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八章 那一笑
    “咻……”

    在方原身边那一道剑光凝聚到了极点,也璀璨到了极点之时,远处的虚空里,也有一道镜光瞬间穿破了虚空过来。

    无法形容那一道镜光的强大,只能看到镜光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被洞穿。

    那是一种寂灭到了极点的力量,可以抹掉所有的法则,甚至带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给人的感觉便是,这一道镜光所指之处,便注定了要灭绝一切!

    那一道镜光已经不知穿越了多少世界而来,其力量却愈发凝聚,仿佛可以直接洞穿三十三天,将阻碍在它前面的所障碍都抹去,甚至放慢了无数倍后,可以看到在那镜光之前,有无尽的岩石与残垣,在触到了镜光的一霎那,便忽然间被湮灭,化作了一片虚无。

    也是在倾刻间,这镜光便到了方原的身前。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被这镜光指住,便仿佛被定住了身子。

    上穷碧落下黄泉,无论到了哪里,都难逃这一道镜光所指。

    然后也在这时候,方原迎着那一道剑光,冷眉低叱。

    他身边那一道心意剑轻盈一闪,便直接向着那一道镜光飞了出去。

    仿佛是一颗流星撞到了一道光柱之上。

    虚空之间,出现了霎那间的平静,再下一刻,便是引发了无尽的坍塌,所有的星辰碎片,世界残碎法则,甚至是无尽的黑暗魔物与天魔,都被这坍塌之力吸引了进去,在倾刻之间,便被压缩扭曲,融成了一团,再下一息,无穷洪荒之力从中间的核心爆开,冲向四方。

    像是一朵巨大的烟花,忽然便绽放在了这无尽魔息之中。

    烟花扫过之处,皆是无尽毁灭。

    无论是帝虚还是其他人,脸庞都在这一刻被那烟花照亮了。

    时间仿佛凝固,只有无数目光看向了那烟花。

    帝虚更是咬紧了牙关,死死的看向了那烟花绽放之处,然后脸色变了。

    他想要看到的,是方原被那一道镜光湮灭的场景。

    但他看到的,却是方原咬紧了牙关,驾御着那一道剑光抵住了镜光的场景,他看到方原倾刻间挥手,一道心意剑光,直接斩断了那一道穿越无穷世界而来的镜光,再下一刻,凝滞半晌之后,这一道剑光,忽然逆流而上,生生将那一道镜光分成了两半,斩向了远空。

    “喀”“喀”

    镜光仿佛变成了实质,居然隐隐可以听到破碎的声音。

    那一道剑光,直接循着镜光而去,一瞬便飞出了无穷世界之远。

    帝虚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脸色大变。

    但在这时候,就连他也反应不及了,只是急急转身,看向了太皇天方向。

    那一片仙气氤氲的太皇天仙帝宫内,宝镜高高悬在帝宫顶上,镜光已经开始变得衰竭,因为宝镜之内蕴酿的力量消耗怠尽,但也就在这时候,循着射向了远方的镜光,忽有一道剑光飞来,沿途所至,将那一道镜光彻底的崩碎,而后一路飞来,渐渐逼近了宝镜……

    “你……你敢……”

    帝虚的声音猛得响起,带了无尽的惊恐与愤怒。

    但还不等他声音落下,那一道剑光,已挟着余波,径直斩在了宝镜上。

    “喀!”

    明滑如水的镜界,忽然间便多了一道裂痕。

    剑光消失,天地仿佛归于平寂。

    但宝镜镜面之上,却从那一道裂痕开始,慢慢延伸出了更多的裂纹,便像是珠网一般,随着这些裂纹出现,宝镜的光芒渐渐变得更为黯淡,像是一个将死之人的眼眸……

    “嘭……”

    过了良久良久,宝镜的裂隙达到了极限,一声轻响,四分五裂。

    仙气萦绕的太皇天,忽有阴风袭来,将一切光芒遮住。

    随宝镜破裂而来的,便是枯寂。

    一切都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落入沉默之中,只剩一片萧瑟。

    帝虚死死的咬紧了牙关,满眼都是愤怒与绝望。

    不仅是他,所有的鸿蒙生灵,在这时候也都感觉到了一种无边的惊恐。

    观天之镜……

    ……居然就这么被斩破了?

    那可是他们用来监查天下之物,更是他们可以扫清一切威胁的宝物,结果就这么……

    ……怎么可能?

    什么样的神通,能够达到这样的威力?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斩碎观天之镜?

    ……

    ……

    “前辈,你的剑果然很强!”

    而在这时候,方原也在轻轻的喘着粗气。

    斩出了这一剑,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消耗也是难以形容的大。

    他终究不如青阳剑痴,那是一个可以连续不断斩出心意剑的怪物,而方原,就算是修为再高深,力量再强大,对于心意剑的运用,也只是第一剑最为强大,而且在斩出了这样一剑之后,便会难免的陷入无尽的疲惫之中,需要一段相当长时间的休养才能恢复过来……

    面对天谴之力,他斩出了这一剑。

    这一剑的效果,很出乎对手的意料,也让他很满意。

    但他的消耗,也大到了极点。

    在这时候,他身周的青袍,都似乎变得有些黯淡了起来,脸色也微微有些阴晦。

    “你毁我观天镜,我要你陪葬!”

    帝虚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了起来,可见得道道魔息滚滚荡荡,像是狂潮一般被帝虚卷了过来,可以看到这魔息之中,帝虚那张愤怒的脸若隐若现,神念震荡了周围的魔息,散发出了道道有若实质一般的声音,仿佛来自远古的咒语,震得人心不安,神魂似欲飞出。

    “你终于还是到了这时候……”

    “终于还是耗尽了所有的法力……”

    “任你修为通天又如何,这里是我的主场,我的世界……”

    “没了法力,我看你又如何来斗?”

    “……”

    “……”

    随着这个世界,他身边的魔息散发出了强横无比的力量,要将方原吞噬。

    这一击,对于他而言,本是等候了已久的。

    很早开始,他便知道自己和方原的争斗,很难在神通与法术上分出胜负,因为他们一个是天生的鸿蒙生灵,一个是站在了人族文明巅峰之上的人,简单来说,他们都接近了大道,所以他们的神通法术里面,几乎没有破绽,这样的大战,要么便战上数百年,等着对方心志不足,露出某个破绽,要么,便只能拼谁的力量先耗尽,拼的是各自的底蕴力量……

    方原很强,底蕴很深。

    但终究,他会是先耗光的一个。

    因为这里是破灭的三十三天,周围乃是无尽的魔息。

    这些魔息对于自己而言,便是最上乘的法力,但对方原而言,却是魔息。

    所以,方原必输。

    虽然这一剑,方原斩破了观天之镜,但也真正耗光了他的力量。

    帝虚虽然心痛,但也觉得,自己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

    ……

    魔息滚滚,向着这时候似乎非常疲惫的方原吞噬了过来。

    远处的神门内外,白猫与青龙、洛飞灵,甚至是某个角落里躲着的吕心瑶,看到了这一幕,都惊的睁大了眼睛,到了这一步,哪怕她们修为不足,也能看出问题所在了……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

    双方底牌尽出,潜力耗尽,面对这么大的力量差异,怎么斗?

    “没有法力么?”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的声音忽然慢慢响了起来。

    他迎着向自己疯狂冲来的帝虚,眼底闪过了一抹坚毅的色彩。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直在等着去做下的决定!

    如今看起来法力已经消耗一空的他,忽然间双手抬起,在胸前捏起了一个法印,而后他身后便有残存的玄黄之气,在这时候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漩涡,这个漩涡开始疯狂的旋转,每旋转一圈,便有无尽的黑暗魔息被引入了这个漩涡之中,使得这个漩涡变得越来越大。

    “你……”

    见到了这一幕,帝虚都忽然愣了一下,瞳孔猛得缩紧。

    他甚至感觉看不明白。

    那可是黑暗魔息,他怎么就敢直接引入体内?

    这极度诧异的感觉,使得他微微晃神。

    也就在这么一个功夫里,方原一身气机忽然暴涨,并且变得诡异。

    他将周围无尽的黑暗魔引入了体内,整个人也就在这时候生出了极为恐怖的变化,他身周的青气,在这时候似乎掺杂了一些诡异的颜色,就连一身青袍,都似乎布满了黑影。

    “转生?”

    远处神门里的生灵,还有躲在了暗中观看这场大战的吕心瑶都惊呆了。

    他们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时候的方原。

    看着方原一头黑发,在这时候都变成了诡异的血红。

    谁能想到,在这时候,方原居然会选择了主动引入黑暗魔息,实现转生?

    “我自一颗心不变,生于幽冥也是仙!”

    而在无数人的惊愕之中,方原忽然开口,轻轻吟诵。

    如今他整个人都变得一身魔息,诡邪无比,但偏偏声音还显得十分的平静,尤其是一双眼睛,在这时候看起来更是清明无比,身边似乎一直有着若有若无的诵经之声,那些经文,皆是道元真解里面的内容,都是一些道理,这像是一种力量,护住了他的一颗道心!

    在这声音里,方原慢慢转身,周围的魔息像是被他搅动了的海。

    然后他看向了冲向自己的帝虚,笑了笑。

    这一笑,邪异到了极点,但也自信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