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二章 真正的救世之人
    听到了那个声音,洛飞灵猛然转过头,便看到了方原坚定的双眼。

    抱住了她的是方原。

    只是一道化身,乃是方原的一个念头所化。

    洛飞灵泪眼凄迷的脸上,忽然便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既然方原到了这时候,都还可以分出一个念头来,便说明这局势,或许没这么遭!

    ……

    ……

    虚空之中,方原与帝虚面对面而立!

    他们的距离非常接近,几乎不到一剑距离!

    两个人皆看向了对方,在这一霎,目光交错,似乎都擦出了点点锋利的星芒。

    再下一息,两人同时出手,击向了对方。

    一身浩荡法力,在极短的距离之内碰撞到了一起,然后搅起了无尽的狂风。

    那狂风一霎间诞生,然后引发了无尽的狂潮,直向着周围袭卷了出来。

    沿途所至,这狂风将接触到的断壁残垣,破碎星辰,甚至是一些倒楣的魔物等都分割成了两半,远远看去,便像是以他们双掌相接之处,扩散出了一个巨大的圆环,无尽延伸。

    方原与帝虚两个人皆是身形剧颤,眉头紧皱。

    帝虚身后的魔息,像是水下正在地震的湖水,泛起了层层涟漪,鱼鳞一般,而且这种力量还正在不断的向远处延伸了出去,越到了远处,反而越剧烈,震荡不已,呼啸不已。

    方原青袍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痕,密布全身,溅出了血雾。

    而他背后撑开的世界,则也如同生出了一场巨大地震,法则都被崩得显化了出来。

    两人这一次以纯粹的修为与法力硬碰硬,竟隐隐形成了一个平衡的局面。

    但也正因为平衡,两人谁也无法压制对方。

    帝虚伺机而出手,趁着方原功法出现破绽的一瞬间,摧枯拉朽打破了方原布下的三层防御,但即便如此,方原也一样不是可以被他随手拿下的,的确如同方原对洛飞灵所说的,他如今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强大到了以真身直面帝虚这等鸿蒙生灵,也不会束手待毙!

    双掌相接,居然在这样高层次的大战里,形成了某一瞬间的僵持。

    而帝虚则在这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寒意。

    “是时候了……”

    在帝虚的身后,忽然间有道道强横法力波动侵来。

    却只见一道道人形出现,正是化作了昆仑山大修模样的鸿蒙生灵。

    他们有的宽袍缓袖,有的身披皇袍,有的手持经卷,有的神色清明,他们跟着帝虚穿过了方原布下的层层防御,挟一身诡异又强横的气机,皆是最为熟悉的身影,每人面上却都带着阴沉杀气,身形交错聚散,各自施展神通,趁着方原与帝虚僵持之际,联手打向了方原。

    在这一霎,方原几乎毫无防御,完全曝露在了这些人的神通之下。

    帝虚嘴角,隐约升起了一抹笑容。

    是他打破了方原的防御,但他却并不是最重要的杀手锏。

    这些鸿蒙生灵才是最后的杀手锏!

    ……

    ……

    “让你死在这些昆仑山修士模样的人手里,似乎也是一种有趣的因果……”

    帝虚的神识扩散,释放出了他的用意。

    而方原的目光则于此一霎之间,变得森冷了起来!

    以一己之力,抗下无数道魔潮的冲击,又以真身之力接下帝虚一掌,着实已将他逼到了极限,在这时候,化作了昆仑山众修模样的鸿蒙生灵伺机出手,便已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这时候的他都似乎已经成为了案板上的待宰鱼肉!

    法舟之上,白猫等人皆睁大了眼睛。

    一种无力的担忧在心间升起!

    而周围无穷的黑暗魔物,却仿佛也本能的感觉到了一阵狂欢,引发了一阵阵躁动。

    只要斩杀了方原,帝虚便可以拿下六道轮回大阵。

    到了那时候,偌大寰宇,便皆在鸿蒙生灵掌御之下,天地之大,任尔逍遥。

    这种天命将属的喜悦,使得它们哪怕还没有生出真正的灵性,却也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兴奋之意,尽皆张开了大口,无声欢叫,远远看去,浩浩荡荡,一片群魔乱舞!

    “尔有族群,吾为天地之间仅此一人……”

    帝虚的声音里仿佛带着些得意,以及将定乾坤的霸道:“但如今,反过来了!”

    他说的不错!

    他本是黑暗魔息里诞生出来的惟一生灵,方原却是无数人族里的其中一人。

    但如今,方原却成为了在这破灭天地里,独自一人对抗他的人。

    帝虚不同,他从天魔里点化出来了其他鸿蒙生灵,反而有了同伴。

    这本身,似乎也带着些造化气运中的逆转与生灭。

    轰隆隆!

    不知有多少神通光芒,像是烛火一般耀亮了夜空,交织着打向了方原。

    在这时候,迎着无尽的神通包裹,方原身形显得孤零零的。

    不知有多少目光在这时候看着方原,眼神都变得有些焦急而紧张。

    “我只一人么?”

    方原在这时候却显得十分平静,缓缓低下了头。

    面对着无数昆仑山大修模样的鸿蒙生灵围攻,他似乎已经认命,不再反抗,看起来,就像是在人族气运大战而拼死搏杀的人,即将被一群人族生灵亲手取走性命,既无奈又悲烈,也仿佛是世间的最后一个人,与命运抗衡了很长时间,终于力有未殆,无奈的低下了头。

    帝虚的脸上,已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

    而那些无数昆仑山大修模样的鸿蒙生灵,也在这时候呼喝连声,神色大喜。

    可是,也就在他们打出的神通光芒即将落在方原头上时,一切忽然变得不一样了。

    ……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

    “……”

    空空渺渺的虚空里,忽然有朗朗诵经之中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使得无论是帝虚,还是那些鸿蒙生灵,都瞬间呆了一呆。

    如此绝灭之地,怎么会出现诵经之声?

    只有如今正被方原拥住了的洛飞灵,还有躲在了这一场大战的某一角,悄悄窥探着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并在心里不停盘算该究竟做出什么选择的吕心瑶,同时呆了一呆……

    因为她们听了出来,这是《道元真解》里面的话。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随着诵经声响起,天地之间忽然多了些难解的蕴味,如今那化作了东皇山道主模样的鸿蒙生灵,正手捏天地印法,如挟一方天地,重重击向了方原的脑门,但却忽然听到了一声清朗的诵经声,随着这声音响起,方原身后忽然出现了无尽的金色经文,旋风一般围绕着方原的身形旋转,而后,一位身穿道服的中年男子诵经而现,大步来到了他的身前……

    无比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男子与他生得同一般模样,甚至两个人的印法都完全相似。

    轰隆!

    两个同样的印法交击,魔息与金光暴散,同时向后滚滚而回。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也在此时,那化作了易楼之主模样的鸿蒙生灵面前,也有一人诵经而现,他身穿卦袍,身材佝偻,面相颇有古意,一双眼睛似乎可以看透古今未来,双手十指划过了虚空,便布下了道道法阵,与鸿蒙生灵化作的易楼之主施展的诡异阵势对撞到了一起,交织难解。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又有人诵经而现,模样乃是一个儒生,满面温和笑意,执笔而现。

    ……

    ……

    一霎之间,有无数道身形出现在了方原身后。

    彼此交织的诵经之声,忽然使得这一片绝望的天地多了许多生气。

    那一群化作了昆仑山大修模样的鸿蒙生灵,狰狞可怖,交织而来,凶残而暴戾,虽有人形,但却总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阴鸷之意,但是在他们即将斩杀方原之时,忽然间出现了无数个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他们诵经而来,于千钧一发之际,将这些鸿蒙生灵接下。

    一时间,金光浮动,魔息汹涌。

    虚空分开,仿佛成为了泾渭分明的两半。

    一边是帝虚与神色凶残的鸿蒙生灵,凶风滚滚,破灭一切。

    另一方则是方原与那些金色经文里面出现的人,乾坤朗朗,金光照亮一方。

    数之不尽的神通碰撞,湮灭,形成了一片混乱的海洋。

    碰撞,然后双方皆向后退去。

    一片真正的空白从他们彼此之间拉开,并且不断扩张着。

    ……

    ……

    “怎会如此?”

    帝虚愤怒大吼,神色惊狂。

    他窥伺已久,才好容易抓住了方原的这一个破绽。

    他亲自出手,压制方原,只是为了要创造这么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

    而且他也做到了,他很确信方原已经没有别的底牌可言,一定会死在这一瞬间。

    但没想到,最终居然还是出了变故。

    这使得他不甘又愤怒,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那些人又是……

    “你应该知道他们是谁吧……”

    方原在这时候,慢慢的抬起了头来。

    在他身边,皆是金色经文浮动,使得他看起来如同一尊被金光环绕的神祇。

    而在他身边,则是一尊又一尊如虚似幻的身影,这些身影有的高大,有的矮小,有的身穿皇袍,如同帝皇,有的身穿卦衣,像是道士,有的手持书卷,如儒生,也有的身穿战甲,如同一尊战神,他们皆神情平静的立身方原身后,似非生灵,但又带了勃勃的生机。

    “因为曾经将他们抹去的就是你……”

    方原的声音清朗,缓缓响了起来:“他们便是仙帝预言中的,真正的救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