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已成定局
    明明形势十分紧急,但偏偏时间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都已经发觉了方原在做什么,可两个人却都没有过去阻止,他们居然就像是没有发觉之前一般,仍是在咬紧了牙关和帝虚拼着,明明知道如今的帝虚实力可怖,就算是再拼下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分出胜负,但他们还是这般无意义的出着手!

    只是他们在这里拖延时间,方原可没有。

    外人不知道方原如今在用什么方法去毁掉那六道轮回大阵,他们只能感觉到一阵阵天地的震荡,这使得他们明白,方原这时候一定在用尽了全身力气,去和那六道轮回大阵较劲!

    只不过,六道轮回大阵,作为可以承载起三方天地,并不耽误运转的大阵,作为曾经集中了大仙界无尽不朽大能甚至是帝氏心血的大阵,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破坏掉的?

    所以,周围震荡,还在继续,似乎随时会崩溃,却一直都没有崩溃。

    只是,六道轮回大阵虽然没有短时间内被破坏,但引发的巨变却是极为可怕的,离恨天与无忧天、忘愁天,皆是建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上,忘愁天已被毁,离恨天与无忧天却还在苦苦支撑,原本依着他们天外天的本事,世界浑圆无瑕,再加上仙宝镇压世界本源,这一方世界便毫无破绽,便是黑暗魔息,都只能缓缓侵蚀,而无法直接进入那两方世界去作乱。

    可如今,那镇压世界本源的仙宝,本就被两位天主接引出来了大部分的力量去对抗帝虚,以致于镇压世界本源的力量不足,再加上如今六道轮回大阵遭受重创,震荡不已,也使得两方世界不再那么安稳,晃动之间,不免出现了一些法则紊乱,露出了一些极微小的破绽。

    这样的破绽,在平时,只是眨眼之间,便会被完全修复。

    这是一方天地大道的自主之能!

    可如今形势却不一样。

    不知有多少天魔、黑暗魔息等等,皆在簇拥在那两方天地外面,苦苦寻找着进入其中的机会,本来一方天地的壁垒,也不是他们这般轻易就可以打破的,可随着那两方世界出现了破绽之后,它们却为之疯狂了起来,争先恐后,蚁群噬象一般向着里面钻了进去……

    一道微小的破绽,终于被撕开了一条裂痕。

    这浑圆无缺的天地,出现了一道缝隙,无数天魔挤将过去,向里面钻着。

    然后,便终于有一只天魔钻进了无忧天之间。

    这一只天魔冲进了无忧天,无声嘶啸,于空中变幻,而后受本能驱使,幻化着各种形状,甚至露出了一种类似于兴奋的癫狂之意,向着那无忧天内正懵懂无知的天外天生灵扑去。

    它身后,乃是大片的黑暗魔息涌入,其中还裹藏着无尽的黑暗魔物。

    如今的无忧天地之中,修为强大的生灵,都已跟随无忧天主征战忘愁天,生死未卜,留了下来自然都是一些老弱残兵,还有无法修行的百姓与生灵,他们惊愕抬头,便看到了这一方从而降的大灾难,然后他们便都张大了嘴巴,心生绝望,无声呐感,颓然跪倒在地!

    “大灾已降,吾主今在何方啊……”

    所有无忧天的生灵,在这时候都感觉到了一种灭顶之灾。

    他们根本无力对抗这等大灾!

    而在此时的忘愁天残墟之中,正徒劳无功的与帝虚对抗,用尽了一切力量去战的无忧天主,感觉到了无忧天地的变化,整个人都忽然颤抖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一种揪心的痛,那是无忧天地里亿万的生灵,正在向他祈祷,祈求着他可以再次降临,救下那些百姓……

    但是他做不到,他抬眼看去,只看到一片无尽的绝望。

    “吾之天地,休矣……”

    无忧天主愤悲大吼,双眼冒火,然后他做下了一个决定。

    他双手圆展,捏起了道印,牵引了某种力量。

    此时的无忧天地之间,已是一片大乱,有的人正在奋起与天魔和黑暗魔物厮杀,更多的则是跪地祈求天主的降临,他们面对着灭顶的恐怖,从未有一刻比这时候更为虔诚,更期待着看到无忧天主的身影,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天主没有降临,却生出了另一种变化。

    “喀啦……”

    无忧天最中心位置,那顶天立地,似乎还要高于苍穹的往生神山,忽然间受到了某种力量召唤,根部震荡,挣脱了大地,然后高高的飞起,在神山之下的仙台上,无数祈祷众人呆滞的目光里,直冲向了苍穹,突破了九宵,将天地打出了一个窟窿,消失在了天外。

    “神山……”

    所有正在祈祷的人都呆住了。

    他们难以想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大灾降临之际,他们的天主,非但没有出手救他们,反而拔走了往生神山。

    没了往生神山镇压的无忧天地,忽然间便脆弱了许多,一下子便有了更多的裂隙在那震荡与黑暗魔息侵袭之下出现,然后便看到更为狂暴的黑暗魔息涌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无穷无尽的黑暗魔物,大灾的征兆,一下子便强了十倍不止,铺天盖地,向着众生卷来。

    “为何啊……为何……”

    不知有多少无忧天生灵心生悲愤绝望,向天大吼了起来。

    “天主已经放弃了我们吗……”

    “大灾临头之际,非但没有出手护持,还将往生神山都拔都走了……”

    “天主,你背弃了你的子民吗?”

    “……”

    “……”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些一直在祈求着无忧天主降临拯救他们的人,在看到无忧天主非但没有降临,反而拔去了神山之后,一下子就崩溃了,心间生出了悲愤与不满,甚至还有对天主的怨恨……

    ……在这时,无人知晓,无忧天主也曾为无忧天舍命相争过!

    ……只是,如今再相争什么的,已经没用了!

    无忧天已经被黑暗魔息侵入了,大势已去,崩溃便已成定局!

    所以无忧天主干脆将往生神山召唤了过来,他得到了全部仙宝之力,气机节节暴涨,法力浩荡无边,忘愁天地残墟之间,幽暗的星空里,一座巨大的神山出现,仿佛亘古便存在于那里,散发着无法形容的仙威,而无忧天主则在这神山顶端,满面都是绝望与悲怮!

    “我们的世界,没有了……”

    他挟来神山之上的气机,向周围荡了出去。

    无穷无尽的黑暗魔息,都被这神山的力量暂时逼退。

    那天魔与黑暗魔物,在这时候更是近不得身。

    就连帝虚,在这时候都诡异的消失了,周围看不到他的影子。

    只能隐约的听到,他的笑声似乎还响在周围。

    “大势已去……”

    而在无忧天主茫然四顾之时,他也听到了离恨天主的声音。

    转头看去之时,便见到离恨天主整个人正站在了一株顶天立地,贯穿寰宇的古树之上,那古树并非虚影,而是真实,上面的枝叶道蕴,皆无比的真实,散发着一种莹莹光辉,她如今便站在了古树的其中一根枝条之上,与无忧天主一般,凄凄切切,茫然四顾……

    离恨天比无忧天强大了一起,但是受到了黑暗魔息的重点照顾,再加上离恨天主,本来就召唤出来了更多的仙宝本源来战斗,所以离恨天被魔息侵入的时间,倒与无忧天相仿!

    不知这是否是有意的安排,但局面却偏偏如此巧合。

    无忧天主与离恨天主,本可以牺牲自己的世界拯救对方的世界。

    但如今,两方世界同时崩溃了。

    所以,她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将太初古树召唤了出来。

    ……

    ……

    “怎会如此呢?”

    他们迷茫的对视,然后喃喃自语。

    然后他们眼底的光芒皆变得阴戾暴躁了起来,充满了疯狂的恨意。

    在这时候,他们皆是力量大增,本可以继续去寻找帝虚的踪迹,与他分出一个胜负,但他们却都没有这么做,而是不约而同,皆摧动了仙宝之力,道道仙威荡开,将他们身边无数的黑暗魔物都撕成了齑粉,然后虚空之间崩碎的法则,一层一层被他们揭了开来。

    他们挟着无尽的怒意,直向着六道轮回大阵冲了过去。

    在这时候,他们心里,只有无尽的悲怮与恨意,以及炙烈的疯狂!

    “天元!”

    “都是因为天元……”

    “若不是天元,天外天稳若磐石,又怎会一朝尽毁?”

    “就是因为我们一时心软,召见了天元的使者,才埋下祸根,终于惹来此祸……”

    他们厉声大吼,愈吼愈是悲愤。

    “你们天元要渡劫,难道我们天外天生灵就该死?”

    “难道只有你们活着,才是应该的?”

    “……”

    “……”

    大吼声中,他们两道神光,同时冲到了六道轮回大阵之前,在这里,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方原的踪迹,甚至也没有想着去找到方原的踪迹,他们只是挟着无尽怒火,同时向着六道轮回大阵扑去,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六道轮回大阵,所以也没有人比他们更知道该如何做。

    无尽仙光,直接加持在了六道轮回大阵之上,强行推动了大阵运转。

    “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吧!”

    “天外天毁了,你们天元也休想逃过这次大劫……”

    “如此,你可满意了吧?”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