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四十一章 人心不绝,大道不灭
    原来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

    原来早就在大仙界接受鸿蒙道气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祸端!

    这魔息,本就是来自人心最黑暗之地,哪怕曾经伪装的很美好,也终有一天,会变回它原来的样子。

    所谓的逆转,不过是还原了它原本的模样而已。

    只是,一次逆转容易,第二次逆转却不可能了。

    因为这确实是一种极为玄奥,近乎道的存在,而道是不停变化着的,再次将它还原为魔息之后,便不可能再用同样的方法将其逆转第二次,因为帝氏掌握的,只是它第一次的逆转之法,而鸿蒙道气笼罩在大仙界之上,平时每多一个人借鸿蒙道气修行,这天地间的鸿蒙道气,便多一份变化,到了最后时,鸿蒙道气的复杂根本无人可以想象!

    很难说是鸿蒙道气成就了世人,还是世人对鸿蒙道气的利用成就了它!

    惟一可以确认的是,恢复了原状的鸿蒙道气,已不可能再被逆转了……

    就连这位被囚禁的老人也做不到。

    或者说他也不想做!

    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代表着帝玄一族,给了世间的一份大礼!

    原来这一方天地,真就注定要如此破灭了?

    站在了那一方空间之外,帝轩看着破灭的一方天地,他失魂落魄,心哀欲死,他眼睁睁的看着这曾经无尽繁华的大仙界,变成了如今这凄惨迷离的模样,更让他心怮的是,这一切都是通过他的手做成的,他想护住帝氏亿万年基业,最终却因此葬送了整个大仙界……

    该怪这个老人吗?

    帝轩忽然感觉心灰意冷!

    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无法去怪任何人!

    所以帝轩没有对这个空间里的老人做什么,他只是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掠空飞行,只是一步一步的走过了大地。

    他认真的看着三十三天里,无数生灵在魔息之中挣扎哭喊,坠落魔化的模样,看着巨大的道统毁灭的模样,看着天地残破的模样,将这一幕一幕,都烙进了自己的心底……

    他仿佛是在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明白自己犯下的罪责!

    这样的痛苦在他心间盘恒了很久,直到他走到了太皇天,回到了仙帝宫!

    然后他俯视着自己的大仙界,心里生出了无尽的怒火!

    怎么可能?

    怎么可以就让这个世界断去了一切希望?

    他不甘心,也不相信!

    于是,他在沉默之中,做下了一个决定!

    “吾为帝轩,三十三天之主!”

    “吾为护佑帝氏基业,逆转鸿蒙,铸就大错,三十三天今绝矣,心哀莫死!然吾为帝氏子孙,此生不言败字。既由吾而生因,吾亦自当不惜一切,还其善果。吾因护帝氏基业而铸大错,因吾求不朽长生而逆鸿蒙,故吾今日立下鸿愿,吾愿自斩长生,以求善果,吾愿永绝帝氏一脉,而望见未来,寰宇苍穹,乾坤造化,当闻吾誓,予吾此一善果尔……”

    “……”

    “……”

    这时候帝轩的声音里,已经没有悲痛。

    有的只有怒火与不甘之意。

    他是帝氏一脉最后一位仙帝,也是最后一位帝氏族人。

    他站在了太皇天仙宫之上,立下鸿愿,要以帝氏和自己的命运,换一个结果!

    于是,他自斩长生,燃烧本源,借仙帝宫造化之镜,推衍过去未来,无法形容他这一次付出的代价有多大,方原哪怕是在石碑的梦境之中,也能感受到如今三十三天的天地在震颤,时空在逆转,乾坤在因着他的心意,而出现了一霎那的凝滞,任他的心意进入了其间。

    大道是一直在变的,所以很少有人可以人心合大道。

    但在这一刻,帝轩真正以人心合了大道。

    不知道他在这一刻看到了什么,方原只能看到,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原来如此!”

    帝轩在这时候,已寿元无多,道毁在即。

    但他却忽然笑了起来,抬眼看向了远方,那一方洞府所在的方向。

    “你错了!”

    他无比自信,沉声厉喝:“人心不绝,大道不灭!”

    然后帝轩端坐在了帝位之上,唤来了直至如今,仍忠于自己,忠于帝氏的帝曲十部,以及神情绝望的四大神卫,他做下了一系列的布置,留下了六道轮回大阵,也留下了帝氏最强的三大仙宝,以莫大法力,帮着帝曲十部转化道源,让他们留在残破的大仙界里守候。

    然后他离开仙帝宫,开凿帝氏一脉世代祭拜的仙山之石,炼就神碑,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都记入了神碑之中,不过在记载完了之后,他忽又觉得有些可笑,也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带了些自嘲之意,他将一些看起来与这一段历史无关的趣事记在了石碑的表面……

    他是一个喜欢听趣事的人,漫长而空洞的仙帝生涯里,他的帝宫之中,便养了很多俚官,将他们搜集而来的各方趣事讲给他听,本来这些小故事,他平时只是当个笑话来听的,但也不知怎么的,在这时候,他却不停的想起这些事,仿佛自己也变成了这故事里面的人。

    “终要留下一方可以孕育出希望之地!”

    他抬眼看向了大仙界,这已经是一片破灭后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是孕育不出希望的,魔息荡荡之下,大仙界也不会再有任何一方世界,可以得到真正的安宁,孕育出真正的希望,所以他便集起了最后的一身法力,在惟一距离大仙界遥远,但却又有着千丝万缕,无法磨灭的血脉联系的天元与大仙界之间,布下了一方天人壁垒,以护其不受魔息所侵蚀……

    以他如今的修为,看向了那一方祖地,实在感觉那祖地弱小的可怜。

    但帝轩望着那一片祖地,却像是看着一方将放而未放的花,看着一抹带了希望的颜色!

    “吾将去矣!”

    做罢了这所有的事情,他回过了头来,向四大神卫揖礼。

    “四位道友守护帝池已久,便再替吾守护一下人间吧!”

    “其罪在我,但此任,我已担不得了……”

    “帝氏恢弘浩瀚,光耀万古,但自今日起,帝氏因而我绝……”

    “愿只愿,后人念及时,帝氏尚留一分尊颜,吾心,便不愧矣……”

    “……”

    “……”

    堂堂仙帝,便在说完了这番话之后,身形崩溃,一寸一寸,化作了飞灰。

    帝轩逝了。

    三十三天帝氏一脉,也因此而绝了!

    曾经无比繁华,无法浩大的大仙界,就此终结。

    留下的,只有无尽破败的三十三天,和一片生活在了绝望里的人。

    他们因着帝氏的话,无尽守候,等着希望归来。

    ……

    ……

    方原从石碑里的大梦之中醒来,长吁一口气,看向了周围。

    周围仍是那般破败的世界,那场大战,还未结束。

    帝虚便在他身前不远处,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他,耐心的等着他。

    方原没有立时说话,他只是在想着那石碑里的内容。

    大仙界的历史,原来是这样的!

    如今,所有的石碑他都已经看到过了,完整的大仙界历史,他也了解到了,这九块石碑,就是记录了帝氏一脉所有历史的石碑,而他在天来城金家通往的秘境里所看到的,乃是第十块碑,那一块碑不是为了记录历史,而是为了镇住天人壁垒,也是给人间的一封书信。

    那一块碑,他还没有细致的看过,但猜也能猜到上面的内容了。

    在这第九碑的内容里,帝轩背下了一切因果,以帝氏气运,换未来一线生机。

    但这一场浩劫,真的只是因帝氏而起么?

    有错的,或许真的只是人心!

    ……

    ……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何我会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

    帝虚等了方原很久,似乎在等着他将所看到的一切都消化掉,才轻声笑着开口:“就连曾经如此强大的大仙界,都逃不过人心的诅咒,无尽繁华,一夕之间变成了绝途,更何况是如今这一片残破的世界呢?你不必太过悲痛,也不必太过自悔,因为这一次,本就不是哪个人的错,错就错在,你生而为人,错就错在,人心便是这样的,永远都不会有变化!”

    “或许是吧!”

    方原过了很久之后,才抬起了头来。

    他很认真的看着帝虚,道:“我现在很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眼睛看着帝虚的眼睛,他慢慢说了下去,道:“第九碑内已经记载的很明白,帝氏已经绝灭了,没有后裔留下,而你自称为帝氏后人,预言中的救世之人,那么……”

    “我确实是帝氏,但我并非帝氏后人,甚至……”

    帝虚看着方原,眼角堆出了些笑意,道:“我甚至不是人!”

    方原认真的看着他,不动声色。

    帝虚则轻轻的荡了荡大袖,身形像是变得不存在了,又像是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声音也变得幽幽荡荡,像是融在了周围无尽的黑暗魔息里:“人族的出现,或许就是为了创造出黑暗魔息这样的存在,而黑暗魔息的存在,或许就是为了诞生出我这样的存在……”

    “吾生在鸿蒙,乃鸿蒙生灵!”

    他仰面长叹,声音幽荡:“旧的纪元结束了,我代表着新的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