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五章 白猫在笑
    “你如今便在三十三天,直面可以毁掉大仙界的破败之力,独自一人,孤立无援,甚至连法力都是无水之源,任你说的再好听,玄虚搞得再漂亮,我偏偏不信,我倒要看看,倘若我真个引来了所有的破灭之力,凭你自己这点子本事,又究竟能够撑得多久……”

    帝虚的声音,随着那无尽的魔息而来。

    周围皆是怒浪滔天,像是无形巨魔,撼动着天地根基,吞噬一切。

    这一次的帝虚,声音里甚至已经没有了怒意。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静!

    这一次,他也没有想着任何焦急或是取巧的方式,而是真真正正的,将他所能够引动的黑暗魔息,尽皆引导了过来,就在之前,他与方原连番大战,便已经将接近充斥三十三天某一天地的魔息引到了这里,也是凭着这些魔息,他生生毁了三方天外天,并给方原无尽压力。

    而如今,他引来的魔息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两方天地,甚至更多的程度!

    三十三天本来就有着无尽的魔息,可谓用之不竭!

    这便是他的优势所在,他引来的魔息越多,方原身上的压力便愈重。

    如今,这便是帝虚的打算。

    他与方原愈是说话,便愈是发现自己被方原说的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他甚至从方原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看傻子的目光!

    所以他不想再说话了,只想凭力量碾压……

    无论如何,自己还是占了优势的。

    这里是大仙界,到处都是对自己有利的黑暗魔息,到处都是天魔。

    这些力量,自己都可以借用。

    就算一方天地的黑暗魔息数量,镇压不得方原,那么两方天地呢?

    两方天地不行,那三方,甚至是十方天地呢?

    对自己而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他是鸿蒙生灵,他只要成长到了足够的程度,甚至可以引动所有的魔息!

    但方原在这残破的大仙界,却只是孤身一人!

    凭他神通境界再高,却连法力都没有来源,或许他一时之间,展露出来的力量与一些莫测手段,能够让自己也大受威胁,感觉棘手头疼,但在大势面前,他还是显得微不足道!

    毕竟,这是连仙帝也束手无策的局势!

    方原再强,也不见得强过了仙帝!

    ……

    ……

    周围已是一片黑暗,但往远处看去,可以看到更黑暗的狂潮卷了过来。

    一层一层,铺铺叠叠。

    那便使得周围的黑暗更为浓郁,几乎化作了液体,成为了真正的浪潮一般。

    而在这浪潮之中,则可以看到无尽密密麻麻的魔物。

    这时候涌来的魔物,比起之前多了十倍不止。

    便如溪流永远不能与大河相比,之前的魔息也不可与如今同日而语。

    足足两方天地的魔息,皆在此时向着方原倾落。

    而在这魔息之中,帝虚双手背负,冷眼向眼看了过来,瞳孔微缩。

    他身边的鸿蒙生灵意识到时机已到,便尽皆怒声狂吼,将自己一身的魔息摧动了起来,混杂在了那狂暴无边的魔息之中,像是统率着无尽魔物大军的将领,在这漫漫虚空里,形成了无数个螺旋状的锥角,自远空而来,积蓄着让人惊恐的力量,向着那一扇门户冲来。

    魔息,魔物,天魔,鸿蒙生灵。

    以及位于这无尽狂潮中间,冷眼相观的帝虚!

    所有的一切,便像是一个张牙舞爪,足以破灭一切的妖魔。

    在这一片狂潮之前,就算是六道轮回大阵,看起来也显得十分微小。

    更何况是如今守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前的方原?

    但迎着这一片无尽狂潮,方原脸色却显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

    ……

    “我自一剑守天门,不教黑暗落人间!”

    他没有开口,但神念充盈,却震荡虚空,形成了一种清朗而雄浑的声音。

    这声音,与他周围虚空里响起来的诵经声融合到了一起,显得蕴味悠久,激荡人心。

    就连那一扇以世界炼成的门户,在这时候都隐隐震荡,散发出了一种无形的蕴味。

    金光灿灿,无比耀眼。

    在他这吟诵之声响起时,那魔息前锋,已到了这一扇门户之前。

    轰隆!

    滔天魔息拍打到了那一扇门户之前,其势几乎可以拍碎一个完整的世界,但这一方门户,乃是方原的世界炼成,而那一方世界,则是吸收了三方天外天的本源,其底蕴近乎无限,如今化作了门户,坐镇在了虚空里,如永恒不动,任魔息再强,始终倚立不倒,不动不摇。

    远处魔息里的帝虚,冷眼观旁,只是看着。

    “能抵住魔息冲击,不算什么……”

    他观察着那魔息拍击之下,神门出现的某种细微变化,目光微冷。

    “鸿蒙最强大的,本来就不是冲击之力,而是侵蚀!”

    ……

    ……

    那一方门户自然强大,但魔息之怖,也非等闲,就算无法直接将这世界拍的粉碎,起码也可以渗透进去,一丝一毫,慢慢的腐蚀着这一方世界的根本,直到将这方世界朽化。

    哪怕是有着仙宝镇压的天外天世界,都会被这样腐蚀。

    所以他们才会将魔息引向天元,成为了天元的大劫。

    这便是黑暗魔息最为可怕的地方。

    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不会被黑暗魔息腐蚀之物!

    如今,他便是在观察这一点。

    他不相信世间有不朽之物,所以也不相信有黑暗魔息侵蚀不了之物!

    只是……

    ……观察到的结果,却让帝虚目光微冷,有些意外!

    他看到,那魔息拍击之后,顺势交织攀附,浸染向了那一扇门户,但出人意料的,那一扇门户之上,金光皎皎,水纹一般,任何一缕魔息,都没能沾染在门户之上,皆被那金光洗掉了,仿佛那道元真解里出现的金光,有着某种诡异的神能,居然可以屏蔽掉魔息浸染一般。

    “怎会如此?”

    这一变化,使得帝虚的眼神,再度变得有些恼火。

    他不知道这门户是否可以永远不被魔息浸染,但起码这时候,它做到了!

    “魔息可以浸染一切!”

    在这时候,方原也在留意着这一点,结果让他满意:“但这一扇门,不只是天地化就,他还有着昆仑山诸位前辈的执念,有着他们的心意,如今才炼化成了如今这一道神门!”

    “人心乃是最容易被魔息浸染的!”

    他喃喃自语:“但也是最不容易被浸染的!”

    刚才他所化出的这一扇门户,乃是借助于道元真解之间暗藏的真灵之力所化,这一扇门户之上,本身便有道元真解的力量,而道元真解里面的力量,有很多种解释,或说是残灵,或说是执念,往大了说,则是道理,那是一种专门用来教化,修炼自己内心的道理……

    黑暗之主曾言,大劫来自人心。

    印证起了自己在石碑里看到的鸿蒙道气来源,方原知道,也可以说魔息来自人心。

    魔息本就是人心的力量,所以道元真解,便隐隐克制了这种力量。

    他借助了道元真解,便炼出了这么一道不惧魔息的门户。

    ……

    ……

    帝虚在这时候,仍然未做什么,只是任由更强横的魔息,向着方原涌去。

    那无数的黑暗魔物与天魔,鸿蒙生灵,也皆在这时候冲到了那一扇神门之前,像是一只又一只的大军,咬紧了牙关,拼命向着那扇门户撞去,这便是帝虚所保留的第二道底牌,就算是魔息无法直接拍碎那扇门户,无法浸染那道门户,那也可以撕碎了它,毁掉了它!

    三方天外天都会被毁掉,更何况只是一扇门户?

    在这时候,方原没有亲自出手去阻止那些魔物,任由他们冲到了那神门之前。

    轰隆隆!

    神门在这种力量之下,终于出现了些许的动摇。

    那无尽的魔物与天魔,鸿蒙生灵,他们的力量,确实比无形的魔息更凝炼,神门可以防住魔息,但却无法防得住他们的直接进攻,任由他们这般攻将下去,便是一方世界,也会被撕碎,这一扇神门,当然也就不可能一直守得住,除非方原再次守在这扇门前……

    但这一次方原没有!

    他在这时候,只是双臂微抬,捏起了法印。

    头顶之上,陡然有一道仙篆飞了出来,紫意盈盈,仿佛带着些凶煞之气。

    远处法舟之上的白猫,看到了那一道仙篆,目光猛得微缩。

    老眼昏花的它,在这时候仿佛也出现了某种精神。

    就算是蛟龙,在这时候也忽然昂起了头,聚精汇神看了过来。

    “诸位老友,该你们归位了!”

    方原目光看向了远处的法舟,轻轻开口,声音响彻在这片虚空里,有着某种道蕴:“当初你们纵容帝轩逆转了鸿蒙,引出了这般大祸,此后无数年,你们也一直心怀愧疚,一心想要赎罪,而如今,我来给你们这么一个赎罪的机会,也算不辜负你们这般守望!”

    说着话时,那一道仙篆,已盈盈荡荡,向那神门之上飞去!

    白猫在这一刻长尾摇摆,眼神晶晶发亮,好像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