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天衍之术
    “那……就是我的仙篆?”

    远远的看着方原掌心之中,那一道散发出了无尽仙辉的符篆,蛟龙眼神渐渐直了。

    它还是没有想起过往的回忆,但从各人口中,也勉强猜到了他自己的来历。

    当初守护帝池的四大神卫,也是默许了帝轩逆转鸿蒙以诛万族的罪人,更是在大破灭之后,孤守绝灭的三十三天,立场最为坚定,也最为刚毅的东方神卫青龙,正是他的坚持,所以白骨朱雀心生叛意之后,毅然决然的去与朱雀大战一场,夺了它的仙篆,去往了天元……

    但是他在坠入天元时,出了变故,丢了仙篆,也失去了记忆,浑浑噩噩若许年,甚至还曾经因为凭了本性兴风作浪,被忘情岛圣女碧落仙子钓在了南海,一钓就是三千年光阴……

    他的仙篆,原来是被昆仑山夺去了。

    照此想来,倒也合理。

    当初的昆仑山,为了推衍出永远化解大劫的方法,着实收集了许多天下异宝。

    他的仙篆,应该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送到了昆仑山。

    道元真解,就是记载在了这一道仙篆上面的。

    所以它才可以在帝虚降临的天谴之下,依然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能够抵挡天谴的,当然不是凡间之物。

    只是如此一来,便又有许多问题,浮现在了众人心头。

    “就算他们留下了这道经文……”

    帝虚目光虚幻,扫过了方原背后那群人影,当初他就是忌惮这些人,所以才不顾一切,借观天之镜,降下了天谴,但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最终还是留下了某些东西,于是到了这时候,他忍不住便想到了一个问题,目光森然盯住了方原:“……那又有什么用处呢?”

    这话倒不是问的直白,而是他真的想知道。

    事已至此,他之前的所有自信都已经变得淡薄了。

    他委实发现,有太多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所以他想搞明白。

    “当年最后一位仙帝留下罪人碑,碑文写人心有缺,内藏大劫真相!”

    方原迎着这个问题,吐气开声,认真的看向了帝虚,轻声道:“而这群前辈在昆仑山闭关十年,集结世间最顶尖的大修行者者,以天元无数年来抗衡大劫所积累的经验推衍,最后同样也是留下了他们的领悟,世间传言不错,某种程度上,他们留下了解决大劫之法!”

    “解决大劫之法?”

    帝虚忽然开口大笑了起来,神情有些癫狂。

    哪怕他如今已经承认,如今的事态有太多超出了他的意料,但听了这话,还是发笑。

    “你可知道,你们如今面临的已经不是天元大劫!”

    帝虚的声音忽然变得雄浑了起来,震荡四面八方,沉浑如雷:“你可知道,如今你们面对的是可以毁掉整个三十三天,就连仙帝也无能为力的大灾变,你们面临的,乃是一场足以改变寰宇格局,格新换代的洪潮,面对着这样的洪潮,你却大言不惭,说这样一群天元的修士,一群连不朽都没有的修士,一群连真相都不知道的蝼蚁,找到了解决方法?”

    “知道真相,不见得可以化解大劫……”

    在帝虚的大笑声中,方原显得尤其镇定,声音清朗,响彻在无边魔息之中:“同样的,不知道大劫的真相,或许反而可以更专注于大劫本身,这些道理,我看你是不会明白了!”

    “那我就看看,他们究竟留下了什么东西……”

    帝虚森然厉喝,双臂一振,周围洪潮再起。

    无尽黑暗魔息,一直在他背后盘旋,蕴酿,积蓄着无尽的力量。

    如今,这力量已蕴酿到了极点,再度呼啸而来。

    而他的脸,则在黑暗魔息之中扭曲,沉浮,带着冰冷的不屑,以及一丝隐藏很深的忌惮。

    刚才他窥伺已久,好容易出手想要取走方原的性命,却没想到被那些藏身于道元真解之中的昆仑山修士真灵所阻,如今又听得方原讲了半天,愈发不知道这《道元真解》里究竟藏了何等玄妙,但他如今仍是觉得自己占据了主动的优势,那就没有道理非要等着方原将一切手段施展出来,所以积蓄够了力量,他便再次掀起了魔息,只不过方法还是改变了……

    之前他压制方原,并寻找着机会。

    但这一次,他寻找机会的可能都放弃了,只想压制方原。

    “我当你是最后的人族,才允许你与我说这么多的话……”

    “事实上根本没有必要!”

    “我也不屑于去了解你们天元究竟做了什么,打算什么,我只想看看……”

    “……在这三十三天破灭之力下,你究竟能做到什么!”

    “……”

    “……”

    魔息之中,呼啸拍击,揉和成了帝虚的话。

    听起来,这就好像是偌大魔息在说话,在质问着方原。

    这是足以毁掉三十三天的破灭之力,仙帝都束手无策,你能抵挡么?

    你能抵挡得一时,能抵挡得一世么?

    ……

    ……

    “该结束了!”

    而在这时候,迎着那再一次拍击了过来的黑暗魔息,方原心间也在低声说着。

    他转过了身,向着周围的昆仑山修士法身拜了一拜。

    然后他回过了身,双臂缓缓抬起,身后的世界,便也倾刻之间,完全展开。

    与黑暗魔息仿佛可以吞噬光芒一般的黑暗不同,他背后的世界,乃是散着金色光芒的。

    在这一霎,方原的身形,立于那世界之前,被勾勒的清晰无比!

    “诸位前辈,你们的心血,不会被辜负!”

    方原沉声说着,双手慢慢合什。

    在这一霎,他身边围拢的那所有的金色经文,尽皆飞了出来。

    化作了一个接一个巨大的文字,撑在了他背后世界之中。

    那些经文,看起来虚幻缥缈,似无实质,但居然有着撑起一方世界的力量,方原那已经炼化了三方天外天,因而显得无比庞大,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如何自由掌控的世界,在这时候却被这些经文撑住,并且在被一种强大无比的力量挤压,变成另外一个模样!

    最后时,仿佛是一扇巨大无比的门户!

    便这么守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前,坐镇虚空,金光灿灿,永镇不朽。

    ……

    ……

    “世间最难朽的,便是人的执念!”

    方原立身于那巨大的门户之前,而在他周围,皆是那无尽的金色身影,慢慢变淡。

    他仿佛看到了千年之前,昆仑山上的那批人。

    他们为了推衍出永远化解大劫的方法,齐聚昆仑山,各施其力,以解苍生。

    他们那时候并不知道大劫的真相,面对的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但他们还是决定不顾一切,都要推衍出真相与方法。

    所以他们抱着一颗恒心,从谜团一样的线索里去抽丝剥茧,了解一切,他们都是天元最有智慧的人,所以他们做的事情,也都化腐朽为神奇,从一种不可能的局面里,居然渐渐摸出了一些门道,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并且在渐渐接近了目标……

    他们与方原不同。

    方原是寻找真相,从源头来看这件事。

    他们是就事论事,既然是为了抵抗大劫,那便从大劫开始着手。

    于是他们参悟魔息,分析魔息,探讨魔息因何而形成,又因何而使万物堕落为魔!

    只是,随着他们愈发的接近了最终的目标,某个存在渐渐注意到了他们。

    那个存在位于很遥远的地方,他的境界很高,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

    但至诚至道,可以前知。

    那些人或许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能隐约感觉到,会有大凶险降临在自己头上了。

    于是,他们将自己的所有领悟,都记载在了一道仙篆之上。

    然后,他们继续推衍着,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待到那一场浩劫降临时,他们都很平静。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不甘与执念,自己推衍出来的智慧,都会留在某个地方,等待着被人翻开,等待着被某个可以理解自己这些人道理的人去继承,然后继续自己的推衍。

    ……

    ……

    在破败的三十三天逆推天数的过程中,方原将天衍之术运转到了极致。

    到了极致,也就自然而然领悟了许多真相。

    也是到了这时候,他才知道《道元真解》,里面讲的究竟是什么!

    便如帝轩留下的罪人碑里,表面讲人心所缺,内里讲大劫的源头。

    这《道元真解》里面,表面在讲如何修心,内里深处,则是在讲化解大劫……

    以前琅琊阁主曾经说过,《道元真解》里面讲的,也就是表面上那点意思。

    这话其实没错!

    《道元真解》里面,看起来都是一些大道理。

    空乏,无谓!

    但也就是这些大道理,才能真正的让人管住自己的心。

    《道元真解》的表面,真的就只是讲了这些道理而已,保护自己不会魔息影响。

    心愈强大,愈是可以不受魔息影响!

    而《道元真解》里面,则藏了无数高明修士的智慧与执念。

    即便他们已经死了,但仍有一丝执念借仙篆保留了下来,他们已经没有了灵识,但被人继承之后,仍然会借那人为基,借他的识海与根基,继续推衍着那些解决大劫的方法。

    这,便是天衍之术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