个人,同时脸色大变,对视一眼,然后死死盯住了天上。

    他们的眉头,先是皱起,而后松展,甚至带了些喜色。

    他们认出了那写下这些话的人是谁。

    因为那字写的着实不怎么好看!

    ……

    ……

    青阳宗内,包括了宗主陆青官在内,以及四大长老,同时震惊起身,脸色说不出的凝重,而在这凝重里面,却又分明能够看到一分喜悦,以及一分无法言说道明的轻松之意……

    霸下州,忘原城!

    最为隐秘的后山之中,忽然洞府之门打开。

    天地之间,忽有大风刮来。

    天地都仿佛暗了几分,愁云惨淡,有片片大雪自天而降,将大地染成了白茫茫一片,而在那洞府之中,一位白发红颜的女子,怀里抱着一柄玉意,慢慢的抬步走了出来。

    “天啊,道……道尊出关了……”

    “拜见道尊……”

    忘原城上下无数弟子,在看到了那一片大雪出现时,便皆惊喜的跪倒。

    因为这位仙尊出关,本就是足以惊动天元的大事。

    仙道十尊之一,忘原城主,据说她曾经在雪原闭关近千年,后来才于人间和魔地的征战达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现身,第一次现身,便一剑斩了当时凶名最盛的三大魔偶,后来又在与神族的大战之中,冰封三万里,硬生生逼退了神族偷袭霸下州的一支大军,声名雀起。

    从这三千年历史来看,这位仙道十尊里最神秘的女子,出手次数最少,她甚至表现的并不如何热衷于参加诸般大战,自雪原归来之后,便将霸下州天来城改名成了忘原城,平时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忘原城内闭关,只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出手,像是无奈之下,被迫为之。

    甚至,剿灭魔地这样的大事,她都没有出手,也没有人敢来请她出手……

    但如今,天空出现了两行字,她便忽然出了关!

    “嘿呀,这老小子果然还活着啊……”

    天元之北的雷州,雄踞一方的仙道宋家之内。

    软铺之上,正有一位身穿鲜衣的老者,此人看起来寿元不小,眼袋都垂落了下来,头上也光秃秃没有几根头发,但偏偏还是给人一种得意洋洋,年少爱俏的感觉,周围簇拥了无数的娇姬美妾,锤腿揉肩,手里还抱着个酒坛子,时不时得意洋洋的灌上一大口酒。

    黄沙老怪宋龙烛,如今在天元也是赫赫有名之辈。

    起自幽微,出身散修,却凭着一身本领,创下了如今的偌大世家。

    说起此人来,也有不少趣事,据说当初有人喊出了仙道十尊的名号,这位宋老祖上窜下跳,甚至不惜贿赂,只想在这仙道十尊里占个名头,结果却还是未能如愿。

    从那时起,这位宋老祖倍受打击,曾经说过再也不管天下事。

    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个誓言,魔地大战之时,宋家直接袖手旁观了。

    但如今,看到了那八个字,宋家老祖却忽然欢喜的跳了起来,仰面大笑。

    “哈哈,没有白等吧!”

    东海碧波之上,不剩几颗牙的枯瘦老者,重重的拍了一把大自在天魔尊的肩。

    南海海底之中,一只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老龟,在这八个字出现之时,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吐息,南海之上,便掀起了万丈巨浪,它的自语之声,悠悠响起,荡在海底。

    “终于,到了翻身的时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