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方法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了如今,还有什么棋路可走!”

    帝虚如今,也显得有些心浮气躁,他确定自己已经将一切都掌握在了自己手中,就算是方原借助六道轮回大阵,将大仙界的诸般神通典藉送回了天元,在他看来,这也只是一步废棋而已,就算对局势有影响,这影响又有多大?在自己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就算天元有大乘修士,也不过覆掌之间,毕竟天元之前一直是有大乘的,结果又能如何?

    如此想着,他身形变化,浩荡膨涨,犹如乌云铺在了空中。

    双拳轻轻一握,立时虚空之间,青云流转。

    漫天漫地,皆有无尽黑暗魔息,滚滚而来,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偌大的漩涡,而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可以看到随着他动作,更远之处,三十三天之内,正有无数道大江大河一般的黑暗魔息奔腾过来,渐次汇于一处,便使得这些黑暗魔息,如同化作魔海。

    滔天气滔,雄浑拍击,里面是数不清的黑暗魔物,以及四处游曳的天魔。

    这样的魔息之盛,几乎堪比无数个天元大小。

    站在了方原这个角度,根本就看不见这些魔息的源头,也辨不清那天魔的数量。

    但他知道,这是任何一方世界都无法阻挡的魔息力量。

    别说是天元,别说是现在的天元,便是当初的三十三天,也抵挡不住。

    帝虚冷眼看着方原,滚滚荡荡的魔息之中,似乎露出了他冷笑着的脸。

    “你以为天元一世又一世,已经尝足了大劫的滋味?”

    “笑话,你们根本就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大灾变之威!”

    “你们所谓的大劫,只是天外天自己承受不住黑暗魔息的侵蚀,将其中一部分魔息导向人间而已,那是微末中的微末,而真正的灾变,足以吞没三十三天,更何况是区区天元?以前,你们受庇于天人壁垒,才佼幸得活,倘若天人壁垒一朝毁去的话,你倒想想看……”

    在这时候,方原的脸色,也变得冷峻了起来。

    他知道,帝虚说的是实话。

    倘若将这等可怖的魔息,引入天元,那天元便会迎来真正的灭绝!

    就算是以前天元最鼎盛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

    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但方原也知道,对天元而言,最恐怖的时候,也可以借助于天魔的数量衡量出来,而在天元历代大劫之上,天魔数量最多的,也不过是上一次的大劫,那次一共有三十余只天魔出现在了天元,肆虐生灵,最后不知经历多少辛苦,才将它们斩杀。

    可如今,自己这搭眼看去,天魔数量何其之多?

    数百?上千?

    若是整个三十三天的天魔都聚啸而来,甚至有可能近万……

    这样的天魔数量,谁能抵挡?

    ……

    ……

    而看到方原脸色变化,帝虚也气势大盛,森然笑声,响彻寰宇。

    他双臂一振之下,天地大变,周围无穷黑暗魔息,皆在滚滚荡荡,向着四面八方冲击。

    在这剧烈的冲击之下,那无尽的天外天残存生灵,尽皆被这种力量撕裂,化作了齑粉,那两个已经从内部开始混乱,并且撕裂的离恨天与无忧天,也被这力量震得一僵,而后加快了分解,道道裂痕出现在表面,眼见得大势已去,谁也无法再阻止这两方天地崩毁的趋势。

    寰宇之间,星辰被吹灭。

    银河上下,一片片的星辉被黑暗吞噬。

    偌大寰宇,在这时候仿佛变成了黑暗之海,无尽之广,吞噬万物!

    “噗”“噗”

    离恨天与无忧天主两个人,本来也正在拼命的抵挡着天魔与化作了昆仑山大修模样的鸿蒙生灵围攻,他们的力量,随着两方天地的崩毁,正在不断的跌落,愈战愈险,自己的力量却也越来越弱小,这便使得他们压力越来越大,心头之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般……

    那周围汹涌而来的黑暗魔潮,正是压倒了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魔潮之下,他们连站都站不稳,直接被吹飞了出去,后背或是撞在了星辰之上,或是撞在了残垣之上,直跌得骨骼碎裂,大口喷血,两个人的脸色既灰败,又绝望……

    就连他们身上所驾驭的太初古树与往生神山,都已经快要控制不住。

    “哗啦啦……”

    帝虚抬起手来,向前虚按。

    一霎之间,滚滚魔息浩荡奔涌,直向六道轮回大阵压了过去。

    本来就已经被两位天主推动的六道轮回大阵,在他这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之下,立时更快的运转了起来,比之刚才更强盛了无数倍的黑暗魔息与天魔,尽皆随着六道轮回大阵涌向了天元,在这里,看起来简单,但对于天元而言,这便代表着大劫更强盛了无数倍……

    本来就已经到了极限,苦苦支撑,尚不知能否抵挡,更何况又来了这么一波?

    ……

    ……

    如今的天元上空,已魔息密布,仿佛直接天都要榻了。

    天元之中的生灵,在这时候都抬起了头来。

    身为天地之间的生灵,他们第一次,感觉自己真如蝼蚁一般!

    ……

    ……

    “所以我真的有些不明白!”

    帝虚身于虚空之中,汇聚无尽魔息,犹若帝王。

    他脸上似乎带着淡淡的嘲讽之意,道:“生而为人,总是做不到足够的理智与冷静,分明大势已去,却还是要找些借口,或是生出些无谓的自信来宽慰自己,说白了,你们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只是为了安慰你们那颗心,哪怕是大势已去,只要能让自己心里舒服些,你们也愿意做出种种愚蠢的行径,而这,大概便是人心有缺的最佳注解了吧,只可惜……”

    他缓缓转身,周围的黑暗魔息便更为浓郁,像是狂风在横扫。

    “事实就是事实,大势便是大势!”

    “心再不甘,也总要认清现实!”

    “……”

    “……”

    帝虚缓缓的说着自己的话,仿佛整个寰宇都变成了他的脸。

    那一张脸,漠然,无情,俯视着天地万物。

    最后时,他的目光看向了方原的那一道分身,声音从寰宇深处震荡而来。

    “到了如今,还有谁能挡我?”

    仿佛有一道目光,看向了两位天主:“他们么?”

    这两位天主,在这时候只是脸色黯然,就算是两方天地还完好之时,他们都无法联手拿下帝虚,而如今两方天地皆毁,他们力量大跌,又如何还能够是帝虚的对手?

    “天元么?”

    那目光遥遥看向了远方,目意森冷。

    但他身后那无尽的魔息便代表着绝望,那是远超过天元极限的魔息力量。

    最后时,帝虚看向了方原,似有些冷嘲:“你么?”

    ……

    ……

    任是谁都能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之意。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方原在这时候慢慢的点了点头:“对,是我!”

    寰宇之间,有虚空聚拢,仿佛是帝虚瞳孔紧缩。

    他简直不知该嘲讽还是该提防。

    因为方原在这时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

    “你不可以!”

    到了最后,他只能这样回答,叙述一个事实。

    他其实完全可以抬手抹去方原的这道分身,但是他有些不甘,因为抹去方原的分身容易,但如此一来,也就让他失去了与方原对话的机会,他也就无从获知方原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他才会一直忍着心间的不满与讥嘲,一直与方原对话到现在,一直死死盯着他。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其实已经不断的推衍着有可能出现的诸般变化,也在不停的寻找着方原的真身所在,只要找到了他的真身,便可以将他直接镇杀,一切,也都安静了。

    原本,他最忌惮的是两位天主,但他自己也承认,到了这时候,已是最忌惮方原了。

    这原因,大概是因为方原做出来的事,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废解。

    因为不懂,所以不安!

    “我或许不行,但我们可以!”

    方原看向了已身受重伤的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平静的说道。

    帝虚万万没想到方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几乎哑然失笑,无尽魔息,漫天而过,滚滚而来:“笑话,你以为到了这时候,这两个一无所有,已然必死的人,还会选择与你站到一起?更何况,你看他们两人现在的模样,就算是你们三个人联手,难道就能阻止得了我?”

    到了这时候,他便已经不愿再啰嗦了,还是先镇杀了再说吧!

    “时候到了……”

    而在这时,方原却完全没有理会帝虚,任由他的分身被帝虚碾灭。

    但也就在他的分身消失不见时,在这一方虚空的另一端,两个濒临崩溃的天外天外世界之间,离恨与无忧两位天主的身后,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金色蛤蟆,这一只金色蛤蟆,无比之高大,几乎不比天外天小多少,雄踞一方,立身于寰宇之间,而在蛤蟆头顶,方原一袭青袍,随着紊乱的魔息而翻飞,身边无尽法则交织,像是一道道垂落的柳条,荡荡仙辉四散。

    “很悲痛么?”

    方原的目光看向了两位天主,声音平淡至极。

    离恨与无忧两位天主看到了方原的一刻,眼神就变得酷烈至极,恨意无穷。

    他们已身受重伤,实力大跌,但在这时候,还是想出手灭杀方原。

    但或许,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时候杀了方原也无济于事,心反而淡了许多。

    “总要让你也尝尝这个滋味,才能明白我天元生灵的绝望……”

    方原平静的向他们说着,面无表情,只显得理智而认真:“但对于天外天生灵来说,还有一条可以不会灭绝望的路,那就是选择一部分人,进入我的小世界,随大劫进入天元,与天元生灵一起对抗大劫,天元灭,他们也灭,天元能活下来,他们便也有一线生机!”

    两位天主听得此言,瞳孔猛得一缩。

    “这其实是我最初提到的要求,那时候,我甚至请求你们给天元一部分人飞升到天外天活下来的机会,可是你们拒绝了我,但是如今易位而处,我仍然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

    方原的笑容忽然多了几分深意:“当然,你们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