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七十章 三道鞭痕
    “若是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说了!”

    东皇道主与琅琊阁主目光对视,过了很久,才低声开口。

    他们两人的交谈很简单,也似没有什么火气。

    言语里可以传达的东西很简单,更多的东西只在他们心里。

    对他们两个人而言,这三千年的时间间隔似乎也算不得什么,自从三千年前东皇道主率众打上了琅琊阁,在白悠然托着自己父亲的首级从阁内走出来时,这种因果便已经定下!

    哪怕三千年来,他们二人谁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却也一直没有人忘记……

    琅琊阁主白悠然显然不是一时起意,东皇道主也无从选择!

    事实上,之所以会说这些话,也是因着另一个人的存在,不得不最后劝说。

    但既然劝不动,那便只有一个办法!

    一种无形的气机开始自虚空里呼啸,暗流涌动,整片天空都似乎因此而变得肃杀!

    不知有多少人察觉到了东皇道主身上的气机,都脸色微变,缓缓后退!

    他是仙道十尊之首,当之无愧的天元第一人。

    在这三千年里,东皇道主便是天元当之无愧的神话,无论是他在三千年前,天元生死存亡之际,一步踏入大乘境,苦守魔边一线,给了天元喘息之机,还是他在后来天元与魔偶、神族的大战里,屡定乾坤,道定天下,又或是他在后来,强行重开昆仑山,聚拢天下无数有识之士,共同推衍化解魔息之法,都是功德无量之事,皆奠定了他这天元第一人之名。

    当然,更不用说的,便是他的修为。

    仙道十尊之中,无一不是修为通天,立身于世间巅峰之人。

    但他这天元第一人,却更为神奇,三千年前,他是第一个踏入了大乘境界的人,也是后来点化了许多大乘修士的人,再后来,更有传闻,他潜心修为,早就已经突破了大乘境界,只是,突破了大乘之后的境界,实在太过玄奥,却已经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揣测的了。

    这样的人,便是无敌的存在。

    而他,如今明显已经动了杀机了,周围天相都随着他杀机的出现而风起云涌。

    谁都不知道他出手的时候,会引发何等样的异变!

    而迎着东皇道主的杀意,周围的修士都已满面惊恐,悄然退开,远离这片区域。

    甚至是白狐剑首,九重天女帝等仙道至尊,在这时候也是凝神以待。

    可是正面承受着这杀意的琅琊阁主白悠然却表现的很轻松,这种轻松,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意义的,心情似乎与三千年前,不得不亲手托着自己父亲的首级走到琅琊阁外时的惊慌颤抖恰恰相反,那时的他心里有多少恐惧与愤怒,如今的他便有多少从容与冷静……

    “你手里的玄天盏是为母器!”

    东皇道主看着白悠然,声音沉沉响了起来:“只有炼化了这一片魔地,玄天盏才会成长,成为真正可以克制魔息的仙宝,所以包括你在内,所有的人都以为毁了这玄天盏便可以毁了昆仑山这千年来的心血,但这本来就是引诱你出手的诱饵,玄天盏一开始便炼出了两盏,所以你毁了这一盏,也于事无补,魔地还是会覆灭,魔息还是会消散,琅琊阁也会亡!”

    他神情很坦然的说了出来。

    身为东皇道主,世间第一人,他自然不会没有对琅琊阁留心。

    或许世间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琅琊阁主,但是他会,他一直都在做着准备。

    或许真如他所言,只因为琅琊阁主是那个人的学生,所以他才一直容忍至今。

    当然,容忍不代表他没有做准备。

    这一次琅琊阁主趁着魔地覆灭在即之时大搞文章,先是泄露了仙道的攻伐计划,又在玄天盏被祭起之后,忽然将其抢在手中,当然是为了毁掉昆仑山的心血,这个时机倒是拿捏的不错,只是东皇道主既然早有准备,便不可能不留下后手,起码这玄天盏不是惟一的。

    “我当然知道你早有准备!”

    听了东皇道主的话,琅琊阁主白悠然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他甚至丝毫不为所动,笑的淡然:“只是这一次我没有留后路!”

    顿了一顿,他才轻声解释:“是没有给这世间留后路!”

    在他说着这话时,他身后的黑色道卷,愈发的真实,愈发的疗阔,缓缓展开,似要将这整片魔地遮住,仿佛是这黑色道卷,比周围充斥的浓郁魔息,还要更为浓郁……

    东皇道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对不住了!”

    他忽然低声开口,也不知是说给琅琊阁主听的,还是那个不在人间的人。

    于此一霎间,他陡然之间,袍服展动,身形在这一霎仿佛成为了天地的一部分,抬手之间,苍穹都拉低了无数,一种漫漫天地之力,自四面八方涌来,仿佛大江汇聚,丝丝道蕴蒸腾而上,在他的头顶,形成了朵朵鲜花一般流云,一路铺展,径直向着琅琊阁主冲去。

    在这道蕴面前,就连魔息,也被强行分开。

    所过之处,皆是吾掌之域!

    毕竟是仙道第一人,他这一出手,便已展露出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境界。

    寻常大乘修士,也只是以身合天地而已。

    但他如今,却给人一种已然超脱了天地之意……

    “你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迎着东皇山道主的一身仙威,琅琊阁主白悠然却表现的很是淡然。

    他没有出手抵御的准备,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他只是轻轻开口,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只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太厄魔主知道琅琊阁主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也是脸色一阵扭曲,然后狠狠咬牙,一声低吼之后,忽然间身形变幻,掀起无尽魔息,直向前东皇道主迎了过去,周围黑雾如瀑,逆转倒流,如渊似海,拦在了东皇道主的道蕴之前,周围虚空剧烈收缩,挤压,使得这一片魔地之内的虚空,像是一张被人折皱了的纸,突兀的横亘在了东皇道主的面前……

    能够拦下东皇道主,或说暂时阻止他的,当然只有太厄魔主。

    谁也不知道太厄魔主此前曾经与琅琊阁主白悠然达成过什么协议,但太厄魔主也晓得眼前的局势,他并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所以在这时候,他也只能替白悠然挡在了身前。

    “哗……”

    一场滔天大战便突兀暴涨,袭卷整片魔地。

    单纯论起实力,太厄魔主或许不如东皇道主,但如今毕竟是在魔息之间。

    起码,他可以撑上一小段时间。

    而琅琊阁主白悠然,则明显是要趁这段时间做些什么。

    “该出手了!”

    而在这时,白狐剑首、九重天女帝、八荒城主等人,则也对视了一眼,联手向前冲来,太厄魔主虽然拦下了东皇道主,但却忽略了他们,对于他们来说,谁都不想向琅琊阁主出手,因为某种程度上,琅琊阁主也算他们半个晚辈,但事已至此,却也别无选择了。

    “嗖”“嗖”“嗖”

    三道神芒交织而来,打向了琅琊阁主。

    四大仙尊里面,除了大自在天魔尊之外,另外三人皆已联手攻至。

    迎着三大高手联手,琅琊阁主在这时候,却也表现的很是从容,他双臂一振,周身忽然便有无尽符篆飞起,一时间半空之中,皆是盈盈紫意,身为琅琊阁主,如今的他,本来便是这一方世间最了不起的大符师,再加上如今的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因此这一出手,便是漫天紫符,每一道紫符,都蕴含着一道法则之力,在这时候交织成阵,便像是一方天地!

    “哗!”

    但这漫天紫符,在三大仙尊面前,也只是撑得一隙时间。

    短短的时间,只容得琅琊阁主走出一小段距离。

    看起来没用,但在这局面下,这一小段距离,却也足够了。

    就在三位仙尊面前,忽然金光耀眼,三道巨大的金旗展现,横过了偌大虚空,将他们完全拦在了外面,以这三道金旗之广,就算是他们,也无法在急切之间,突破此防……

    “尔等……”

    遇着这金旗,九重天女帝满面惊怒,沉声厉喝。

    她万万没想到,神族三圣会在这时候出手,将她们拦在了外围。

    她分明刚刚才与神族签定了契约。

    “在你找到我们之前很久,他便已经找到了我们!”

    九重天女帝对面,那位身穿金色披风的神族昭显圣主动回答,声音古井无波:“而且你只答应给我们一州之地,他却答应给我们一半天下,你许我们不提旧怨,他却可以让我们与天元生灵再无分别,更重要的是……”他大旗展动,像是挥动了一片金色的海洋,漫天漫地的倾泄了下来,声音在海洋之后响起:“你们不知道三十三天的破灭之力,究竟有多可怕!”

    “尔等神族,皆为懦夫!”

    九重天女帝厉声大喝,已真正动了怒意。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如何还能不明白……

    看似仙道与神族联手,攻伐魔地,但居然成为了神族、魔地,还有琅琊阁反攻仙道!

    “为了活下去而做出的选择,应该不能归于懦夫……”

    琅琊阁主白悠然在这时候则显得异常的轻松,他轻声微笑着低声自语。

    说着话的时候,他已在这一片混战之中抽身出来,慢慢的走到了这片战场的中间,这里正是黑暗魔息最浓郁之处,他一身白色儒袍,在这浓重的黑暗魔息之中,显得犹为亮眼,而他身后的黑色道卷,则在这时候漫漫铺展了开来,似乎已经和头顶之上的苍穹融作一处。

    那无尽道卷之上,皆是金色的文字,显得又神圣,又诡异。

    金光大作,像是星辰光芒,落到了大地之上。

    在这种金光强盛到了极点之时,大地之上,出现了一副奇怪的画面,一道道灵脉在地底之下,若隐若现,仿佛是人的经脉,仔细看去,甚至还可以看到那脉络正在轻轻缩动!

    而琅琊阁主白悠然所在的位置,恰是几条最大主脉的中心位置。

    他脸上现出了一抹毅然之色,缓缓抬起了手掌。

    在这一霎,天地之间的魔息,被他的黑色道卷引动,似乎在缓缓的下沉。

    “他那是……”

    看到了琅琊阁主引发的异动,场间众修尽皆愕然。

    有些见多识广的,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犹其是东皇道主,在这时候更是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你们炼出了玄天盏,神族炼出了大罗天旗,我同样也炼出了些东西!”

    琅琊阁主白悠然在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也说不好是骄傲,还是悲哀,又或只是在平静的叙说一个事实:“既然是否要转生这件事,人间一直有不同的意见,那便不如先绝了那些不同的意见来源,清除魔息,是非常困难的,但若是让魔息永远存在,那倒是……”

    “……简单多了!”

    说着话时,他手掌已经举到了至高点。

    在他头顶之上的黑色道卷里,有无尽黑光凝聚,却形成了一个大印。

    那一方大印,黑洞洞的,似无若无,带着一种可怖到了极点的气机,仿佛可以洞穿世界。

    “他……他是要将魔息引入天元地脉……”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一声大喝,惊动了无数的修士,无比惊恐的看着琅琊阁主。

    他们总算明白了琅琊阁说不给世人留后路是什么意思,也总算明白了琅琊阁主的真正目的,他并不是想要毁掉玄天盏,也不是想要阻止仙道覆灭魔地,他甚至不是为了联合神族与魔地,重创仙道,而是为了,借着这个机会,在天下人面前,完成这么一件大事……

    他果然也是惊才绝艳之辈!

    昆仑山用千年时间,参衍出了玄天盏。

    神族用了三千年时间,炼制出了大天罗旗……

    而这位琅琊阁主,则不但将黑暗转生法重新推衍出来,还炼出了这等异宝!

    他要将黑暗魔息,引入地底灵脉,彻底的改变天元,须知道,黑暗魔息本就可怖,极难消解,倘若魔息进入了地脉,开始循环不尽的话,那天元自身,便成为了可以生出黑暗魔息的魔地,到了那时候,就算天元修士再不甘心,又还能拿这片残破的天地怎么办?

    无论想不想,都必须要转生,否则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意识到了这一点,无论是东皇道主还是四大仙尊,都已神色大变,急急要冲上前来阻止,但很明显,琅琊阁主早就算好这一切,太厄魔主知道此乃生死存亡之际,咬紧了牙关,豁出性命缠住了东皇道主,而三位神族圣人也不顾一切,以大罗天旗阻住了三大仙尊……

    琅琊阁主白悠然已高高抬起了手掌,即将向下挥落。

    远处的虚空里,察觉了琅琊阁主意图的各方道统,也不要命一般冲了上来,想要阻止他,只是神族大军在这时候,已经冲向了前来,与一众魔物一起,将琅琊阁主护在了里面。

    这时候,他周围已经是铜墙铁壁,极难攻入。

    “这个孩子啊……”

    一直沉默的抽着冒烟的瘦削老头儿,已经放下了烟袋,眼中精光闪烁。

    他心里也有些不舍,但再不舍,也只能做出这个选择了,于是他慢慢的向前走着,身形似乎出现在了天地之外,这也就使得,他身前纵是有着再多的军马与魔物,也阻止不了他分毫,甚至在外人看起来,他就是这么直接走了过去,但周围却没有任何人留意到他!

    一边走着,他身上的气机也在蕴酿。

    这种气机,使得他时而像是一柄锋芒毕露的剑,时而像是气机全无的幽灵。

    眼睛看向了琅琊阁主,心里在暗暗盘算。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出手,有多大的机会,毕竟这位琅琊阁主,也不是普通人物。

    他更不想让这个人死在自己手里,可又没有别的办法!

    也就在他身形诡异万分,出现在了琅琊阁主身边不远处,已经距离近到了足够出手之时,琅琊阁主白悠然也已凝聚了足够的力量,那一方大印森然浩荡,沉重如山,同样的,他也像是彻底做足了勇气,手掌开始慢慢向下划,这动作,沉重,缓慢,但又势若千钧……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义!

    天元从此再也不是天元了……

    “我选择的,是正确的……”

    在这一刻,他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说着。

    然后,他用力挥落了手掌。

    也是在这时候,远处的枯瘦老头眼中闪过一抹剑光,那一剑将出未出……

    可是在这时候,他动作忽然收住了。

    因为他看到,琅琊阁主的动作,也忽然间停住了。

    他那只足以改变整个天元命运的手掌,挥落至中途,忽然颤抖了起来。

    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

    “你……”

    琅琊阁主的表情,忽然变得痛苦无比,他缓缓翻过了手掌。

    在他洁白如玉的手掌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三道鞭痕,清晰入骨。

    正是这三道鞭痕,使得琅琊阁主痛苦到了极点。

    他的手掌,居然硬生生挥落不下去,脸上的表情扭曲到了极点,心神悲痛到了极点,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抬起了头来,向着天上悲愤大叫:“先生,你已经去了三千年了……”

    “……到了现在,你还要影响我的道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