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六十五章 魔息涌动天下乱
    大战既然一起,便是腥风血雨无数。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双方自然也就无人会去留手,下方的修士与魔物战成一团,自然惨烈无尽,而各方高手也皆选择了自己的对手,无论是魔候,还是二代、三代、四代魔偶,都被众修缠上,各自施展神通道法,诡邪异术,不顾己身,奋然战到了一处。

    青阳宗宗主陆青官与独角魔候恶战半日,难分秋色,终于趁着独角魔候心怯,得着了一个机会,一身道袍翻飞,雷电滚滚,自半空之中横穿了过去,一掌拍向了独角魔候后心。

    那独角魔候也晓得厉害,闷吼一声,忽然浑身上下无尽魔息暴涨,陡乎之间,额头之上的独角破开血肉飞了起来,于半空之中,散发出了点点死意,像是一朵黑色的烟花绽放了开来。

    那一只独角,居然也是一只厉害的魔宝,在空中一转,便向着陆青官击了下来。

    陆青官心里也是一凛,便要收势防御,但却没想到,那一只独角飞到了半空之中,正积蓄了最强力量之时,忽然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控制,歪歪斜斜,向下掉来,正巧下方,正有一个身材枯瘦的老者蹲在下面抽着旱烟,抬头看见了独角,便笑嘻嘻的挥了挥袖子。

    这动作看起来也不怎么神奇,但大袖一挥,迎风暴涨,偏偏那独角就这么轻轻掉进他袖子里去了,半点动静也无,这枯瘦老者则像是随手捡了个什么小玩意儿也似,从容淡定。

    “你……”

    独角魔候见了这一幕,眼珠子都要飞了出来。

    陆青官也是神情一愕,有些瞠目结舌的看向了那枯瘦的老者。

    枯瘦老头儿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客气,少了几颗牙的豁口十分显眼。

    陆青官无奈一笑,向他点头,而后目光冷冷向看了前方。

    一身将收未收的法力,索性全然激荡了起来,于空中形成了一道飓风,浩荡荡向前袭卷了过去,中间夹杂着无尽耀眼的雷意,结结实实将独角魔候笼罩在了里面,只听得独角魔候怒声咆哮,痛苦挣扎,偏偏失了心血祭炼的魔宝,再无抵御之能,生生被化成了飞灰……

    陆青官镇杀了独角魔候,也是气喘吁吁,但面色却是渐渐镇定了下来。

    而那枯瘦老者,则根本就没有向这边看,他已转过了头去,看向了另一番大战,在那里,大自在天魔尊正手持大刀,迎上了背生白骨蝎尾的勾瑟魔候,这位魔候正率了一批数量不下于万数的魔物大军,浩浩汇荡向着前方的天魔军卷了过来,凶势无敌,魔息滚滚……

    但大自在天魔尊却只是一人一刀,怀抱花瓶,立身在了半空之中。

    他身形高大,在这时候看起来便像是一方黑山。

    “让开……”

    勾瑟魔候沉沉开口,发出了一声难辩雄雌的叫声,背后的蝎尾忽然间便从背后探了出来。

    那蝎尾一出,便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到了最后,居然数之不清,只可以见到无数的蝎尾,有的自半空之中戮来,有的飞上了高天倒勾下来,有的从左右兜转,也有的钻进了地底,一路前伸,最后从大自在天魔尊背后探出,一时间,简直就是无数不在,寻隙阺缝。

    而迎着这等诡异到了极点的攻势,大自在天魔尊眼皮也没抬一下。

    他也没有什么应对举措,只是忽然间便提起了大刀,老老实实,毫无花哨,一刀斩下。

    轰隆!

    随着这一刀斩下,忽然间天地之间,虚空坍塌,无尽红莲之火随着这一刀向前碾压。

    整片虚空都化作了一片红莲之海,虚空都扭曲了起来,那勾瑟魔候见势不妙,一张半阴半阳的脸,露出了惊疑惶急之色,急急要逃,但又如何能从这快到了极点的一刀之下逃出,心念未起,便已被这一刀斩成了碎片,而后无数红莲业火如海一般,向前卷了过去。

    哗啦……

    勾瑟魔候身后的无尽魔物,尽皆被这一片火海淹没。

    等到火意散去,眼前只剩一片焦黑土壤,那万余魔物,皆已荡然无存。

    大自在天魔尊收了刀,慢慢转身回了军阵之中。

    抽着旱烟的老头子眼角抽了抽,磕一磕烟锅,道:“也不是我说你,修行了这么久,手段着实简单了点,见谁都是一刀斩过去,就不知道多用点手段,便可以省些力气么?”

    大自在天魔尊过了一会才回答,道:“我力气大,不用省!”

    抽着旱烟的老头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

    一尊一尊的魔候在大战之中殒落,其他的魔物更是难以抵御,确如仙盟姜圣人所言,如今的仙道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到只要魔地不与神族联手,便完全没有抵御仙道力量的资格,强到了就算不用之前九天十地仙魔大阵的计策,只是强行碾压进来,也足以荡平魔地。

    在这攻势之前,魔地似乎无论如何绝望,无论如何愤怒,都无济于事。

    而就算是如此,仙道一方,还有数位高人不曾出手。

    九重天女帝,一直端坐王座之上,目不斜视,似乎其他的大战都不被她放在眼里,她的目光所能留意的,便只有那青铜大门之前缥缈不定的魔息,那是魔主的化身所在。

    而琅琊阁阁主白悠然,在这时候也只是不经意的推衍着,似乎是看自己值不值得出手。

    仙盟姜圣人,则已经找地方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油腻的鸡腿来吃。

    “哈哈哈哈……”

    眼见得局势已无法逆转,在这时候,那青铜大门之前,魔主的厉笑声忽然响了起来,似乎有些癫狂:“好个仙道,好个神族,你们真以为可以借这一场大战奠定胜局?”

    随着他的大喝声响起,滚滚魔息忽然暴涨,不停向着空中伸展,犹如一大团扭曲不定的魔云,在空中张牙舞爪,向着周围展了开来。

    迎着那一大片乌云,九重天女帝与琅琊阁主白悠然,仙盟姜圣人,同时来了些精神,略略直起了身,刚刚才料理了对手的白狐剑首与大自在天魔尊,在这时候也将目光投了过来,似乎是被挑动了兴趣,想与这位魔主交手。

    倒是只有那抽着旱烟的老头儿,在这时候稳坐如山,只是吧哒吧哒抽着旱烟。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魔主身形暴涨,却没有出手,而是犹如一团乌云也似遮住了虚空,声音阴瘆瘆的从穹顶之上传了下来:“笑话,笑话!你们仙道这么多年拿我们没有办法,难道真是因为我们与神族联盟?哈哈,魔息不灭,天元不宁,只要魔息尚在,我们便不死不绝,今日尔等既然想要覆灭魔地,我便让你们尝尝魔息四散,天下难安的滋味……”

    说着话时,仿佛以神念挑动了某种力量,周围一时风起云涌。

    无尽鼓荡的魔息,像是失去了根基,开始向着周围涌去,时时摧出巨大的漩涡。

    正在这一片魔息之中恶战的仙道弟子,齐齐一怔,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知有多少人,脸色大变。

    原来魔主打的是这个主意……

    他居然直到此时,都没有站出来一拼生死的打算,而是试图将无尽魔息散向天元,毕竟从如今的局势来说,他们将魔息聚于此地,对双方其实都有好处,对于魔物而言,魔息愈浓,实力越强,而对天元而言,魔息聚拢于一地,也就可以防止它四下飞散,引乱天下。

    魔主说的不错,魔偶可以斩杀,魔物也可以荡清。

    但困难的,是解决魔息。

    只要他如今将魔息散去,这里面便有无数魔物可以借机出逃,祸乱天地。

    待到大劫降临,他们依然可以重夺天下。

    这,才是魔地最难清除的地方!

    一开始,仙道冒险布下九天十地仙魔大阵,便是为了防止这一点出现,可无论如何,魔地已经窥见了仙道的用意,提前发难,打乱了那个计划,所以如今已克制他不得……

    ……

    ……

    “这老鬼,果然还是没有胆量出手!”

    下方众修,都已察觉了魔主的意图,便更不用说那几位高人了。

    但出人意料的,他们却都没有露出什么惊愕的表情来,最多也只是摇头叹息,似乎觉得失去了这个可以与东皇山道主抗衡的魔主交手的机会,而觉得有些惋惜也似……

    “早在意料之中!”

    仙盟姜圣人摇了摇头,眼见得周围魔息似乎已经失控,开始向着周围散漫而去,便知道魔主已经拔去了这一片魔地的定子,与之前的魔息湖不同的是,以前仙盟也是靠着定子定住魔息,但如今,随着魔主出现,他自己便已经成了定子,这无尽魔息,便都聚散由心。

    “如此也好,倒是可以试试那件法宝的威力了!”

    九重天女帝懒洋洋的说着,轻轻弹了弹白玉一般的手指,有意无意,回头看了一眼。

    极南之地,似乎有隐隐的道蕴在涌动。

    仙盟姜圣人神色也变得有些感慨,沉叹道:“上一劫元,天谴昆仑山,葬去了多少希望,但这一劫元,东皇山道主再遍邀天下有识之士,重聚昆仑山,耗尽无数心血,推衍化解魔息之法,也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认定了天谴不会再降临人间,更想不到的是……”

    “他居然,真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