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三章 被人心耍了
    “救世之人?”

    帝虚的目光从无尽黑暗魔息里透了出来,森然可怖:“不过是一群死物,能有何为?”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时,仿佛是怒意影响到了周围的黑暗魔息,分明便看到周围的黑暗魔息一波一波的掀了起来,怒潮滚滚,拍击四野。

    这无穷的魔息加持到了他自己以及那群化作了昆仑山修士模样的鸿蒙生灵身上,使得他们一身气机无尽增涨,狂暴无比。

    这种模样,虽然无法突破境界,却可以使得其在同一境界之中,时时保持着最巅峰的状态……

    便如同筑基修士,那无论是筑基中期,还是筑基初期,当然都比不过筑基巅峰。

    “这些人自不量力,齐聚昆仑山,凭着微末修为,便想要推衍出永远解决大劫之法,本就是荒唐可笑,我以观天之镜落下天谴,便已将他们彻底抹去,如今又还剩了什么?”

    帝虚冷目扫着那些站在了方原身后虚空里的人,满面怒疑。

    是他当初降下了天谴,抹去了这些人的存在,所以他也不相信这些人是真的。

    倘若不是真的,又哪里有本事阻止自己,阻止大劫?

    “你的确将他们抹去了,无论是肉身还是神魂!”

    方原的目光平静的从帝虚身上移开,在自己身边那一道一道的身影之上看了过去,目光里皆是尊重与感慨,还带着一些钦佩与惋惜,声音在这时候很慢,也很沉:“你甚至抹去了他们在昆仑山上留下的所有痕迹,所有天元历代修士为了对抗大劫而总结出来的经验与猜想,所有的典藉与法门,因为你害怕,你是真的害怕,他们可以想出化解大劫的方法……”

    帝虚目光冷冷,在这时候并不开口,只是死死看着方原。

    “但总有一样东西,你没有抹去!”

    方原平静的说了下去,同时看向了帝虚身后化作了昆仑山修士模样的鸿蒙生灵,道:“便像是你点化的这些鸿蒙,他们有着这些前辈们的相貌与记忆,甚至有着他们一模一样的神通法门,但他们毕竟还是假的,因为他们空有躯壳,却没有心,所以他们假到了极点……”

    “是什么?”

    帝虚到了这时候,没有急着出手,似乎就连他也在犹豫,也在疑惑。

    他只是沉沉开口,问了出来。

    “信念!”

    方原慢慢的摊开了手掌,在他的掌心,便浮起了一卷经文。

    那经文似帛非帛,显得有些破旧,字迹都已模糊不清了,但如今却散发出了微微的金光,周围虚空震震荡荡,一直在飘荡着某种诵经之声,而若是仔细听去,便可以发现,这些诵经之声,都是自此书内传来。

    哗啦啦!

    经文无风自动,缓缓翻开。

    金色的经文跃纸而出,飞浮在半空,一片灿灿绚烂。

    仿佛可以看到无数的人影,在这些经文之中若隐若现,白驹过隙。

    这是当年的昆仑山浩劫之后,所留的惟一一物。

    道元真解!

    ……

    ……

    “当年你降落天谴,毁去了所有的昆仑山修士,还有他们苦心推衍出来的一切,甚至还有无尽他们为了推衍解决大劫的方法,而收集过去的典藉,惟一留下的,便是这卷经文!”

    方原望着帝虚,平静道:“天元一直有传闻,说这《道元真解》之中,记载着可以永远化解大劫的方法,所以无数人都在争夺这本书,无数人都穷尽一生,苦苦参悟这经文,哪怕因此耽误了修行,耽误了一生,某种程度上,我也是这样的,我在初心一片求学之时,便将所有的精力与心血都花在了这本书上,将一切都寄托在了这本书上,直到经受最大失败!”

    “是它……”

    帝虚望向了方原掌心里的那部经文,瞳孔陡然收缩了起来。

    很明显,他其实是知道这部经文的存在的。

    “你自己也说过,虽然你掌御了当年的帝氏天庭所遗留下来的观天之镜,可以查遍诸天,但你并不能自如的运用它是吧,尤其是在借助它降临了天谴之后,更是无法掌控……”

    方原平静的说着,仿佛是在和帝虚探讨某个问题:“所以你当年害怕昆仑山,不顾一切摧动了观天之镜,借其落下天谴,要毁掉昆仑山上的一切,但你并不知道,昆仑山上有这么一部经文留了下来,降下了天谴之后,你再想找到这部经文,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错!”

    帝虚沉默了很长时间,才道:“如今的三十三天,灵气太少,观天之镜的力量,恢复的极为缓慢,每降落天谴一次,便会有很长时间动用不得,待到我可以再度驱使观天之镜时,已经发现天元之上有了无数部这样的经文,就连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真与昆仑有关!”

    “因为那时候的经文太多,流传太广,所以你想降临天谴也没办法了?”

    方原说到了这里时,甚至觉得有些好笑,道:“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天元难道还隐藏了一位高人?”

    帝虚冷着一张脸回答,分明是想知道的。

    这其实也是他心里的一个疑惑。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昆仑山有这部经文留下。

    待到他可以再度看向天元时,已经有了无数的经文了,反而更难辨真假。

    既然如今,他在方原身上发现这经文是真的,那答案就很明显了,天元之上,一定还存着一位高人,那人在自己的天谴之下活了下来,并且知道这经文的重要性,也知道瞒不住这经文的存在,所以立时制作了许多假经文,散布天下,以此来混驳自己的视线……

    他的瞳忽然收缩,甚至惊疑的扫了一遍周围。

    天元会出现一个方原,已经让他心惊,倘若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

    ……

    “你想多了!”

    方原仿佛看出了他的意思,有些无奈的笑道:“这不是因为有什么高人存在!”

    帝虚眉头皱了起来,没有回答。

    因为事情到了这局面,他都感觉自己一开口,便像个白痴。

    “就连我也不知道这假经文是谁做出来的,但大抵可以推算得出来!”

    方原摇了摇头,道:“昆仑山大劫之后,无数人壮着胆子上山,发现这山上只留了这样一部经文,所以各种猜测都出来了,有人觉得这与大劫有关,也有人觉得这是一部无上神通秘笈,更有人觉得这是藏宝图,所有人都想要得到这部经文,所以他们大打出手,争夺不休,为了搅乱局面,甚至有人做出了许多的假经文,只是为了蒙惑旁人,不来抢自己的……”

    说到了这里,方原无奈叹息:“到了最后,就连我们也不知道真假了,更何况是你?”

    帝虚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

    这就是答案?

    这是什么见鬼的答案?

    他宁愿是真有某位隐藏在天元的高人蒙蔽了自己,也不愿听到这个答案。

    最终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些想要争夺经文的人,彼此欺骗蒙蔽,最后反而骗了自己?

    自己向来鄙夷人心,结果却被人心耍了?

    这是何其荒唐的事情?

    明明这么严肃的事情,为何听起来偏像个笑话?

    那些制作假经文的,都是些什么鸟人啊……

    ……

    ……

    方原没有立时说话,只是有些同情的看着帝虚。

    这种同情,还真不是假的。

    帝虚当然是很强大的,他生于黑暗魔息,乃是天生的神祇!

    但与人心相比,他还是太单纯了。

    ……

    ……

    “这不可能……”

    帝虚不知过了多久,才低声沉吼了起来。

    在这声音里,尽是无奈与愤怒,甚至还有些委曲,仿佛是在向自己证明什么似的,沉声大吼着:“天谴之下,伪仙不存,便是天元大乘,或是超越了大乘的人,在天谴之下,都绝无幸理,除非是不朽,而如今的天元,根本不可能诞生不朽,所以这经文……这经文……”

    “一定是假的!”

    “天元确实诞生不了不朽!”

    方原平静的回答:“想要诞生不朽,只有走出自己的天地!”

    然后他话锋一转:“但这并不代表天谴可以抹去一切的存在,便如这经文!”

    如今那一卷经文,飞在方原掌心,模样已渐渐变化。

    从一卷旧书开始,渐渐升腾起了无尽氤氲,仿佛蒙尘之珠,在渐渐散发原有的光芒。

    感受着那种变化,帝虚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惊疑狠厉。

    而法舟之上,蛟龙魔昂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惊疑。

    只有白猫,在这时候老眼昏花,但只是看了一眼,似乎并不意外。

    “天谴无法抹去这部经文,是因为它本来就不是写在凡间之物上的!”

    方原的声音朗朗响起,在这时候,他掌心的那部经文,已经有无数金色文字跳了出来,像是一片金色云霞绕在了他的身边,而随着这些金色经文飞出,那一部经卷,也在这时候渐渐发生了变化,褪回了本相,却是散发着无尽仙意,暗合大道至理的一道紫色符篆……

    “魔昂兄弟,你的仙篆,我找到了!”

    方原转头向蛟龙看了过去,道:“它其实一直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