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五十章 我以一剑阻大劫
    轰隆!

    帝虚以黑暗魔息化作三只大手,向着方原与两位天主抓了过来,在这关键时候,他分明已经动用了全力,之前还是心怀忌惮,不想被走头无路的两位天主豁出性命拼个两败俱伤,但如今,一来是看到了局势的变化,二来他也确信两位天主在献祭天地之时,力量大减,就算是想拼命也威胁不到自己,便第一次再次现出了真身,驾御着黑暗魔息滚滚而来!

    很难形容这黑暗魔息里面诞生的鸿蒙生灵全力出手之余,有多强大。

    他是自天魔里面主动诞生出了神智,天生便可以凭空造出法则,又变幻无穷,更是拥有了无渊苦海这等仙宝的加持,早先里便可以同时对抗两位天主,如今全力出手之余,更是显得黑暗魔息犹如浪潮一般,所过之后,将所有的断壁残垣,尽皆冲击成了齑粉一般。

    “哗啦”一声!

    两位天主早些借仙宝布下的空间,便被他一抓摧毁,而后片息不停,挟着无尽凶威,直向着两个仙宝还有方原抓了过去,几乎是毫不废力的,便将太初古树抓在了手里,站在了旁边献祭自己的天外天世界本源给方原的离恨天主,白发爆涨,引过来了无穷法则阻他,却被他应声撕碎,化作了点点星辉,就连离恨天主本人,也被这种力量冲击得跌飞了出去。

    帝虚的另一只手,则抓向了无忧天主身边的往生神山,一样想要将其抢到手。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猛然间睁开了双眼。

    他如今盘坐在虚空之中,身边皆是无尽道蕴,玄黄一气循环运转,在世界本源的滋养下,已经强到了一种之前无法想象的境界,而后他抬头看向了帝虚向着他抓来的那只大手,心念微动,抬起手来向前按去,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玄黄一气,便也化作了一只大手迎向前方。

    与黑暗魔息化出的那一只大手相比,玄黄一气化出的大手,可谓相形见拙。

    但两只手相触,却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帝虚化出的大手,在玄黄一气化出的大手相触之下,立时节节崩溃,像是泥土遇到了钢铁,化作无尽泥屑纷纷,散落在了周围虚空里。

    另一厢,帝虚已然夺到了太初古树,另一只手正向着往山神山抓去,无忧天主与离恨天主如今一般的凄惨模样,实力大跌,又哪里有足够的力量抵挡,正被帝虚一把抓住了往生神山,用力回扯之际,方原化出的一道玄黄之气,却忽然迎了上来,同样抓住了神山一角。

    “无知,何敢阻我?”

    帝虚眉眼森森,死死盯住了方原,厉声大喝。

    与此同时,他身后无尽魔息呼啸向前,排山蹈海一般向着拍击而来。

    每有一缕黑暗魔息向前,那一只争夺着往生神山的大手,便加大了一分的力量。

    就连周围的虚空,都发出了铮铮鸣响之声,无比的诡异!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身形一动,已来到了神山旁边,迎着他铺天盖地的黑暗魔息,他轻轻呼了口气,周围的玄黄一气便忽然间旋转了起来,将整座往生神山同都笼罩在了里面,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锋利如刀,直接将帝虚抓着往生神山的那一只大手生生斩断。

    不仅如此,后续而来的黑暗魔息,冲到了这漩涡之上,也立时被阻在了外面。

    “你……”

    帝虚收力后退,身形化入了黑暗魔息,只在魔息深处,两道幽幽目光向前看了过来。

    而在那一片漩涡之中,方原的身形渐渐飞浮,立身于漩涡之上,青袍荡荡,仙风道骨,眉如山岳,目若寒星,周围的玄黄一气幻化不定,而在他的左手之上,则托着一座无比高大的神山,如今神山正在不段的缩小,最后变得三尺有余,像座小小铁塔,托在了掌心。

    嗡……

    随着他身边的玄黄一气,不断的散开,虚空里响起了隐约的轰鸣声。

    若细细听去,可以发现那轰鸣声,便像是某种诵道经的声音。

    “他现在……”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在这时候都显得异常虚弱。

    尤其是离恨天主,本就已身受重伤,又遭帝虚一击,更是命若游丝。

    但在这时候,他们两个人却皆顾不得自己,只是目光惊愕,死死的看着方原。

    很难形容他们如今的目光是惭愧还是羡慕!

    又或者说,那是一种渴望!

    是一种修行中人,见到了某种近乎大道般的力量之后生出的羡慕感觉。

    “他……他真成了最初的帝氏一族?”

    无忧天主挣扎着,忽然转头向离恨天主问道。

    “我也没有亲眼见过帝氏一族……”

    离恨天主喃喃道:“但这等境界,也只有帝氏一族可以触摸了吧?”

    无忧天主痴痴的看着,过了半晌才道:“还了,帝氏一族的东西,我们都还了……”

    离恨天主眼底闪过了一抹痛苦之色:“只希望他……”

    “……答应了你们的事情,我会做到!”

    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忽然转过了身来,向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

    如今,离恨天与无忧天两方天地都已彻底崩溃,法则散溢入了虚空之中,世界本源也都被方原引来,而那两方世界里失去了天地庇佑的生灵,不知有多少都被虚空生生撕裂,化作一团血雾,远远看去,倒像是一片波澜不定的血海也似,洋洋洒洒的绽放在了虚空里。

    而一些强大的生灵,则被两位天主以最后的力量,送到了金相蛤蟆身边,然后身不由己的被吞了下去,具体数量,应该已经超过了两万之数,但方原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去吧!”

    望向了金相蛤蟆,方原轻轻抬手。

    无边法力显化,犹若浮云,轻轻引动了虚空。

    金相蛤蟆便像是有灵一点,“呱”的一声闷叫,高高的跳跃了起来。

    像是一座巨大的金山,在虚空里越跳越远,身形越来越小,最后时,便像是一颗小小的金豆,淹没在了正飞速运转的六道轮回大阵之中,随着那大阵之力,转瞬间消失不见。

    “拦住他!”

    帝虚在那金相蛤蟆飞跃而起的霎那,便已厉声大喝。

    周围那无穷无尽的天魔与黑暗魔物,还有以天魔点化,化作了昆仑山众修模样的鸿蒙生灵,尽皆呼啸成群,向前赶了过来,看似是要阻止金身蛤蟆,实则直直的冲向了方原,神色皆是无比的狰狞可怖,杀气腾腾,似乎想要赶在这时候,集结群力,将方原撕碎在当场!

    立身于这群魔物后面的帝虚,更是目光深沉,死死的盯着方原。

    “不必试探了,没用的!”

    而迎着他们冲来的模样,方原轻轻转头,淡淡开口。

    与此同时,他右掌五指,轻轻张开。

    手指修长,便像是张开一朵花。

    而在他张开这一朵花的同时,他身边也轰隆一阵响动,道道法则交织,像是花开,一个巨大的世界的层层张开,荡出无尽道蕴,凭空生出力场,将他身周的虚空都染上了一抹盈盈紫气,那无尽的魔物冲到了跟前,有的直接便被碾碎,也有的被巨大的力量向外推去,这使得方原身前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白,无论是天魔还是鸿蒙生灵,都没有越过雷池半步……

    方原身立身于虚空之中,一个人便抵住了那浩荡的魔物大军。

    “真……能做到?”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望着这一幕,脸色又愕然,又欣慰,还带了点苦笑。

    “老方现在的境界……”

    而在更后面的地方,法舟之上,蛟龙呆呆坐在了舟首,白猫则卧在了洛飞灵的怀里,他们也皆是眼神发直,傻傻的看着现在的方原,尤其是如今的洛飞灵,她的脸色雪白,似乎已经全无半点血色,甚至变得有些透明,目光柔柔的看着方原,只是已多了一抹淡淡哀意。

    “就算你将天外天这些生灵送去了天元,又能改变什么?”

    帝虚也在冷冷的看着方原,良久之后,黑暗魔息之中,才响起了他的声音。

    再之后,于无尽魔物之后,他的身形缓缓显露了出来,仍是那般尊贵无比,性情温善谦和的模样,只是比以前多出了几分深沉与霸气,在他身边,一株小小的宝树和一汪碧海轻轻飞浮,灵动异常,更远的地方,则正有无尽的天魔与鸿蒙生灵,纷纷赶到了他的身边。

    阴风呼啸,无尽魔息,浩荡而来,堆积于他的身后。

    这使得他身后的黑暗,愈来愈浓,遮蔽了所有星光,吞噬一切。

    他的声音在这时候,也变得冷静了下来:“你能做到这一步,确实超出了我的意料,或许我之前认为的是错的,人心的确比我想象中更有意思,只不过,你还是要输的!”

    “就算天元有了天外天生灵相助,能够抵挡此时大劫,但我若将更多魔息送往人间呢?”

    “就算你如今修为有成,但我识海里有帝氏的残念,一眼便能看得出来,你这修为还有缺憾,只能算是残缺的帝法,而我,则有两大仙宝在手,又有天生鸿蒙神通,还有无尽天魔,鸿蒙生灵相助,整个三十三天的破灭之力,皆在我手,你想靠自己一人拦住?”

    三十三天的大劫无法形容的强大,这破灭之力,是连当年的繁华大仙界都直接毁掉了的,当然不可能有哪个人可以抵挡,当年的帝轩都做不到,如今的方原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而这,则也是帝虚如今的底气所在!

    方原能够用这种方法,逼得天外天献祭于他,得到了强横无边的法力,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感觉有些控制不住,但从局势上讲,方原还是显得还弱小了,如今天外天已彻底被毁,整个残破的大仙界,便皆已完全掌握在了自己手里,只要自己再拿下了六道轮回大阵,便可以永远的掌控一切,哪怕是天元,自己也可以一念决定其生灭,再无威胁!

    到了那时,人族便已彻底绝灭,鸿蒙生灵,便可主宰一切!

    所以帝虚怒吼连声,直向前迎了上来。

    自从在黑暗魔息之中诞生了灵识,他便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他是这世间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鸿蒙生灵,他想要掌御一切,却很受限制,因为他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

    如今,他决定要不顾一切,先将方原斩杀再说!

    这,已经是自己诞生之后,所遇到的最后一个有可能阻碍自己的人!

    轰隆隆!

    无尽魔息,滚滚而来,排山蹈海。

    左侧,是数之不尽的天魔,狰狞变化,便如黑色之海里的幽灵,呼啸盘旋。

    右侧,则是被帝虚点化出来的鸿蒙生灵,他们皆是一副人族模样,但心志却已大改,这时候也露出了本性,施展出来的虽然是人族的神通与术法,看起来熟悉,但他们的目光在人看来却无比的陌生,比起没有灵性的天魔来,他们更多了几分智慧,实力却是更强!

    再后面,便是无穷无尽,甚至没有边际的黑暗魔息大军。

    那数量,根本数不清楚,便如黑色虚空里的蝗虫,铺天盖地,吞噬一切。

    这种力量,已经不是常人认知下的力量。

    这是完全足以毁灭一个文明和无数天地的力量。

    哪怕是如今天元正在对抗的大劫,也不比这种力量更强!

    但迎着帝虚质问一般的吼声,迎着这般凶势,方原只是一个人青袍飘飞,立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前的虚空里,单手持剑,横在了胸前,道蕴流转,身边无尽玄黄之气暴涨了开来!

    “纵有无边大劫,吾自一剑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