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磨一磨此剑
    “还缺了一道仙篆……”

    洛飞灵与方原牵手走入了这片世界,看向了那一道门户。

    有了三道仙篆加持,那一扇神门,如今便像是成为了无尽黑暗里的一团金云,道道金芒交织在了一起,翻翻滚滚,不停将涌向了前来的黑暗魔息又逼着退了回去,在狂暴无尽,所向无敌的黑暗魔息之前,终于有了可以对抗它的力量,硬生生的在这黑暗魔息无处不存的虚空之中,强行开辟出了那么一片极小的,不存在任何魔息的空间,已是前所未见之奇观。

    但洛飞灵还是看出了问题所在,她转头,看着方原说道。

    “已经有了!”

    方原说着,轻轻展开了左手。

    在他的掌心之中,有一团光华浮现,散发出了道道灵辉。

    洛飞灵看着这一团光华,觉得非常熟悉。

    方原笑道:“那老家伙算无遗策,很早之前就已经将它给了我了!”

    听着方原的话,洛飞灵就忽然响起了沉睡在南海里不肯翻身的老龟,当初她与方原一起去帮老龟翻身,倒无意间结下了一段因果,老龟曾经传授给了她和方原一团仙识,她虽然也得到了,但却一直没有太当回事,倒是方原,将那一团仙识利用到了极点,好好学了学。

    这一团光华,便与那团仙识一般模样。

    “它到了翻身的时候了?”

    洛飞灵有些惊讶,也有些愿望达成的小兴奋。

    “还没有!”

    方原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它应该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翻身!”

    说着话时,他掌心的法力变化,渐渐使得那一团光华,变回了它原本的模样。

    那也是一道仙篆,比起白猫与蛟龙,还有洛飞灵的仙篆,更为完整。

    这是方原与洛飞灵所见过的,惟一一道没有损伤的仙篆。

    洛飞灵看着那一道仙篆,忍不住心脏轻轻一跳:“现在还不是最关键的时候吗?”

    “还不是!”

    方原摇头:“最关键的时候,便是化解魔……”

    “就算你如今做的再多,无法化解魔息,便永远没有胜算!”

    不待方原说完,帝虚的声音已然遥远的虚空之中响了起来,那声音里,既有愤怒,又有不甘,他亲自掀起了无尽的魔息,一道前所未有的浪潮向前卷了过来,这一次的魔息,似是他有意而发,他将如今所能够掀起的最强大魔息卷向了那一扇门户,只是为了试探一番。

    他要试探一下看看,方原那一扇神门,是否真有如此坚稳!

    “你说的很对!”

    方原听到了帝虚的话,出奇的认可。

    他平静的转过了身去,左手轻扬,那最后一道仙篆,便飞向了神门之上。

    于此一霎,神门之上的金光达到了极点,几乎化作一颗骄阳。

    无尽黑暗魔息冲到了跟前,却被这无尽的金芒撕碎,像是冰雪遇到了火山一般崩溃。

    而以这一片耀眼的光芒为背景,方原的身形显得无比高大。

    他立身于门前,冷眼看着帝虚,轻声道:“真正的关窍,便在于化解魔息,就算是我也无法化解魔息,只是暂且阻止,不过,除了化解魔息,起码还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试试的……”

    他身形忽然向无尽魔息里冲了过来,声音依旧很稳:“那就是先杀了你!”

    声音尚未落下之际,他身形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无尽黑暗魔息里,可以看到忽然有一道划痕出现,隐呈尖角,冲向了某一地。

    帝虚的身形,似乎无所不在。

    凡是有黑暗魔息所在,便皆有他藏身的可能!

    但在这一霎,那一道划痕所至之处,却忽然间爆发出了无尽神威。

    轰!

    帝虚的真身,恰好便被这一道划痕指住,哪怕以他有着天魔一般千变万化之能,在这时候居然也来不及躲避,直被这一击逼了出来,神情既惊且怒,高高抬起了双手,引动无尽魔息,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盾牌一般,旋转不休,引得周围星辰都绕着他的身形旋转。

    而那一道划痕的尽头,方原面无表情,重重一拳击落了下来。

    这一拳之中,隐含无形道蕴,暗合天地大道。

    这只是简单的一拳,便已经代表了人之一物,所能达到的力量巅峰。

    哗啦!

    这一拳击在了帝虚身前的盾牌之上,直击得那盾牌应声破碎,同时破碎的,还有数之不尽的星辰,浩荡魔息仿佛被魔龙搅动,爆发出了无尽的旋风,搅搅荡荡奔向四野八方。

    “你……”

    帝虚作为鸿蒙第一个生灵,从来不曾遇到过对手。

    哪怕是在刚才屡次受挫,那也是他一直在向方原进攻,方原被迫防守。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方原居然主动朝他出手了。

    这使得他心间惊怒,达到了极点,甚至有些憋屈之意。

    “无知生灵,何敢猖獗?”

    他身形直退出了数万里远,才停了下来,胸间一口郁气,厉声大吼。

    与此同时,他身边仙光荡荡,已有两大仙宝祭起。

    一为无渊苦海,一为太初古树,这两大仙宝同时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一身气机节节暴涨,再加上他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周围的黑暗魔息之中抽离出某种精粹到了极点的魔息来,更是使得他整个人都似乎变成了寰宇之间的惟一,成为了这黑暗魔息的核心也似!

    这种力量,几乎已超出了个体的极限。

    换句话说,他如今一个人,代表的本来就是一个族群!

    如今,这所有的力量,便都凝聚到了一处,刺破了天地寰宇,直向方原镇压而来。

    “天地皆有数,吾自成玄黄!”

    而迎着那等几乎超脱了理解的力量,方原在这时候只是咬紧了牙关。

    他心念起处,天地之间,便都是他的声音。

    那并非是他在开口说话,而是他的神识太强,震荡了虚空所形成的一种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他大袖一摆,身边玄黄之气浩荡不绝。

    那无尽的玄黄之气,一层一层的叠加了起来,仿佛是一道一道虚幻的世界。

    便像是三十三天!

    不过不是如今这破败荒凉的三十三天!

    在他玄黄之气所衍化出来的世界里,那是一方生机勃勃,高人无数,充满着道统与道蕴的世界,那是曾经繁华到了极点,威镇寰宇,堪称宇宙之间惟一,所向无敌的三十三天!

    那是一种愿景的显化!

    而这,也是方原自身修为所能达到的巅峰状态!

    早在之前,他独自一人,盘坐虚空,逆推三十三天,早已不知推衍出了多少天数,如今这些天数,便皆化入了他所修炼的玄黄一气之中,幻化成了曾经的繁华三十三天,这是曾经人族文明的巅峰,也代表着人族最为强大的时候,更是代表着方原道心的强大……

    “你为黑暗里诞生的第一个生灵,我为人族最强之人!”

    方原身形便在那玄黄之气化作的三十三天之前,静静的看着帝虚,轻声开口:“如今你有无尽魔息,我有不动神关,你拿不到六道轮回大阵,我也退不得魔息,倒是成了一个僵局,既然如此,倒不如我们皆弃了其他的外力,便堂堂正正的在这里战上一场如何?”

    “就凭你?”

    迎着方原的话,帝虚神情惊怒,狞声开口。

    “凭的不是我,是我的本事!”

    方原平静开口,而后陡然一步踏出,身边洪潮暴涨,倾泄而出。

    说是那么说,但他却并没有打算给帝虚选择的机会,直接出了手,身形便像是自由穿梭在虚空之中,无论是武法还是神通,法则还是天地之力,在这时候似乎都已经没有了分别,举手抬足,皆是暗合大道,意之所至,便是精妙神通,随心所欲,便无尽暗合大道。

    如今说此时的帝虚,真身隐在了黑暗魔息之中,变化无穷,那么如今的方原,便是无处不在,二人这番交手,已是攻防逆转,帝虚从最初的进攻之人,如今成了挨打局面!

    到了他们如今这等境界,诸般神通法术,武法道法,几乎都已没有了作用,因为双方都可以施展到穷极变化,没有破绽,所以这等大战,本来便是气魄与底蕴的较量……

    一个是鸿蒙初开第一生灵,一个却是站在了人族文明的巅峰之人。

    他们的底蕴,偏在这时候也是难分胜负的。

    “就算你神通再精妙,也依旧会输!”

    一场大战,浩荡数日之久,帝虚始终咬紧了牙关在等待。

    他一直在等着方原法力消耗干净的一刻。

    他与方原,如今平分秋色的情况下,几乎很难分出胜负,而他若是调谴其他的天魔与鸿蒙生灵前来相助,也同样没有意义,因为那样的话,方原便很有可能躲入神关之中,避而不战,所以他其实也是想着凭着自身的力量,堂堂正正,将方原击溃,再夺取神关!

    但没想到的是,一场大战持续数日,方原法力仍就充沛。

    这使得他心内不安,终于按捺不住。

    他暗暗咬紧了牙关!

    “观天之镜,荡逆平乱!”

    一声沉喝响了起来,帝虚双臂一振,引动了一道镜光。

    在如今距离这片破灭天地极远之地,有着一天,名为太皇天。

    太皇天有仙帝宫,如今仍是一片仙风鼓荡,清风和眴的模样,但随着遥远之地,帝虚一声沉喝,却引动了这片天地的某件神物,仙帝宫内,忽然便荡起了层层仙华,而后无尽紫气,聚拢成云,在那云中,有一方宝镜脱离云海,飞起在了半空之中,转了三转,照定一方。

    “嗖!”

    镜面之上,开始有无尽道蕴凝聚,积蓄着无尽力量。

    整个太皇天,那氤氲紫气,皆在这时候被宝镜如长鲸吸水一般吞了进去。

    待到那宝镜里面蕴酿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点,镜面才忽然出现了变化。

    轰隆一声暴响,一道镜光破空而去。

    仿佛是一剑,直接穿透了无尽天地,径直指向了某一方。

    这种力量,超越了法则与天地!

    这本就是天谴之力!

    “嗯?”

    正与帝虚恶战的方原,在这时候忽然抬起了头来。

    他看向了太皇天方向,感受到了某种绝灭的意境与力量。

    “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方原看向了帝虚。

    他能够猜到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他曾经在刚刚进入大仙界时,便险些丧命在这种力量之下,那是天谴的力量。

    曾经便是这种力量,毁掉了昆仑山众修,又抹去了天元剑痴的存在。

    这本来就是帝虚如今所掌握的最强力量,也是当初的仙帝一族留下的最强力量,只不过这观天之镜的力量虽强,但却难以掌御,所以哪怕是帝虚,也不会轻易的施展这力量。

    而如今,久战不下,帝虚终于还是选择了动用这股子力量。

    “你一直在等着动用天谴之力,我也一直在等!”

    而感受着那突破了无尽天地而来的力量,方原在这时候却显得极是平静。

    “最强的剑,总要最强的对手来磨砺!”

    在这一霎,方原忽然收手而退,但没有退回神关之中,而是退到了数百里外的虚空里,然后身形站定,右手捏起剑指,点在了自己眉心,在他身边,便有无尽玄黄之气褪去,像是散入了虚空,他整个人都变得孤孤荡荡,失去了一切的防御,像是沉睡的顽石一般。

    只是,在一切寂灭之际,却又有一道剑光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道明亮到耀眼的剑光。

    这道剑光出现的一霎,某个鸿蒙生灵忽然抬头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他的模样乃是眇了一目,跛了一足的人,面容清秀,却向来沉默,他有着天元某个人的记忆,但也不知为何,始终比别的鸿蒙生灵都要显得虚假,其他的鸿蒙生灵若想假扮成天元的某个修士,那便一举一动都维妙维肖,惟有他,无论怎么做,都与原本那人相差甚远。

    直到他看到了这一剑,才忽然间生出了一种由衷的惊惧。

    他呆呆的看着那一剑,仿佛替某一个人想起了无数的往事,连动都动弹不得了。

    “前辈,我来替你试剑!”

    方原在这一刻,心里默默的说着,然后抬起了头来。

    曾经将这一剑提前带到了天下的人已经不见了。

    那个人曾经在很不公平的情况下,接下了天谴之力,而后消亡。

    想必他心里也是很不甘愿的!

    所以方原如今打算替他斩出这一剑,磨一磨此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