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搞明白这一切
    大局已定了!

    帝虚双手背负在了身后,行走在黑暗魔息之间。

    所过之处,皆是残破的三十三天,以及在这绝望之中被黑暗魔息撕碎,或是恐惧之中肉身变化,坠化作了黑暗魔物的天外天生灵。

    他便走在这样的绝望与凄惨之中,一身仙袍愈发的光鲜耀眼,仿佛永不沾尘,愈发的像是一位嫡仙,飘飘荡荡,仙风道蕴,像是真正的王者,在看着自己的世界,俯视着自己的天下……

    在他视野所及之地,可以看到六道轮回大阵之上,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正在无尽的黑暗魔物包裹之中恶战,他们推动了六道轮回大阵,将天元逼入了死角,但对他们的局势却没有任何弥补,他们的世界已经在崩溃,连他们也无法阻止这个势头,只能怒吼着征战。

    他们的力量,如今仍然显得十分强大,不知有多少天魔被他们撕碎,打灭,仿佛强大无边,仿佛寰宇无敌,但帝虚如今对他们根本不感任何兴趣,因为他们两个已经输了。

    他们不再是堂堂一方天地之主,而是两个可怜虫。

    如今他们凶威无限,但也只是最后的凶威了。

    随着两个世界崩溃,他们也已经开始受到了反噬,身上道蕴愈发的低微,不朽之力也开始变得黯淡,自身愈是弱小,他们对仙宝的掌御也愈发的微弱,随着这种局势发展,他们两人的力量将会掉落一个异常弱的程度,到了那时候,他们便会被不费吹灰之力拿下。

    甚至都不必出手!

    天外天已经输了。

    天元也迎接到了大劫,必输无疑。

    那一片残破的仙之祖地,本来就已经面临着巨大的灾难与压力,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赢的希望,更何况还在这关键时候迎到了大劫?更重要的,因着两位天主的愤怒,他们将更多的大劫引向了人间,所以天元这一次面临的大劫,比以前还要强大无数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元是输定了的!

    都输了,就代表着这片寰宇内的所有生灵都已经输了……

    于是,他就这么慢慢的走着,欣赏着一切,坐拥着这一切。

    从这一片残败之中,感受着由衷的满足。

    ……

    ……

    也就在这时候,帝虚微微抬头,然后就看到自己眼前无意识在虚空里飘浮的一块岩石之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影子,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青的人,他穿着青袍,头发已经散发,静静的垂在了脑后,这使得他看起来有些消沉,苍白的脸色,在这时候带着一抹平静。

    看到了这个年青人,帝虚便停下了脚步,轻轻笑了起来。

    他很欣赏这个年青人。

    因为天外天之前所坚持的那愚蠢原则,以致于他在这么多岁月里都拿他们没有办法,所以他一直在等着变数出现,然后这个年青人就出现了,他居然短短数年之内便做到了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使得他心间有些感慨,人啊,果然还是得有人这种生灵才能对付……

    他能看出这个年青人来的并不是真身,这也是必然的。

    无论是天外天的两位天主,还是这个年青人,如今肯定都不敢将真身现于自己面前。

    人就是这样的,哪怕毫无希望,也想活下去。

    虽然最终的结果,往往都不会如愿。

    “怎么就这样了呢?”

    站在了那一块在虚空里浮沉的岩石之上,方原看着帝虚,轻轻开口。

    帝虚觉得他的声音里带着些疲惫与绝望。

    不过整体看起来,他还是很平静,把那种情绪藏的很好。

    大概是因为这样才会保住些最后的体面。

    “因为这就是人的问题啊……”

    帝虚抬起了头来,欣赏着那个年青人的表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轻轻的开口,道:“无论是什么局面,你们都会把自己搞成这么一个模样,荒唐,可笑,还很可怜!”

    方原只是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帝虚则是慢慢的说了下去,带着微笑道:“想想你们面临的选择吧,早在你第一次赶来天外天时,他们本可以选择答应你,放天元一条生路,或是多少给你些希望,如此一来,起码你不会疯狂,那么在如今可以看到的三千年内,天外天也不会出事,这个结果好不好?”

    他摇了摇头,继续说了下去:“但他们没有,因为他们心里觉得,有比这更好,更不冒险的方法,所以他们拒绝了你,你想安然渡过大劫的希望就没了,在这时候,你本也可以选择,选择坐视这一切的发生,如此一来,天元毁了,天外天还在,人族还存在着……”

    “但你也没有!”

    他脸上笑意欲浓,道:“你选择了不惜一切,毁掉天外天,而且你也成功了!”

    “在天外天内乱出现之时,那三个老家伙也终于意识到了恐惧,所以向你低头了,他们已经答应会帮你保住天元,甚至谴人帮天元渡劫,在那时候,如果你肯咽下这口气,背下这屈辱,那么天元还是安全的,起码这一次的大劫,还是可以安然渡过去的,可是你……”

    他笑吟吟的看着方原,轻轻摇头道:“你也没有!”

    “那是因为你想让天外天的生灵也尝尝和天元一般,被大劫笼罩的绝望滋味吗?”

    “还是因为你觉得他们就算答应,后面一样会背叛天元?”

    帝虚说着话,看向了方原,点了点头,道:“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都理解!”

    方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并没有因为得到理解而有半分的缓解。

    “你的选择也很合理!”

    帝虚继续说道:“你想趁着天外天大乱,彻底毁了六道轮回大阵,如此一来,天元确实安全了,起码短时间内,谁也不会有能力再影响到天元,天元将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应对一切,而对天元来说,时间就是希望,只是你没有猜到,两位天主的怒火是如此的强盛吧?”

    “他们本也面临了选择了,可以牺牲一个世界,保住另一个,可他们也没有……”

    帝虚轻声笑着:“他们发现了自己的世界被绝望笼罩,本也可以做出另一个选择,那就是顺着大势,放天元一马,这样起码天元存在,祖地犹存,人族的希望便还存在……”

    有些惋惜一般摇了摇头,道:“但他们没有,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拉着天元一起死!”

    说到了这里,帝虚已经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了,他认真的看着方原,道:“你看看这么多的选择,这么多的忿路口,似乎走到这一步,只是因为一些偶然,但你自己用心想想,就算是重来一回,你们真会做出与之前不同的选择吗?最终的结果会变得不同吗?”

    方原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沉默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缓缓摇了摇头!

    他真的想过,这个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

    帝虚满意的笑了,道:“所以这一切的发生,你有什么好报怨的吗?”

    “人本就是这样的!”

    “如今的绝望,与曾经的绝望,也没什么不同!”

    “人心有缺,所以一定会走向灭亡!”

    “……”

    “……”

    仿佛是敲锤定音一般,帝虚为这件事做下了结论。

    这一场绝望,本就是早就注定了的。

    不因外物而转移,只是一场早就写好了因果的命运,迎来了他的结尾!

    方原在这时候显得很平静。

    或说落寞!

    帝虚不知道他明白了没有,如果能明白,心里或许好受些。

    因为这些事情的发生,本就与个人无关。

    身为人,能做的只能接受。

    ……

    ……

    方原沉默了很久,终于脸色有了些变化。

    他抬起了头来,看向了帝虚,道:“我还是有些事想搞明白!”

    帝虚笑道:“搞明白是为了改变结果,如今结果已经有了,再搞明白还有用么?”

    方原摇了摇头,道:“或许只是因为心间不甘吧!”

    “这也是人的问题之一,总是有好奇心!”

    帝虚轻轻一叹,转头看去,两位天主凶威犹在,仍在无尽黑暗魔息与天魔的围聚之中苦苦挣扎,还不是自己该出手的时候,所以他便看向了方原,道:“我很不理解这种好奇心,但你毕竟是人,所以我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有些事情,你或许确实该知道……”

    他说着话时,大袖轻轻扬了扬。

    在他身后,有无尽魔息旋转,变化,最终出现了一道门户。

    而在这道门户里,有一座残破的石,缓缓的飞了出来,静静漂在了半空之中……

    看到了这块石碑时,方原的心脏忽然轻轻缩了一下。

    这就是记载着最终秘密的第九块碑么?

    自己从离开了天元开始,便一直在寻找这些石碑,想要了解到石碑之上记载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也想通过搞明白这些秘密,想到化解大劫的方法,但没想到,他如今见到了最后一块石碑,但见到了这块石碑的时机,却是在天元已经彻底绝望,大劫降临之后……

    总是要搞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