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走谁的路
    “三千年过去,你还没有忘掉!”

    世间第一人东皇道主听了琅琊阁主白悠然的话,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慢慢向前走了过来,声音平静,却带了些无奈,道:“古人旧事,都已成了过去,为何独你仍放不下?如今已是一劫过去了,魔地肆虐三千年,总该到了清剿干净的时候,你却偏要在这时候做出这等选择,难道真就为了三千年前你父亲的仇怨,便不惜抛却一切,成为世间公敌?”

    听得东皇道主的话,场间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怔。

    在仙道众修眼里,琅琊阁向来是名声最好的盛地之一,那阁内无穷典藉,琅琊阁向来大方,不知有多少散修出身的修士受过琅琊阁的恩惠。而且在昆仑山参衍化解大劫一事,在与魔地和神族的大战里,琅琊阁也一直出力甚多,圣地之名,无愧于实。

    这也是之前无论是谁,都没有去怀疑过这位琅琊阁主的原因。

    甚至直到现在,很多修士都不明白这位德行兼备的琅琊阁主为何会有这番变化。

    只有一些老辈修士,还记得三千年前在琅琊阁前发生的旧事。

    还记得当时琅琊阁险些被彻底覆灭,而上一代琅琊阁主则被迫自裁谢罪的事情……

    当时那位琅琊阁主的脑袋,便是如今的阁主亲自捧出来的。

    而当时率领了那诸多修士打上琅琊阁的,便是如今的东皇道主!

    ……

    ……

    “你以为我是为了私仇?”

    东皇道主的话,已是十分的诚恳,但出人意料的,琅琊阁主白悠然却忽然有些讥诮的抬起了头来看着他:“你以为我是忘不了父亲被你们逼死的事,所以才要来报复天下?”

    东皇道主沉默不语,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其他的修士,也皆是这般模样,有些不解琅琊阁主的话。

    除了报复天下,还能是什么?

    “我的父亲,和我的先生,都是不了起的人!”

    琅琊阁主白悠然忽然笑了起来,他已这般年迈,但这么一笑起来,却似乎还带了些小孩子对长辈的崇敬之意,甚至是有些自傲:“所以我也没有这么狭隘,对于我如今要做的事,我确实谋划了很久,隐忍了很久,足有三千年,但并不是为了要去报复什么人……”

    他的目光扫过了东皇道主,也扫过了场间众修,与远处的无尽山河。

    “我要做的,不是报复这天下,恰是拯救这天下!”

    他很坦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周围立时出现了无尽的讶然目光,每道目光,都浸满了深深的不解。

    “你们衍化出了玄天盏,你们要覆灭魔地,所以你们觉得已可以对抗大劫?”

    琅琊阁主白悠然则轻声开口,目光看向了东皇道主时,似乎带了些讥诮之意,声音也微微发沉:“别再自欺欺人了!”说着话时,他忽然抬起了手来,在他的手里,还握着那玄天盏,在他五指紧扣之下,玄天盏正嗡嗡作响,时时有丝丝缕缕的白光溢了出来,极是诡异。

    “你们炼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就大言不惭说自己已经化解了大劫?”

    琅琊阁主满目冷嘲,仿佛是在嘲笑整个天下:“大劫已存在无数年,多少能人异士都想化解大劫,但结果又如何?你们这么几个人躲在了昆仑山推衍千年,便定要说自己可以化解大劫?那你们把其他人又当成了什么?呵呵,我知道你们手里有我的先生从天外送来的仙道典藉,从那上面找到了许多灵感,只是……就连天外,都已经被魔息覆灭了啊……”

    “你们所谓的化解之法,又值几个钱?”

    “……”

    “……”

    东皇道主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冷峻。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神族三大神王与诸位天元的仙尊高人。

    如今大部分的天元修士,只知道人间之事。

    他们只知道人间每三千年降临一次大劫,最多知道这大劫降临与神族有关。

    但他们这些人了解到的真相当然比旁人更多,他们早就已经从神族口中知道了真相!

    知道天元的大劫,不过是残破三十三天魔息散溢而来的一部分而已,真正的灾劫,没有坠落人间,或是说还没有坠落人间,真正的灾劫,天元一直都还没有正面碰上过……

    “这玄天盏我也了解!”

    琅琊阁主白悠然不论别人怎么讲,只是自己慢慢说了下去,扫了一眼手里的玄天盏,冷笑道:“不过是一件可以借魔息成长的母宝而已,你们以魔息养它,看起来可以化解魔息,甚至定住魔息,但只解其表,无化其源,魔息仍然在,只是化作了另一番模样存在而已,何必自欺欺人,就算你们能够用它来击溃魔地,难道还真能用它来真正的化解大劫?”

    “比起神族的大天罗旗,邪皇手里的饮血妖刀,此宝也没什么异处……”

    “……”

    “……”

    听得琅琊阁主的话,场间无数修士,皆像是被临头泼了一盆冷水。

    刚才易楼之主祭起那玄天盏时,他们皆心间狂喜,毕竟看到了此盏定住魔息,甚至在炼化魔息的一幕,还真以为昆仑山已经炼制出了一件可以克制黑暗魔息的异宝……

    ……但结果,居然是假的?

    ……又或者说,不是假的,只是用处没那么大?

    针对魔息,各方高人,都一直在参研着各种各样的宝物!

    尤其是这三千年来,连番大战,使得他们一直要与魔息打交道,因此许多可以抵御,或是某种程度上稍稍克制、利用魔息的法宝都应世而出!

    便如神族,他们来到了人间三千年,便也炼制出了三道大天罗旗,便是之前他们用来抵御魔息的金旗,此旗一展,可以将魔息抵挡,甚至反弹,乃是抵御魔息的圣物。

    而那邪皇手里的饮血妖刀,而是上一个劫元流传下来的借魔息生长的异宝!

    听琅琊阁主的意思,这玄天盏,其实只是与这两样异宝差不多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迎着琅琊阁主的话,东皇道主与易楼之主,居然都没有反驳……

    “终究这一切,只是虚侫而已……”

    琅琊阁主低声说着,似乎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头顶之上的苍穹,声音也变得有些苍凉:“所以如今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笑话,都只是暂时的宽慰而已,天外的真正大劫,终究还是会降临,与其带着这微弱的希望去死,倒不是真正的早作打算,走上那条希望更大的路……”

    场间虚空寂寂,无声吱声,悄无声息。

    只有东皇道主,在这时候忽然向前踏出了一步,道:“什么路?”

    “我父亲的路!”

    琅琊阁主白悠然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路!”

    东皇道主闻言脸色微沉,怒意微盛,过了半晌,才沉声道:“转生之法,早已不在人间!”

    “我已经重新参悟了出来!”

    琅琊阁主白悠然说的很是轻松,将无尽的心血轻轻一笔带过,笑了笑,道:“先生没有将转生法留在人间,或是他留下了,却被你毁掉了,但也没关系,我确定了父亲的路是正确的,于是我便按着父亲的路去走,我创出了新的转生法,也做好了赐给这世间的准备!”

    哗……

    周围各大道统与圣地闻言,忍不住又是一阵骚乱!

    黑暗转生法的传说,早在三千年前便出现过,还闹出了一阵大乱子。

    那时候正是魔偶势大,大劫降临之时,人间有许多势力都在苦求黑暗转生法,为此甚至不惜倒逼东皇山,险些使得人间分裂成两半,但也就是在那时,东皇道主与邪皇、洗剑池、八荒城联手,不斩魔偶,先斩人间,直将那所有要求黑暗转生法的人杀的血流成河……

    谁都不知道那一役死了多少人,只知道血腥味冲天而起!

    也是在那一役之后,黑暗转生法成为了人间禁忌,再也无人敢提起。

    但如今,琅琊阁主居然又重新提起了这个名字?

    东皇道主的脸色已然变得极为难看,身周围的气势开始缓缓升腾了起来。

    “因为你是他的学生,我才没有提前杀你!”

    他慢慢开口,像是最后的通牒:“但你总该明白,人间不会接受转生之法!”

    琅琊阁主白悠然听着这话,只是轻轻笑了笑。

    他很轻松,微笑道:“没关系,我已经想到了如何让人间接受!”

    在他说着这话时,身后的黑色道卷,愈发的显眼,仿佛夜幕,遮住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