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六十六章 玄天盏
    大风横起,愁云惨淡。

    在魔主拔去了这一片魔息之海的定子之后,整片魔地,便如浪起云涌。

    原本被禁锢在了这一片地域里的魔息,在这时候便忽然失控,交织撞击,不知形成了多少可怖的大风,呼喇喇从众人头底之上刮过,在这一片大风里,无数魔物被卷了起来,身不由己,随着四下里流散的魔息向外飞去,整片战场都已因着这片突如其来的狂风,变得一片混乱……

    这片战场之中,就算是那无数的仙道修士,在这时候也极为艰难,修为低的根本止不住身形,就连那一艘一艘巨大的法舟,都被狂风摧得彼此碰撞,吱嘎嘎作响。

    “哈哈,你们想让我魔地覆灭,我便让你天元再无宁日……”

    魔主的声音响彻在苍穹之上,幽冥之间。

    谁也不知他真身在何处,更不知他将会随着这无尽魔息遁向哪里……

    因为最终准备的九天十地仙魔大阵,已经因着某种原因,被魔地看破,并且打破,所以如今的仙道就算再强,也无法严谨的控制住这些魔物,可以想见的是,这一次的围剿失败了,这些魔物将会逃向四面八方,魔主也会隐藏起来,等到大劫降临之时,再祸乱天下!

    一念及此,不知有多少人面色焦急了起来。

    可也就在这时候,南方虚空里,有隐隐的道蕴波动传了过来。

    那初时像是一抹微亮的白光,再到了后来,便已像是一片白纱,而随着那道蕴愈来愈近,这一片白纱,还在变得愈发扩大,像是一片云在展开,遮蔽了愈来愈广的天空……

    在这无尽黑烟弥漫的世界,会出现这种道蕴,便不由使得众人一怔。

    无数的目光,齐齐转头,向着南方苍穹看了过去。

    “天元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没功夫一直和你们玩游戏了……”

    在那一片白光里,传来了一个平淡的声音。

    修为低的仙道弟子这时候看了过去,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真切,而修为高的,在这时候则已经可以看到,那一片白光之中,赫然立着一位身穿卦袍的中年男子,他手里持着一盏青铜油灯,慢慢踏着虚空而来,此人身材瘦削,面容清秀,双眼似乎是深不见底的古井,一身道蕴缠身,无论走向了哪里,都像是位于天地的中心,甚至说他本身便是天地。

    而他手里的油灯,则散出了那一片白茫茫的光芒。

    与寻常灯光不同,这灯光居然像是实质性的,丝丝缕缕,在空中漫漫展开。

    “那位是……易楼之主?”

    有人认出了手持油灯的中年男子,眼神一下子变得惊喜非常。

    易楼之主班飞鸢,昆仑山玉虚宫首座。

    一千年前,东皇道主发布仙诏,要寻找世间高人,再聚昆仑山,推衍化解魔息之法,当时仙道各方势力其实还是反对的居多,因为这些横跨了两劫之人,都忘了上一劫元时发生的事情,当时正是有无数高人齐聚昆仑山,试图推衍永远化解大劫的方法,才遭天谴!

    上一劫元渡的如此艰难,便与这野心有关!

    而这一劫元,魔地尚存,神族未灭,正是战势最惨烈之时,哪怕仙道投入所有力量,都不见得可以在这一片混战之中奠定胜局,东皇道主要在这时候抽调如此之多的力量,投入到一场风险如此之大的推衍之中去,任是谁看来,都像是一场愚蠢到了极点的行为……

    在当时的局面下,若非东皇山道主一心坚持,再聚昆仑山的事情便一定进行不下去!

    但也幸好,东皇山道主有着足够的威望与底蕴,甚至是实力,来推行这件事。

    于是,昆仑山洞府再度打开!

    无数的世间高人,皆抱着必死之意,踏入了那空寂荒凉之地。

    开始用他们一生的心血与智慧,推衍这个虚无缥缈的结果,一去千年!

    而主导这件事的,便是当时的易楼之主班飞鸢。

    他本是堂堂圣地之主,尊贵无量,但他却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一身尊贵,第一个入了昆仑山,立下大愿,不解魔息,不出山门,成为了响应东皇山道主之约的第一位高人。

    从那之后,易楼声名愈渐微,几乎快要从圣地之中除名。

    很多人都说,他是赌上了一方圣地的声名,来做这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

    毕竟,上一劫元之时,天元已经积累了许多对黑暗魔息的参悟结果,所以当时的先辈们,才认为自己可以推衍出永远化解大劫的方法,但这一劫元不同,那历代以来的积累,都已经毁在了上一劫元的天谴之中,所以他们等若是凭空推衍,无基建楼,简直便是毫无希望……

    肆虐人间数万年的大劫,凭什么被你们千年之间推衍出来?

    因此,再聚昆仑山的事情,也曾经被人热议了一阵子,但终究还是渐渐被人遗忘。

    世人的目光,还是转向了与神族、与魔地的大战之中来!

    但这位易楼之主,却还一直在坚持……

    ……世人都快遗忘了他,直到今日!

    ……

    ……

    “哈哈,魔息不灭,天元不宁,吾要走,尔等谁能拦我?”

    那一片愁云惨淡里的魔主,如今已是发出了厉声尖笑,仿佛带了股子猖獗之意。

    随着他的声音震荡虚空,周围大风更为猛烈,魔息聚散,急向着周围散去。

    若从高空看来,便如同看到一团墨迹落入水中,正慢慢散开。

    “不必等到大劫降临之时了!”

    易楼之主身形愈来愈近,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他的声音轻轻响起,深沉厚重,面对着这已经混乱不堪的魔地,似乎也没有半点慌乱,衣袍荡荡,甚至一丝魔息都沾不到他身上,随着他愈发走进了这片战场,便也轻轻抬手,手里的油灯,便轻轻的向天上飞了上来。

    这一盏油灯离手,便越飞越高,灯上的光芒也越来越亮,直到这时候,一直处于惊愕之中的仙道修士才发现了这一盏油灯的特异之处,那光芒居然一丝一缕从天上垂了下来,便如丝络,所过之后,搅荡的狂风便嘎然而止,膨胀四散的魔息,也忽然止住了散开之势。

    那一团正从水里散开的墨迹,在这时候居然被凝固住了。

    甚至肉眼可见,那接近了白色光芒的魔息,在这时候居然渐渐变淡,而白色光芒则愈发的壮大,仿佛黑暗魔息的性质,正在被这光芒转化,变成那白色光芒之中的一部分……

    ……

    ……

    一霎之间,天地间鸦雀无声!

    不知多少目光,都傻傻的抬头,看着那一盏半空之中的油灯。

    反应再慢的修士,在这时候也发现了油灯的不寻常之处!

    除了魔偶,居然有别的办法可以定住魔息,甚至还可以转化魔息?

    对于如今与魔息斗了三千年,对魔息异常了解的天元修士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思异!

    ……

    ……

    “这……这是什么?”

    天地之间,不知多少人惊到说不出话来。

    第一个开口的,反倒是魔主!

    他声音都已经变了调,惊惶无定,甚至发颤,问出了一句。

    易楼之主也在抬头看着那一盏青铜灯盏,他看着那油灯里垂落的光芒丝丝缕缕,不停的蔓延了出去,要将整片魔地的魔息都定住,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还有一些欣喜,过了良久,才抬头向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道:“这便是我们齐聚昆仑山参衍千年的最终结果!”

    他的声音清清朗朗,似是在说给魔主听,但又像是说给周围所有的修士们听。

    “山中千年,无尽心血,集世间无尽智慧,总算不负众望!”

    易楼之主班飞鸢的身形,在这时候显得无比高大,佝偻的身形挺直,袍服飘飘,一派仙风道蕴:“此为玄天盏,有此一宝,魔息再非无可化解之物,而此宝,便是我……”

    他抬头看天,仿佛在说给某个人听:“……带人做出来的!”

    “有了此宝,今日,便是魔地消亡之日!”

    “也是天元乱局,终将绝灭之时……”

    “……”

    “……”

    相比起仙道十尊而言,易楼之主班飞鸢的修为并不算高。

    他只有化神高阶境界,但他说出了这话时,身形似乎比天还要高。

    而听着他的话,一种无法抑止的激动之意,从场间众修的心间升腾了起来……

    ……历代大劫,无尽生灵殒落,皆是因为魔息!

    ……而如今,人间真的有了对抗魔息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