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皆是穷途
    轰!轰!轰!

    所有人都知道,天元的大劫魔息便是来自于六道轮回大阵引导的魔息,那么,倘若毁掉了六道轮回大阵,起码毁掉了被三位天外天之主动过手脚,用来将魔息导入天元的那一部分阵枢,天元当然也就不会再面临这一次的三千年大劫,如此一来,天元也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去与渡劫魔偶分出胜负,有了足够的时间成长起一批一批的大修士,有力量来应对一切。

    虽然三十三天虽然魔息充斥,但天元与大仙界之间的天人壁还存在着,所以三十三天一时也影响不到天元,天元会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来考虑要不要插手三十三天的事……

    ……毕竟,如今天元缺的便是时间!

    所以,如今方原的做法,虽然疯狂,却也在众人意料之内。

    随着那天地震荡传来,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几乎不用多长时间,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两个人皆是神色大惊,抬眼看去,他们可以看到这一片寰宇都在随着那轰鸣声震荡,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撼动着这一切,那是这一片寰宇根源深处,最为基础的东西在晃动。

    他们的脸色,都变得无比担忧。

    因为方原如今在做的,不只是毁掉六道轮回大阵而已。

    在他们的意识里,甚至可以感知到他们的离恨天与无忧天两方天地,一样在震荡,犹若风中残烛一般,而一直围绕着这两方天外天,寻隙而入的天魔与黑暗魔息,在这时候也像是嗅到了血腥的蚂蚁,早就已兴奋了起来,簇拥而上,争相啃咬,试图挤进那两方世界。

    “那小儿……”

    “那天元小儿,他是要毁了我们整个天外天的根基啊……”

    无忧天主抬起了头来,声音绝望,仓皇大叫。

    离恨天主没有他这般失态,但在这时,也一样的脸色苍白,居然有冷汗流落。

    他们两人皆是同样的选择,都急急摧动仙宝神通,想要撕开那隐秘的通道,赶将过去阻止方原,可在这时候,帝虚却忽然停了手,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慢慢的等着。

    两位天主心间吃惊,反应了过来:“他就是在等我们过去?”

    一时间,他们心间抑郁,居然不知该如何选择。

    身后,帝虚虎视眈眈,倘若他们不顾一切,想要去阻止方原,那么无疑是将后背交给了帝虚,也就等于将小命交在了这个人手里,更重要的是,看帝虚的模样,他分明不只是想要自己这两人的性命与仙宝而已,甚至还觊觎着六道轮回大阵,若被他得逞,何其可怕?

    可倘若不去管他,难道任由那小儿毁了六道轮回大阵?

    他们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心生绝望。

    难道真要不顾一切,都将仙宝全部的力量召唤过来,然后联手镇压帝虚?

    以他们两人的不朽境界,再加上完整的仙宝之力,联起手来,堪纵寰宇无敌,无论帝虚来自何方,究竟有多么强大,都会败在他们手里,可是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很快便又心生绝望,因为他们都知道,如今真的这么做了,那离恨天与无忧天两方天地,也就毁了!

    黑暗魔息与那无尽的魔物,给这两方天地的压力太大了。

    一旦没有了仙宝的镇压,黑暗魔息与那无尽魔物,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进他们的世界。

    如今心间闪过无数念头,他们心间生出一抹悲凉!

    “难道……”

    “……前后左右,皆是穷途不成?”

    “……”

    “……”

    哗啦啦……

    在他们那无尽深沉,装满了悲郁之色的双眼之中,帝虚双袖大殿而来。

    他本是像个局外人一般,想看看这两位天主会不会直接去六道轮回大阵那里阻止方原,却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犹豫了,那么他便也毫不客气,立时摧动了无渊苦海与浩瀚伟力,挟无穷黑暗魔息向他们两人迎头镇压了下来,带着无尽讥诮的声音在黑暗魔息深处响起:

    “一个三千年,又一个三千年,你们为一己之私,将天元祸害的也够了,如今天元生灵要来报仇,正是天经地义,报应不爽,你们怎么却摆出了这样一副悲愤样子呢?”

    他大笑着,无渊苦海之中,探出了两只大手,直向两位天主抓落。

    “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天道好循环的道理?”

    在这讥嘲的声音里,两位天主瞬间便被苦海淹没,身形都被冲撞的站立不稳。

    “无忧道兄,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在那无尽苦海之中,两位天主勉力稳住了身形,心间悲凉又绝望之下,他们也皆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离恨天主第一个开口,震荡神识突破无渊苦海之水,向着无忧天主传递了过去:“哪怕是到了这时候,我们依然还可以想办法保住一个世界……起码保住一个!”

    “保住一个么?”

    无忧天主心间一震,目光森然的向离恨天主看了过去。

    离恨天主一脸的悲狂,白发狂舞,眼神幽幽,看向了无忧天主,神识荡荡而来:“不错,事已至此,我们已经不可能保住两个世界了,若想天外天不绝,那就只有这么做……”

    无忧天主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森然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离恨天主的提议是什么……

    事已至此,若不想真正走入绝途,那就只有牺牲一途!

    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不顾一切,召唤出镇压自己那一方天地的仙宝,正面对抗帝虚,给另一个人创造机会,赶去六道轮回大阵那里阻止方原,如此,便还有一线生机可言……

    只是,这个方法,也注定了两个世界里的一个要毁灭!

    对于他们而言,那不仅仅是世界而已,那是他们的族人,他们的血裔子系,门人弟子,以及亿万奉他们为神明,奉他们为主的生灵,这其实比天元对之于方原更重要,因为对他们而言,某种程度上,那天地便是他们的命,他们与天外天之间的牵连太深了,深到了一旦这一方天地被毁灭,他们也将会受到反噬,有可能会永远的从不朽境界之上跌落下来!

    这就是牺牲,真正的牺牲!

    牺牲掉自己的世界,来保护对方的世界……

    ……

    ……

    面对着离恨天主的提议,无忧天主识海里像是一瞬间闪过了无尽的念头,又像是时间快到了连一丝念头都升不起来,他的满腔识海,皆瞬间便被一种狂暴与不甘所充斥,双眼血红,像是愤怒的狮子一般向着离恨天主看了过去,咆哮着大吼了出来:“凭什么?”

    “凭什么要牺牲我们无忧天来护你们离恨天?”

    “凭什么不是你们离恨天牺牲掉来保护我无忧天?”

    “……”

    “……”

    迎着这愤懑的回答与满腔的愤怒,离恨天主一颗心霎那间沉了下去。

    她在这时候,有无尽的话想说。

    比如说离恨天相比起无忧天来,更为稳定,更为庞大,更有存在下去的意义。

    而且离恨天在三方天外天里,受到魔息侵蚀是最轻的,所以后面防御了起来,也更为方便,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应该去保护的都是离恨天,自己提的这个建议是没问题的!

    但她张了张口,这些话却一句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自己纵然有千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但无忧天主一个理由便否决了。

    离恨天不是他的天地,无忧天才是!

    到了这时候,自己又能拿什么样的理由去说服他呢?

    ……

    ……

    “那就罢了……”

    离恨天主忽然悲苦的长叹一声,疯魔了一般,冲出了无渊苦海。

    身后太初古树散发出了无尽神光,照耀黑色寰宇,拼命的向着帝虚镇压了过去。

    与此同时,无忧天主也冲出了苦海,挟着神山之力镇向了帝虚。

    这时候,他们两人都是疯狂的,也都是绝望的!

    那惟一的一条路,也是走不通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拼了吧!

    面对着这两个犹如困兽一般绝望而疯狂的天主,高兴的只有帝虚,他几乎像是戏耍着两人一样接下了他们的狂攻,哪怕他看起来在这样的攻势之下也并不轻松,但脸上的笑容却一刻浓似一刻,一边与两人掀起惊天动地的斗法,一边大笑着:“人啊,这就是人……”

    ……

    ……

    离恨天与无忧天之内。

    亿万生灵都在抬头看着,他们看到了头顶之上,仿佛遮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

    本是白天,在这时候却变成了夜晚。

    有一种绝望而压抑的情绪,从那乌云之中传递了下来。

    如今,每个人都在翘首以待,都在暗自的祈祷着,拜求着。

    他们知道,大难即将临头了,却不肯绝望。

    因为他们相信,相信自家的天主,一定会不惜一切来保护自己这方天地!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信念是正确的。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确实都在不惜一切的保护着他们,绝不肯让他们受到损害!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丧失了最后的希望!