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弱者才需要选择
    “嗖!”

    那一道仙篆,直接贴在了那道门户之上,有无形仙气激发,化作了一匹巨大的白虎形状,从那一扇门上扑了出来,将靠近了那扇门户的无尽魔物甚至一些天魔,撕成了碎片。

    已经显得无比老迈的白猫,在这时候忽然从法舟之上跳了下来,腿脚都在打晃,但它却无比坚定,咬紧了牙关,踏着破碎虚空里的残片,一步一步,穿越了无数凶险的魔物撕扯,冲到了那一扇门户之前,身形高高跃起,便与那门户之上的白虎虚影撞到了一起!

    在这么一霎,白猫身上的老迈之意,忽然尽消,身形咯咯作响,居然化作了一只身长七尺的巨大白虎,一声咆哮,凶威激荡,周围不知多少魔物,都被它这一声吼而震得粉碎。

    “猫兄,贺你今日重归神位!”

    方原远远的看着白猫化作了白虎,在那门户之前纵横扑杀,轻声低语。

    然后,他又远远的向着法舟之上看了一眼:“魔昂兄弟,该你了!”

    说着这话时,他左手微指,另一道仙篆飞了出去。

    那是道元真解所化的仙篆,也即是蛟龙当年所遗失的仙篆。

    蛟龙早就等得按捺不住,“嗖”的一声跳了出来,无比惊喜的向那扇门户冲去。

    一下子融合了两道仙篆的神门,在这时候已仙威凛凛,不可同日而语了。

    ……

    ……

    白猫的仙篆进入了那一扇神门,仙篆之威,镇住了那一道门户,而那一扇门户,又本是一方世界所化,里面有着无尽的世界本源,却又反补了那一道仙篆,使得白猫那本已残破的仙篆得到了滋养,与那世界合而为一,白猫枯竭的肉身,便于一霎,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它化为白虎,镇守住了这门户的一边。

    再之后,便是青龙。

    相比起来青龙的仙篆还比白猫要完整一些,只是彻底丢弃了而已。

    而今方原在了悟了道元真解之后,也就明白了这一道仙篆与青龙之间的关系,自然要将这一道仙篆还给青龙,于是,便也将这一道仙篆打入了神门之上,与世界本源勾连!

    青龙早已等待不及,飞身而来,与那仙篆之上扑出的一道龙影相合。

    在这一霎,他忽然间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仿佛要将心间积郁了三千年的闷气一口气全吐出来也似,肉身也在这一刻,也无尽的拉长,筋骨齐鸣,雷电缠身,头顶之上,忽然之间有血肉迸裂,居然生生的长出了两只白骨角来,还沾着鲜血,狰狞可怖……

    “哗啦……”

    蛟龙,若说如今这一条真正的神龙,回身一爪,便将所有凑到了近前来的黑暗魔物都撕成了碎片,肉眼可见的波动在虚空里沉浮,一片一片的荡了开去,将虚空撕成了一片一片。

    与左边的白虎一起,他身形盘踞,盯住了眼前的一片虚空。

    目光有若实质,居然阻止了大片黑暗魔物冲上前来。

    旁边的白虎冷冷看了他一眼,仿佛在问:“找回记忆的感觉如何?”

    “还不如不记得所有事情的时候自在!”

    青龙声音低沉的回答:“只是,好歹如今才知我的本心所在!”

    ……

    ……

    远远的看着他们两人仙威无尽,驻守一方的模样,方原心间稍慰,眼神也更坚定。

    当年的鸿蒙帝池,何其紧要?

    可以说那是帝氏一脉的根基,更是整个大仙界的根基。

    而看守帝池的,便是这四大神卫。

    青龙、白虎、朱雀、玄龟,他们四大生灵,本身便是境界极高的存在。

    联起了手来,甚至可以正面对抗仙帝!

    这,也是他们看守帝池的责任所在,只要他们四人愿意,那么便可以阻止任何人接近帝池,包括仙帝。而这,也是他们四个在大破灭到来之后,一直心怀愧疚的原因。

    他们四个人皆知晓,当年倘若不是他们在那一战里有意纵容,破灭便不会来。

    但四大神卫的强大,并不全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与实力,还因为他们各有一道仙篆。

    那是帝氏一脉世代祭炼,代表着他们最高信任的仙篆。

    仙篆之强大,某种程度上,甚至不输于帝氏一脉留下来的诸般仙宝。

    只不过,随着破灭到来,三十三天毁灭,四大神卫命途多舛,四大仙篆也各下场有别而已,但如今,随着帝虚与方原彻底的露出了自己的目的,方原也终于做到了最后一步!

    他以道元真解里面的经文,炼入了自己的一方世界,化就了一扇神门。

    这一扇神门,便倚立虚空,挡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前。

    不破这道门户,便不可能接近六道轮回大阵。

    只是,与充斥了偌大三十三天的黑暗魔息相较而论,这门户无论如何都不太坚固。

    于是,方原需要寻找几个护卫!

    没有什么护卫,比当年的四大神卫更适合!

    ……

    ……

    “嗡……”

    两大神卫归位,已使得方原布下的那一扇神门力量大增,在这无尽黑暗的虚空里像是一盏明灯,散发出了耀眼金光,撕碎无边黑暗,也逼退了潮水一般的黑暗魔物,虚空里,似乎一直有种若隐若现的诵经声,潮水般起落,激荡四方宇宙,袭卷无尽虚空。

    但在更远处,还有更强大的黑暗魔呼啸而来,在叠加着力量,在积蓄着凶威,要将这扇门户冲垮,便如同一场半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胜局会是什么!

    而在这时候,方原则已到了洛飞灵身边。

    他看着洛飞灵,眼底是一片平静与温厚,抬手抚摸着洛飞灵的头发,低声道:“洛师妹,你自小便血脉殊奇,炼化了朱雀仙篆,所以你才可以镇压一方天人壁缺口,以身阻大劫,只是也正因你如此重要,所以大劫提前降临,你承受的压力便也愈大,仙篆里面的力量耗尽之时,便也是你无法再承受之时,你当初怕我担心,以仙篆化出真灵陪伴在我左右,言笑如旧,只是从来不愿告诉我真相,是担心我知晓了真相,却救不得你,因而毁了道心么?”

    洛飞灵的嘴唇动了动,似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方原道:“我不会让你离开第二次!”

    洛飞灵瘪了瘪嘴,道:“我……我们都不在一个世界里啊……”

    听着这句话,方原怔了怔。

    然后他就笑了起来,手掌倾翻,覆在了洛飞灵头顶之上。

    在他的手掌抬起来时,掌心里已经藏了一道朱红色的仙篆,缥缈不定,变幻万千。

    掌心里握着这一道仙篆,方原心神感应,似有所悟,而后忽然抬起手来,向着虚空里一撕,便只听得虚空之中,轰隆作响,肉眼可见得,虚空里居然生生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隙。

    裂隙的那一端,可以看到还有着一个洛飞灵,她脸色无比苍白,坐在了一方云朵化成的软榻之上,身后是一扇残缺的青铜门,身边放着一个接一个的玩偶,每一个都是方原的模样,有的一脸认真,捧了道经在读,有的一脸铁青,手持一把铁剑,有的端坐案前,慢慢品茶……

    那个洛飞灵呆呆的看着裂隙这一头的方原,嘴巴都忘了闭上。

    方原看着她道:“现在我们在一个世界里了!”

    ……

    ……

    洛飞灵看了方原好久,似乎想说句俏皮话儿,偏偏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她才忽然笑了起来,伸手一卷,将周围的玩偶都收了起来,然后伸出了手。

    方原留意到,那些玩偶里,居然还有一个是自己被人揍的鼻青脸肿,紧紧握着两只小拳头,一脸嫉恨的模样,便不由得苦笑了一声,道:“我有过这等被人欺负的样子么?”

    洛飞灵看了他一眼,撇嘴道:“刚入青阳宗时,你比这还愤世嫉俗呢!”

    方原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只是拥住了她,回到了这神门前的一方世界。

    抬起手来,掌心里那一道朱雀仙篆,便飞向了神门。

    仙光涌动,道蕴无尽,随着仙篆落于神门之上,那神门之内的无尽世界本源,也开始不停的灌输到这道仙篆之上,使得这残破到几乎崩碎的仙篆,渐渐开始散发出了生机。

    不知温养了多久,忽有一道朱雀虚影,从门前显化了出来,那影子似真如幻,看起来像是朱雀的身影,但隐约又有着洛飞灵的影子,两者变化不定,最终开始融合。

    朱雀的影子在消失,洛飞灵的影子,却在渐渐变得凝实。

    而在这时候,洛飞灵的脸色,也在渐渐变得缓和,有了些许生机。

    “洛师妹,从今以后,你再也无法离开我了!”

    方原望着洛飞灵,轻声开口道。

    “命符都到了你手里,当然离不开啦……”

    洛飞灵直到这时,才从方原撕裂世界接她过来的震惊里缓过神来,身上有了生机,也就有了心情,抬头看着方原平静的侧脸,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圈,忽然撇了撇嘴道:“方原师兄啊,你废了这么大力气,做这么多事,是为了拯救天元呢,还是娶老婆?”

    方原面无表情的道:“弱者才需要做选择,我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