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青阳弟子
    “时辰差不多了,我们也需尽快到葬骨岭!”

    在原地休憩了些许时间,那陆姓真传见得周围没有魔物出现,便低声吩咐,与其他几位弟子一起再度启程,轻巧巧从夜色里掠过,一路小心翼翼,终于在东方泛起鱼肚白时赶到了那一方目的地,而后各自布下阵法,在这地方蛰伏了下来,静静等着仙号传来的时机。

    如今,倘若从高空之上往下看来,便可见类似于他们这样的精锐修士还有很多,每一队都守定了一个位置,纷纷杂杂,犹如一个精密而复杂的仪器,将这偌大一片黑暗魔地钳在了中央,越是人数少,修为高的精锐弟子,便愈是深入,而在外围,已隐隐有大军逼近的迹象,牵一发而动全身,无数个类似于这一支小队也似的修士,已如棋子一般,推向了战场。

    陆姓真传盘坐于地,手里展开了一方阵图。

    他知道如今自己处于这阵图之中的哪一部分,该如何发挥作用。

    别的弟子或许并不知晓,但他是这一队的队首,再加上身份物殊,所以对这一战了解甚深,他知道自己这些人之所以要冒险深入魔地,便是为了完成这样一道巨大的法阵。

    而这一座法阵,便是他们彻底巢灭魔偶的希望。

    世间第一大阵,乃是魔边的九天十地仙魔大阵,当初,正是有此阵的存在,东皇山主才能够率人在魔边抵住滚滚而来的大劫,给了人间些许喘息之机,而如今他们正在利用的大阵,则是由如今的七大圣地之一的易楼之主班飞鸢,在九天十地仙魔大阵的基础上衍化出来的,以人为阵心,聚散由心,分合有度,可以确保在这一战里,不让魔地再生出哪些变数。

    这样的大阵,没有足够的魄力,没有足够的高手,是绝对无法施展的。

    但也正因为施展了此阵,所以才能够看得出仙道对这一次大战的志在必得。

    “仙锋为号,万剑齐出!”

    陆姓真传怀里抱了朱红色的葫芦,在地上闭目养神,只有偶尔,才会向其他地方看看。

    这一片魔地,便如渊海一般,如今已是天元最大的禁地。

    此前大劫来时,世间无数魔息湖一起作乱,彻底搅乱了天元,但经过无数年的奋战,各大魔息湖皆陆续被打破,魔息散于世间,只是无法消弥,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见夺人间无望的魔偶,为了获取最后的生机,强行联手,选择了这一片百万里地域,当作自己的栖身之地,也拼命将所有魔息都引了过来。

    如此一来,便成为了这么一片无边无际的魔息之海。

    这是世间最后的魔息之海,也是最后的魔物与魔偶藏身之地。

    当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可怕也最强大的魔地……

    以魔帝为首,御下十大魔候,每一个都是凶狂无尽,霸道无边的存在,他们能够在当初那一场场的大战之中活下来,本来就代表着他们的实力,尤其是如今,已有近千年没有生出大战,他们在黑暗魔息之中修炼,如今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那是谁也不好说的。

    不过,魔地有高手,仙道自然也有准备,这却不是他们这些弟子们需要考虑的了。

    “仙号来临之时,应该是在晌午时分……”

    陆姓真传暗自想着,心间做着准备。

    魔偶与魔物,都十分可怕,尤其是在黑暗魔息笼罩的范围之内与他们作战,更是异常凶险,作为精英小队的一员,他们已十分深入了魔地,到时候承担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不过,青阳宗历来祖训便是如此,可以在这一战里立下大功德,冒险也值得。

    正在陆姓真传心里暗暗琢磨着有关这场大战的诸般细节时,周围的黑雾,忽然被风吹动,轻轻晃动了起来,这本是极为正常的一幕,但陆姓真传出于某种在无数次凶险里舍生冒死炼就的直觉,却忽然间警醒了起来,手按葫芦半蹲了身,眼睛里闪过了淡淡的红光!

    周围的魔息忽然变得淡薄了起来,在陆姓真传的视野里,看到了远处大地之上,鼓起了无数个小包,仿佛地面变成了海面,正有道道淡淡的痕迹,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涌来……

    “不好,有敌袭!”

    在这一刻,陆姓真传一惊非小,厉声大喝。

    其他青阳宗弟子皆是一惊,飞快的跳了起来,各般法宝祭起在了空中。

    也就在这时候,他们身边的土地忽然炸开,泥屑纷飞之中,可见得七八只粗如巨蟒一般的蚯蚓从地底下钻了出来,身上皆燃烧着黑色的烟雾,露出了大片的腐骨,每一片皮肤破烂之处,都形成了一张布满獠牙的大嘴,扭动身躯,向着这十几个青阳宗弟子绞了过来。

    “三元御剑术!”

    “阴阳御神诀……”

    那一众青阳宗弟子皆是大惊失色,纷纷施展出了宗门法诀。

    有人双手一合,身后一道飞剑起在空中,急急一荡,划出了一个圆,分明只是一柄剑,但剑气留影,却像是千万只剑散了开来,划出剑弧,将那巨大的蚯蚓阻在了外围。

    也有人身后法力暴涨,形成一尊神相,高举双拳,向蚯蚓砸去。

    这些蚯蚓来的突兀,但陆姓真传却并不在意,知道自己的同门能够抵挡得住,他更关注的在于别处,身形高高跃起,跳在半空,急急向周围看去,这一看之下,心却凉了半截,却只见周围远处,正有一群一群的魔物袭来,而在这些魔物之间,还可以看到数道身形白衣,像是纸鸢一般夹杂在了魔物的人,脸上都戴着一种古里古怪的面具,似笑非笑,诡异异常。

    “是四代魔偶……”

    陆姓真传心间一凉:“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已意识到问题不对,他们行事这等机密,提前做了无数准备,这才潜伏至此,谁能想到,刚刚达到目的地没多久,便有魔将将他们包围,便好像是等他们钻进圈套里一般!

    “嘻嘻……”

    那些白色魔偶,在空中飘荡,发出了尖利的笑声,忽然飘起在半空,大袖荡荡挥来。

    “居然足足来了三只……”

    陆姓真传心里已是微微一沉。

    这些白色魔偶,都是第四代魔偶里面的佼佼者,对于魔地来说,原来的魔息湖里镇压着黑暗魔息的魔偶,里面最早苏醒的一部分,便是第一代魔偶,他们力量强横,霸道无边,但多数都已经被先辈们斩杀,而后来苏醒的魔偶,便是修行界里统称的第二代魔偶。

    第二代魔偶,也大多数在连年的大战之中被斩杀,如今活跃着的,便是第三代和第四代。

    第三代魔偶与第四代魔偶,大部分都是由第一二代的魔偶,在战场之上寻找殒落的修行中人,用他们的尸骸所炼就的,他们浸淫在魔息里的时间不长,但通过了无数秘法炼制,某种程度上,甚至是专门用来克制修行中人的神通手段,因此每一个都非常的歹毒棘手。

    “哗啦啦……”

    那三只白色魔偶,长长的袖子卷了过来,犹如灵蛇。

    大袖之上,燃烧着一种诡异的火焰,但凡沾着一点,都让人法力受到侵蚀,肉身腐朽。

    “天罡五雷法!”

    陆姓真传在这一刻,顾不得其他,只能低低怒吼。

    法力疯狂运转,而后一掌击在了葫芦之上。

    却只见那葫芦里面,忽然有一道雷瀑涌了出来,在空中分散,幻化,形成了四道雷相,分别是龙、虎、雀、龟,各自挟着一股神威,坐镇于四方,震散了周围汹涌的黑雾。

    便是那三只白色魔偶的蛇袖,在这时候也无法立时突破进来。

    “嘻嘻……”

    那三只白色魔偶一击无功,却并不着急。

    继续发出了诡异的笑声,神念浮动,向着周围飘去。

    黑暗之中,便立时有无数的魔物争相向前涌了过来,牙嘶爪咬,凶残可怖,这一行青阳宗弟子,便倾刻之间,陷入了无数魔物的包围之中,他们皆是身经百战,只能拼命施展神通与这些魔物战在了一起,只是周围魔物太多,任他们骁勇善战,也一时破不开重围。

    更重要的是,如今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退还是该战。

    来到这里,本就是为了组成大阵,若是撤走,那便会前功尽弃。

    但若留下,也有可能白白送死!

    “轰隆隆……”

    陆姓真传一力抵住三大白色魔偶,心情也是极为沉重。

    远处隐隐传来无尽神通碰撞的声响,可以想见大战发生的地方绝不止这一方。

    到了这时候,他心便凉了半截。

    受到了魔物袭击的,绝不只他们这一小队,说不定所有潜伏进了魔地的修士都已经受到了针对,而出现一两个这样的情况,还可以说偶然,一下子出了这么多,只说明一个问题!

    仙道里面出现了叛徒,有人故意送他们这些人来送死!

    “吼……”

    果如陆姓真传所料,如今的魔地周围,已不知有多少潜入的修士遭到了魔物围绞!

    他们本来便是依着阵势侵入魔地,等待仙号一起出手,好将魔地封锁,将里面的魔物尽皆绞杀,但因着出其不意,反而被魔物窥破了行藏,倒使得他们都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局面,只是一个时间差,便形势逆转,一个个被困于绝地,在无尽魔物的扑杀下挣扎了起来。

    “难道今日真要丧命于此?”

    陆姓真传已是年青一代里的佼佼者,但在三只白色魔偶的围攻下,也力有未殆,再加上这么多的魔物一起掩来,更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眼见得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到了这时候,他心里自然也有些绝望。

    本是一场旷世大战,建功立德之时,岂料会成了自己这些人的绝途?

    眼见得周围师兄弟里,已有数人身受重伤,陆姓真传也渐渐开始有些绝望之意,但也就在这时候,忽然间他们耳边传来了一声清晰的凤鸣,像是一下子斩裂了周围的绝境。

    所有的青阳宗弟子听着这一声熟悉的凤鸣,都惊愕的抬起了头来。

    远远看去,便见远处的虚空里,一道白色身影踏空而来,来者乃是一位女子,已是满头白发,但却容颜如初,娇美可人,一身气机十分浩大,手里持着一柄宝扇,轻轻于空中一扇,便有无尽冰霜蔓延了过来,所有狰狞可怖的魔物,都被那冰霜覆灭,封在了里面。

    “是乔长老……”

    众绝望的青阳宗弟子皆大喜,脱口唤了出来。

    来者正是青阳宗四大长老之一的乔长老,修为深厚,名震九州。

    以她化神境界的修为,既然出现在了这里,便说明自己这些人有救了。

    “形势有变,你们跟我来!”

    乔长老来到了近处,屈指一弹,便有道道仙光盈盈,于虚空里一闪,向四面八方散去。

    那三只白色魔偶还是晓得厉害得,一见乔长老赶来,立时便要遁走,但以他们的实力,又如何能在这时候逃得过去,身形刚飘出了数百丈,便已被仙光击中,又踉跄着跑出了几步,而后忽然间身形四分五裂,变成了滚滚魔息之中的一堆碎骨,狼藉一片洒在了地上。

    “哗啦……”

    乔长老击杀了三只白色魔偶,手持宝扇,轻轻一扬。

    无尽冰霜铺了开去,现出了一条白色大路直通远方,而她便飞掠于此大道之上,召唤陆姓真传等弟子跟在了她的身后,一起于魔物之中,冲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向远方赶去。

    不多时,便已赶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也是一片狼藉,正有另一队青阳宗弟子在此恶战,乔长老照例出手,将这些弟子救了,而后接着赶向了下一个地方,便如同滚雪球一般,前前后后救了七位潜伏进来的青阳宗真传,人数也已达到了数百人之多,冲杀在这魔地之内。

    “乔长老,究竟出了什么事?”

    直到这时候,众人心间稍定,那陆姓真传才行礼相问。

    乔长老一双俏目扫过了四方,脸色稍凝,过了片刻,才道:“我等皆潜入了魔地深处,伺机出手,没想到那些魔头居然有了警觉,反要围杀我等,幸得易楼的朋友示警,才及时退了出来,念及里面既有了异变,外围也不见得安生,于是分头赶向四方,搭救你等!”

    陆姓真传听着此言,心里的猜测更得到了证实。

    不仅心下惴惴,这一次计划如此之大,究竟是谁,居然可以出卖个干净?

    “那如今,我们是战是退?”

    有弟子惊惶未定,问出了一句话。

    乔长老平静无波,淡淡道:“等青阳道符!”

    话音刚落之时,忽然间南方远空之中,忽有一道青符飞上了高空,慢慢展开,形成了一道符篆,内有青阳二字,乍一看去,只见得此符仙气氤氲变化,似有浩然正气。

    众青阳弟子看到了此符,微微一怔,面上尽现惊喜之色。

    乔长老亦面色一缓,低声道:“这才是我青阳的霸道啊……”

    众弟子皆转头看去,便看到那一道青阳道符之下,魔息滚滚,被数十艘巨大的法舟破开,而在法舟之上,可以看到无数修为高深的长老与气宇轩昂的弟子,一个个祭起了飞剑在头顶之上,眼神沉稳,满含杀气,最中间的法舟之上,一位身穿淡蓝袍子的老者负手而立,眼前蒙着黑巾,似是看不见,但看在众人里,总觉得有两道坚毅的目光,直看向了魔地深处。

    “无论出了何事,青阳屠魔之心不改!”

    青阳宗宗主陆青官缓缓抬起了手掌,沉声低喝:“青阳弟子,正面杀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