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永镇天人关
    “你居然也化作了黑暗生灵?”

    帝虚望着方原深不可测的笑意,心里突得一跳。

    眼前这一幕的出现,实在让他大出意料,身为一心想要护估天元的人族,本与自己这样的生灵是天生敌对的存在,又怎么会忽然舍了道身转生成这般模样?最关键的是,既然他已经转生成了这般模样,像自己这样的鸿蒙生灵倒多过了像人,那彼此还算不算是敌人?

    当然,想归想着,他还是挟无尽狂暴之力袭来。

    魔息如浪,一重一重,接连向着方原碾压了过来。

    “我身在黑暗,心向大道!”

    方原迎着帝虚的魔息,轻轻吟诵,说了一句话。

    与此同时,他反掌拍了过来!

    哗啦!

    周围的滚滚魔息,也在这时候被搅动,如同大浪,直撞向了帝虚。

    此前像是帝虚挟怒海而斗一人,如今却像是两人同在怒海,挟浪以攻。

    帝虚与方原甫一交手,便立时感觉不对,满心惊怒,对于魔息的掌控,他明显要高出了方原许多,毕竟他是生在了魔息里面的生灵,方原只是转生而已,但无论如何,方原经历了这一次的转生,也与之前大有不同,本是无根之源,离水之鱼,如今却像是回到了大海!

    双掌相击,帝虚怒意滔天,引发了无尽魔息,滚滚如海。

    但直到这无尽魔息散去,他才发现,方原仍然站在了那里,半步也没有后退过。

    甚至在他身后,那一道漩涡仍然在旋转,仍然在吞噬着更多的魔息,而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魔意也越来越重,像是一座大山在不停的增涨,变得巍峨可怖,无比的可怕……

    “一次吞噬这么多的魔息,为何还会……”

    帝虚心间又惊又怒,已有些看不明白。

    方原掌御魔息的方法,与他不一样,他是可以直接掌御身边的魔息,甚至可以从中抽离出最为精粹的一部分,化作道蕴一样的存在,但方原却是在将这些魔息纳入体内,成为他的一身法力,只是问题在于,魔息可以侵染万物,方原又是如何做到不被影响心神的?

    就算他有某种人间道理护体,不被影响心神,又是如何做到将法力与魔息混入一处的?

    ……

    ……

    “似乎一切皆有冥冥之中的定数……”

    帝虚不知道的是,如今强行转生,化作半魔的方原,一样也在感慨。

    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追求这样的圆满。

    他已经逆推三十三天天数,成就半步道基,又吞噬了三方天外天的世界本源,使得自己成就一方世界,修为无尽接近大道,接近了当初的帝氏一族,但这也只是接近而已,便如帝虚所言,他的功法是自己推衍出来的,也就是残缺的,距离真正的帝境,相差还远……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与帝虚,才谁也奈何不了谁。

    帝虚是天生的鸿蒙生灵,但是还没有成长到最为强大的时候,所以奈何不了自己。

    而自己,则是因为有这一部分残缺,所以奈何不了他。

    于是,想要在这一战里获胜,想要击退帝虚,护住这一扇神门,便只有另寻他法。

    方原如今所能想到的惟一方法,或是早在这一战开始之前,他便已经准备好了的方法,便是转生入魔,如此一来,便可以强行借助黑暗魔息来补充自身的法力,与帝虚一战。

    转生入魔的方法,他有,来自于黑暗之主。

    以方原如今的修为,参透这转生之法,并瞬间施展,并不太难。

    只是转生之后,想要保住自己的本心,并不容易。

    幸亏方原有《道元真解》!

    以前方原都会觉得,《道元真解》里面,最重要的是天衍之术,而非经文本身。

    如今他已发现了,这话或许不对。

    《道元真解》里面的道理,才是护着自己本心的最重要之物。

    他敢于转生,就是因为有《道元真解》在!

    甚至往前想想,当初他第一次入魔息湖,险些被魔潮卷走,葬身于魔息之中,后来之所以得活,也是因为《道元真解》里面的经文,护住了他的心神,也是在那一次,他所修炼的玄黄一气里,便开始夹杂了一部分黑暗魔息,也因此而使得他一身法力,更为精纯。

    他后来得以成就天道筑基,与那些黑暗魔息,不见得无关。

    毕竟,逆转之前的黑暗魔息,便是鸿蒙道气。

    当然,如今他强行转生,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如今炼化黑暗魔息,进入自己的玄黄一气之中,成为自己的法力,顺利运转,这也需要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方原在这时候,用的便是天衍之术,强行推衍出所有有可能出现的变化,然后将其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

    这一切的一切,到了最后,便形成了这样一个结果!

    ……

    ……

    “该我了!”

    帝虚一击无功,正咬牙切齿,惊怒不已。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身边魔息荡荡,忽然沉声开口。

    帝虚心里,忽然便生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双臂一振,周围魔息如浪而起,像是一道道巨大的黑色墙壁,拦在了他与方原的中间,而他自己,则已身形幻化,要遁入魔息之间!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抬足踏步,一拳击出。

    无法形容那一拳的力量,像是一道灰色的光柱,直接出现在了虚空里。

    方原身上的气机,已经变得无比诡异,除了一双眼睛仍然平静淡然,整个人简直比天魔还要像魔物,但他击出的这一拳,偏又堂堂正正,充斥着一种大道无尽的雄伟气魄!

    他以最邪异的力量,击出了最接近大道的一拳!

    轰!轰!轰!轰!

    这一拳接连贯穿了无尽的魔息之壁,像是打穿一块块豆腐。

    “噗……”

    帝虚在这时候,已经遁入了魔息之中。

    但是方原这一拳击溃了无尽魔息之壁,还是打到了他身前来,这一拳之力,震荡的周围魔息翻翻滚滚,浪潮一般起伏,就像是生在了海里的鱼也无法承受里面汹涌的波浪,帝虚在这时候也被那剧烈震荡的魔息给逼了出来,像是鱼被逼出海面,身形踉跄,一脸阴狠。

    而方原目光一定,看向了帝虚,抬手向着虚空里一抓,而后挥手斩出。

    这一抓之间,周围的玄黄一气,便已化作了一柄剑。

    那是一柄邪异到了极点的剑,“嗤”的一声分开了虚空,斩到了帝虚面前。

    “就算你可以炼化魔息又如何,这是我的世界……”

    帝虚厉声开口,双手猛得撕向了胸膛,这一撕之间,仿佛是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撕裂了,有无尽黑暗的气息从他胸膛里面倾泄了出来,滚滚荡荡,厉啸不已,这仿佛是黑暗魔息最本源的气息,带着一种天生的强大,甚至带了一种天生的王者之意,足以震慑所有魔物。

    而这气息出现的一霎,便滚滚凝聚,如烽如柱,向前碾压而来。

    所过之处,似乎连虚空都直接被这种力量消融。

    “我说过了,你是诞生在了魔息里的孩子……”

    迎着那魔息,方原声音响起,带了些许轻蔑:“而我是立身于人族文明巅峰的巨人!”

    他们两人皆是神识震荡发出的声音,所以也不需要什么时间。

    在这些话递入了对方识海之中时,那一剑与魔息也已相遇。

    轰响一声暴响,天地间充斥了滚滚乱流。

    “我不甘……”

    帝虚的声音响彻在这乱流之间,悲狂而愤怒。

    而在这一刻,方原的眼神,则是无比的平静,无悲无喜。

    他斩出的那一剑,邪到了极点,也正到了极点,便如那一拳,力量邪异,偏生接近了大道,与帝虚体内冲了出来的黑暗魔息相触的一霎,这一剑上的力量便已彻底引发了开来,无尽锋芒呼啸而起,交织于虚空乱流之间,将帝虚体内冲了出来的魔息,瞬间绞杀的七零八落。

    滚滚荡荡的虚空与无尽魔息,忽然像是失去了生命力。

    就像是怒浪滔天的大海,忽然平息了所有波浪。

    无尽的魔息,都在平伏,那些狂暴的魔物,也像是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

    有许多正疯狂攻袭着那一扇神门的魔物,一下子便怔在了当场,迷茫的看向了周围。

    “吾帝……”

    有许多化作了昆仑山修士模样的鸿蒙生灵,在这时候失声大叫了起来。

    一直猖狂而霸道的他们,在这时候也似乎感受到了一些难以置信的惊恐之色。

    而神门里的白猫、蛟龙还有洛飞灵等,在这时候则急急的抬起了头,向这个方向看来。

    在这时候,方原只是慢慢负手,将剑背在了身后。

    他抬起头,向着远方的无尽黑暗之中看了过去,面上并没有喜怒。

    ……

    ……

    “我……真不甘心啊……”

    距离方原极遥远的地方,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忽然有一个虚弱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在了众人耳中,便觉得诡异至极,甚至有些惊惧。

    因为这是帝虚的声音。

    “这一剑果然杀不了你!”

    方原倒像是并不感觉意外,轻轻开口:“天生的鸿蒙生灵,还是有些本事的!”

    “你确实杀不了我!”

    帝虚的声音,虽然虚弱,但却有着股子阴沉之意:“吾自鸿蒙之间诞生,鸿蒙一日不灭,吾一日不死,不只是不死,我还会变得更为强大,我终究还是会成长为真正的神祇,统领寰宇,迎接新的纪元,你今日伤我,也只是拖缓我的步伐,但我终究会成长到你不敌我的一天,我会点化更多的鸿蒙生灵,我会带着大军而来,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一切……”

    “你,终究还是挡不住我们的!”

    话的内容听起来很疯狂,但却很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

    方原听着这些话,居然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他。

    然后他向着远入的魔息之中看了看,便慢慢的转过了身,抬步向着那一扇神门走去,所过之处,所有的魔物,都像是被无尽的剑意所笼罩,倾刻间四分五裂,就算是那些鸿蒙生灵与天魔,在这时候似乎也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争相向着远处遁逃……

    方原走到了那一扇神门之下,慢慢站定。

    他抬起了头来,看着眼前的无尽黑暗,面色非常平静。

    “我知道你会不段的成长,一日强行一日,我也知道魔息不除,便无法真正斩你!”

    他的声音异常平静,身边的青袍带着种诡异的黑色,于虚空里翻飞:“我同样也知道,只要是在这三十三天,你便可以点化无数鸿蒙生灵,引领无尽魔物大军来袭……”

    “但是,都没用!”

    方原声音停顿了一下,慢慢开口:“我一日在此,你便一日破不得神关!”

    他忽然转身,抬手在神门之上,写下了“天人关”三个字。

    “胜负不在我,在天元!”

    方原转过身来,抬眼看向了无尽的黑暗,轻轻的开口:“我一人逆转不得魔息,那是连仙帝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也无法屠尽破灭三十三天里的所有的魔物,一力扭转乾坤,但我能做的,便是镇守天人关,给天元足够的时间,这个时间,会久足到他们成长起来!”

    “一直,成长到他们拥有足够的智慧化解魔息,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你的魔物大军!”

    说到了这里,方原轻轻笑了笑,道:“这就是我打算做的事!”

    “你……”

    听了方原的话,帝虚的声音居然都颤抖了起来。

    也不知他是受伤太重,还是因为被方原话里的内容给惊动了。

    过了许久,他才低声冷笑:“人心有缺,只会毁灭,你寄希望于他们,只会落得一场空……”

    “人心有缺,所以才会不段追求……”

    方原转身,向着远处看了一眼,那是天元的方向。

    如今观天镜已毁,他也不知道天元是什么模样,但他还是看了过去,仿佛目光穿远了无尽的虚空与星辰,看到了天元之上的那些人,看到了他们奋力拼杀的模样。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笑道:“我也见过无数黑暗的事,见过无尽歹毒的人心,可是到了这时候,我还是愿意选择相信,相信他们终究不会失望……”

    “为了这份相信!”

    他缓缓挺起了胸膛,声音似乎要穿透破灭的三十三天:“我会一直镇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