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六十八章 他的弟子
    “他在做什么?”

    本来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四尊大战魔主身上的众修,忽然间便看到了琅琊阁主白悠然出其之意之下一步上天,伸手抓向了玄天盏的一幕。

    这件事发生的猝不及防,无论是内是外,各方修士与神族,顿时一个个愣了愣神,抬头向着他看去,还有很多人,下意识的反应里,只以为这琅琊阁主是为了掌御玄天盏,好更快的消融魔息。

    飞身来到了玄天盏旁边的琅琊阁主白悠然,大袖飘飘,张开五指,轻轻向着那玄天盏按了过去,大手之上,有道蕴缠绕,似真如幻,像是引动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足以将一切都包容进去,只是这么轻轻一抓,便已显露了他的非凡修为,已有了某种掌御乾坤之意!

    “铮!”

    但随着他这一掌抓来,那玄天盏也忽然生出了某种反应。

    灯盏之上,白芒大作,犹如涌泉,急急向着周围震荡,要将他这一掌震开。

    连周围的虚空,都被震荡的颤颤巍巍,波纹也似,无尽黑暗魔息,也像是狂潮一般的汹涌了起来,不知有多少在魔息之中被定住的魔物,都被这震颤之力撕碎,化作了片片不会流血的碎骸。

    既为昆仑山众修千年心血参衍出来的异宝,当然也有自己的威能。

    这玄天盏看似孤伶伶飞在半空之中,无人掌御,但它自己却也有着极为可怖的神威,但凡有某种力量接近,它自身的力量,以及它可以引动的魔息力量,便都被触发了开来。

    易楼之主班飞鸢将它祭在半空之中,而不是掌在手里,也是这个原因。

    而将此异宝炼成这般模样,最初的原因,还是用来提防魔主会不顾一切打碎它的可能的。

    “你们也就只能将它炼到这种程度了……”

    但是琅琊阁主意识到了这玄天盏的异变,脸色却是古井无波。

    似乎这玄天盏的一切反应早在他意料之中,五指依旧张开,轻颤抖了起来。

    每一颤,都是一道符印,前前后后五指划出了数千道符印,每一道符印都留在了指间,远远看去,便可见他手里一下子出现了无数道符印神光,互相交织,影响天地法则,使得他五指之间,似乎出现了一片无尽的虚空,那玄天盏的力量,都被引进了那片虚空里……

    而他的手掌,则趁着玄天盏的力量被引开,一把握了下去。

    “喀……”

    他握住了玄天盏,那一盏异宝嗡嗡作响,似乎想从他指间飞走。

    可是他五指力量何其之大,生生在这异宝表面,捏出了一个深深的五指印记。

    玄天盏没能逃掉,被他掌御在了手中。

    “你……你……”

    远远望着这一幕,易楼之主班飞鸢已满面惊怒,连声大喝。

    若是别人,当然没有这么容易将玄天盏拿下,可是琅琊阁主白悠然可以。

    因为在参衍炼制这玄天盏的过程中,琅琊阁本来帮了很大的忙,也了解很多内情。

    轰隆隆!

    再下一刻,玄天盏之上垂落的白光,忽然飞快的收了回去,尽数归于玄天盏之内,而周围本已被定住了大半的魔息,也忽然间再次失控,其势比刚才更为汹涌,像是被定在了半空里的海水,如今猛得掉落了下来,其自身的力量便已经很是可怖,掀起了滔天巨浪……

    无尽的魔物,甫得自由,立时随着四散的魔息向周围奔逃。

    而那些本来守在了外围,绞杀着一切逃出来的魔物的仙道弟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魔息冲击得阵形大变,有许多弟子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直接被这魔息冲击的大口咳血……

    “哈哈,你总算还是出手了……”

    而已经被四大仙尊逼到了死解的魔主,在这时候也发出了一声兴奋大吼,魔息不再被定住,他一身力量也随之大涨,再加上四大仙尊也没想到会有此异变,出手之时稍慢,更是被他得到了机会,身形变化,融进了魔息之中,急急逃到了北方上空,隐在魔息里得意大笑。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一片大乱里,无数人目光急迫,看向了空中的那位老人。

    此时的琅琊阁主一身白色儒袍,手握玄天盏,面无表情,缓缓扫视着四方。

    本来已经被逼入绝地,彻底覆灭的魔地,就此出现了转机。

    一番谋划付诸东流,只是因为这位老人的出手。

    但无人能够想得明白,他可是堂堂圣地之主,琅琊阁主,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手?

    尤其是四大仙尊,在这时候脸色都已经变得极为难堪。

    九重天女帝森然向前踏出了一步,冷冷看着琅琊阁主,低喝道:“原来是你!”

    周围众修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还好白狐剑首也在这时候开口了,慢慢道:“这一次围绞魔地的计划,乃是七大圣地与仙盟联手制订,不仅要将魔地彻底覆灭,还要将这一战的损失降到最低,但没想到,这一战还没有开始,便被魔地做好了准备,刚才我们便一直在怀疑,为何会提前泄露了消息,本以为是神族所为,看样子,这次倒是冤枉了他们……”

    西方的一侧,神族大军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但也有些恍然明了之意。

    而在外围,青阳宗弟子在这时候也都脸色微惊,难以理解的看向了琅琊阁主。

    青阳宗与琅琊阁向来交好,互助极多,等若联盟。

    青阳宗在这一战里深入魔地,想要立下偌大功德,但却因为消息泄露,倒险些前锋军全部覆没,因此青阳宗也是最早猜到有人泄秘之人,只是谁能猜到,这泄秘的是琅琊阁?

    琅琊阁为何会这么做?

    ……

    ……

    “不错,做出了这些事的,是我!”

    而迎着周围诸天里无数的质疑目光,琅琊阁主神色不变,慢慢开口,他甚至是懒得解释,只是承认了这个事实,然后他便抬起了头来,向着周围扫了一眼,忽然间袍袖轻轻一挥,在他身后,赫然有无尽黑色经文显化,幻化出了一卷黑色的道书,若隐若现浮在空中。

    而随着这一卷道书的显化,周围魔息,便如同沸腾了的水,一下子便涌出了无尽的力量,咕咚咕咚向着周围卷了过去,其力量甚至比魔主掌控之时还要强,这无尽魔息在他手里,仿佛变成了真正的武器,千变万化,或是刀剑,或是枪戟,森然可怖,横扫向了四周。

    迎着这一番突变,周围众修都出意不易,脸色大惊。

    位于这片战场最中心处的四大仙尊,皆是急急联手在一处,各施法力护着自身,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仅要提防这异变的魔息,更是要留神潜伏于暗处的魔主前来偷袭……

    而对于其他道统而言,则急急护着自家的弟子后退。

    只是,这魔息如此狂暴,却明显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抵挡得住的,眼见得魔息涌到了身前,分明便是各门各派都要损失惨重的模样,尤其是首当其冲的神族,他们本来就在观战的时候距离最近,再加上如今也不知琅琊阁主白悠然是有意还是无意,更多力量向他们涌来。

    一时之间,他们已被完全裹挟了进去,完全被魔息笼罩。

    “不好!”

    眼见得神族便要损失惨重,却恰在此时,神族大军之中,有三尊金身神人及时冲了出来。

    他们沉声大喝,也顾不得再有什么隐藏,三个人各自祭起了一面大旗,呼啸啸展了开来,一时只见得金光灿灿,无比耀眼,像是三片巨大的流火,遮住了周围大半的虚空……

    无尽魔息冲击而去,撞到了那大旗之上,居然被反弹了回来,散溢向了四方,与周围的魔息汇聚于一处,一浪叠加了一浪,凶势更强,浩浩荡荡的向前南方冲了过去。

    而南方首当其冲的,便是青阳宗弟子。

    半空里的琅琊阁主白悠然见到了这一幕,似乎眼色也微微一变。

    但已经到了这时候,他却没有在做别的什么。

    “诸弟子速退……”

    也在这时候,青阳宗宗主陆青官脸色大变,沉声厉喝,深吸一口气冲向了前去。

    双臂展开,分明已打算以自身护着道统……

    “哗!”

    不过也就在此时,南方的天空里,忽然有一道流光冲来。

    那一道流光,来的极快,倾刻间便冲到了陆青官身前,流光散溢变化,却化作了一面巨大的盾牌,那盾牌之内,法则交织,居然像是一方天地,结结实实拦在了青阳宗道统之前,无尽汹涌的魔息,尽皆撞到了那盾牌之上,却被尽数挡下,没有一丝突破防线……

    青阳宗主陆青官险死还生,松了口气,转过了身去,脸色便是微怔。

    来者是一个气蕴深厚的中年男子,身上穿了一件灰袍,披散了头发,他一步步走来,似乎一步便到了众修面前,立身于虚空之中,便像是身形已然高大到超越这番天地……

    “那是……”

    “……东皇道主,他真的来了!”

    周围变得压抑了片刻,旋及响起了无数惊讶声音。

    “你果然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东皇道主没有看向别人,他大袖垂落,目光只是看向了琅琊阁主白悠然,声音古井无波,但眼底却难掩些许失望之色:“你是他的学生,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似乎并不意外东皇道主的现身,琅琊阁主白悠然抬头看向了他。

    然后他笑了笑,道:“我不仅是他的学生,我还是我父亲的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