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一个孩子
    新纪元生灵?

    方原发现,帝虚说出来的话里,有着一些他无法理解的词汇!

    事实上,如今的帝虚,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状态之中。

    只是一念之间,帝虚已模样大变,全不像之前那个谦谦君子,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甚至不像是一个正常意义下的生灵。

    他身形变幻不定,却又有着某种诡异的生机,他沉浮在黑暗魔息之中,如鱼得水,便像是人生存在鸿蒙道气之中。从他的身上,方原看出了一些天魔的影子,与天魔不同的是,他似乎境界更高,带着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玄妙。

    他不是人,但分明也是一种生灵!

    黑暗魔息之中,果然还是诞生了生命吗?

    方原忽然觉得身体微微发冷!

    早在天元之时,他便知道,黑暗魔息之中,是可以诞生生命的,那些杀之不绝,除之不尽的黑暗魔物,魔息湖里生出了灵性的魔偶,甚至是那些拥有神异药效的奇花异草……

    这些其实都是一些死物,因着黑暗魔息的特性,而诞生出了自己的生命。

    而在大仙界,也一样有这样的生命,便如天魔!

    只不过,这些生命,都是低阶的,便如黑暗魔物,它们只知疯狂杀戮,吞噬一切,某种程度上,连野兽都不如,浑浑沌沌,未生灵性,就算是天魔,生来便有着强横无比的力量,但它们依然是死物,只知循着某种特定的规律行事,没有自己的意志与思索能力……

    ……只不过,这种局面,也在渐渐的变化着。

    当初天元雷州雷老太子,炼出了一柄妖刀,便生出了自己的生命。

    而魔息湖里那些魔偶,虽然是由死转生,但他们也一样生出了自己的灵性。

    这些还都是有凭可依的,那么有没有可能凭空诞生出一种黑暗魔息里的生命来?

    如今方原便看到了一个答案!

    帝虚也正看着方原,他的脸在不停的变化,拉长或是扭曲,千变万化,诡异无比,像极了天魔,声音则从黑暗魔息之中,四面八方传来,好像他整个人随时可以融入黑暗魔息之中,形成天地一般的大小:“我自鸿蒙里面诞生,迎接新纪元的到来,也要送葬旧纪元,依着你们人类的记载,我便是新纪元开世之神一样的存在,我会成为新纪元永远的神……”

    随着他的声音,方原能感觉到无尽的压力,像是一片寰宇镇压着自己。

    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是一方神祇!

    他诞生于鸿蒙之中,生而为神!

    这个事实太可怕!

    所以方原只能先保持沉默,待到心间排谴了那种惊骇,才缓缓开口。

    “所以说,你之前告诉我的都是假的?”

    帝虚没有从方原脸上看到该有震惊与惶恐,便也有些不满意,还有些讥嘲。

    他冷淡的一笑,道:“也不见得是假的,我因帝氏而生,所以当然可以说是帝氏传人,我生于鸿蒙,因而了解鸿蒙,对你们来说,如今的鸿蒙道气,乃是黑暗魔息,但对我来说,这便是真正的道气,我会将这一方残破的三十三天,修缮成一个适合吾等生灵居住之地,所以在这个程度上讲,我也是在修复三十三天,只是,我并不是为你们这些人族修复罢了!”

    方原沉思了很久,便像是刚刚想明白了这些问题似的。

    他忽然转头,看向了那些昆仑山大修,如今他们皆在围着两位天主大战,悍不惧死,有些人甚至还带着一种天元生灵才会有的,对天外天的恨意,呼吼连声,杀意满满……

    只是,到了这一刻,愈看他们的样子,愈是有种虚假之意。

    “你诞生出来的时间,并不很久吧!”

    方原看向了帝虚,轻轻开口:“此前你说自己从化外归来,刚刚三千年时间,如今想想,这三千年,其实是你诞生的时间,对于你这样的生命来说,三千年时间,应该很短!”

    帝虚冷眼看着方原,过了很久,他点了点头。

    “三千年时间,确实很短!”

    方原接着他说了下去,道:“你不像我们人族,有着太过久远的历史与底蕴,所以想要成长起来,非常的容易,你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刚刚诞生的时候,一定很恐惧,也很孤独,我不知道你学会这些事情用了多久,但我想你在学习的过程中,也应该犯了不少错!”

    帝虚望着方原的眼神,多少有了些惊奇之色。

    他过了一会,才笑道:“人还是有些意思的,你猜的不错,我哪怕应运而生,也一样需要成长,而我用来成长的,便是你们人族留下的典藉,鸿蒙道气里,有着太多人族的残灵,从他们那里,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但我仍然需要成长,不得不说,刚刚诞生那一千年里,我是很恐惧的,因为在这世上,只有我一个,我的同族,都是没有灵性的死物……”

    “但还好,我学的很快,我很快便知道了自己是谁,应该去做什么!”

    他笑了起来,笑的很像一个人,双手负在手中,倨傲睥睨:“而且我也成功了!”

    方原没有理会他后面的话,只是跟着他说了下去,道:“既然如此,那你一定很担心自己的生命会夭折,更不可能让一些有可能发现你的人到你的身边来,那么所谓的飞升……”

    帝虚看向了方原,面带冷笑。

    方原摇了摇头,道:“你果然是将他们抹去了!”

    帝虚无声的大笑,道:“你们所谓的黑暗魔息,便是我们的鸿蒙道气,我当然不会允许他再变化,我诞生在仙帝宫,生来便炼化了无尽的帝氏残灵,自然知道该如何去掌握帝氏留下来的东西,比如其中最重要的一件,观天之镜,这本是帝氏用来监察天下之物,落入了我手,我自也不能用它来蒙尘,我想要通过此境,监察天下,了解如今的局势,所以……”

    “我看到了天外天,也看到了人间昆仑山!”

    “天外天太过小心,无论我如何努力,始终不肯给我机会相见,但我渐渐明白了,天外天是没有威胁的,起码暂时对我没有威胁,因为他们在天外天活的很好,活的好了,便不会太急着去化解黑暗魔息的问题,可是人间不同,你们一直在想着如何化解魔息……”

    “我甚至感觉,他们好像快要成功了……”

    方原目光微冷:“所以你降下浩劫,抹去了他们!”

    帝虚淡淡道:“那是天罚,乃是当年的帝氏一族所特有的手段!”

    方原摇了摇头,看向了那群昆仑山大修:“他们如今又是什么?”

    帝虚望着方原的眼睛,脸上似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乃是第一个诞生于鸿蒙之中的生灵,但有了第一个,剩下的也好办了,我无法一直等待,等第二个生灵出现,但我可以点化,在这鸿蒙道气之中诞生的天魔,每一个都是等待我点化的生命,而天罚之后,又可以留下那些被抹去之人的道印,有了这些,我便是再造一批昆仑山修士,又有何难呢?”

    方原沉默了很久,道:“那么剑痴一剑开天,也是威胁到了你,所以出手抹去!”

    帝虚也不否认,淡淡道:“一切禁忌,都不该诞生!”

    “我呢?”

    方原忽然笑着看向了帝虚,道:“我也触摸到了禁忌!”

    帝虚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开口说话。

    方原笑着接了下去,道:“刚才说过,你才诞生了三千年,所以现在的你,还不够强吧,你是借了帝氏的手段,才能抹去让你感觉到威胁的一切,但你不见得就可以随便的动用那些手段,所以在你刚刚抹去了剑痴不久的情况下,再想抹去我,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帝虚看了方原很久,忽然一笑,道:“对啊,与其抹去,不如利用!”

    他懒洋洋的笑着:“我已经改变了天元的大道,自以为斩去了天元修士的未来,但没想到,还是会有一个接一个的怪胎出现,我无法一直将你们抹去,然后我就想明白了,既然人心如此有趣,那又何必一定要抹去,不如顺着你们来,事实也如我所想,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天外天与天元,本是我最头疼的两个地方,但让你们碰到了一起之后,居然……”

    他故意停顿了半晌,然后笑了起来:“一起解决了!”

    他慢慢的舒展了身体,显得无比高大,在黑暗魔息之中,若隐若现。

    便如一个真正的神祇一般!

    “如今,我已大局在握!”

    “如今,天元与天外天皆毁,诸般仙宝,尽在吾手!”

    他俯身看着方原,眼中忽然露出了些戏谑之色,道:“新纪元的到来,已经不可阻止,所有的人族,都将成为过往,为我们的诞生让开道路,你也不例外。只不过,看在你是最后一个代表了人族与我对话的生灵份上,我或许可以留你一命,让你见证我的伟业!”

    说出这话时,他目光明亮如同骄阳,落在了方原身上,像是要看穿一切。

    “你以为自己是生于鸿蒙,无所不能的神,但你知道我是怎么以看你的吗?”

    但在这时候,方原却表现的异常平静,波澜不惊。

    他慢慢转身,看着帝虚的脸,神色淡淡:“你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