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四十三章 人心难假
    方原只有不到五十岁,而帝虚起码已有三千年寿元。

    但如今方原看着帝虚,却说他是个孩子。

    这话不是调侃,说的很认真!

    因为人族有着悠久的文明,在这文明熏陶之下,人不用二十年,便长大了,所以如今已经五十岁的方原,便是一个成年人。

    倘若没有人族文明的存在,将方原扔在野兽窝里,一直长到死,他也只是一只野兽而已。

    便如帝虚,哪怕他已经活了三千年,但是他没有自己的族群,没有自己的文明,所以与他漫长而悠久的生命相对而言,如今的他,就是一个孩子!

    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帝虚不知道有没有想明白方原的话,但他分明有些不悦。

    他从方原脸上,没有看到相应的绝望,反而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平静,这让他不安。

    他看着方原,忽然冷笑道:“你对这一切,似乎并不吃惊?”

    “不吃惊!”

    方原抖了抖大袖,道:“因为早就知道了!”

    帝虚重新变回了那温文尔雅的大帝模样,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道:“哦?”

    “第一次进入太皇天的时候,我便知道你是假的!”

    方原脸色显得非常平静,道:“你当时既然无法以禁忌之力直接将我抹掉,便该用尽一切办法击杀我,而不是故作聪明,化出了那许多天元的前辈来胡弄我,那样做,非但没有打消我的疑虑,反而让我更怀疑你,计谋这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玩弄得了的……”

    帝虚目光微冷,但脸色还是很平淡,轻声一笑,道:“那些人都是我以他们的烙印为基,点化天魔而成,天魔变化无穷,又有他们的烙印,重塑出来的人,与他们本人无异!”

    “或许吧!”

    方原轻轻点头,道:“他们无论是模样,相貌,声音,甚至是法力与神通,都与那些昆仑山的前辈一模一样,无论是以何种手段去探查,都发现不了破绽,但你毕竟不是人,所以你不懂,假的无论如何,都是假的,有一点东西,是永远也不可能作得了假的……”

    帝虚皱起了眉头,似乎真的有些好奇了:“什么?”

    方原笑了笑,道:“便是你最轻鄙的,人心!”

    帝虚只是看着方原,没有说话。

    方原则是懒懒的笑了笑,道:“人心有缺,因而人心变化无穷,便是天魔,你可以将那些昆仑山前辈的记忆给它们,但它们却无法化出一颗相应的心,所以他们无论怎么表演,都显得非常生硬,生硬到我都懒得陪他们继续表演下去,简直像是一个瘪脚的小孩在说谎!”

    帝虚目光冷漠,过了许久才道:“我必须要承认,你说的这些话我不懂!”

    方原无声笑了笑,道:“倘若他们真是昆仑山那群前辈,又怎么会坐视天元灾劫无穷,而安心留在这里帮着你逆转魔息?倘若他们真是昆仑山那群前辈,各人有各人的脾气与性格,又怎么会都同意你的做法,为了你的理念去甘心守在这残破的世界三千年?”

    “你,太幼稚了!”

    方原缓缓起身,指着帝虚道:“若是真正的昆仑山那群前辈在你身边,他们一定各有各的意见,或许有人会答应帮你逆转三十三天,但也一定会有人执意要求回到天元,他们的意见不会如此统一,这就是人的本性,而你以天魔化出来的他们,却每一个都是甘心接受自己的命运,留在了太皇天帮你,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虚假的事情,我想不注意到都难……”

    “只要是人,就不会如此齐心,所以如此齐心的,便一定是假的?”

    帝虚确实很聪明,他微微一凝,便明白了其中关窍。

    然后他抬起头来,向方原道:“你就是因此认定了他们是假的?”

    “对那些昆仑山的前辈,我只是听过,却没有见过!”

    方原摇了摇头,道:“我确定那些人是假的,确定你是假的,是因为另外一个人!”

    帝虚看着方原,示意他说出来。

    方原转头看去,便看到了一道纵横在残破天地中的剑光。

    那是一个跛足人,他缓慢行走,迎着无数天外天的生灵,偶尔一剑,惊神泣鬼。

    “别人也倒罢了,堂堂青阳剑痴,怎么可能甘心留在太皇天帮你?”

    方原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摇了摇头,道:“他心里只有剑,也只追求剑道,你再大的理念,都打动不了他,所以他看到了你的第一眼,便只会将你当成他的磨剑石,一剑斩过去,而不是被你的理念折服,乖乖的留在天外天听命,这才是最假的事情……”

    帝虚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而方原则神情愈发冷静,认真的看着帝虚,道:“所以从那时候起,我便知道他们都是假的,那么你也一定是假的,我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才化出了他们的模样,但你根本就不懂人心,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便一直在想你究竟是谁,究竟想做什么……”

    目光如炬,方原的声音里,也压抑着一抹森寒。

    “我假意相信你的话,到天外天来,一是为了搞明白你话里的真伪,第二,也是想看看你们究竟都是在要什么,而最终,我了解到了天外天的目的之后,便也猜到了真相!”

    帝虚在这时候,目光幽幽,似乎蕴含了无尽杀意。

    但方原却不理会他,只是自顾自说了下去:“天元最大的敌人,不是天外天,就是你!”

    “天外天,确实将大劫引向了天元,但真正觊觎着天元的,是你!”

    “是你,一直在忌惮天元的所做所为,因为你担心作为当年的帝轩最后要保住的希望之地,是不是真的会诞生出救世之人来,所以你当你了解了局势之后,便一直在监视着天元,你预感到昆仑山那些前辈,有可能推衍出了某些真相,便降下灾劫,将他们抹去!”

    “你担心天元会再次诞生出一些强大的人,甚至为此影响了天元的大道!”

    “你看到了剑痴那一剑,心生惧意,所以将他抹去……”

    最后方原说出了答案:“你一直都在害怕着天元,所以一直针对天元!”

    ……

    ……

    帝虚将方原所有的话都听完了。

    他的神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古怪,似是想冷笑,又似是想要讥嘲,还能够看出某种类似于愤怒的情绪,但他终究不是人,所以这种情绪,最后也都一闪而过。

    他平静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一直都在担心天元,我不知道这个众仙之乡,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但帝轩在最后时,会将他当作希望诞生之地保护起来,想必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

    他轻轻说着,倒似有些赞许:“而且这个地方,也真的不一般,明明天外天为了自保,已经将大劫导向人间,结果天元非但没有就此破灭,反而一劫一劫的撑了过来,每一代都有人死,又有人顶上,甚至还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经验,准备开始推衍出真相……”

    “所以我抹去了昆仑山那些人,也相应的抹去了你们积累的经验,甚至还借天帝之宝影响了天元的大道,让你们再无大乘出现,当时我便在想,起码这样,可以让我安心几年了吧?”

    “但不到千年时间,天元便又出了一位剑痴!”

    “天地大道已经受到了影响,他却还是触摸到了禁忌之境……”

    “所以我再一次抹去了他!”

    说着说着,帝虚的嘴角渐渐露出了些无奈之意:“可这才过了多久,又出现了一个你,我连杀都来不及杀了,这真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哪怕是小心翼翼,硬如磐石的天外天,也只是让我头疼该如何拿下而已,怎么就如此弱小的天元,非生出这么多的事情?”

    他轻轻背负起了双手,看向了一方遥远之地,良久才叹:“这样的人间,怎能留下?”

    方原在这时候,也看向了那个地方,似乎同样也有些感慨。

    帝虚面上的低沉之意,很快消散,然后笑了起来,道:“不过还好,人心没有让我失望,一切的一切,终究还是依着我的想法去实现了,你就算是当时便看出了我的硬绽又怎么样呢,你还是会去对抗天外天,因为大劫确实是天外天引过去的,而你与天外天相斗,我便一定会抓住机会,所以这些事,本来就不是看不看破便能决定的,这本就是一条死路……”

    他缓缓张开了大手,两条大袖在身侧垂落,轻轻荡荡。

    “如今,天外天已毁,天元遭逢大劫,也绝难抗过,我已掌握胜局!”

    他认真的看着方原,略有些讥诮:“所以,就算你看出了这些事,又能怎么样呢?”

    方原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帝虚面上笑意更浓:“你刚才说这么多,只是为了挽回仅存的颜面?”

    “你这个自信的样子,和人也没什么两样!”

    方原迎着他的讥诮笑容,脸上只有平静,他忽然道:“既然你有观天之镜,可以监察世间万物,那你何不用它再好好的看一看,如今的天元,是否如你想的一样溃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